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萌萌潜规则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个……我得天!节操何在?天理何在?人性何在?望着面前这个小贱黑胖子的表情,我好选没吐出一口血来。{_新+思+路+中+文+网_新版_ ww.ww.C0m纯文字小说}.⒉3TT.

一旁的齐楚不停的嘿嘿嘿的坏笑着,还真给人一种可算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知己的感觉。

话说正义感这种东西,还真的是有些莫名其妙,往往在牵扯到自身利益的时候,最容易被激出来的。打个比方,如果在公车上,一个人看到了小偷在偷陌生人的钱包。那么大多数情况下,这个人的所谓的正义感并不会被激,沉默不语或许是唯一的结局。

但倘若这个人现小偷正在偷的是自己的,或者自己熟识人的钱包,那么出现义正言辞喝止小偷的几率,就变得大了很多。

看着眼前这两个贱笑着的败类,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思想得到了升华。今天,看来小爷必须得对这两个家伙进行一次思想品德教育不可了……

还不待我开口说些什么,齐楚痞笑着率先说道:“我说衰也兄弟,你这表情有点不对啊?胖哥这胆识,我可是五体投地。怎么,你不会是看上了小木姐了吧?”

“看上你妹啊?!”撇了齐楚一眼,我没好气的回道,随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等等……你叫我什么兄弟?”

齐楚挂着痞笑,对我摊了摊手:“哥们儿,说实话,第一次听到你名字的时候,我就想笑的不得了。要不是我家老爷子的在那坐着,当时我就绷不住了。你这名字,衰也,衰也,我靠,实在是太奇葩了。“

我狠狠的瞪了齐楚一眼,这家伙是不是脑残啊?普通话都听不明白。想都没多想我立刻反驳道:“什么衰也!你耳朵坏掉了吧?我的名字叫做……”

刘萌萌潜规则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隋野……隋朝隋,野外的野,小红毛,你可记好了,可别再把金爷我这位朋友的名字搞错了。”金不换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着在此时插口,给了我一个新的名字。

唉?我表情一质,不明所以的看了金不换一眼,却见他冲我使了个眼色。虽说不明白到底意欲何为,但我自然也没傻到在这个不明身份的红卷毛齐楚面前去拆金不换的台。

“得……胖哥说是啥就是啥,哥们,多有得罪,谁叫你这名字的音这么像,也不怪我吧。”齐楚没正行的挠了挠头,嬉皮笑脸的给自己打了个圆场。

“楚子!你墨迹什么呢!刘萌萌潜规则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浑厚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过来,正是与白教授一同早已走在前面的齐三爷。也不知道这位脾气火爆的老爷子,是何时突然想起了他这个流里流气的儿子并没有跟上自己。

“我靠!老爷子又爆了!二位告辞,有机会再聊。”齐楚面色一变,最后还不忘恭维金不换一句:“胖哥,是条汉子,我服你。”言罢也顾不得许多,瞬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老老实实的一路小跑,奔向了前面的齐三爷和白教授。

望着他那屁颠屁颠的样子,我倒也觉得这家伙有几分好笑,怕老子怕到这种地步,那也绝对是一朵奇葩了。

“你为什么告诉他我叫隋野?”见齐楚小跑出了一段距离后,我这才开口询问金不换的意图。

金不换看了我一眼,边走边嘴里敷衍着:“小子,名字这个东西,其实不重要。金爷我也就是随着小红毛的话,给你起了代号而已。别太在意,咱们的情况,不用真名字,没坏处的。”

这都行?!对于他这种敷衍式的解释,我心里虽说一万个不爽,但也没啥可追问的。至少不用真名字这一点,倒也确实是有好处没坏处,只不过这种做法,怎么感觉都似乎很容易穿帮吧?

金不换对于这个问题,看来也不想再多做解释,哼起了小调漫步前行。我则跟上了他的步伐,想起了摸屁股的事情,继而继续追问:“金爷,你这么有深度,那么这个屁股的事儿,是不是也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呢?”

“解释?”金不换瞥了我一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什么解释?金爷我就是不小心碰到的,哪有什么解释?”

“大哥,你这还叫不小心?我靠,这么色胆包天的行为,你家王寡妇知道吗?”我没好气的直接回上了一句。

金不换却突然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来,一脸严肃盯视着我,随即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小子,不要再提王寡妇,金爷我不想再听到这三个字……”话音一落,他便不再管我,自顾自的哼着小调向前走去。

这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难道真的有王寡妇?靠,怎么这么乱,不再多想便要迈步跟上,却被一只手臂突然压住肩膀……

恩?我疑惑的扭过头去,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张精致帅气的脸庞,齐肩的雪白长遮挡了双耳。他的眼神冰冷,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用他那只修长的手臂,按住了我的一侧肩膀。

我勒个去!傻眼了,我万万想不到的一幕,竟然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全都无暇顾及,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一眼玻璃窗外的高高悬挂的那轮艳阳。不晓得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因为面前站着的,竟然是高冷酷,而且他还主动跟我搭讪了……

目瞪口呆的望着面无表情的高冷酷,我的嘴巴似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憋出个所以然。

“你的东西掉了。“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木讷的挤出一个微笑,赶忙低头去看高冷酷伸出的那只手。他白皙的手中抓着的,竟然是一个白色的信封。

我微微皱起眉头,这信封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呀?不对!我靠!瞬间,我想起了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信封,立即慌乱的去摸自己上衣的口袋。果然不见了!口袋中原本装着的那封包含“送信人”送来的无头男尸的照片,竟是不知何时不翼而飞!……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