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璐出轨的事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夏天的白鹤林渡口淹没在滚滚的绿波之中,举目望去,漫漫的江滩上全是丛生是灌木和水草,丰茂异常。《+新+思+路+中+文+网 SZw.coM手打奉献》√∟,秦岳负手而立,如雕像般站在岸石之上,阴郁的目光眺望着江的对岸,似要穿透时空,看到未来。他深沉而冷漠,即便是背影也透出刀锋般锐利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他的脚边睡着一只与家猫差不多大的宠物,乍然看上去像猫,但那尖削的嘴脸却如狐,不禁让人怀疑是不是狐狸与猫杂交的产物。

狐猫——我们姑且这样称呼那只小怪兽吧——感觉到王灿的到来,先是将头抬起,瞪着一双滴溜圆,闪烁着宝石般光泽的大眼睛朝着公路方向张望,鼻翼一颤一颤地抖动着。也不知道嗅着了什么气味,眼里流露出了一抹惊疑,支起前腿,引颈而望,待看到了王灿的身影后,猛地蹿起,身子前俯,啮牙咧嘴,喉咙里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秦岳低头瞥了狐猫一眼,说道:“别试着挑战他,他是你的克星。”

狐猫听了这话,不甘地鸣叫起来,声若枭獍,凄厉难听。

秦岳蹲下身来,轻轻地抚了抚狐猫后颈。狐猫极为享受地哼哼了两声,安静地趴了下去,继续假寐。

王灿看着秦岳时,心里立时就生出一个念头:他不是来拼命的,他的身上没有杀气。疑惑虽然更重,但没由来的感到一阵轻松。

在他还没有能力护住亲朋周全之前,能不拼命还是不要拼命得好。

“你来了。”秦岳的语气很柔和,有如朋友间闲谈。

王灿嗯了一声道:“其实你可以直接来找我的,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他说的多此一举是指秦岳去找大头,并让大头带话给他。

“我是想看看他现在的进化情况。不得不承认,你的手段果然比我高明百倍也不止,换成是我,绝不能够保证他能够平安地渡过融合期。”

王灿并不想和秦岳讨论大头,便问道:“你这番回来又是做什么?”

“坐,坐下说!”秦岳指着身边道,率先坐了下来。

王灿倒也不怕,果然坐了过去。

“大半年都过去了,你有没有去想过一个问题?”秦岳侧着盯着王灿问。

“什么问题?”

“我为什么要研发012?”

“还用想么,不外乎就是为了占据更广场的市场,获得更多的利益。”

“你说的是神武科技的目的,我问的是我的目的。”

“你的?”王灿略有些诧异,“这有什么区别吗?你不就是神武科技的首席科学家,一心为他们服务的么?”

“是首席科学家不假,但是不是为他们服务的,那就不好说了。”

王灿嚼着秦岳的话,竟是藏着极深的内幕,但他并不想去追究,毕竟这是秦岳的事,而秦岳又是他生平最大的仇人,他时时刻刻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又岂想过多的关心秦岳的意图?

“听你的口气,貌似是来找我谈人生,谈理想的?”王灿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能有一个人谈人生,谈理想,也是一件幸福的事。”秦岳的语气依旧很平静,仿佛没有听出王灿的挖苦,还认真地问道,“站在你的角度来看,012是一件怎样的作品?”

王灿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奇怪地看着秦岳,发现他的眼里竟是饱含期待之色,就像期待家长夸赞的孩童,心下一动,暗叹道:“痴人,都是痴人。如果没有这份痴心,他又岂能获得如此之高的成就?”

“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定位它的?”

“我么?”秦岳沉默了片刻方道,“这是一次冒险,一次探索,也是……虽然它不完善,配方上存在致命的缺陷,但却是一次伟大的尝试。”

“不错,伟大的尝试,如果没有这次的尝试,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对不对?”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岳丝毫不去管顾王灿越来越冰冷的语气,既似辩解,又像自抒胸臆般地说道,“012可以说是我毕生的心血,也是集神武科技研发实力之大成,更是当下基因工程界所能迄及的最高巅峰,除了我,别人是想都不敢想,更不要说去做了。我也只是想知道你对它本身的评价,不要因为我拿你做过试验就带有偏见。好吗?”

王灿越发的觉得奇怪,暗忖道:“他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冷静地思索了片刻,方点头道,“不错,012是一次伟大的尝试!虽然按着你的思路去做,不可能获得最终的成功,但你至少做了,而且做得很有深度和广度,几乎融合了当下最先进的基因工程科技,假以时日,你肯定能够取得突破——也仅仅是突破,思路的错误决定你永远不可能取得最终的成功。但在科研理念的开拓和技术的应用上,你至少领先了整个行业30年。”

“30年?!”秦岳难耐激动,眼里放射出强烈的喜悦光芒,“真的有30年么?”

“恐怕还不止。”王灿道,“为了追逐更稳当的利益收入,整个行业几乎没有机构敢像神武科技这般大规模地进行冒险性地尝试,照这般下去,即便是再过50年,也未必有人敢像你们一样倾其所有地在究级超能血清上面打主意。”

秦岳满足地叹了口气,欣慰地道:“有你这番话,不管我有没有取得成功,都已经知足了。”

王灿哼了一声,未作置评。

秦岳愣怔地出了会神,仿佛自言自语地道:“这么大的投入,几乎不可能成功的冒险,我们为什么要去做呢?”

“是啊,你们为什么要去做呢?失败了,就将万劫不复。即便是没有我的狙击,你们也必将从此一蹶不振,直至灭亡。就算是成功了,你们也未必能够名利双收。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没想明白。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是你们该思考的问题,而不是我。”

“这个世界真的只有名与利吗?就没有别的追求了么?”

“有,当然有。”王灿不假思索地答道,“只不过那不在你们的追求之列。”

秦岳不置可否地一笑,目光落在王灿的腰上,问道:“你觉得妖钢使用起来怎么样?”

王灿一怔,本想问秦岳为什么会知道妖钢的存在,但想到秦岳曾是方仲信的弟子,而妖钢又是方仲信所赠,也就不足为怪了,便道:“还不错,可柔可坚,携带方便,实乃居家防身,杀人越货的必备利器。”

“那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方老爷子说是一位老友赠送给他的!想必你知道这位老友是谁?”

“知道,当然知道。但师父却没有告诉你,它是我新手打造的。”

“什么?”王灿大吃一惊,“是你打造的?怎么可能!”

秦岳没有急着解释,不徐不疾地道:“它本来的主人该是不出世的智者,这位智者并不为外界所知,但他却在我年幼时给予了我非常多的宝贵指点,出于感激,我便将铸成的妖钢送与他贺寿。大约是后来师父将我逐出门墙,他也对我的作为甚有微辞,便将它给了师父。”

这些故事王灿并不关心,他只是好奇,这种神奇的金属秦岳是如何铸造出来的?所用的原料又是什么?但他的疑问还没有说出口,秦岳便先自说了:“你肯定在奇怪,妖钢如此神奇,到底是用什么材料铸造而成的。对么?”

“不错!”王灿点头道,“我也曾研究过,已知的原料和铸造手法,都无法打造出如此神奇的金属。最令人吃惊的是它连钻石都能切割开来。如此强的硬度,却又柔若衣带,实在让人想不透其中的缘由。”

“你只在已知的材料和铸造手法里去想,当然不可能有答案!”

王灿笑道:“这么说来,你发现了未知的新材料?”

“你看看这个!”秦岳掏出一块状如鳞片,色似玉石的东西递给了王灿。

王灿甫一接过手,便知道它是何物,心下的惊骇比之于当初被抓去做了小白鼠还要甚,滔天的巨浪一波又一波地翻涌着,顷时间将18年形成的世界观冲击和粉碎。

这片东西犹如活物,不但解释清楚了妖钢为何如此之妖,也从侧面解释清楚了神武科技研发010和012的动机,甚至还解释清楚了‘海豚语’这种神奇的类似于魔法的语言出现的原因。

空穴来风必有因,这大半年来,积累在心中所有的疑惑在接过这片东西的刹那几乎尽数解开了。

可怕呀,真真是太可怕了。

本以为外星生物不过是虚构的科幻形象,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不但存在,而且还早就与地球人爆发了冲突!

这片东西便是从外星生物身上剥下来的保护壳,类似于蛇身上鳞片一样的存在。它是有机的,但却与地球上已知的基因构成结构迥异。它里面承载着丰富的信息,一段侵略与奴役——以王灿的智慧,以人类的理解方式来说,至少是这样——的历史,而反抗阵营的先锋,竟然就是他恨之入骨的神武科技。

怎么会这样?

世界观在刹那间被彻底颠倒,恶人成了好人,邪恶反转成了正义,教王灿如何能够接受?

语言可以骗人,文字可以骗人,影像图片皆可骗人,但基因里承载的信息却无法杜撰。

秦岳留给了王灿足够的时间去消化和接受这看似荒谬的事实,直待王灿神情渐趋平静后,他才娓娓地道:“你是除了我们的人之外,第一个愿意相信和接受事实的人。当年师父就是认定我在欺骗他,所以才将我逐出了山门!”言至于此,浓重的阴忧和痛苦占据了秦岳的双眼和面颊,情绪顷时就低落了下去。

“是吗?”王灿冷笑道,“看来你是个好人,方老爷子错怪你了,该让你重归山门才是。对不对?”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好人,但师父逐我出青城派的原因确实是因为我欺骗了他。当然,这后面有着很复杂的故事,我也不想去细说,也没必要跟你细说。今天我来的目的便是将此物给你看,别的……也就没有了。我知道你恨我入骨,恨不能将我碎尸万段,上回我也就说过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绝皱下眉头,更不会讨饶……”秦岳才说到这里,狐猫便双耳竖立,瞑目的双眼陡然圆睁,散发着凛凛的凶光,前爪支起,冲着王灿发出了虎吼般的低沉咆哮。秦岳脸色一沉,喝斥道:“古灵,安静。”狐猫像泄气的皮球,乖乖地蹲了下去。

秦岳又道:“这些年来,死在我手上的无辜者有多少,我也记不清了。你只不过是其中最幸运的那个。我早预知到我的下场会很惨,但我还是得去做。大师伯曾经说过,我是类似于曹操的那种奸雄,宁可天下人负我,休教我负天下人。不管我的目的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只要立志去做了,那就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死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总好过整个族群的灭亡——变异病毒为什么会出现?就是那些东西为了找出人类基因体系的缺陷。算了,我不为自己的行径找借口,没有意思。有位智者说过,每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是正义的,有着必然的理由,但他伤害到了别人,就必须受到惩罚。”

王灿听着这些话,心下沸腾不止,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应对。良久,他方问道:“hgpc是什么态度?他是这场抵抗运动的领导者,还是参与者?”

“我们都是参与者,只不过所处的位置不同。”

王灿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仿佛自嘲似地说道:“我原以为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现在才知道跟个傻子一样,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真没想到,我们置身的世界竟是危若累卵。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没有必要谢我。就算我不告诉你,也会有人告诉你。因为你的能力注定了你的命运,谁也改变不了。”

王灿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又不知该如何问起,酝酿了片刻后,就道:“你走吧。”

“好,我走。等你想取我性命的时候,只消一句话,不劳你亲自动手,我自会让人把项上人头奉到你面前。”

“那岂不太便宜你了?”王灿嘿嘿地道。

秦岳未作置评,只道:“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说!”

“古灵是利用010培养出来的基因兽,虽然目前实力还不过三星,但拥有极为罕见的‘御神’天赋。渡过排异期后,它的超能基因融合得很不顺利,已经有两次差点挺不过来。我是竭尽所能了,但还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只有拜托你,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

古灵望着秦岳,竟是不停地摇头哀鸣,仿佛是在求告秦岳不要将它抛弃。

秦岳叹道:“听话!他是你的克星,也是这个世上唯一能够救你的人。你再跟着我,不定下一刻就暴死当场,未免就太对不起你拼死的坚持了。”

王灿道:“好,它留下,你走。”

“谢谢!”秦岳轻轻地抚了抚古灵的顶花皮,飘然而去。古灵不舍地追了一程又一程,但最终还是折回到了王灿的身边。

那片东西秦岳没有带走,王灿默默地捧着它,目光幽深而迷茫,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第一部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