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忘不了的口爱技巧

天上有直罐天际的云海,不停在翻卷无声中给人沉重的感觉,白色太阳在云海里透露出温馨的光丝。

地上的黑丝风随地割起小龙卷风,坚韧的枯树以粗糙身躯交横在周围呈现无尽无穷深延,视乎关押着愤怒的野兽。

“哥哥只从你离开后,爸爸说我一事无成不是男人只能躲在家当女孩呢!我很生气不,过我听你的话,要相信自己哈哈哈。”全身白的小孩,眨了眨黑色眼瞳在金沐面前漂浮,他用苍白的手掩饰自己的笑容,但遮不住的声响大得震云。

“喝喝喝,跑!一定要跑!”金沐在慌乱中闪过的念头,他往后翻身迅速爬带跑起来,“哒哒!”看着金沐慌乱的脚步,小孩眼里特别兴奋“唉!哥哥一回来就要跟我玩追追吗?”小孩白眉微微上扬,带着笑容瞬移到金沐面前。

“啊啊!”金沐又一次被打破世界观“你想怎样!”金沐害怕极了他的嘴唇震震的抖出。

“我?哥哥你害怕什么,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了,准备好了吗。”小孩合手,脚慢慢与地上接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沐再次转身尝试逃跑,一步两步抬起头熟悉的男孩又出现在面前。

“哥哥,你这样是跑不过我的,怎么不用蝴蝶影吗?”小孩用红色的舌头在嘴边滑动。

“不过我不想玩了,我们现在开始吧!不等了,我们命运交响曲要开启了,一定要在狱杯诞生前消灭它。”望着又开始尝试跑的金沐,无奈的用自己脚底踩出黑色斑纹像蛇一般移到金沐脚底。

“什么东西,嗯嗯!”感觉自己脚底传来诡异把他定住,金沐不息往下半身发力,可是怎么发力都移不到半步。

“放开我!”金沐在挣扎间,感到全身淡热,接着一根根锁链从地上钻出。

它们升到金沐头顶交叉,然后在钻进土里形成圆形向金沐收缩。

“救命啊!”金沐很害怕,身体都在颤抖,眼泪不停直流。

“啊啊啊!”无数的锁链约束着金沐还发出高温烫着金沐。金沐咬牙切齿不停承受痛苦,眼神中是崩溃的。

脑海出现短暂的画面,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个黑色身影,它龇牙咧嘴散发暗金光芒背后还出现许多手臂“bi!”一只蝴蝶进入阴暗世界它带着黑色斑纹发出炽热的黑光直扑暗金光的方向,发出巨大碰撞声在金沐脑海里形成波浪让金沐精神世界崩溃昏迷过去。

时间飞逝,金沐的意识慢慢苏醒,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出现在花海中“这里是?”蓝色的天空带着在空中飞的鸟儿,金沐动了动五指触碰到草地,他腹部用力让自己起身。

“呼呼呼”风吹来带着白色群花摆动身姿。“好多美的花,在现实世界都没看过”金沐在心里想着。他闭着眼感受着群花带来的香气温和的感觉。

“我记得,我被一个妖怪控制住然后就到这里了?”金沐睁眼心里疑惑不解,眨一眨眼金沐发觉自己的眼睛可以看见空气中飘荡的微小生物,他有点不信揉揉眼睛。

“哎呀,好疼”结果不小心用错力度,疼得他眼泪都出来。金沐小心翼翼的抹去眼泪,看着周围的花海异常的开心。

不过好景不长“嘿嘿”背后传出像婴儿的声音让金沐胆子一跳“谁!”金沐戒备的转身,只见一个大大的眼睛出现。

眼睛下方带着杂乱的牙齿,是个非常猥琐的样貌“是巨人!救命啊!”金沐再次转身进行逃跑人生,没办法金沐太弱小了,只能沦为巨人眼中的食物,这样的危机让他金沐非常渴望能学习魔法,来保护自己保护身边人。

金沐脚出一步便失去平衡,他眼睛睁大起来,因为他发觉身体好像不一样了。这让他在花众翻了几个身拉开不少距离。

“哇哇哇”巨人张开嘴巴发出刺耳的声音,金沐的举动刺激到他的神经线让他异常兴奋,他用手指连带花朵深入土地后腿爆发力量迅速爬到金木面前以左手化掌拍向金沐。

金沐嘴巴微大他用着细小的手臂遮挡不过这是螳臂擋車,“啪”一个声音响起,金沐好像成了羽毛球被打飞。

“唔唔唔”金沐咬着嘴唇他的背部越过许多在摆动身姿的花朵,巨大的疼痛感在手臂传来,这让金沐可以非常肯定的是手骨已经被拍碎。

“好疼我还要被折磨到什么时候!”金沐在心里暗恨,疼痛感使得金沐开不出口,不过就算开了口也无补于事,金沐的身躯与地面摩擦还把许多花朵弄死了。

金沐感到绝望和愤怒“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我已经穿越多久就流多久泪水,为什么每次都会被当成玩具!为什么那么不公平!”金沐躺在被开阔的泥土上,他用腿部煎熬的起身,深蓝色厚衣染上血迹显得异常狼狈。

“好不甘心,好不甘心!”金沐越喊越大声,他半蹲着身体用左腿长撑地而那双手已经无知觉的在晃动,手臂·上的血液顺着指尖滴到脚前的花瓣上把白色的花瓣弄得妖艳。

”巨人嗅到空中带来的血腥味道感到非常兴奋,鼻间有明显的气流在流动接着他的腿部浮出巨大的青根,手臂有着节奏感的肌肉在动,手指还突出尖利的指甲在地上不停的摩擦,一秒两秒终于巨人被眼前的诱惑消耗完所以耐心,“哇哇哇”他发出叫声死盯着金沐,眼瞳带着血丝不顾一切的全身用力像个疯狗般爬起来,巨大的杂牙对着金沐流出口水

“嗙嗙嗙!”随着巨响许多花朵被无情的撕开,让金沐感到惊悸,转眼间巨大的影子就出现在金沐的头顶,巨人带来的压迫感让金沐头紧绷还疼痛起来。

金沐的刘海微微遮住眼睛,眯成一条线对着巨人的腹肌,随着压迫感金沐脑里发出巨裂的疼痛让他无法忍受,直到金沐撑不住时脑海里闪过细小的黑丝蝴蝶的身影。

这一刻天瞬间暗起来,时间仿佛静止而巨人的身影无比缓慢,金沐的黑色眼瞳颤抖了几下便多出黑色斑纹,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黑色斑纹跟小孩化身的蝴蝶非常相视。

眼瞳里的变化把金沐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眼里只有带着无尽的藐视,眼瞳再次颤抖影响金沐脚底下附近的白色花朵,把白色花朵由根部扭曲新开出黑色花瓣。

随着眼瞳的影响周围的花瓣化成黑海还一致发出悲鸣声发出紫色光芒演变成海涛冲向巨人,紫色光芒的压机在肉眼看到花朵们复仇的决心视乎在告诉巨人“我们虽然弱小但我们生来不是给你任意欺负的,我们要复仇为伙伴为自己”巨人的身躯不停被粒子化,巨人眼睛不停在转动很是惊慌,眼前的蝼蚁尽然如此可怕,特别是他的眼瞳仿佛是高端位恶魔的妖瞳。

粒子的颜色是红艳的或者说是巨人身体里的血液,巨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停消失心里非常后悔但一切太迟了。他的身躯化成红粒子后,紫色光满不断压挤红色粒子化成旋涡开出红色花瓣而紫色光芒在底部旋转组成花枝在腰部绽放双叶,艳丽的玫瑰花特别耀眼它就这样照亮金沐。

在风的无形推助,转动了玫瑰花让它显得高贵,而金沐的刘海被风顺带吹起了几根,在如此美景下金沐心里的压石不见了让眼瞳里的黑色斑纹渐渐消失,妖艳的玫瑰花也因为黑色斑纹消失跟着消散在空气中,黯然的黑色花海也变回纯白的花朵看起来平复了心情。

一切一切好像没发生过但金沐知道花朵们也知道,在黑色斑纹的帮助金沐的手臂痊愈了,金沐握住眼睛透明的泪无法言喻的流下,“咚咚咚”心脏跳得缓慢心口中好像缺了什么但没有答案可知,只觉得无比难受。

风飘飘而来飘飘而去很是潇洒,像个兄弟在拍拍金沐的肩膀安慰道“不哭不哭,男孩的眼泪是珍猪”。

深蓝色的厚衣有许多破洞和血迹把金沐变成乞丐的样子,他擦擦眼泪告诉自己“金沐,不哭了不可以再哭,长大哭了没人会同情就算有你忍心吗?”他握紧拳头眼神明锐告诉自己不是个懦夫,不会再逃避因为自己有了来着小孩的祝福,金沐心里明白了什么也多了一份疑惑,不过只能交给时间来解答。

瘦小的身躯在花海中站立背影很是倔强,被白色花朵包围显得与众不同。

树林间闪过一个身影,他的脚踏在树枝上发出透明的气息接着跳向另一个树枝上,在前往下一个树枝上时他的身躯会莫名的消失,等踩到树枝的刹那才会显出身躯。在无尽的林间里,他的耳朵微动视乎听见了什么,带着疑惑的他加快速度闪到一个比较高的树观察下方。“魔师大人你累不累需要喝水吗?我们还有多久到达马厩”一个讨好的声音出现,还有许多杂乱的吵杂声。

在他的观察下发现下面尽然数百人,还有站在外边保护他们的黑袍魔师,他们一个个都握紧魔杖在戒备四方。

“我们的圣女已经等不急了”一位奢华衣服的老头拿着水袋阿谀奉承的说,他的身后有位傲娇的女孩在发脾气许多下人在想尽方法哄她“我不管!我不管!我吃鹅肉......”女孩不停挥动手臂,还一巴掌打在其中手下的脸上。被讨好的魔师抽抽嘴巴在心里想着“怎么我保护的圣女是一个极品啊!就算到了马厩都没鹅肉吃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享受老子都没门何况是你”魔师的心里活动老头不知道,魔师想了想回答“很快就到”

老头有些着急不过被魔师拦下,魔师用手指放在嘴间表示安静“嘘嘘”老头有点慌张挥挥手后身后的人安静,小人们看到了都七脚八手的盖圣女的嘴巴“呜呜”圣女的脸都涨红了。魔师眼睛瞄向矮小的牧师身上两人点点头,视乎确定方向后突然拿起魔杖出手“聚石崩”文字瞬间匹配射向高树,树腰被击碎然后一道闪光出现闪了大家眼睛。

等闪光退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地上,他单跪着用右手支撑。{这个人就是我们的主角金沐啦惊不惊喜!}这几天金沐在木林移动他没遇到巨人或者恶魔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他肚纸饿就以蝴蝶影上树采果实,而蝴蝶影是他这几天脑海里发出疼痛浮现出来的,不过金沐没注意到的是他的右手里存在着透明魔纹。金沐在大家的目光站起身,冷漠的看着大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