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美妇系列

难道仙宗在那个时候就喜欢上她了?

或是更早?

高翠环回府,火速令绿苏府关门,绿苏骂她拆散筝儿的姻缘,她反驳:“我这不是为你吗?这么容易就能迎娶我们的神女,门槛也低了一点吧,再说了我满意,我就是不能说,说出来我们筝儿的脸哪里搁啊?”

“再说了,他让我夫君那么受苦,我就让他尝点苦头又如何?”

绿苏喜上眉梢,听到夫人一番睿智的说辞,“那你是不反对筝儿跟他在一起?”

“我为什么反对?多登对啊。77dus.com”

绿苏笑他夫人的鬼精灵,携起她的手一起漫步花园。仙宗那个不留情面的做派,他是狠狠咬牙了很久,这次能载一跟头,夫人功不可没,天畔仙宗就受虐吧。

绿草寻遍仙界角落,都寻不见府候仙君。心急如焚,她真是后悔这些日子来对他不是那么友好。不过府候仙君,能去哪呢?

阿达修场。

曼白婆婆听见鹅润公主回来禀报,仙宗准备向黛筝提亲一事,她坐在朝云之上,轻烟弥漫,瞪大的表情似乎不相信这一世他们结合来得那么快。

“你再说一遍!”

“我在仙宗殿里安插了人,亲耳听见仙宗向绿苏夫妇提出聘礼。”

“好啊。”

曼白婆婆已是年迈,长满皱纹的肉一扯一扯的,她的泪光里溅着恨意,大吼:“上渊古,她在我设计之下死了,这一世召华世,我要她再无复活之路。”

“伤害神女本非我意,婆婆,昭殿里关押的……”

屡次仙界发生的怪异事件,到百花仙子陷害黛筝,均在鹅润的意料之中。她小心翼翼地问,生怕惹来了曼白婆婆的生气,但还是引来了不满。

一道法力打在鹅润公主的身上,她痛得整个人都蜷缩,痛苦万分。曼白婆婆似乎愤怒到了极点,安静的阿达修场听见她沙哑的声音:“你就只顾着你的情郎,我呢?年华逝去,再无容貌,想要他活,必须要黛筝死。”

一行飞鸟扑着翅膀高飞,发出悲哀的鸣叫,曼白听闻甚为厌烦。随手拧造一道法力打去,飞鸟直径地跌在地下,几根羽毛混着微温的血在空中飞扬。

仙宗夜归,听仙仆说神女已搬回五岳州,一问今日发生何事,仙仆照实回答。他无奈地一笑,他花费苦心的秀龙茶,她潇洒一挥就送给药心仙。不在家的这些个日子,他的筝儿有些败家。

扬了手中的袖,踏云飞去。

黛筝出奇地看着夜里的五岳州,繁星闪闪、清风明月,仙宗果然是说到做到,将终日冰冷的五岳州天气变为春夏秋冬四季。难为他踏遍五界寻找这颗明月星,以斗转星移的法力将五岳州驱除寒冷,安放明月星进来。

门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她回过头,警惕:“谁?”

“是我。”

凝仙香笼罩鼻息,黑暗中一双手揽过她腰间,她闻着是熟悉的味道,攀上他的项脖挨在结实的胸膛上,打趣道:“大忙人仙宗过来,神女有失远迎,不知道是路过还是在我这发现了妖?”

“我今日外出是处理百花仙子的事。”

说起百花仙子,她就恨得咬咬牙,原是好心救百花,结果百花在背后捅了她一刀,差点最后一滴额上血就不保了。

“你怎么处理的?”

“还有什么,送去北天外,永不能回来。”

“我觉还是便宜了她,是她教唆狐妖吃了那种药,想害我。”

“我早就嘱咐,北天外移山重活就交由她了。”

移山,就是那种高山,大有浩瀚之势。要移山,是要每日诚心跪拜,再亲自用手一点一点挖掘泥土,把那大得无边的山挪一挪。其中诚心不够,山会变回原来的位置。

腹黑,一个大腹黑。

她心里暗暗送他两个字,仙宗低头亲了一口她的额头,正好是额上血的位置。凉凉的,惹得黛筝皱着鼻子调皮一笑。

仙宗揽得她更紧,笑着说:“筝儿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你都听到啊。”

“嗯。”

“那个,我想知道你的杀百妖计划是什么?为什么要在一百天内呢?”

皎白色星光晒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他面色如故,只道:“筝儿,等时机成熟了,我就告诉你。”

“好。”

黛筝在他怀里偎了偎,伸出柔夷环住他的腰身。

“冥邪王去哪了?”

“我师傅把他降服了,现在昭殿服刑。”

“等我那日收拾心情,去会一会他。”

“也好。”

小姨也没唠叨,过了几日仙宗备齐聘礼,亲自送上绿苏府受到了座上宾的待遇。黛筝知小姨、姨丈无非是希望她能过得幸福,所以和仙宗相守的日子她一定会很幸福下去。

不过,仙宗那边顺利,不代表事情就完全顺利了。黛筝跟着天畔仙宗去了菩提花堂,看见了禅申和尚,一个白衣胜雪,六根清净的和尚。

禅申贵为一代清师,修行极长,长得一张阴美秀气的五官。年龄看起来比仙宗大十岁左右,因焚香参佛,终日不见阳光,脸色总是苍白苍白。

大佛,尊贵金身,香烟袅袅。禅申跪坐在中央,比佛祖神情虔诚,他口中喃喃自语,听闻风声降落,闭眼道:“你们来了。”

他既没说坐,也没说多半句,仙宗尊师,站在一旁默默候着。

黛筝是个见眼色的,不敢吱声,仙宗拉了拉她近一步,示意她不要出声。他这个师傅向来是古怪得很。

黛筝净站着,娇美的容貌在白烟里显得更柔和,红唇亦有几分耀眼。她抬头,打量起禅申,瘦瘦高高的,气质干净,男生女相,模样的确能将妖后武魂迷得神魂颠倒。

忽然心脏有一瞬间的钻痛,她掩住心口处,嘴巴勾出了一个暗笑。她不是白走这一趟,武魂在体内多时,一看见禅申和尚反应也是够大的。

大致过去两个时辰,仙宗心疼她,让她挨着他歇一歇。黛筝腿脚十分累,不愿在禅申和尚面前落下个口柄,低声:“我没事。”

天畔仙宗瞅旁边的女人,明艳的小脸没有丝毫怠慢,静立的姿势端庄大气,微微垂眸,让人看着心头一暖。来的时候他就多次告诉过她,师傅脾气古怪,有时候好比过年的炮竹,不明所以地爆炸。她微微一笑,青丝飞扬,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对你来说重要,对我来说是一样的。

菩提花堂香烟飘渺,禅申和尚瞧着两人礼方面丝毫没有造假,一双墨水般的眼睛盯着黛筝,生生透出严肃凛然的气息。

黛筝,这个女人就是他徒儿弃掉清修的障碍。

面对不友好的目光,黛筝迎上,毫不畏惧地回他。仙宗挡在前面,眸子深邃锐利:“老申,你要看我的人看到什么时候?”

禅申悻悻收回眼光,邀请仙宗坐在席子上。黛筝见没有邀请她,知禅申一时半刻无法接受一个拐了他徒弟破坏清修的女人,不由得苦笑。

清修,要杜绝情爱,六根清净,清心寡欲。

仙宗倒没坐下,默站一处等到师傅的发话。禅申见他执着,便让两人坐下,心里头却不是什么滋味。

都说徒弟徒弟,有师傅有徒弟,他的徒弟还是败在女人手中,无法当一个清修之人。

“你就是黛筝神女了?”

“前辈有礼,正是晚辈。”

黛筝微微低头,双手作揖,行了一个辈分的礼。又化出一瓶秋梨膏,是摘取生长在仙界悬崖的葫芦梨,配合药心仙那里提炼的罗汉果,经她亲手熬制,再用纱布层层过滤,入口润肺,清甜甘香。

听仙宗说,禅申和尚日日焚香,有轻微咳嗽,她就想制一瓶秋梨膏是最适宜不过。禅申是出家之人,应不会喜欢一些奇珍异宝,他重视佛理,佛曰随心即随性,随性乃有心人。

禅申和尚倒不为难她,接过:“有心,谢过神女。”

黛筝见他收下,眉头松懈,水润润的眼笑出了花似的。仙宗与老申是师徒关系,知晓他不太乐意见到女人,特别是像武魂一般耀眼的女人。他的筝儿长得明艳无双,若不是今日只穿了一件淡黄红梅长裙,显得整个人儿素雅、恬静,凭她这一张妖娆的脸师傅可是门都不许进。

禅申看了一眼供奉大佛旁的白瓶子,里面没甚净水,吩咐:“天畔,你去一趟丞池给瓶子装上净水。”

天畔仙宗与黛筝一望,心下有几分明白,丞池远在五界蛮荒之地,一去就是一日。以他乘风御剑的能力,来回最多就是半天。禅申有意调走他,他却不得不遵师命。

临走前仙宗看了黛筝一眼,踏剑乘风,朝丞池方向飞去。

黛筝今日来看禅申,完全是给仙宗的面子。她不知道他为何要调走仙宗,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想让仙宗知道?她在思索间,禅申道:“神女,我有一句话要问你。”

“好,前辈你说。”

“天下与他,你如何抉择?”

黛筝听过梦里的武魂曾问过自己,她当时回答是两个都要。现在一想倒是见笑了,人心瞬息万变,不到走到最后一步,哪能知晓自己要的是什么?人心、仙心、神心都会有膨胀的时候,在这个问题上,她仍是之前的答案。

“都要。”

他脸色紧绷,严肃的眸子沉出一道紫色妖娆的身影。那日,那道身影曾倚梨花下问过他,天下与我,你要哪个?

他要的是宁静的清修,是修心养性的悟道,是成佛大志。他要的天下,一直都是戒律清规,修一个人的佛道。红尘凡俗,他要远离。

她说完,反问一句:“若我问前辈,您又是如何选择?”

脸色沉如黑夜的颜色,禅申犹然记得那一日他的回答,再经磨历,日子即逝,依旧是那样的冰冷:“清修乃我的天下,若不能修为,便是要了我的命。”

不知为什么黛筝听着,心如刀割,泪花划落在芳艳的脸颊。她实是控制不了,吐嘴而出:“你要的我自当成全!”

这话着实奇怪,她本意并非这样问。

是武魂!

话是武魂要说的,她知妖后武魂喜欢禅申和尚多时,却不想是如此的深,一谈他就刻骨铭记。

大概是深爱,所以附在黛筝体内,她能感受到武魂骨子里的恨。

爱能生恨,恨能生爱,自世间上有长相厮守,亦有分道扬镳。

他仿佛看见那一年的武魂,一身紫色,身形单零,梨花残缺碎了一地。武魂别过脸,侧脸里流淌盈盈泪光,倔強如她,到底是目送了绝情的禅申离别。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