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你们两个可以消停了!”见楚清舞与月佐争吵,莫洛君有些烦躁的皱皱眉,当下便将话题转向其他地方,“雨妃住处着火,雨妃没事吧?”

“没!没事!”楚清舞拍了拍胸脯,“姐姐好的很呢!”

“那就好。不过,”莫洛君目光移向还在燃烧的房子,缓缓说道:“这火似乎不是一般的火吧!”

“哪有啊!我怎么没看出来嘞!”楚清舞心虚的朝着燃烧着的房子左看看右看看,“话说这些人也太不给力了吧,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扑灭火!嘿嘿。”

莫洛君目光再次移到楚清舞身上,身形一动,下一秒已经出现在楚清舞旁边!莫洛君速度快的连他身旁的月佐和骁都没反应过来,更别说与他们差距非常大的楚清舞了。

楚清舞压根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莫洛君就出现在她身边,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顿时,楚清舞便觉得有一股不明的力量在她体内穿梭,她知道这股力量的源头就是抓住她手的莫洛君,她也知道恐怕她的身体情况已经被莫洛君知晓了。

想到此处,楚清舞心中立马紧张起来。

“莫洛君!你干嘛!”楚清舞一把甩开莫洛君的手,怒视着他,“没听过男女授受不亲吗!”

握着刚刚被莫洛君抓住的地方,楚清舞心虚的揉着,仿佛刚刚莫洛君有多用力似得。

“大胆!竟然敢直呼皇上名讳!”七喜闻言,吓得胆子都快掉了,立马出言喝到。

“莫洛君都没有说什么,你嚷嚷个啥!”楚清舞鄙视道。

我的姑奶奶啊!老奴这是在帮你啊!七喜一阵无语。

“没有元力。”莫洛君并没有理会楚清舞,皱着眉说道:“难道这房子真的是自己燃起来的?”

“皇上,公主的体质天生不适合修炼元力,所以,公主是没有元力的,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有关元力的东西,房子被烧一定和公主没有关系的!请皇上明鉴!”听到莫洛君这样说道,暮莹赶忙解释道,生怕莫洛君将这一切都拉倒楚清舞身上,虽然这就是她做的。

“天生不适合修炼元力吗?”莫洛君若有所思,随即说道:“雨妃的住处既然被烧了,此刻再搬到其他地方也会弄很久的,不如雨妃先到本皇的寝宫休息,明日再到新的住所去吧。”

“什么!?”楚清舞与月佐同时惊讶的喊道。

不止是她俩,就连一直冷冷淡淡的骁也是满脸的惊讶,尤其是七喜,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七喜,带雨妃去本皇的寝宫!”莫洛君说完便率先一步离开了。反应过来的骁和月佐皆奇怪的看了眼楚清舞,立马跟上莫洛君。

这、这、天哪!我这是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一向有洁癖的皇上竟然会让一个妃子去他的寝宫居住!有史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吧!七喜久久未能从莫洛君的话中回过神。

泥煤!这是什么情况!神马情况!莫洛君神马意思!神马意思!楚清舞心里快揭开锅了,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莫洛君干嘛对她那么好!她对他不礼貌,还直呼他名讳,他非但没有惩罚她,反而还让她住他的寝宫!这,这莫洛君不是傻了就是疯了!

泥煤!果真不能轻信谣言!神马莫洛君长得极丑,人家长得跟天仙似得!神马莫洛君是个暴君,人家除了冷点,好的没法说!唉,看来以后还是对他好点吧!

莫洛君丝毫不知,就因为他今天的举动,让楚清舞对他的看法大为改观!

“诶!七喜,你愣着干嘛!没听到你家主子让你带姐姐我去他寝宫休息啊!”楚清舞拍了拍呆愣住的七喜。

“是是是!老奴这就带您去!”七喜回过神,对楚清舞越发的恭敬。

而已经离开雨渊阁很远的莫洛君几人正漫步在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

“洛,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啊!你不会看上这个野丫头了吧!”月佐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莫洛君会让楚清舞去他的寝宫休息,便问了出来。

“说不一定。”莫洛君不咸不淡的说道。

“额,”月佐满头黑线,“不带这样回答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说不一定啊!”

“事情就这样!”莫洛君也不管月佐,转身对着骁说道:“骁,你去帮我查一件事!”

莫洛君在骁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离去了,留下一头雾水的月佐呆呆的望着骁。

骁仅是瞥了眼月佐,便如鬼魅般消失了。

“靠!怎么能这样!”月佐不满的撇撇嘴,也消失在了此地。

李灵舞跟着七喜来到莫洛君的寝宫后,见到眼前的建筑不由大吃一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啧啧!不愧是皇帝!住的地方真是气派啊!一个人住还住这么大的屋子!哇!这床好大!好舒服!比雨渊阁的舒服多了!好软!

“哇!”一直在大床上打滚的楚清舞目光瞥到了一件物品,赶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蹬蹬蹬的就来到了她刚刚目光瞥见的地方。

这是一个放置装饰品的柜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不菲之物!而楚清舞的目光定格在一颗圆形的,上面纹刻着太阳花纹和双剑交叉图文的珠子身上。

楚清舞不雅的吞了口口水,眼泛金光的说道:“金玉晶珠!召唤艾尔撒力量的物品之一!”

“哈哈哈!姐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楚清舞大笑着将金玉晶珠收进了空间戒指中。这枚空间戒指是月送给她的。

“啧啧!这么多好东西摆在这里纯属浪费,姐姐就代为处理了!莫洛君,你不用太感动的!姐姐就是这么好的人!”楚清舞一边说着,一边讲柜子上的东西装进空间戒指中。

不一会儿,柜子上的东西便被楚清舞一扫而空。

一直在房间里的七喜和暮莹看楚清舞的动作,皆呆滞的看着楚清舞,随即摆出一副我不认识她的表情。

“咳咳。”收完东西后,楚清舞才发现屋里还有七喜和暮莹的存在,当下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威胁的说道:“你们什么也没看到,知道了吗?”

“是是是!老奴什么也没有看到。”七喜赶忙回应道。

“奴、奴婢也什么没有看到!”暮莹低下头,轻声的说道。

“恩恩,你们什么也没看到。”楚清舞笑笑,“姐姐要休息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七喜和暮莹赶忙退了出去。

见七喜和暮莹离开后,楚清舞撇撇嘴,伸了伸懒腰,直接倒在了床上,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夜已过半,莫洛君这才缓步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一直守在门口的七喜见莫洛君回来了,刚想行李,却被莫洛君用手势阻止了。

“雨妃睡了吗?”莫洛君小声的问道。

“是的,皇上。”七喜恭敬的答道,心中再次惊讶起来,看来皇上对雨妃不一般啊!

“不过,这······”七喜想到刚刚楚清舞的行为,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有何事?”莫洛君皱眉。

“没!没事!”七喜还是选择不说,“您进去就知道了!”

莫洛君奇怪的看了眼七喜,推门进入了屋里。瞥了眼毫无睡姿,连衣服都不脱,被子也不盖的楚清舞,莫洛君无奈摇摇头,心中顿感楚清舞有那么点可爱。

巡视了一周屋子后,莫洛君的视线停在了摆放装饰品的柜子上,眉毛挑了挑,暗想这便是七喜刚刚想说却又没说的事情吧!

“又是你干的好事吗?”莫洛君无语的笑了笑。

如果月佐等人在场看见这一幕,定会惊讶的大呼这不是莫洛君!这不是莫洛君!而七喜则会直接惊讶的晕过去!因为他可从来没见莫洛君笑过!月佐和骁则除外,身为莫洛君的好友,与他同生共死,莫洛君当然在他们的面前笑过,但是他从未为了一名女子而笑过!

莫洛君来到楚清舞身边,替她脱掉了多余的衣服后,便将被子盖在了她身上,自己也在旁边睡了下来。

这一夜便这样看似平静的继续着·····

“碰!”一个杯子被扔在了地上。

一位身着华丽衣裳,长相妖媚的女人怒气冲冲的拍掉了桌上的杯子,双手不自觉的捏紧。

这名女子叫做蓝丽雅,是火翎帝国五大家族蓝家家主之女!现是莫洛君的妃子之一,也是后宫中有权势的妃子之一。

就在刚刚,听到眼线汇报说,皇上竟然让一个刚刚入宫的妃子住他的寝宫!要知道,皇上可从未让任何一个妃子进过他的寝宫!由此,蓝丽雅感受了深深的危机感!

“不行!”蓝丽雅起身,目光危险的说道:“明日,本宫要去会会这位雨妃!看看她究竟有何本事,让皇上这样对她!”

这后宫必定我蓝丽雅的天下!任何人都别想危及本宫的地位!蓝丽雅在心中想到,如果你威胁到本宫,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进入了皇宫!要怪就怪皇上对你如此之好!

“莲儿,本宫乏了,你先下去吧!”蓝丽雅对站在她身后的粉衣少女说道。

“是。”粉衣少女莲儿恭敬的点头,缓缓退了出下去,待走到门口时,脚下一顿,清澈的眸光中泛起一抹警示,低声说道:“丽妃娘娘,切勿忘记您的任务!”

正欲朝着床走去的蓝丽雅浑身一颤,呼吸急促起来,很快又平复下来,“本宫知道!”

莲儿冷笑一下,便退了出去。

“该死!”蓝丽雅回头盯着房门低声骂了一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