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

)东方大泽之中,星辰元气翻滚,水泽中满是死去凶兽的残缺尸体。

头颅破碎的巨鳄,被劫雷劈成焦炭的金色螣蛇残躯,还有那如干枯死树般的蛟龙肉身……

在那倾世一刀之下,天崩地裂,星辰陨灭。

连湖中岛屿都被一刀两断,无尽可怖的刀势和魔气肆虐,威慑天地,湖中万千凶兽竟无一敢靠近。

恍惚中夜七言逐渐恢复了意识,稍稍动了一下身体却感觉一阵极致的痛感将他淹没,不由得一声闷哼。

而后一缕丝落在他眉间,充满了温柔。

一只纤细而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覆在他的脸上,轻抚他的面颊。

温柔而又有力,既是怕压疼他,又怕他从手中离去。

夜七言顿时感觉浑身一震,缓缓睁开了眼睛。

而后……嘴角的微笑缓缓牵动,苍白干枯的双唇皲裂,略带紫色的双眸在此刻也带上了满满的喜悦。

他轻声启唇,颤声道:“玉儿……”

微微偏了一下身子,夜七言将头往里靠了靠,贴在她的怀里。

大睁着眼睛,紧紧盯着那将自己怀抱着的人儿,眼神一刻也不舍错开。

一身白衣的小玉儿通红着双眸,紧紧的抱着怀中男子,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夜七言苍白的面容。

那张昔日神采飞扬,满是阳光笑容的清秀面容,此刻满是无力。变得消瘦,虽说依然俊美,但是却多了风霜,少了天真。

“混蛋……夜小七。”

眼泪无声滑落,顺着鼻翼,嘴角,沿下颌坠落,落在夜七言的脸上,滑入他的唇角。

夜七言不自主的双唇微开,满口皆是苦涩,满心都是疼惜。

那个神剑山上清灵若仙的可爱女孩儿,因为他已不知流了多少眼泪,付出了多少担心。

若非是他,有着堪称人间至尊的父亲和同代无敌的兄长护佑。

玉儿本该是这世间最幸福无忧的人,如今却因为他伤心落泪,日渐消瘦。

“没事的玉儿,我没事。”

他强撑着想要坐起来,却被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逼的只冒冷汗,面上惨白再加三分。

“只要你无碍,谁也杀不得我……”挣扎勉力说道。

“混蛋夜小七。”

“混蛋夜小七。”

“混蛋夜小七。”

“为什么不肯认我,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这一刻,小玉儿泪如雨下,宛若清泉喷涌,将螓埋入夜七言胸前,伏在他身上痛哭。

这一年多以来,从夜七言离开神剑山开始,一个接一个令她窒息的消息传来,若非有哥哥洛长歌安慰陪伴,她早已崩溃。

当日在星辰宫中,桃花树下,她几乎认出来夜七言,却被夜七言避开,更让她绝望。

虽说有洛长歌开解,但是依然免不了担心和忧虑。

夜七言勉力坐起来,将小玉儿抱在怀中,忍着身后几乎已经碎烂模糊的伤口带来的痛苦,将怀中人儿拥抱。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玉儿终于从沉浸的哭泣中醒来。

夜七言将她从怀中放开,替她挽好有些撩乱的丝。

“天宫之行,咱们都受了不轻的伤,如今不知身处何地,是否还在诸天星域之中。我们先疗伤,之后我再带你出去,与师兄和司空他们汇合。”

天宫之战,夜七言一人独战群雄,虽说他临阵突破,又启用魔刀,入魔而战,战力激增。

然而与他对战的众人又岂有一个弱者,都是来自皇天各地天骄人物,甚至许多人境界还要比他高一截。

能够独力将众人拦下已经是奇迹,想要不付出代价那根本就是笑话,就是古代至尊年轻时候再现也一样不行,太过不现实。

尤其是最后天宫崩碎,夜七言为救小玉儿而硬扛数道虚空劫雷,险些被劈成劫灰。

能够不死,已经是在魔刀庇佑下的万幸了。

如今的夜七言,若非是靠着妄念天魔经修成的两个丹田强撑着,早就已经倒下了。

小玉儿轻颔,而后红着眼睛又道:“你来疗伤,我在天宫中得到的传承中,有一篇疗伤秘法,是那位号称“人王”的前辈至尊留下的,我这就将它传给你。”

说着也不等夜七言回话,一手点在夜七言眉心,将秘法传给了夜七言。

一段差不多有三千字左右的经文出现在夜七言的识海,名为凰劫涅槃术。

号称只要不是元神彻底陨灭便可以将人救下的无上神术,堪称疗伤圣典。

夜七言逐字逐句的理解阅读此篇经文,看的无比震撼。

要知道修行路上,多的是人横死,此经文有这等疗伤神效已经堪称是逆天了。

虽说此篇经文主要是治疗肉身上的伤痕,但是对于刀光血雨中的修行之人来说,已经是无上的经文,万金不换。

夜七言按照经文所述运转凰劫涅槃术,顿时身上亮起了一抹赤红的光华。

一股接一股生命元气随着神术的运转,从身体最本源之处释放而出,滋润着夜七言残缺的身体。

与此同时夜七言运转体内妄念天魔经,两个丹田同时出轰隆之声。

元气丹田内有神魔嘶吼之声传来,将从诸天星域中摄入来的星辰元气一股又一股转换成体内魔气。

而在他的心脏丹田处,则是有着江河翻滚之声传来,气血如浪涌。

一道道神魔虚影出现在他身后,一声声魔音禅唱,声动四野。使得盘坐中的夜七言犹如一尊诸天魔主,可怖而狰狞。

猛然间,一道带着淡淡紫色的光芒从夜七言身上身上燃烧了起来,化作无匹的神火,煅烧夜七言伤痕累累的肉身。

“这是……紫心妖焰。”夜七言心念一动。

“是了。传说中这凰劫涅槃术是效仿传说中凤凰一族的涅槃之法,于残缺的躯体中涅槃新生。”

“凤凰一族天生有着至强的凤凰真火可以涅槃,我体内有着从神火星沙中提炼出的星辰神火,虽说不如凤凰真火,却也能够增强凰劫涅槃术的效果!”

轰隆隆!

紫心妖焰顿时间覆盖了夜七言全身,将他完全笼罩。

可以见到,夜七言身后的被虚空劫雷劈的血肉模糊的创伤,此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在迅愈合。

以这等恢复度,远胜夜七言自己疗伤度。

而小玉儿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被火焰笼罩的夜七言,不知为何这种表现。

不过夜七言面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表现,而且她看得出伤势也在好转,便是静静等着了。

两天过后。

夜七言身上火光大盛,而后猛然间消失无踪,内敛入体。

他身上伤势尽复,虽说还有些虚弱,看起来消瘦了许多,但是已经无甚大碍。

夜七言内观己身,肉身晶莹如火玉,元气在四肢百骸流淌,已经几乎恢复巅峰。

只是相对来说气血弱了许多。

“以气血之力燃起涅槃之火,恢复残躯,唔,不愧是上古至强的疗伤圣术。”

“我修炼妄念天魔经,又经神火炼身,肉身气血之力几乎不弱与通天境的大能。”

“这凰劫涅槃术或许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还有一定的限制,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真正的无上神术,堪称量身定做。”

大手一挥,一堆散着生命气息的血灵源出现在夜七言身前。

这些都是从被他斩杀的凶兽妖兽身上炼化出来的生命灵源。是恢复气血肉身之力最合适的东西。

夜七言再次运转妄念天魔经,将那些血灵源尽数吸收。

又过了小半日之后,夜七言终于将肉身也恢复至了巅峰状态。

因凰劫涅槃术而损失的气血之力已经全然恢复,那有些干瘪的肌肉再次变得无比充盈。

夜七言长身而起,感受着体内化灵境九重天巅峰的力量,忍不住仰天长啸。

纯粹的肉身长啸之声化作音浪滚滚掀动星辰大泽数以十里外的滔天巨浪。

湖中许多凶兽被掀飞了出去,直接被震昏了过去。一些境界低微的妖兽甚至直接被震死。

星空之中,无尽星辰元气被夜七言搅动,垂落而下,融入了星辰大泽之中。

夜七言双眸闪过一丝亮光。

双手极滑动,夜七言手中捏出一个又一个印法,融入虚空,汇入大泽。

转瞬之间,千百个封灵印决被他打了出去。

“玉儿,你坐到前方三百丈处。我以诸天星辰之力为你疗伤。”夜七言高声道。

小玉儿本是在看着夜七言的所为有些呆。

听到夜七言招呼,当即准备动作。不过忽然间又停下来,说道:“我没受什么伤,只需要休息一下调养体内元气,梳理一下经脉便可,无需这么麻烦的。”

“无妨,此地星辰元气浓郁至极。远胜诸天星域其他之处,估计只有那星辰宫的星祭之地才能盛过。”

“星辰元气堪称是诸多元气之,不被人间俗气所污,最适合修行。”

“我以封灵道术禁锢此处星辰之灵,将之封入你体内,为你梳理经脉,稳固根基。也可为你储存接下来进阶神轮境所需的元气。”

小玉儿闻言,不再多说,径直走到夜七言所说之处,盘膝做好。

“诸天万法,星辰元灵,给我封!”

轰轰轰!

一时间,星空中数百道星辰元气接连垂落。

星辰大泽内无尽湖水倒灌苍穹,在夜七言的封灵法阵之下全都化作了纯粹的星辰元气。

还有四方天宇内无尽星辰元气也化作元气巨龙,被封灵法阵强行拘禁而来。

天地之间,此时只有一个直径约达百里的巨大元气法阵,笼罩四野,惊诧万灵。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m.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