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情人

<!--go-->

“三千世界,常世之暗······”月姬接起电话,再次遗忘来电显示君:“喂?我是十六夜月姬,请问哪位?”“月姬,是我。”“幸村?”月姬疑惑:“有什么事吗?”“那个,我和几个学校的部长商量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想找个地方做长时间的特训。”幸村说的小心翼翼。“所以,想让我帮忙找个地方?”月姬接上。“嗯。因为月姬你人脉很广嘛。”幸村在电话那边偷笑:这样就可以和月姬长时间的呆在一起了。“好啊。不过可能地方有些远。”月姬立刻想到了一个人。“没关系,只要不是南北极就好了。”幸村开起了玩笑。“呵呵~放心,不会的。”月姬眯着眼睛笑了。“那好,再见了。”幸村说完,挂断电话。“呵呵~”月姬收起电话。如果是长时间特训的话,自己去求那个人,应该会答应吧。(来电显示君:呜呜呜~我犯了什么错?还是我哪里惹到你了?怎么你每次都不理我······)

“三千世界,常世之暗······”月姬皱了皱眉,今天怎么回事?“喂?我是十六夜月姬,请问哪位?”虽然抱怨,但月姬还是礼貌的接了电话。“十六夜小姐吗?我是花野泽菜,是一个经纪人。”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花野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月姬眯起了眼,她自然不会认为花野是来跟她聊天的。“我是个经纪人,十六夜小姐也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什么事吧。”花野勾了勾嘴角。“出道?”月姬皱起了眉:“抱歉,我没兴趣。”“别着急拒绝,见面谈吧。神奈川的梦之翼咖啡馆,半小时后见怎么样?”花野并没放弃。这么好的孩子,她是不会放过的。

“······好。”月姬知道,她是有了百分之百劝服自己的把握才会打来电话的,既然如此,她倒是想看看这个花野有什么花招。“那么,期待与你的见面。”花野说着,挂了电话。“呵,我就会会你,花野。”月姬笑笑,换上一身淡蓝色碎花和服,出了门。

半小时后——

“阁下就是十六夜小姐吧?”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月姬起身,微微倾身:“花野小姐是吗?我是十六夜月姬,很高兴见到你。”“我也是。”花野也回礼。“请坐吧,花野小姐。”月姬说着,坐了下来。“嗯。”花野也坐下来。“我不喜欢绕圈子,条件你直接说就可以。”月姬坐的很规矩。花野是个二三十岁的女人,上身穿着黑色短袖,外面穿着棕色的风衣,下身一条豹纹短裙;嘴上涂了口红,脸上也有涂腮红;一头栗色的卷发散着,整个人都显得很干练。“十六夜小姐果然爽快,那我也不磨叽。”花野将一个牛皮档案袋递给月姬:“这里面就是我提出的条件,不知道十六夜小姐能不能看上眼。”“哦?”月姬接过档案袋,只是看了一眼,就合上了:“我同意。”“怎么,不仔细看看?”花野愣了愣。“不用。花野小姐的信誉我还是相信的。”月姬摇摇头,指尖忽的出现一簇冥火,将档案袋烧掉。“那么,以后请多指教,十六夜小姐。”花野伸出手。“嗯。”月姬也伸出手,握住。“说起来,十六夜小姐想用什么艺名出道呢?”花野收回手。“石莲。”月姬也不废话,只是消化着刚刚那一眼看到的资料。她在刚才那一眼中用了透视,瞬间记住了所有资料,不然也不会烧掉了。

“石莲?这倒是个不错的艺名,石缝中生长出来的莲花,坚韧不屈。”花野赞赏的看了看月姬,果然是个聪明又机灵的孩子。“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先走了。”月姬说着,就要离开。“好。哦对了,三天后有一场你的个人音乐会,记得来哦。还有,”花野笑得灿烂:“词和曲都是你自己作。”“知道了。”月姬嘴角抽搐,自己作?还真是,信任她。“那么,下次见,石莲。”花野挥挥手。“嗯。”月姬头也不回的离开。“啊呀呀,这孩子还真是······”花野看着月姬离开的背影:“说不定,她能在日本,不对,是全世界做出成绩呢。”

三天后——

“十六夜大人——”“十六夜大人——”月姬的巫女后援团全部到场了,一块块写着“十六夜大人”的荧光屏高高举着。

“啊——十六夜大人出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全场惊叫:“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谢谢大家,这么支持我。”月姬此时穿着一身大红色荷叶曼珠沙华洛丽塔和服,手中拿着一把红色曼珠沙华折扇,黑色及腰长发用一个曼珠沙华的发圈高高的束成马尾辫。月姬一出来,全场立刻安静。一是因为月姬实在太美了,二是因为月姬接下来要唱歌。“那么,接下来由新人石莲为大家带来三首歌,下面是第一首歌:《星空のspica》。”

“编织着永不完结的梦想 度过了几千个日日夜夜

像祈祷一般的旅行在继续 引导着的每一天 那小小的宝石

都是星空的spica

白色的沙粒 在风里飘逸 已经穿过 灼热的大地

在长长的地平线之上 无论何地都印有微弱的足迹

抛开将不安的圈套 映在眼瞳中的是

深夜中的太阳 夏日中的猎户座 现在无论在何地 都能听见你的声音

不再内疚的这颗心 像那蓝色的星星一般照亮远方

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走下去 无论远近都在闪耀 为我们守护着

从心灵的深处漫溢出来的是 想要比眼泪更爱你的心情

像祈祷一般的旅行在继续 引导着的每一天 那小小的宝石

都是星空的spica

如丝一般的长发 沙子纷纷扑来 除之不去

幻想在摇晃 弹奏着胸中的古琴

重音中的静寂 轻音中的月亮

的确在这个时候诞生了

我只是在凝视着 那蓝色的星星 犹如你一般

将胸中的黑暗轻轻地照亮 无论远近都在闪耀 充满信任将它抱紧

编织着永不完结的梦想 度过了几千个日日夜夜

像祈祷一般的旅行在继续 在于你相会之前 会一直照亮着

这胸中的spica

热情的风暴 思念的涟漪

只是想见你 只是很痛苦

爱是能将奇迹 将渐渐奇迹唤醒的啊

向你延伸去那长长的路 像那蓝色的星星一般照亮远方

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走下去 无论远近都在闪耀 为我们守护着

那次仰望见的夺目光耀 在胸中慢慢地溢出

像祈祷一般的旅行在继续 引导着的每一天 那小小的宝石

都是星空的spica~”(田村ゆかり-星空のspica)

“谢谢~”月姬行了屈膝礼,同时舞台的灯光关闭。“哇!小月月好厉害!”台下,丸井和切原很兴奋的看着台上。“是呢。”幸村也笑着看着台上。“不要松懈!”真田压了压帽子。“是~副部长~”

&nbsy railgun》。”花野的声音响起。

刷的一下,灯光再次亮起,月姬已经换了一身黑白相间的长裙。月姬的手微微扬起,音乐随之响起。

“放て 心に刻んだ夢を

未来さえ置き去りにして

限界など知らない

意味無い

この能力が光散らす

その先に遥かな想いを

歩いてきた この道を

振り返ることしか

出来ないから······

今ここで全てを壊せる

暗闇に堕ちる街並み

人はどこまで立ち向かえるの

加速するその痛みから

誰かをきっと守れるよ

z

今すぐ

身体中を 光の速さで

駆け巡った 確かな予感

掴め 望むものなら残さず

輝ける自分らしさで

信じてるよ あの日の誓いを

この瞳に光る涙

それさえも強さになるから

立ち止まると 少しだけ

感じる切なさに

戸惑う事 無いなんて

嘘はつけないょ

宙に舞うコインが描く

放物線が決める呙65533;

打ち出した答えが今日も

私の胸を駆け巡る

sparkrue desire

&nbsy rai

必ず

貫いてく 途惑うことなく

傷ついても 走り続ける

狙え 凛と煌く視線は

狂い無く闇を切り裂く

迷いなんて

吹き飛ばせばいい

この心が叫ぶ限り

誰ひとり邪魔などさせない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 積もってゆく

切り裂く闇に

見えてくるのは

重く深く 切ない記憶

色褪せてく 現実に揺れる

絶望には 負けたくない

私が今 私であること

胸を張って 全て誇れる

z

今すぐ

身体中を 光の速さで

駆け巡った 確かな予感

放て 心に刻んだ夢を

未来さえ置き去りにして

限界など知らない

意味無い

この能力が光散らす

&nbsy railgun)

“大家,还差最后一首哦~”月姬再次行了屈膝礼,灯光也再一次落下。“哇咔咔~月姬唱歌果然最好听了~”千惠手里拿着一束勿忘我,是一会要送给月姬的。

“好~这是最后一首歌~《君がくれたもの》”

“大家,要准备好一会的竞猜哦~”月姬换了一身淡紫色碎花长裙,头发不加任何修饰的散下来。月姬将手中的麦克风凑近唇边:

“君と夏の终わり 将来の梦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最高の思い出を

出会いは ふっとした 瞬间 帰り道の交差点で

声をかけてくれたね「一绪に帰ろう」

仆は 照れくさそうに

カバンで颜を隠しながら

本当は とても とても 嬉しかったよ

あぁ 花火が夜空 きれいに咲いて

ちょっとセツナク

あぁ 风が时间とともに 流れる

嬉しくって 楽しくって

冒険も いろいろしたね

二人の 秘密の 基地の中

君と夏の终わり 将来の梦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涙をこらえて 笑颜でさよう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最高の思い出を

あぁ 夏休みも あと少しで 终わっちゃうから

あぁ 太阳と月 仲良くして

悲しくって 寂しくって

喧哗も いろいろしたね

二人の 秘密の 基地の中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涙をこらえて 笑颜でさよう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最高の思い出を

突然の 転校で どうしようもなく

手纸 书くよ 电话もするよ

忘れないでね 仆のことを

いつまでも 二人の 基地の中

君と夏の终わり ずっと话して

夕日を见てから星を眺め

君の頬を 流れた涙は ずっと忘れない

君が最後まで 大きく手を振ってくれたこと

きっと忘れない

だから こうして 梦の中で ずっと永远に

君と夏の终わり 将来の梦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涙をこらえて 笑颜でさよう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最高の思い出を

最高の思い出を······”(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到的花的名字-君がくれたもの)

“最后还是很感谢大家可以来捧场。”月姬眯着眼,笑得灿烂。“那么,开始最后的环节——”花野终于说出了大家都很期待的几个字:“竞猜!”“哦——!”

“大家请安静一点哦~”花野伸出手往下虚压了一下:“这次竞猜,奖励是和石莲,也就是十六夜小姐去奈良一日游!”“哇啊啊啊啊啊——!我要我要——!”台下立刻尖叫一片。“先别着急嘛~竞猜要开始了哦~”花野说着,向后退了两步。“大家,本次竞猜一共十道题,只要全部答对,就可以得到奖励了。”月姬上前一步道:“不过,竞猜的题目由我来出哦~”“好——”台下统一回答。

“那么,开始了。”月姬出题:“第一题,我喜欢吃什么?”幸村立刻举手,拿过一个话筒:“茶和团子,对吧?”“没错。”月姬笑笑:“继续,我喜欢在下雨天做什么?”幸村又举手:“撑着伞站在雨里发呆。”“呵呵~”月姬继续出题:“我发呆的时候会有什么举动?”“无意识的敲面前的有实体的东西。”幸村再次抢答。“我喜欢做什么?”“睡觉,剑道,照顾动植物。”“那么,请说出我的一种阴阳武器。”“五明扇。”“我的身高?”“152cm。”“我的体重?”“21g。”“我在学校的职位?”“学生会长。”“我的交友标准?”“绝不背叛。”“······”月姬沉默了。十个问题,他已经答对九个了,再答对一个,奖励就是他的了。虽然并不是不希望他拿到奖励,不过······这种一边倒的趋势她可不喜欢。“最后一个。”月姬突然变得信心满满,这道题,他一定答不上来:“我喜欢的人是谁?”

“······”幸村似乎被问住了。“不回答吗?还有十秒钟哦。”月姬暗喜,终于可以考住他一题了。“你喜欢的人,就是喜欢你的人。”幸村抬起头,鸢紫色的眼睛暗波流动:“喜欢你的人,你也喜欢他们。”“······”月姬一愣,随即笑开:“很好,奖励,是你的了,精市。”“嗯。”幸村也开心的笑了。很好,可以和月姬单独待在一起了。

音乐会结束后——

“月姬!”月姬远远地就听到幸村在叫她,一回头,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带有淡淡的怀抱:“诶?精市?”“演出很成功,恭喜你。”幸村紧紧地抱着月姬,贪婪的嗅着月姬身上令人心安的薰衣草味道。“嗯,谢谢······”月姬试着推了推幸村:“精市?怎么了?”“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幸村将脸埋在月姬的长发中:“有薰衣草的味道,让人觉得很安心。”“嗯······”月姬脸红。

“明天,一起去奈良吧?”幸村没有放开月姬。“嗯。”月姬点了点头。“我送你回去。”幸村不由分说的拉着月姬的手,向她的家走去。“······嗯。”月姬看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再次脸红。“呵呵~”幸村心情大好。

嘛,总的来说,今天还是很好的一天呢~

(小爱:小爱很抱歉,这几天刚考完月考,觉得好累,后面还要准备地理生物的结业考试,可能不能准时更文了,但小爱会努力的,请大家继续支持小爱!(鞠躬))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