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狼狗卡住了我的子宫

都说黄泉路上不好走,的确如此。在这黄泉路上,向上看,看不到日月星辰,向下看,看不到土地尘埃,向前看,看不到阳关大路,向后看,看不到好友四邻。

有人会问了,死者的家属给死者烧去了纸牛、纸马、纸车,为什么不用这些工具上路呢?熟不知这个时候亡人的灵魂还不能叫做鬼呢,只有进了酆都城才能叫做一个真正的鬼魂。正规道家的弟子就更明白了,有的时候给人买寿抢魂,就都是在这个黄泉路上抢魂的,因为还没进入酆都城,一切都还有转机。

黄泉路可谓是阴间路上最危险的路段,这些刚死不久的亡魂,(道家中称其为“生魂”。)在经过这黄泉路时,常会被人勾去做替身,结局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言归正转,随着阴差不断的带着林一航前行,接着林一航便看到路上开始出现形形色色的人群。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当真是黄泉路上无老少啊!

只见这些亡魂有的在那嚎啕大哭不肯前行,有些使出浑身解数花言巧语讨好鬼差,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哀求、哭啕,走后门,鬼差都一视同仁的铁着脸死死地扯着那锁魂的铁链。生生的驱赶着人群前进!

一路的亡魂哭哭啼啼,换来的确是鬼差手中打魂鞭毫不留情的抽打,如此凄惨的场面实在让人不忍直看。

“阴差大人,那……那些鬼差为什么要打这些生魂呢?”林一航跟在后面,目睹着眼前这么凄惨的场面,不禁有些伤感,由于不懂,索性就向领头的阴差求教求教!

阴差听闻林一航的问话,也并没有无视,而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解释道:“那些鬼差他们之所以要用打魂鞭打那些亡魂,是要催他们加紧赶路,任凭灵魂走的多累,鬼差都不会让你休息耽误行程的,必须要尽快赶路走出这黄泉路,玩笑话说,黄泉路上是没有客店的,阳间有再多的钱财在黄泉路上也一样白费,目的地都是一个地方,阴曹地府---酆都城。”

是的,这黄泉路上没有客店的,所有的亡魂到了这里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到阴曹地府酆都城等待崔判官为首的官员判决!如果在阳世行善积了阴德还好,可以接着转世投胎重新做人;但若是在阳世为恶作奸犯科之人的话,那么到了酆都城可就有得受了。

林一航听懂了,不禁点了点头,可是没过一会儿他又开口对阴差问道:“阴差大人,那些鬼差怎么不会动我们?难道他们对我们道家弟子有宽松的政策吗?”

阴差笑了笑,点头道:“没错,是的,咱们道家是阳间与阴间交流必不可少的一套屏障,少了咱们他们就无法获得在阳间的暂住证。也就无法锁魂,所以阴间给咱们是有特殊待遇的,所以我之前说什么来着,这道家的身份就是咱们的护身符。呵呵……”

林一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饶是如此,他也还是一脸好奇宝宝的状态,显然心里还是不太相信。

阴差笑了笑,没有再去理他。就这样在阴差的带领下这黄泉路上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样子,林一航才扯着阴差的衣角,指着她们的前方惊诧道:“阴差大人,你快看,怎么前面有一条河啊?”

“哦?”听到这话,阴差顺着林一航所指得往前方一看,果然在几十步开外有一座数百丈得巨河,巨河发着阵阵得血光。看到这里,阴差笑了笑对林一航解释道:“呵呵,那不是长河,而是一条江流。不过他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叫作三途河!”

三途河是冥界仅次于忘川河的河流。它古代时称作葬头河、渡河、三濑河、三涂川等。传说中,“三途河”是生界与死界的分界线。因为水流会根据死者生前的行为,而分成缓慢、普通和急速三种。故被称为“三途”。

罪大恶极的人受尽折磨三百年轮回一次,当途经三途河时,会被纠缠了三百年的慢慢发黑的曼珠沙华发出的香气迷晕,做个关于“彼”和“岸”的美梦,这个梦带着“彼”和“岸”深埋在心底的期望,凄凉,愤怒,无奈和绝望等等千丝万缕的百感,所以这个梦也决定着那个人在人间的一生。

“啊?那就是三途河呀!”林一航惊讶道,她在民间也是听过三途河这个名字的。

“是啊,老话说的好,一到三途河,善恶自会说。”阴差点了点头,望着越来越近的望乡台,不由感叹道。

“一到三途河,善恶自会说。”林一航附和了一句,然后皱眉道:“阴差大人,这句话我也曾听过,但是究竟是什么意思我却不明白。”

阴差对于林一航得话,也是有问必答得,于是他指着三途河前等着过河得那些亡魂,对林一航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这些亡魂走到三途河时,在阳世间做的好事坏事就会自见分晓,看到那三条河道了吗?那三条河道有快速,中速,慢速三个分道,各为善,不善不恶,与恶,而渡过“三途河”的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三途河”上的渡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亡魂到此之后只能按阳世间得为人來渡河,如果在阳间坏事做近的亡魂到此就只能渡快速河道,中速与慢速得渔夫不会载她们,等到他们载快速河道到了中间时就会海浪滔天,波涛滚滚,还有一定几率翻船,那亡魂只要掉入河中,自会被河里得水鬼给分食干净,同样的,一生为善之人渡慢速河道,则是一路通畅,可以安全到达彼岸!”

”就像生与死只有轮回可以跨越一样。”

听到这里,林一航不禁有些感触,世人在世时不知道珍惜善心,始终抱着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态度生活,而到了临终之后走上了这阴司路便会发现其惩罚有多大,世人随着利益得驱使,不断的作一些伤天害理得事情,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这一切得善缘,孽缘总有地方会记载着,也总有一天会算清道明的!

林一航这么想着,阴差便已经走到了三途河得河边了,只见三个河道中央各有一道灯塔分离着,把三条河道从中隔离了开来,在河道的沿岸有三艘木质得大渔船停靠着,大渔船上各有一名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船夫,在点着来往鬼差手里的人数名单,已经有不少亡魂陆陆续续的登上了这些渔船!

阴差来到三途河旁边时,停留了一下,然后径直朝左边河道的渔船走了过去,他来到渔夫的旁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木质的四方形牌牌递给了渔夫。

那渔夫接过瞅了一眼,又瞟了一眼林一航,然后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晌,才把牌牌又还给了阴差,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当阴差和林一航上了船之后,渔船便收了變梯,打算启程了。

来到渔船船舱,整个船舱已经坐满了亡魂,他们一个个把头深沉的埋着,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人说话,眼看着船舱里面已经没有位置了,林一航和阴差只好来到了船头上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因为出于好奇,那渔夫查看鬼差手里的名单时和看这位阴差手里的牌牌不同,于是林一航耐不住性子询问道:“阴差大人,您刚刚给那渔夫看的是什么东西呀?我看和那些鬼差的不同哇,能不能给我看一眼!”

阴差听闻后,并没有要掏的意思,而是头也不回的答道:“那是阳界公务人员在阴间的通行证,有了他我们的路会更好过!”

“哦哦!”见这阴差也没有要打算掏出来让自己看的样子,林一航有些失望,不过当他的目光扫向渔船后面时,却发现了另一个盛况。

一些没有登船的亡魂正在拼命的跟随着渔船在河里面游泳。

看到这里,林一航潜意识得扫了一眼船头诺大的空余地,这明显没有坐满,他想不明白了,既然没有坐满那为什么那些亡魂没有登船呢?不明白就问这是林一航在上学时养成的一个好习惯。于是他又问道。:“阴差大人,我看咱们这渔船上面并没有坐满,为什么那些亡魂不坐船?而是选择在后面游泳了呢?”

有了林一航这一提醒,阴差也朝后面望了一眼,很快解释道。”并不是这些亡魂不愿意坐船。而是这渡船是要付船费的,没有路费的灵魂将不能登上渡船,就算登上了,也会被船夫丢进“三途河”,那些无法渡河的灵魂在轮回**的驱使之下,会涉水渡河,但是“三途河”的河水不但没有浮力,而且还具有能够腐蚀灵魂的剧毒。”

”那些下水了的灵魂将永远没有上岸的机会了,只能变成“三途河”里的水鬼。永远无法转生的痛苦和彻骨冰冷的河水使那些水鬼对其它还有轮回希望的灵魂产生了妒忌。只要有灵魂落水,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其拉入河底也变成和他们一样的水鬼。在这三途河里不知承载了多少残忍得杀戮,与嚎啕得泪水。显然后面的这些亡魂是没有付费的!”

林一航听完后又迷糊了:“您不是说,这河流只要是善人就可以安全度过的吗?那这些亡魂在慢速的河道里行驶,会不会遭到水鬼的攻击!”

“会!”阴差丝毫没有考虑,直接就脱口而出:“阴间虽然讲究因果报应,而且也有律法,但是阴间也有自己的阴暗面。这里和阳世一样,既有善魂也有恶鬼,有公正严明也有贪污**,鬼魂也是人变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又怎么会是一片和谐呢?这些亡魂虽然是一生为善的好人,但也少不了曾做过恶,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他们没有钱财付船费就破坏了三途河的规矩,船夫自然是不会庇护的。所以这些水鬼就可以钻这个空子了。”

阴差的话刚刚说完,林一航还没有接下句,就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林一航回头一看,只见从河底突然冒出了一堆披头散发,缺胳膊少腿的鬼魂拦住了那些游泳亡魂的去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