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

在苏轩的生活最晦暗最难熬的时候,苏墨画出现了,带着满身娇软的刺住进了苏府。 他们二人应都是第一眼便对对方存有好感,苏墨画喜欢他的机灵,而他羡慕苏墨画的高高在上纤尘不染。她那样的女子,连眼睛都是透亮的,定是从小便被人捧在手心好好呵护。

但是苏轩知道苏墨画毕竟是主子,既是主子又岂是他所能比的?可是那个女子却也并不像个主子,她似乎是毫无防备之心,第一日便将他留在了身边,甚至还给他取了好听的名字。他小的时候娘亲给了他名儿却没能给他姓,而他那个爹虽给了他姓却从未提及他的名,而如今这个女子竟给了他性命,让他不由得便心生感动。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便经常见着她在明媚的阳光下粲然而笑,黑白分明的眼睛弯成细细的月牙形,一口白牙像一排白玉一般,特别好看,他一直觉得他从未这么这样美的女子。她虚长他几岁,于是便十分照顾他,他们二人时常从府中的后门偷偷溜出去。他陪着她走遍了历城的每一个角落,那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是那么美。

而由于贴身跟在了苏墨画的身边,苏轩也免去了不少朱彦顺的打扰和折磨,他们就只是利用书信通话,苏轩为了不让他起疑心,也时常避重就轻地给他回些信,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可忽然有一天苏府内乱作了一团,苏墨画身边的弄月和繁星两位姐姐急匆匆策马离去,说是苏墨画有了危险,他想央她们带他一起去,可他又怕她回来之后他不在府中。于是他便留下了,这一等便一年左右的时日。他未曾怨过她在离去的日子里不曾记得他,可他却怪极了在他没在的时候她没能好好照顾自己。

因为他发现,她似乎已经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笑了。

不过没有关系,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保护好她,往后谁也不能伤害她。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朱彦顺竟然追来了泽黎,自朔皇将风云宫的半壁江山吞入腹中之后,他便视苏墨画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朱彦顺不止一次地向他提到如果见到了苏墨画一定要想办法杀了她。

可是怎么可能,那是他最亲爱的姐姐啊,她对他那么好,他宁愿自己死了也要保护她。于是他狠狠地拒绝了朱彦顺,朱彦顺气急了又要打他,却不想被他制住了手脚,苏轩水灵的眼睛里是朱彦顺从未见过的杀意,他对他道:“你莫要伤害她,你若是敢碰她一根毫毛,我便杀了你。我不会再做你的傀儡了,我已经找到了我要的生活,还有,还有我的亲人。”

朱彦顺气得脸色发红,忍不住破口大骂:“你能有什么亲人,你就是个克星,克死了你娘又克死你大娘,亲人?你的亲人都被你克死了,你还能有什么亲人。”

苏轩不理他,径自离开了,自此他便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毕竟两地路途遥远,他也自知讨不到什么,于是便不再来了吧,苏轩这么和自己说。不管怎样,他的生活终于能和正常人一样了。他能陪在苏墨画身边给她讲个小笑话,两个人窝在一起嗑个瓜子,那都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日子,他竟然过上了,当然,这一切都是苏墨画给的。

她不仅是苏轩的恩人,更是他的亲人,他爱她,不许任何人伤害她。

所以就算是死,他也没有后悔当初挡在了苏墨画的前面,如果那把斧子是砍在苏墨画的肩上,那他更将生不如死。其实他很满足,他终于成为能够保护她的人了,后来他以为苏墨画要问他怎么会功夫,可是她没有,她是那么害怕背叛和欺骗的人,可她却偏偏什么都没问。他知道,她是在告诉他她信他。

苏轩以前就一直在想如果他是为苏墨画死的,那一定很值得,现在他真的就要死了,可他还是觉得很值得。只是他不舍得留下她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不舍得她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她看起来那么悲伤。

别哭,别哭,我只是换了一种在你身边的方式。

苏轩多想给那个娇软的女子擦干眼泪,告诉她什么都会过去的,可是他又担心真的什么都会过去,会有更好的人替代自己,到时候她若是忘了他,他想那样他会很难过的。

真的,他其实不怕死,他只是怕再也看不到苏墨画,他怕他没能吃完桌子上的菊花糕她会难过……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