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露整个奶头的gif

他甚至也能感受到,换作是他站在许慕青的角度,在亲眼,不亲身经历了这些后也会成魔成疯。

他自己,现在就在体会这种深深的绝望。

陈飞还没能接受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呼号和嘈杂,他觉得是不是现在人都被火势退到了走廊里,逝者已矣,他顾不了这么多,爬向门口的时候,陈飞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

那些嘈杂声的根源,依然是一群穿着民国家仆服饰的人,他们在火里逃窜着,绝望的嘶吼着,奋不顾身的想要从一片火海里逃离出去,他看着眼前的人,无力的挣扎,他喊着:“下楼,可以冲出去!快!”

这时候,好像有人回应他一样,一个带着瓜皮帽的的男人,哀嚎着从楼下跑上来,说:“为什么?大门被人锁了,我们都出不去了!”

当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尽数发生哀嚎,然后,所有人都像商量好一样,绝望而颓丧的坐在地上,一副等死的模样,陈飞知道,大门被锁了,那么意味着,谁都出不去了,他想着,但是突然意识到这里只不过是二楼,所有人是可以从窗户里跳下去的啊,总比活活被烧死强。

他拼命冲进一间火势稍小的屋子,试图推开窗户,可是让他意外的是,他根本推不开屋子的窗户,窗户是上了锁的,又被火烧的变了形,所以根本打不开。

陈飞跑出来换了一间屋子,火势也相对比较小,同样的,窗户也锁上的。陈飞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阴谋,有人不想让他们活下去。

陈飞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他绝望的,坐在地上,这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期,才是让人最恐惧的,陈飞抱着头,内心终于升腾起一种崩溃的感觉,终于,他也忍不住嚎啕哭出声来,这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草,老子是不是已经死在这里了?

他慢慢抬起头,一个留着花白胡子,穿着大褂的老头看着他,眼中的绝望不逊于陈飞,陈飞冲他笑笑,是一种,在绝望中能一起等死时候建立起的感情。

陈飞没想到的是,老头只是对他说话,绝望中带着一种恳求的眼神:“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小姐吧,求求你,她还在房间里。”

陈飞顿时愣住了,他盯着白胡子老头,整个人脑海中不停的闪过很多个片段,他刚才所经历的这一切,在那个老宅时,都完完整整的经历过。

他还记得那时,他哭的像个狗一样,对老头喃喃的说:“我救不了…我真的救不了…我谁都救不了…我们都要死了,出不去的…”

陈飞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那时候的他。

那时候,他突然有一种绝望中的怒火,伴随着他从胸腔里喷涌而出,他冲着老头喊:“我说了我特么的救不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你觉得我能怎么救?”

也是在那时,老头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看的陈飞突然毛骨悚然,但人在绝望的时候,是感受不到任何恐惧的,老头笑着说:“你觉得,这火,烧到你了吗?这烟,呛到你了吗?”

陈飞还记得那时候自己的感觉,诡异和恐怖交织,老头只重复那句话,救救我们家小姐。

所有的一切,都被这样的环境映衬的十分诡异,老头重复的话语,诡异的微笑,坐在走廊里绝望的人,好像都跟他格格不入,当时他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一样,他向被这声音指引一样,缓缓的走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就是知道,那个小姐的房间,就是第一次自己进来的时候,那个带着锁的房间。

他走到门前,依然带着锁,老头跟在他身后,表情好像凝固了一样,只是机械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救救我们家小姐”陈飞试着拉了拉门,门却好像跟他杠上了一样,纹丝不动,陈飞转过头,带着疑惑的目光去看老头,却看到老头突然伸出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陈飞记得自己本能的一声惊呼,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光明,天亮了,他面前的,是二楼那个小姐卧室的门,而自己的肩膀上,的确搭着一只人手…

后来的那只手,是罗佳曼的。

看着眼前的人,陈飞从墙角站起来,将那种恐惧一扫而光,直接冲着那扇刮着锁的大门走去。

站在门口,陈飞听见里面有人再嚎哭,是一种带着绝望和恐惧的声音。

他深吸一口气,随手捡起一个被火烧断的硬木,狠狠的砸断那个锁,什么都不管就冲进了火海里。

火光冲天中,一个女孩坐在钢琴椅子上,身上还是那身学生制服,已经被熏黑,女孩好看清秀的脸上,也沾满了灰尘,她脸上带着一种痛苦和绝望。

好像,就算给她一条逃生的大门,她都不愿离开那样。

陈飞飞快的跑过跑去,拉起她的手腕道:“草,不想死就跟我走!”

陈飞刚一转身,就感觉到右手一松,那女孩竟然将手抽了出去,此时再看,她的眼神已不再清澈,甚至带了一种阴霾和凄厉,冷冷的瞪着陈飞看。

同时,撑着房屋的两个人大柱子瞬间砸了下来,陈飞眉头一拧,飞身扑到女孩身上,将她扑倒,如果刚才他的反应再慢了那么一点点,这女孩一定会被砸压在这跟柱子下面,随着火势的蔓延,她一定会活活被烧死。

陈飞瞬间吸了口冷气,才幡然醒悟过来,这个女孩,就是当年的许慕青。

女孩的眼神有些可怕:“你是谁?”

“你特么别管我是谁,赶紧跟我走,不然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陈飞话音一落,又是一根火柱砸下来,这下直接挡在了门口,她们再想出去,绝对不可能了。

“哈,你活该,你想烧死我对吗,为了许家的那枚指环,你骗我,死吧,哈哈,死吧,跟我一起死在这里吧!”

陈飞皱了一下眉头,指环?

对了,前两天第倾城跟他说过,四大巨头是因为想争夺指环带来的权力,才陷入了一场互相争斗的浩劫的。

不经意中,陈飞看了下倒在地上的镜子,镜子里,扯着许慕青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另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他也见过,曾经也在无数次梦中见过一个男人。

他记得,梦中下着小雨,烟雨蒙蒙的样子,许慕青手里抱着一摞书,站在书局的门口,这个男人,就站在路的对面,就那样冲着她微笑。

她们曾经是恋人。

陈飞咬着下唇,看着许慕青,唇角勾出了一个弧度,一把扯过许慕青的手说:“我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一定要死,那我陪你。”

许慕青愣了一下,那带着魔性的光芒的眼睛,竟然显出了一丝迷茫。

好像,眼前的这个男人,完全颠覆了她的思想那样。

陈飞轻轻一笑,伸手把许慕青拉入了怀中,如果一定要这样,才能化解许慕青心中的怨气,那就让他死了也好。

毕竟,如果许慕青真的是人的话,他也欠了人家太多人情。

好几次他都要的挂了,都是人家给他从鬼门关里拽回来的不是,那要是这样他还不知恩图报,岂不是不仁不义了。

“你,要救我?”过了很久,那股热浪已经扑上来,陈飞甚至闻到自己眉毛烧焦的味道时才听到耳边有个声音这样喃喃的问了一句。

“嗯,本来是想救你,但你看到了,现在不行了,我们只能一起死,不过我觉得,能跟你死也挺好的。”陈飞说完,抱着许慕青的手更紧了。

他能感觉,烧灼的感觉已经得蔓延上了他的身体。

“为什么?”许慕青的声音很小,却不像刚才那样鬼气森森的,而是带着一股小女人的温暖,很轻也很好听。

“不为什么,我不想你一个人死。”陈飞的声音很小了,烟尘中的一氧化碳已经让他甚至不清醒了,人在生命结束的时候,有那么一分钟人,大脑会像走马观花一样,把生前的事情,在脑袋里过一遍。

可陈飞却觉得,现在他连都能在脑子里过一遍的力气都没有了。

突然,周围突然变得异常清凉,那种刺鼻的焦臭也消失的了,身上的烧灼感也没有了,陈飞猛然睁开看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星月豪门的四十七层。

许慕青身穿一身学生服,她周围本身已经散发着紫黑色的光芒骤然已经变成了纯白色的,许慕青站在陈飞面前,伸手触碰着他的脸道:“谢谢你。”

棣倾城也从地上站起来,轻轻一笑道:“走吧,慕青,七老爷还等你呢。”

“许姐姐!”

陈飞挣扎着站起来,喘着粗气说:“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许慕青嫣然一笑,回眸道:“也许,会吧,你保重。”

斗转星移,日月交替,两年时间,你能做什么事情?

可能两年时间你已经从一个穷撸丝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豪门贵胄,也有可能会从一个豪门大户变的一无所成。,

对于陈飞来说,两年时间足够用来造小孩,跟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所有的一切过去,如神话一样的人生,历历在目,什么是人生啊,不就是生下来活下去么?

正想着,护士的声音打断了他:“裴瑾瑜家属,产妇和胎儿都顺利。“

草,不愧是我老婆,生孩子都这么迅猛。

陈飞笑了下,掠过护士,扫了眼她手中抱着的胎儿,挥挥手说:“麻烦送保温箱的,我先跟我老婆说会儿话。”

护士一脸懵逼,喃喃的说:“这尼玛是亲生的不?“

看着裴瑾瑜产后虚弱的样子,陈飞脑子里一切都归零了,至于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麻烦,有老婆孩子热炕头重要吗?

9(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