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自己写出来的故事,为什么会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呢?

停更至今,我反思了很久,我试着去开别的脑洞,去开新的文,很快又会热情耗尽,想要远离。

追究一下深层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自己能力有限吧。

写不出自己所期待的效果,得不到预料中的发展,于是,懈怠与不耐烦的心情就随之慢慢滋生,让自己越来越不想再触碰曾经为之辗转反侧的故事。

这本书真是坎坷,先是不被编辑看好,于是我选择了精简某些篇章,争取早点写完开新的故事。

然后呢,被喷被骂,我就玻璃心了。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复更结果原稿与大纲全部随着旧笔记本报销,一切要重新整理。

整理完,又被这样那样的事拖着拖着,再次淡去了热情。

断更,断更,又是断更……

我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心心念念的故事的?我对得起故事里的人吗?

我真是个loser。

可是我不甘心,我试着远离一段时间后再来看当初写下故事。

结果我发现,当初写下的字字句句就是我最想表达的,尽管我写作技巧拙劣,尽管我伏笔铺陈起承转合堪忧,但是,我是真的爱着这个故事的。

大概,迄今为止所挖下的所有坑里,没有任何其他比这个故事更让我心动也更让我受伤了。

又是长达四个月的断更,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面对自己,隔壁的文也断了。

我内疚,我自责,可是又不想面对,烦躁地只想回避,让断更的时间越来越长。

因缘际会,被认识的姬友推荐上了一个写作班,决定冷静下来好好放空自己,后来确实学习到了不少东西。

如今再回头看看这本书,发现开篇不是没写好,而是人设超出了大家的忍耐限度,我写了一个变态渣攻,尽管被骂却依然还是想写,因为这才是这本书的初衷啊。

都说故事是能映射到作者本人的经历的,比如陆骁被背叛,那不就是我曾经被背叛的缩影吗?比如聂英与袁冰的虐恋,那个痴情的袁冰不就是曾经那个痴痴傻傻为了跟初恋在一起连高考都敢划水的自己的翻版吗?

当一个作者,作品畅销固然重要,但是能表达出自己最想表达的才更关键不是吗?

我在心疼袁冰的时候何尝不是在心疼自己,我在虐聂英的时候,何尝不是幻想着在虐我的初恋。

我真是一个任性的作者呢,可是性情中人也不见得全是坏事,至少,不管心情如何复杂,我都是会鼓起勇气面对这本书的。

我总觉得,这阵子,在意外被路人撞车两次之后,在我捂着腿伤修养的这些天,我似乎真的想通了一些事情。

做自己吧,写自己最想写的吧,不要再看成绩了,不要再被评论左右了,不要再因为谁不看好而砍大纲了。

总有人大器晚成的,我宁愿自己就这么任性下去,跌跌撞撞也好,磕磕碰碰也好,最后摸索出适合自己的路子,才是真的成功。

今天,是编辑给我下的最后通牒,如果不更新那么明天解v,我不想解v。

可是这两天我因为熬夜思考事情现在脑子一团浆糊,写不出来,所以,我厚颜无耻地写下我的感想冒充更新,一周之内,我会用正文进行替换,并恢复更新。

我爱陆骁,我会给他一个完整的完美的乐园,因此,砍掉的大纲(关于光华星球的篇章)会恢复,我会按照最原始的设想,将它写完。

在此,祝点进来的亲们新年快乐,2017,不虚此年。

也希望自己有始有终,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将这本书,有始有终。

此致,谢谢各位不离不弃的亲,晚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