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描写得比较详细的小说

陆衍琛见着她的这个样子,便笑了。身子微微地朝后仰去,好整以暇地睨着站着的凉沐。

凉沐的心口突突地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便毫不客气地回敬,“陆先生,不是每个人都想着走捷径的,或许你以前遇到的女人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不是!我十分不喜那种出卖自己来达到自己目的的行为。”

“嗯——”陆衍琛点点头,唇角的笑容却是一分不减,似乎压根就没把简纯的话给放在心上。

“但是,我有说要你出卖自己吗?”陆衍琛猛地站了起来,见到凉沐很明显地往后一缩,他的那双凤眸微微一眯。三步两步却是走到了她的面前。

见着他的这个样子,凉沐便有些后悔了。恨不得想拍死自己,她是脑子短路了么?说什么不好,偏偏要说那样的话。

“我……”看着越来越靠近的男人,凉沐不住地往后退。

“凉沐,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有点小聪明的。但是别总把事情想得几所当然。”陆衍琛止住了步子,那双深眸却是不带一丝的感情。

“我……”凉沐讷讷地张了张口,小脸憋得通红。“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她的一句对不起,却也是让陆衍琛有些摸不着头脑。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她那绯红的脸颊全部落在自己的眼底,却是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悸动。“是为了刚才误解我?还是因为我的话?”

为什么要道歉?凉沐也觉着自己似乎真的是有些脑子短路了,但是刚才那种情景,她能说什么?

而他现在问她,她总不能说不知道吧!干脆低下了脑袋,眼观鼻,鼻观心。

见她不吭声,陆衍琛也是无可奈何了。伸手想摸摸她那毛茸茸的脑袋,但是却在半空中捏成了拳,慢慢地放了下来。

“还真是拿你没办法!回去吧!”

听到后面的那三个字,凉沐突然就松了口气。“那我先走了,陆先生,再见!”

才刚转过身,凉沐的悬着的心还没等放下,却听到后面又传来了某人清冷低醇的声音,“等一下——”

闻言,凉沐只听得自己的心,“咯噔”了一下,身子则是不由地朝着后面转去。

她尽量保持着自己的笑容,但是却不知道她此刻的笑带着几分狰狞。

之间陆衍琛那双十分好看的手中提着一只十分小巧的礼品袋,她不由地蹙了蹙眉。“这是什么?”

“你上次坐我车的时候落下的。”陆衍琛言简意赅,却也没有说明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凉沐狐疑地看了一眼面前面色清冷的男人,接过袋子,将里面的礼品盒拿了出来。

打开一看,竟然是自己丢了一只的耳钉。这副耳钉是当初南承曜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发现缺了一只之后,凉沐有去找过。但是始终是不见了踪影。没想到竟是落在了他的车上。

她只看了一眼,便合上了。红唇轻扬,“我不想要了,可以麻烦你帮我丢掉吗?”

说完,压根就没陆衍琛的脸色,直接将袋子搁在了桌子上,利落地转身,拉开包厢门便走了出去。

其实发现耳钉没了的时候,她是惊慌的。但是现在想想,不过是个耳钉而已,他们之间什么都不存在了。留着这个东西,是想要睹物思人吗?她才没有那么傻。

陆衍琛看着凉沐离开的身影,薄唇轻勾。目光随后便落在了桌子上的小礼品袋上,刚才其实他看到了那个小女人眼中闪过的挣扎,但是没想到她还是直接就这么丢了。

这个耳钉对她来说,一定是有意义的。但是现在被这么轻易地丢弃,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个耳钉,是南承曜送给她的。

在离开之前,陆衍琛犹豫了下,然后还是直接将耳钉放到了自己口袋里。

凉沐没有直接回到公司,先是去了工地。他们当设计师的,自然也是要跟进这些工程的进度。

前段时间他们A部接的那个高级公寓住宅的工程,现在也是在施工当中。

凉沐开着车,来到工地。这个时间点,工人都是在休息的。包工头见着凉沐来了,便立马迎了上来。

凉沐接过包工头递过来的黄色头盔,到是先开了口,“我只是来看看工程进度,你们该休息的还是休息。不用管我!”

听凉沐都这么说了,那个包工头也笑着说道,“好!那凉姐您慢慢看!有事情就叫我!”

凉沐点头,随手便戴上了安全帽。

她朝着外面的电梯走去,直接就上了顶楼。电梯是那种工地施工采才用的,外围都是铁丝网。看着倒也是让人觉着有些害怕,但是凉沐却也是习惯了。

那种“吱嘎吱嘎”的绳索拉动的声音道也让人觉着有些害怕。

这栋大楼总共有四十二层,不过现在已经初步完成了。站在四十二层的高度,外面的风不断地吹拂到自己的脸上,让人有些迷了眼。

其实,她只不过是不想回去公司,和某人对上,也不知道到底难过的是谁。面对南承曜的紧逼,凉沐真的觉着那个男人是疯了。

她朝着外面走了点,这层楼,外面压根就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就这么往下面看了眼,凉沐也不由地心颤了颤。

在顶层呆了十几分钟,凉沐便坐着电梯下去了。电梯那种“吱嘎”声却是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

手机在这个时候便响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显示,便不由地摇了摇头,按下了接听键。

对方一听到,凉沐这边的吱嘎声就知道这货在哪里了。

苏烟的声音即使只是通过手机,也是很具有穿透力的。“沐沐,你怎么又跑去工地了?我说你也该好好准备准备了,别中途给我出什么乱子!你给我快点回来,一个设计师整天往着工地上跑,算个什么事呢?”

凉沐无奈地扯了扯唇瓣,“得得得,我马上过来。您老在办公室里等我,我马上过来伺候你这老佛爷。”

苏烟到是被凉沐的话给逗乐了,“得,那你给我快点回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