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在办公室玩弄人妻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婧容朝她笑了笑,沉默着回了琳琅院。

暮月见着她回来,左右看了一眼便跟着她入了内室。

“怎么了?”侧身在翘头案后坐下,顾婧容随意翻了翻桌上的书籍,并没有心思打开。挑眉朝暮月看了一眼,疑惑她的几度欲言又止。

暮月也没打算瞒她,便将他们去前院儿见邱择良之时院内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说完便抬眉看着她的反应。

顾婧容皱了皱眉,倒是夕歌,一听暮月的话,当即有些激动:“又是她?”瞅了一眼顾婧容,见她似乎没打算开口,便继续道,“早说秋云不是个安分的,趁着小姐走开一小会儿便开始使坏,我看呐,还是趁早将人赶出去得了,也省得在这里膈应小姐。”

“我看她膈应的不是我,是你吧。”顾婧容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夕歌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大咧,遇到什么事儿都憋不住。

闻言,夕歌顿时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纤细的手指在书册上拂过,顾婧容忽而说道:“暮月,你还记得当初大哥送我的那张琴么?”

两人一怔,面露不解。

暮月怔忪片刻,答道:“记得。少爷第一次随军前往灵州的时候带回来的,只可惜后来断了一根琴弦,给工匠去修也没能修好,可是小姐舍不得扔,所以一直在琴室安放着。”暮月不解,“小姐,你要那张琴做什么?”

“她不是别有心思么,你将那琴送去小修一下,修完之后让她去取。”顾婧容难得严肃一回,此时板着脸,一眼便知心情不好,“若是她拿回来的好琴变成了坏琴,你们知道怎么做了?”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夕歌拊掌笑道:“小姐放心,这点小事儿,就不劳烦小姐出面了。”哼,就该让秋云吃点苦头,不然她还真以为小姐是个好拿捏的了。不过……夕歌皱了皱眉,“那……她今日偷偷摸摸潜入小姐内室,小姐不打算罚她么?”

顾婧容弯唇一笑:“暮月既然也说没少什么东西,咱们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秋云有鬼——这后院能如此容不下自己的也就只有沈悦姈了,从第一次秋云开始欺骗她,她便知秋云是沈悦姈的人了。只是不知,沈悦姈究竟还想怎么着?她是嫌上一次的流言闹得不够大?

“夕歌,这几日要先委屈你一番,你可得对她态度好些。”

“……是。”既然小姐都发话了,她还有什么理由不遵从小姐的意思呢。

主仆三人权当不知秋云的小动作,即便是看到秋云有什么不正常,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以,也令得秋云胆子愈发大了起来。

这一日,顾婧容突然说要出去走走,点名只让秋云跟着自己。夕歌与暮月会意,应了一声便各自忙碌去了。

带着秋云在沈家后院随意游走,顾婧容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去处。

久而久之,秋云便有些受不住了。抬头望了一眼头顶上的暖阳,抹了抹额头:“小姐,你都走了许久了,要不先歇歇吧。”

“怎么,你累了。”顾婧容侧身朝她看了一眼,语气温温和和。

秋云却觉得她这笑里意味不明,绞着双手没有说话。

然,顾婧容举目望了一眼,见左前方正好有一座凉亭,抬步便朝着那边去了。

离亭子越来越近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秋云率先抬头,便见着沈博彦与邱择良并肩而行,正朝着这边来了。

“小姐,是少爷和邱少爷。”听碧兰说,二小姐似乎很是中意这个邱少爷,这么一看,倒真是一表人才。

顾婧容抿了抿唇,敛眉一笑,旋即便朝着两人的方向迎了去。【文学楼】

“大哥,邱少爷。”

“婧儿!”见到顾婧容,沈博彦似乎有些惊讶,“这几日都不见你出来走动,我还担心你身子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多谢大哥挂念。”顾婧容浅浅一笑,两拨人相继步入凉亭,在石桌边上停下。顾婧容转而朝他身侧的邱择良颔了颔首,以示招呼。

邱择良对她印象甚好,今日见着颇有些意外,此时也是笑意相迎。

只是,当顾婧容再次抬步准备随同两人在亭中落座时,突然身子一歪,堪堪向前倒了去。倾倒的一瞬,顾婧容眼中沁凉,状似无意地朝边上的秋云扫了一眼。

沈博彦一惊,身子快速做出了反应。

邱择良离她较近,做出反应的速度似乎更快。几乎是下意识的,身子往前一探。

只是,两人之间的距离亲密得让沈博彦直接黑了脸。

秋云面色沉静,故作不知。待邱择良将顾婧容接住,这才上前将她从邱择良怀里接了过来:“小姐,您没事吧!都是奴婢不好,才害得您摔倒,奴婢……”

“行了!”顾婧容脸色一沉,盯着秋云觉得异常烦闷。冷着脸拂开秋云的手,也稍微避开了邱择良。

沈博彦上前,将她扶着坐在了石凳上,关切地问道:“怎么样?

顾婧容摇了摇头,垂眸看着自己的脚踝。方才她与秋云擦身而过,分明是她可以绊了自己一脚。只是为了自己在大哥和邱择良面前出丑?还是说有别的目的?

哼,几日不曾管制她,她胆子居然这般大了!

见顾婧容不应声,沈博彦便以为她伤着了哪里,一边担心着她,一边对秋云怒目而视,眉一竖:“跪下!”

秋云身子一抖,仓惶抬头,目中错愕:“大少爷,奴婢……”

沈博彦双目一瞪,秋云顿时噤了声,紧接着双腿一颤便跪在了地上。

顾婧容看了一眼满脸可怜的秋云,面色冷凝。大哥虽寡言少语,但往往都很体恤下属、宽待下人,鲜少动怒。只是,大哥一向护她,此次秋云竟敢当着他的面对自己使坏,想来是她也没法为秋云求情,也没有必要!

沈博彦挑眉直接看向跪着的秋云,语气凌厉:“身为沈家下人,便该知道沈家的规矩,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入府的时候想必都有嬷嬷教导过。你若是还生了不该生的念头,便别怪我留不得你!”

邱择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期间只是朝顾婧容看了一眼,便退到了一边安静坐着。

这几日他为店铺扩张一事忙碌,没想到好容易安定下来,正巧今日博彦也在,两人便相邀出来走走,却没想到却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方才那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这丫鬟有心使坏,现在却还装作无辜的样子,心思可谓阴险!

“表哥,今日之事,让你见笑了。”沈博彦朝他颔了颔首。

邱择良神色不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我兄弟之间,又何必说这些。”语毕顿了顿,朝顾婧容看了一眼,道,“婧表妹脸色不好,你还是先带她回去歇着吧,我正好也回携青院处理一些事情。”

沈博彦轻嗯一声,目送着邱择良头也不回的离开,这才朝秋云喝到:“还愣着做什么!”

秋云闷声不敢说话,垂着头站了起来,起身便往顾婧容去了,想要扶她起来。

“不必了!”隔开她的手,顾婧容语气薄凉,径自起身与沈博彦一道往琳琅院方向去了。xh211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