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鹿小姐miss deer

这种除草效果很好,也不会让小动物中毒的农药,却对人有巨大的毒性。

因为其巨大的毒性及不可解性,很多国家将其禁止生产,倭国就是一个。

罗子凌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样的病人,更没想到还不只一例,他不禁很疑惑,把自己的不解说了出来。

“我们正在试验这种药物的毒性及医治方法,”又有点灰败症状出现的小老头,明显没有上午罗子凌治疗后的兴奋状,但他还是把情况告诉了罗子凌:“参与试验的几个人员,不幸吸入这种毒物,他们是误饮。”

“还有几名病人?”罗子凌皱着眉头问道。

“送到这里的还有一名,误服药物大概两个小时,我们正在洗胃。”参与抢救的一名医生,把情况告诉了罗子凌。

“我想知道,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目的,”罗子凌没有回答是不是愿意参与抢救,而是一脸冷笑地看着小老头,“你是希望我们帮你们抢救病人,还是用这样的病例刁难我们?”

“贵国传统医界不是能人很多吗?”小老头似乎完全忘记了罗子凌上午时候替他治疗,勉强可以算他的“救命恩人”,一脸淡然地说道:“这种疾病,服药量少的病人,我们曾用传统医疗技术救活,但依然留下严重后遗症。看了你们刚才的表现,我觉得你们肯定有能力把他们救活。不想试试?”

“意思就是,如果我们没能力救活,那就是我们的无能?”

“不是这个意思,”面对罗子凌的咄咄逼人,小老头有点尴尬,“只能说,你们的医学技术,也没比我们有更大的突破。”

“如果我帮你们救活了另外那个病人呢?”说这话的时候,罗子凌指了指面前这个病例,“别用这个病例来刁难我们,已经快死的人,所有脏器功能都衰竭,神仙都没办法救活。我想问的是,如果我们帮你们救活另外那个病人,你们想表示什么?”

“那你们创造了神奇,”小老头很硬气地说道:“我们愿意诚心向你们学习。”

“如果我能暴粗口的话,我......现在真的想一脚把你踢飞,”罗子凌来了一个神转折后,再霸气地说道:“我们的医疗计术发展情况如何,真不需要你的认可,你只是一个大学的副校长,不是上帝。今天你们已经见识到过我一个年轻人掌握的医学知识,更不要说其他年长者。本着治病救人的宗旨,我可以答应帮忙抢救中毒的病人,但需要的并不是你的认可。”

“那你要什么?”小老头很生气了。

其他倭人,及跟随的我方代表团成员全都惊讶地看着罗子凌。

吴明云和罗子凌同一个组,胡文军和王荣山各带一个组去了其他病区。

没有几位领导在,罗子凌更是肆无忌惮。

“如果我帮你们救活了另外那名中毒者,你及昨天接待我们的几位官员,必须当着全世界媒体的面认错,说这次接待我们的访问,是别有用心。”罗子凌说着,脸上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

谁也没想到罗子凌会提这样的要求,倭方人员有点猝不及防,小老头更是一脸呆滞,他可没资格答应罗子凌这一要求。他也知道,罗子凌没资格提出这样的要求。

在细细品味罗子凌的话后,他又有点啼笑皆非。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这种幼稚的要求。知道什么叫外交活动,什么叫外交辞令,什么叫场面上的话,什么叫官方说辞吗?什么都不懂,居然敢胡言乱语。

但这时候,罗子凌又再提了个要求:“当然,我知道你没资格代表更高层次的官员答应这件事情,毕竟你也不是什么高官,只是一个受了别人恩惠却不知道感激的小人物。”

罗子凌说这话的时候,故意顿了顿。

这话让小老头很受伤,脸上神情明显一僵,但罗子凌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继续说道:“你也可以有私人的方式表示感谢和道歉,我想,只是私人的方式,一定不会让你为难。你要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然,这是华夏的古话,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如果没有听说,我也不奇怪,毕竟你不了解华夏文明也是很正常的,你也不一定能理解那些高深的东西。”

林岚站在身边,以很快的语速把罗子凌的话原封不动地翻译给了其他人听。

小老头原本有点灰败的脸,神奇地开始出现红晕,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心跳当然加快。

这和上午罗子凌替他治疗的时候情况差不多,但所代表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但罗子凌丝毫不理会小老头的愤怒,继续说道:“我刚才说了,我有五成的把握治好那名中毒的病人———如果他真的如你说的那样,刚刚喝下去两个小时。如果他真的被我救活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你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小老头早已经被罗子凌的胡言乱语说的火气十足,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发火。

如果他发火,他能想的出来,罗子凌肯定拿上午帮他治病的事情来说,说他忘恩负义。

小老头原本以为,他们挖了个坑让罗子凌和他的同伴跳,没想到掉进去的却是他自己。

罗子凌所提前面那个要求,小老头肯定不能答应,他也没资格答应。

私人要求,他用屁股想想都能想出来,会说这么一番羞辱他话的这个华夏小子,肯定不会是普通的要求。但他还是耐着心问道:“我想知道是什么要求。”

“病人解除危险的时候,你在这里,跪下向我道歉,不需要被人看到,也不要拍电视。”罗子凌轻飘飘地说了这话后,又笑道:“这要求真的很简单,就一个动作的事情。”

小老头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终于忍不住,把憋了很久的怒气暴发了出来:“哟西,你的什么东西,敢以这样的口气羞辱我们?”

“你不答应没关系,怎么可以骂人?”罗子凌走上前,以极快的速度拍了拍小老头的肩膀,“你年纪这么大,心胸却这么狭窄,真的出乎我们意外,早知道上午的时候,不帮你治病了,我想不到看上去这么可爱的一个小老头,居然是个忘恩负义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小老头只觉得胸口一痛,他差点气的晕过去了。

喜欢都市少年医生请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都市少年医生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