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锥生零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他们的沉迷和狂热,面无表情。

忽然,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她,感官十分敏锐的少年唰地抬起眼来,一双紫眸颇为凌厉。看到荼白的时候,似乎有些意外。然后,俊秀的眉头极其微弱地蹙起。

荼白却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注意到了也不在意。扬起一抹颇为灿烂的笑容,从口袋里抽出手对着不远处的少年打招呼。

见他似乎没什么反应,对比了身后的场景,最终还是决定走向孤身站在一旁的少年。

这一次,寡言少语的锥生零在荼白刚走到面前还来不及说话的时候,十分难得地率先开口了。语调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意,“你为什么来这里?”

荼白面不改色,依旧笑吟吟的,“这算是日常大事件吧,我初来乍到当然要来体会一下了~”

锥生零动作一顿,两人沉默片刻后,他别过眼不看她,声音如常的冷淡,“抱歉。”

他再怎么迟钝,也大概能感觉到了刚才空气中的凝滞,即使她依旧笑着。

荼白微微敛眉,笑得灿烂,抬手别起耳边的长发,“我哪有那么小气。”

骗人,现在你的表情明显就缓和很多。

锥生零神情淡然地“嗯”了一声,佯装无事。

优姬对着广大的痴汉痴女群众显得十分的势单力薄,稍微有些力不从心。被拥挤的人墙推挤得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了。优姬依旧不离职守,还十分暴躁地吼着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锥生零,“零!你又偷懒!!”

没人在意她说了什么,他们全副身心都在即将开启的大门身上,只想着下一秒靠近一点就好了。

只有站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锥生零还有荼白准确地注意到了,她实在是有些手忙脚乱,完全没有一秒钟的空闲来看到就站在锥生零旁边的荼白。

清晰地听见锥生林似是不屑地轻嗤一声,荼白微微挑眉,笑意浅浅地一眼看过去,带着轻微的调笑,“又?”

锥生零一脸漠然,完全不在意。

荼白耸无趣地耸肩,目光莹莹地看向现场,双手抱胸,以一种场外人看好戏的姿态。有些不解地询问,“他们真的有那么帅吗?看你也不差啊,都没在这些女孩子里面溅起什么水花。”

“他们一定很特别。”语气如常,没有丝毫突兀的地方。

可是那双紫色的眼眸状似无意地一眼斜向她,“特别?”

“对啊,”荼白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锥生零的异样一样,语调依旧带着熟稔的调笑,“不会吧?你嫉妒啊?”

望着他顿时充斥着不屑的侧脸,荼白轻笑,“特别啊,为什么不呢?抛开同学们疯狂的反应,你们校方针对他们的措施,比如你们两个特地设立的风纪委员,还有规定得死死的出场时间,包括你的态度......从客观上就已经奠定了他们特殊的位置。”

紫色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她,看不清他的情绪,只能看见倒映得清清楚楚的荼白的身影。即使面无表情,却给人一种他在认真听你说话并且把一句句都认真地记在了心上的感觉。

荼白语调疏松平常,“你们把他们从根本上就把他们从人群中抽离出来,正常人有好奇心都是正常的。没有好奇心一片死寂的人真的很无聊,你应该庆幸你的同学们还这么青春活力。”

那个小眼神,这种小语气,就像是对待一个不懂事的晚辈一样,带着劝慰跟忠告。

锥生零似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靠在粗壮的树干上看着不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荼白也是嘴角微扬地看着那群人,看起来笑盈盈的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

如果是在平常,她新认识的小伙伴肯定会震惊于她跟锥生零的距离。可是现在她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给她,当然也没时间讶异。

太阳落下,淡淡的余晖也消散在天边的角落,夜幕将至。

那一扇刻着繁复花纹的厚重大门缓缓从里面打开,只是一条微微的细缝,现场的局面顿时剧烈了好几个度。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加疯狂起来,完全可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摸鱼的锥生零终于动了。

抬脚就要朝着人群的方向走去,面色冷凝。

站在他身边的荼白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少年似乎又不开心了?

真是别扭。

晚风轻轻吹拂,带来萧瑟的错觉。连妆都没来得及搞定的荼白当然也只是颇为随意地披散着长发,近乎及腰,柔顺的棕色长卷发微微飘扬。

荼白稍微侧过身子让出一条路给似乎正在闹别扭的锥生零,眼帘微垂暗含笑意。

只是银发少年身子笔挺地就要路过她的时候,迎着清爽的晚风,俊秀的眉头微微蹙起,顿时僵硬的肌肉却十分明显。荼白就站在他附近,当然就察觉到了。

荼白顺着他顿时移不开的目光看过去,“怎么了?”

他似乎有些难耐,不怎么想要理会她的样子。声音有些硬邦邦的,带着一开始认识的冷硬,“没事。”

眼神却像是被定死在那个方位一样,死死地怎么也移不开,紫色的眼眸中似乎带着一种隐忍的痛苦,手上青筋暴起。

荼白稍微眨眨眼,似乎觉得有些奇怪。顺着他刚才的目光看过去,漫不经心的态度顿时收了起来。

锥生零以为她会发现什么,却不想她一眼斜过来,棕色的眼眸颇为认真地看着他。十分郑重地抬手稍微拨开他的脸颊,微微嘟嘴显得有些娇俏,“不行。”

锥生零垂眸看她,脸色有些不太好。

荼白耸耸肩,抬手解开自己手腕上的袖扣,“你要相信我,作为一个男生,这种时候别开眼是基本的绅士行径。”

锥生零皱眉看着她的动作,已经无法反驳些什么,白皙的额头似乎稍微沁出了微微的细汗。

看着荼白当场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制服外套,只是一件白色衬衫也干净漂亮的不像话,直直地朝前走去。

他完全说不出话了,一手捂着嘴面色难熬。

荼白径直走上前,看着人群极其狂热地往前挤。面色有些嫌弃地控制着她跟人群之间的距离,嘴角扯起一抹微笑,稍微踮起脚尖伸出食指戳了戳正在疯狂尖叫的女孩子的肩膀,初始的时候还颇为礼貌。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投入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触碰。

可是荼白却眼尖地注意到了,她轻微耸肩的小动作。

荼白却依旧笑着,面上的笑意却稍稍收敛,棕色的眼眸沉了下来。

再次伸手,这一次却不是彬彬有礼了。

径直抓住了她的肩膀,那少女感觉到肩上的重力……不容置疑的力道让她必须放下心心念念的事情,顿时颇为气愤地转过身来。

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却被面前人的下一个动作弄得微微一愣。

荼白面上挂着笑,态度和善地微微俯身,抬手一下子把自己褪下来的制服绕在了她的腰上。语气轻轻,“把手抬起来。”

女孩像是被蛊惑一样顿时就抬起手来了,等下一秒反应过来眉头紧蹙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件黑色的制服已经绑在了她的腰上。

不等她说话,荼白率先开口。脑袋微微一歪笑得漂亮又礼貌,“抱歉,我是新来的。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你可以带我去吗?”

双手还放在绑在她腰间的外套袖子上,微微嘟着嘴,手上轻轻地摇晃着。像是认识多时,像是在撒娇。

一个女生对着另外一个女生撒娇,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奇怪。

这样明显的暗示,再不明白就不是女孩纸了。

顿时红了一张脸,像个红苹果,磕磕绊绊地几乎说不出话。身子有些绷紧,笑得很是不好意思,有些感激地看着荼白,“好、好,我带你去。”

然后顿时像是逃一样地抱起荼白的手臂,当真就像是认识许久的模样,快步朝着最近距离的卫生间走去。

她几乎羞得抬不起头,荼白被她拉着也十分顺从。

只是在路过锥生零身边的时候,神情十分自得地挑眉,看起来颇为骄傲。

像是做了什么大事情一样。

锥生零却来不及搭理她,只是在两人经过的时候猛地别过脸,朝着一旁的树木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一天的晚风十分的清凉,又是一阵淡淡地侵袭而来,缕缕棕色的卷发散在空气中。

而刚好,那边狂热的现场顿时沉静下来,与方才相比显得极度的不正常。

荼白若有所察,侧过脸顿时一眼斜过去,棕色的眼眸带着丝丝凌厉。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那颜色荼白十分的熟悉,棕色。可是仔仔细细地看进去,却依稀带着隐隐的红色。稀碎的短发稍微挡住了他的眼眸,只需一眼,似乎就能被真切地吸引进去。像个漩涡,谁都出不来。

盛满了哀伤,却又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温柔。

表面上看起来,暂时是这样。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这一次的对视可能只是偶然。不到一秒,荼白本能地迅速做出请假,面上除了起初的怔愣之外,态度跟对待其他同学一样,礼貌地笑笑别开眼保持着脚步依旧跟着这面前的女生往前走。

看着她施施然离开的背影,玖兰枢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太久。别开眼,似乎什么都不能在他的眼底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转眼看向面前的女孩,扬起的微笑稍微真切。透着一股轻缓却又矜贵的温柔,“优姬,你没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