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摄影

被人骂了啊婉也不气,呵呵一笑,反是问道:“哎,这位小哥,为何侯府居然会种有梨树?”

据啊婉所知,梨花固然好看,赏心悦目。但在中国古代大户人家都不会把梨花种在府上,因为古时人们讲究吉利,而梨花是不吉之色。况且,“梨”谐音“离”--离散,因此梨花故被古人认为视不吉利的象征。虽然古往今来文人雅客们作了不少对梨花的赞美之诗,但却鲜少听闻有谁对梨花情有独钟的。不知这谢晋将梨树种在府上,还是正对着后院大门,是个什么意思。

小厮没好态度的白了啊婉一眼,说道:“这是侯爷特意命人种进来的。没人猜到侯爷为何要将这不吉利的梨树种在此。”

看来这谢晋秘密挺多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见小厮面色不善,啊婉也不再多问。不再逗留,乖乖地跟着小厮走。边走啊婉边在心里记着眼下走过的路。见路上的守卫越来越多,怕人生疑,啊婉也不东张西望了。跟在小厮后边,低眉顺眼的看着脚下的路。

正在埋头执笔办公的谢晋听到有人敲门,抬起头来朝门口处看去。

“侯爷,人带到了。”人没进屋,小厮恭敬的在门口处对谢晋行了个礼。

“让她进来,你去领赏吧。”说完,谢晋又低下头继续批改折子。

“多谢侯爷!”小厮高兴的又对谢晋行了个礼,转过身板起脸对啊婉开口道:“侯爷喊你进去,你小心点伺候!”

啊婉点点头,自己脱了鞋子,朝屋里走去。见到谢晋,啊婉在他面前弯腰行了个常礼。

“啊婉见过侯爷。”

面对低沉沙哑这么特色的女声,谢晋没有回应。将啊婉撂在一边,完全当没这个人般继续一丝不苟的批改折子。

许久未得到谢晋的回应,啊婉忍不住微微抬头瞥了眼谢晋。见眼前俊美的男子正专心致志的在批改折子,啊婉愣了一下。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迷人,在观察厨房里工作中的男人后,啊婉对说这话的人嗤之以鼻,根本是胡说八道!但此刻看到一丝不苟在做事的谢晋后,啊婉收回了前边的个人看法。看来迷不迷人这个问题主要还是看脸,颜值高做什么事都赏心悦目。不过可惜的是这样一个妖孽的男人是个断袖!

察觉到啊婉强烈的目光,谢晋皱起眉头抬头看了眼啊婉。头一抬,正对上啊婉一脸的惋惜。谢晋双目放寒的看了眼啊婉,便又马上低头处理起折子。哼,这女人脸上是什么表情!暗骂一声啊婉,谢晋并没有搭理啊婉的意思。

被谢晋突然抬头,凤目放冷的看过来,啊婉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低下头,不敢再与谢晋对视。在啊婉以为谢晋会开口跟她说话时,等了一下,啊婉没听到谢晋开口。有些疑惑的又抬头偷偷瞥了眼谢晋。见谢晋与方才一样专心做事,仿佛刚刚发生的只是她的一个幻觉。啊婉有些郁闷,这人怎么回事啊?召她来,又不理她,究竟想做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试探?

又老实等了一会,还不见谢晋开口,啊婉有些忍不住了。这谢晋该不会真是故意撂着她的吧?难道要等到他做完事才搭理她?瞥了眼案几上高高搭起的折子,啊婉心里忍不住一阵狂嚎:这么多,得改到什么时候!自己要这么弯着腰站多久啊!

想着,啊婉憋不住开口出声问道:“那个,侯爷,冒昧打扰一下,不知您召见啊婉前来,所为何事?”啊婉一脸什么都不懂的表情,看着谢晋。

听言,谢晋在心里冷笑一声,笔不停顿的继续批改折子。一副‘我很认真,我没听见’的样子面对啊婉。

见此,啊婉有些气闷。她想过很多面对谢晋对绿姬这件事的询问与指着,没想到谢晋要她来只是将她丢到一边,却不鸟她。啊婉不放弃的又继续开口说道:“侯爷,不知您听见啊婉前面问的话没?若是听见了,可否请您回答一下?”

回答啊婉的是一阵滋滋作响的水墨声,见谢晋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啊婉在心里问候了一遍谢晋的祖宗。面上却友好的笑着再说道:“侯爷,若是您没把啊婉的话听进耳朵里,啊婉不介意一遍、一遍的慢慢告诉你。”直到你回应为止!

听出了啊婉的言下之意,谢晋并不把啊婉的话当回事。既然她爱说就让她说吧!就这样保持行礼的姿势说着,看这女人能坚持多久!

看谢晋完全无视她的样子,啊婉心里升起一阵怒意。开始对谢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说着自己先前的问话。有那么聒噪的声音在耳边响着,看你还能装作没听见般专心做事!

正当啊婉说得口干舌燥,站得腰酸背痛时,突然听到门口传来敲响声,烦躁已久的谢晋终于寻得机会抬起头来,看向门口。而此时,啊婉也住了口。谢晋终于觉得自己耳根子清净了点。

“侯爷,左岩求见!”一个五官清秀,身着藏青深衣的男子正站在门口,弯腰拱手行礼。

啊婉稍微侧了一下头打量了一下这叫左岩的人,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瞧见啊婉这么胆大的侧首打量左岩,谢晋不满的冷眼瞥了啊婉一下。朝门外开口道:“进来说话。”

左岩应了声,脱下脏兮兮的靴子进了屋。在左岩靠近时啊婉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脚臭味。他妈的!好臭!这得多久没洗脚了!屏着呼吸,啊婉赶紧把头扭到一旁,试图要远离左岩的脚臭味。

很明显谢晋也闻到了左岩的脚臭,注意到啊婉的动静。谢晋不动声色的释放内力,让气流将左岩的脚臭味都朝啊婉的方向挥去。

原本正在尽情呼吸另一边干净的空气的啊婉,被突扑来的浓臭味熏得忍不住呛起声来,甚至失态的干呕了起来。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