初九免费踩踏终点站

“他妈的,店铺是我家的,你们赶紧给我滚!”

绿发青年人称大龟,是这一带比较有名的小混混,小红的老公就整天跟着他厮混。

陈二宝拍了拍秋花的小手,安慰她两句,然后看着大龟。

淡淡的道:“店铺地契是我的名字,从法律上来讲,这个店铺是我的了。”

“少他妈的跟我讲法律,老子不吃这一套。”

大龟嚣张自大,还有些气急败坏。

柳河县的商业街,作为柳河县地皮最为精贵的地方,一个门市楼就是小百万,在柳河县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这是从他们口袋里面抢钱呢!

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大龟怒指陈二宝骂道:“他妈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否则,别怪老子跟你动手。”

大龟骂骂咧咧的样子,也就能吓唬吓唬秋花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老实人,陈二宝怎么会怕他。

淡淡的道:“既然不看法律,那咱们就按照江湖规矩来!”

“现在这里人太多……这样,你找人吧,明晚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

陈二宝偶尔会跟王波他们出去喝酒,听他们说起过很多江湖上面的规矩。

不想找警察的,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

一架分胜负,谁赢了,这个店就是谁的!

“谁他妈的跟你讲江湖规矩,这个店铺就是我的!”

大龟骂骂咧咧。

他身后的几个小弟也吵吵闹闹。

“真他妈的把自己当盘蒜了,还江湖规矩,直接揍。”

“对,龟哥揍他,让他赶紧滚。”

几个兄弟一起哄,大龟的气焰也嚣张起来了。

怒骂一句:“去你妈逼的!”

照着陈二宝的脑门儿就是一拳抡过去。

拳头刚刚到陈二宝面前,就被捏住了手腕。

一瞬间,大龟的脸就变成了紫红色。

陈二宝淡淡道:“明天晚上,找个地方解决!”

“好,好……找个地方解决!”

大龟哆哆嗦嗦,浑身颤抖着,眼睛里面都是惊恐,连连点头。

“滚吧!”

陈二宝松开手。

大龟的手腕一整圈五个手指印,惨白惨白的,小手臂已经红肿起来。

手腕被陈二宝捏住的那一瞬间,大龟感觉捏住他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把钳子,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把他的手腕给捏碎了。

那种恐惧,吓的他冷汗都流下来了。

“你他妈的,骂谁呢?”

“你知道我们是跟谁混的吗?”

“让三毛哥知道,三毛哥捏死你!”

几个小弟还在后面骂骂咧咧,但是大龟已经是满脸冷汗,转身就走。

“大哥别走啊。”

“大哥,等等我们。”

几个小弟骂了两句,一副狗仗人势的模样,一看大龟走了,他们也赶紧跑了。

人走了,热闹也没得看了,围观的人群也都慢慢散去了。

陈二宝叫工人过来把房子里面的汽油收拾一下,避免出现火灾。

“二宝,现在怎么办啊?”

秋花拉着陈二宝的手臂,一脸担忧。

她最怕的就是这种流氓。

一个女人,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事儿,这不是有我在呢?”

陈二宝皱着眉头,回想了一下刚才那几个小流氓的话。

对秋花询问道:“秋花,你还记得三毛哥吗?”

秋花身子一哆嗦,脸色立刻惨白了几分,惊恐的道:“我记得。”

几个月前,秋花的弟弟秋明得罪了三毛哥,被三毛哥抓了起来,秋花当时也被三毛哥给抓走,差一点还被三毛哥给轻薄了。

至今,秋花一想起那个三毛哥,还吓的浑身发抖。

“你要干什么?你不会要去找三毛哥吧?”秋花死死的抓着陈二宝的手。

陈二宝把她搂在怀中,安慰道:“你不用怕。”

“那个三毛哥不能把我怎么样,刚刚我听那几个小流氓说他们的老大是三毛哥。”

“解决这种小流氓的最好办法,就是解决了他们大哥。”

陈二宝曾经听过一句话,想解决一个人,看他头上三尺!

把他上头的人收拾了,他自然就是失去了风的帆船,失去了依靠。

“不行,二宝,他们都是黑社会。”

在秋花的心中,黑社会就是电视剧那种,手里拎着片刀,怀里面揣着枪的,一言不合就砍人,一枪爆头的。

但是陈二宝见识过真正的黑社会了,三毛哥这种小人物,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而且,三毛哥当初绑架了秋花,从陈二宝的手里面坑了十万块,这笔钱,陈二宝不能亏了。

“你就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

把秋花送回家,陈二宝带着王波几个人来到了三毛哥的地盘。

三毛哥混县医院一片儿,有一个台球厅,一票小弟都窝在台球厅中。

一进门,陈二宝一脚就把垃圾桶给踹倒了,嚣张的道:“把你们老大叫出来!”

王波等人跟在陈二宝的身后。

这几个人个个都是壮汉,看起来非常赫人。

几个小弟没敢动手,直接去后面把三毛哥给请出来了。

“他妈的,谁敢在我的场子闹事儿?”

三毛哥还是那个样子,矮矮胖胖,一副猥琐的样子。

刚出来的时候还是骂骂咧咧的,定睛一看,认出了陈二宝,顿时就傻眼了。

“卧槽,居然是你!”

陈二宝冷笑一声:“你还记得我,记性不错!”

陈二宝随手拿起一个球,放在手里面把玩儿着,笑眯眯的对三毛哥道:“我记得你绑架了我嫂子,坑了我十万块钱。”

“有这回事儿吧?”

三毛哥面色一怔,竖起两条眉毛,怒道:“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咱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现在你又过来是什么啥意思?”

“我也记得我们之间的交易结束了,但是你让那个大龟去找我的麻烦是什么意思?”

陈二宝拿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给三毛哥看了一眼,道:“这人是你的小弟吧?”

三毛哥看了一眼大龟,眉头一紧,没有否认,显然是直接默认了。

“交易结束,却还让你小弟来找我麻烦,当我好欺负是吧?”

“新账旧账,咱们今儿一起算。”

陈二宝将手中的球猛地朝三毛扔过去。

三毛吓的一屁股坐下来,球直接穿透了桌子,钉在了墙壁上面。

两伙人,呼啦一声,打成了一团。

喜欢逍遥小神棍请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逍遥小神棍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