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做人爱费视频试看

“不行。 ”齐博很坚决地回绝了梁 玲。

“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没人打扰的 地方和你多说说话而已,你别想多 了。”

梁玲的脸有些红,低低地向齐博 解释了一下。

“要说话这里不是挺好的吗?”齐 博和梁玲说了一下。

“这里人来人往的。”梁玲叹了口 气,她刚才提出开房,当然不仅仅是 想和齐博说说话……但是,她也知道 他肯定会拒绝,所以撩逗一下他好 玩一下的心思占了多数。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以后 心中苦闷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找我, 我只要有时间就会过来陪你,只 是……以后我们别这样子了,对我们 彼此都不太好。”齐博又劝了梁玲几 句。

“就只亲亲嘴不算什么吧?”梁玲 红着脸回了齐博一句。刚才和他亲嘴 的经历,她觉得她一生都难以忘怀。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震颤,而且是 和所爱的人亲嘴的时候发生的,这记 忆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你也知道我有女友了,我们这样 了,对小蜜不是很不公平?”齐博继续 和梁玲讲着道理。 “已经都发生了,你不要告诉她就 是了,她不知道也就不会生气 了……”梁玲却是有些不讲道理起来。 齐博没话好说了。

“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们在一起, 只是聊聊天,偶尔亲亲嘴,我绝不要 求你做更进一步的事情。”

梁玲和齐博 打起了商量来。 齐博没再吱声,只是瞅着梁玲, 就象突然有些不认识她了一样。 梁玲说完刚才那些话之后,却是 再一次吻上了齐博的唇,并且疯狂地 亲吻了起来。

齐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不知不觉又使出了震颤舌技能,让几 分钟后的梁玲再一次全身震颤着软倒 在了他的怀里。 可能潜意识里他认为满足了她, 她就不会再要了吧?

一个男人如果找 了很多女人,估计就要和打地鼠游戏 差不多了,哪个女人想要了,就赶紧 过去满足一下。

问题是女人太多了之后,满足不 了了,这打地鼠的游戏就继续不下去 了。 好在齐博还有有震颤指震颤 舌震颤掌之类的技能帮忙,基本上 这打地鼠的游戏是能坚持下去了,再 多女人也不怕。 梁玲有了第二次,就又有了第三 次。

然后是第四次第五次…… 齐博不知道这样子算不算对梁玲 的一种补偿,反正……她很享受的样 子。 “我被你折腾得快不行了,我要死 了。”梁玲最后软倒在了齐博的怀里, 一动也不能动了,而且和乔蜜那次在 欢乐大世界里一样,裤子全都湿透 了。

好在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没路 灯的话,一般人什么来。 “我送你回去吧。”齐博和梁玲说 了一下。 “我不想回去,我走不动了,我想 死在你怀里。”

梁玲耍起了赖来。 以前她是很严肃古板的团支书, 动不动想要教育齐博几句,但现在她 成了耍赖的小女孩儿,就是不顾一 切地想赖在他身边,赖在他怀里,多 赖一会儿是一会儿。

“乱说话!我背你出去吧。”齐博 向梁玲提议了一下。 “好啊!”梁玲这下答应了下来, 很高兴地博在长椅边蹲了下 来,然后趴在了他的背上。 齐博伸手兜住了梁玲的屁股站起 了身来,却是明显摸到了梁玲的裤子 全都湿透了。

“你尿裤子了?”齐博调侃了梁玲 一句,不知道严肃古板的团支书在被 人发现出现这种事情之后,会不会羞 得无地自容。 “还不都是你弄的?” 梁玲伸手在 齐博脑袋上打了一下,语气显得很是 理直气壮。

“我靠……”齐博再次出乎意料了一 下……这梁玲被发现尿裤子之后,居 然一点儿也不害羞,反而很坦然地把 责任推到了他身上来。

“我一碰到你的舌头,感觉就象触 了电一样,然后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 体了,那里也控制不住了,不停地 涌。”梁玲接着和齐博说了一下。

“拜托!梁支书你注意下形象!别 说这么下流的事情!”齐博只得再次 提醒了一下梁玲,她今晚的形象太颠 覆了,颠覆得有些让他接受不了。

“下流吗?有什么下流的?这 是很健康的事情,因为我爱你才会这 样子,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梁玲却是 很一本正经地回答了齐博。

齐博决定不再就这个话题和她继 续下去了。 女人果然是不能开发的,一旦开 发出来,再严肃正经古板的女人都会 变得让你感觉就象不认识了一样。

把梁玲背出了江滩,背到大街边 拦下一辆的士把她塞进去之后,当司 机问起齐博去什么地方的时候,齐博 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就是这两天让他很有些头疼的让 父母和妹妹搬家的事情。 虽然他早就把在妹妹齐雯学校附 近的房子给租好了,但是以什么理由 让父母搬进去却成了个大问题。

他知道,就算他和父母说他赌球 赢了五十万,以父母的性格,还是不 会愿意花几千块钱一个月租这么大的 房子住。如果他说是他朋友的房子, 父母也一定会盘问到底是哪个朋友, 愿意把房子让出来给他们住。 反正,他们住在里面会很不安 心。

而梁玲现在租住的地方,和别人 合租,房子小不说,周边的环境也很 差。很有些偏僻,到了夜里之后还很 不安全。她是一名医生,经常会晚 归,齐博知道以梁玲的性格,肯定不 愿意打车,从公交站走回去的可能性 很大。

这样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就象那天在那附近差点儿害了女警的 两个歹徒。 现在倒是有个办法把这两件事一 并解决了。 就说那大房子是梁玲同事或朋友 家的,那家人出国了,让梁玲帮着照 ,但要象征性地支付一定的房 租……比如一千块钱一个月,但梁玲 还是嫌贵了,和齐博聊起来之后,齐 博愿意出这笔钱。

一千块钱一个月,住这么好的房 子在,而且在齐雯学校旁边,估计父 母就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了。 然后是梁玲的关系,才找到这么 好的房子,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给她一 个房间了。至于这件事的真实性,则 由梁玲去担保,父母肯定是不好向梁 玲追根问底的。 嗯,这办法不错,就这么办。 当然了,要先说服了梁玲再说。

“去十九中旁边的那个云水佳园小 区。”齐博新住址报给了司机。 梁玲有些困惑地瞅了齐博一眼, 不知道这么晚他跑那里去干嘛……十 九中?齐雯不是在那里上学吗? 不过梁玲也没有多问,反正只要 齐博没有直接送她回租住地的话,她 就可以多赖在他身边一会儿。

就象现在,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 时候,梁玲就紧紧地依偎在齐博身 边,今晚的亲嘴事件之后,两人之间 的关系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那种君 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了。

……

云水佳园小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