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张唬与林佳怡心中激动,向往颇深,化神之后的广阔天地……

此时的林佳怡,更是听闻这《心剑》功法,渴望无比,这不仅是适合自已的功法,甚至还是一部绝强的剑术。

她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性格坚强,金属性的体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她的喜好,对于剑之一道,可谓情有独钟,不然她也不会将清月宗发的那把普通铁剑,都给擦的雪亮了。

冰辰多少也了解了点老者的性格,不喜拐弯抹角,微微一笑,直言道:“师叔,这《心剑》如何才能换取?”

老者看向冰辰,笑着点了点头,对他这般直接,倒是很合味口。

旋即,腰间储物袋光芒一闪,一把三尺长剑便是出现在手中。

很漂亮的一把剑,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此剑没有剑鞘,剑身之上微微泛着金色光泽。

剑柄很长,精致而华丽,犹如一只展翅的鸾鸟,双翅翱翔间托着金光流转的剑刃,气势磅礴。

此剑一出现,林佳怡目光瞬间被吸引,直直的盯着,长剑上散发出的一股莫名剑意,竟是隐隐与她体内金属性元素产生了共鸣。

冰辰与张唬,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老者手中忽然出现的宝剑,有些不知其意。

这又炫功法,又出宝剑的?这是要狮子大开口?

二人心中有些发瘆,东西都是好东西,不论是那心剑功法,还是这鸟剑,可都是他们没见识过的宝物,可越是珍贵的东西,想要得到,必然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话说,这鸟剑,会不会是这功法的赠品?相视一眼,却并未说话,想来老者定会给他们解释。

“此剑,名为金鸾,可以说是我人族之物,也可以说不是,老夫可以将心剑功法倾囊相授,也只是有一个条件,需要你们去完成。”老者表情严肃地说道。

“什么条件,师叔请说。”冰辰问道。

想要得到必先付出,这也无可厚非,冰辰不奇怪,张唬与林佳怡,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百年之内,你需护着这小女娃,将金鸾剑送往云州大陆的金鸾族即可。”老者一字一顿的说道,很是慎重。

“啊?云州大陆?金鸾族?”冰辰好奇,这即便在他的记忆中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地点和名字。

老者那浑浊的眼神,渐渐变的深邃,目光看向远处,一股沧桑感隐隐散出。

手捋着胡须,叹息一声,缓缓说道:“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你们无法想像,这世间共有五块大陆,以中州大陆为中心,其余四块大陆将其环绕,分别是冀州,青州,云州,和苍芜,而我们目前所在的大陆,便是冀州大陆,此地颇为贫瘠,资源缺泛,所以也没有多少真正的大能存在,中原之地便是冀州的中心了。”

三人听着老者的话语,心中火热,这可是凡人一生都不会知晓的秘辛,甚至没有达到一定的修为,想走出这西原之地都是奢望,更枉论别的大陆了。

而冰辰听到苍芜大陆时,却是心中一动,这里他有印象,脑中存在着这片大陆星星点点的记忆,这也正是云梦所陨落之地。

对于三人的出神,老者并未在意,接着说道:“而这世间也不只是有着人族,同时还有魔族和妖族,他们各占一片地域,青州被魔族所占,而云州则是妖族的栖息之地,这苍芜大陆……”说到苍芜大陆时,老者突然停了下来,感觉是种忌讳一般,眼神微凝。

“苍芜大陆,数千年前曾出现过一位妖族大能,据传说,这位大能道法通天,被整个妖族奉为神灵,只是最后在苍芜海销声匿迹,不过,即便如此,整个苍芜海,也是没有任何一族敢于踏足其中,生怕是扰了其清静。”

听到这,冰辰忽然心中一酸,有种窒息之感,老者口中的这位大能,...他能确定,就是云梦,只是世人都不知云梦已经陨落,而他却是得了其传承,刚化人之时,对人类的情感还比较陌生,如今再回忆起来,竟是有种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可都是因为云梦,这种再造之恩,让他对云梦的遭遇深感不平,真仙又如何,此生若有能力,必为云梦报仇!

“而中州,便是这世界的中心,地域之广,几乎无边无际,那里才是修真界的圣地,无数大能,无数的天娇,在那里汇聚,不止是人族,妖族和魔族也都有存在,三族之间虽说早已没有了大规模的战争,但彼此间的争斗还是不断,若是有朝一日,你们能踏足那里,可谓是不枉此生,其中的精彩,也远超你们的想象。”

收回目光,老者看向林佳怡,忽然微微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林佳怡,见过师叔。”林佳怡从憧憬中被惊醒,有些紧张地回答道。

“不是早就见过了嘛。”

“……”

“林佳怡,嗯,你可愿去躺云州大陆?”老者温和地说道。

林佳怡听老者这么一问,一时间却拿不定主意了,求助似的看向冰辰。

虽然她知道胖子对她也是不错,可是,前面老者不是说了嘛,要冰辰送她去,显然在护送一事上,冰辰还是比较谱靠一些,在得知了这未知的修仙界如此庞大之后,她心中却是没了底气,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

“去呗,我们一起去,世界这么大,总要去看看的,不是吗。”冰辰爽快的答道,转头看向胖子。

胖子挺了挺胸,无所畏惧地笑道:“对!一起去,还不知道妖族之人长什么样,去见识一下,看看有没有像佳怡这样的美女。”

原本紧张的气氛,因胖子这么一句笑语,变得缓和了许多。

林佳怡没好气的瞪了眼胖子,也没计较,看向老者,道:“师叔,是去那个金鸾族吗?”

老者点点头,笑道:“嗯,金鸾族是青鸾族的一个分支,你们只需将此剑带去那里即可,到时候金鸾族自会有人接收,多半还会送你一份大礼哦。”

“那若是我百年之内,没有能力前往呢?”林佳怡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

“学了老夫的心剑功法,成长不会比别人差,况且还有这小子与你一起,这点,你不必多虑,我说能去,便能去得,哈哈哈哈。”

老者说到最后,甚是开怀,仿佛放下了一件沉重的包袱,脸上的皱纹都是舒展了许多。

“好,那弟子将尽力完成师叔的嘱托。”林佳怡很认真,并没有把话说的太满,但心中却下了很大的决心,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即答应,便会尽最大努力去完成,即使是付出生命。

这便是金属性体质的性格使然。

而老者似乎早就知道这点,所以并不担心先付出了功法后,这三个小家伙会赖账。

没有再说什么,将金鸾剑递向林佳怡。

林佳怡双手郑重地接过。

金鸾剑入手冰凉,很重,压的她双手都是微微一沉。

秀眉皱了皱,并未在意,却是老者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块黑色的麻布,递了过来。

“用这布将金鸾剑包着,剑有灵性,这样便不会被大能之士感应到了。”

林佳怡依言,将金鸾剑包好,收入乾坤袋中。

“师叔,是不是有人会抢我的剑?”

刚刚林佳怡可是听到老者说,包着剑,就不会被大能之士感应到,这是有果必有困的说法,细心的她还是问了出来。

“抢剑,不至于,你只需将之包好,不在人前拿出来便是,毕竟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明白。”老者微笑道。

“哦,弟子记下了。”林佳怡点头。

...“好了,闭上眼睛,平心静气,老夫传你心剑术。”

林佳怡心中喜悦,做这一切,甚至都承诺了未来,不就是为了这部剑术功法嘛。

终是要得到了,还有些不真实感,毕竟这承诺还没有去实现,老者就先付报酬了。

这种信任,让她对老者隐隐产生一种亲近之感。

再看眼前之人,却再也无法与之前那个唯利是图的老头儿相重合,感觉就像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抛开杂念,不再多想,乖巧的闭上眼。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