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嘿咻发声动态图

文学楼手机阅读,

青山碧水,不见沧桑,如闻稚嫩,唯少年时……

云雾山,高一万八千丈,周八百里。从昙华右麓望石梁,若在天空,广不盈尺,长数十丈,下临绝涧,世罕登陟。相传,时有仙人出没其真窟,名曰玉阳洞。中有琼楼玉阙,碧林醴泉,瑶草神芝,莫可名状。

朝阳初生,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上行来两道人影,男的丰神俊朗,女的清丽脱俗,一前一后,不紧不慢。

此刻的山涧,到处都飘荡着薄如白纱的雾气,人走在其中,脸上便隐隐有湿润的感觉。再加上林间特别清新的空气,吸入身体,真有心胸开阔的味道。

脚下的土地和路旁的石子,仿佛已看惯了红尘与风月,对周围的事物不再兴趣,用沉默彰显道行的高深。只有几只刚刚长满羽毛的小鸟,在山和树的缝隙中来回腾跃,自己享受翱翔带来的乐趣。

芃芃脸色微微泛红,神色间挂着一丝疲倦,回头看了一眼李星云道:“喂,这都走出四方镇百余里了,你还跟着我作甚?”

李星云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去,昨日一番激斗,又是伤上加伤,一夜奔波,早已是筋疲力尽,看着前方被埋在雾里的女子,说不出口的苦楚。心力憔悴的他有气无力道:“路又不是你家的,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何来跟着你一说?”

“你!”芃芃脸色一红,一时语塞,不曾想这李星云看似老实巴交,竟也油嘴滑舌,正要发火,忽地灵光一闪,笑道:“那好,前方岔路,左右一支,你先走!”

李星云隔着层层的雾气,果然看到小路在前方不远处开了叉,一条向南,一条往北,分别去向两个不同的地方。芃芃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即便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跟着了,索性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苦笑道:“不行了,走不动了,你先走吧!”

“你!”芃芃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死皮赖脸之人,一时间竟也拿他没了办法,盛怒之余,也找了个石墩坐了下来,把玩着手中金蝶。

山风吹来,那洁白的云气如最柔软美丽的丝绸一般飘动婉转,芃芃紫衣飘飘,恰似雾气中一朵盛开的鲜花,舞动在烟海里,惊艳了这个世界。

时光,仿佛停在了这一刻。

让这一瞬,化为永恒。

李星云取出腰间水壶,畅饮一口,兀自盘膝而坐,闭目冥思,回忆着昨日脑海中老者所授的剑诀。那真法剑诀,刚猛至阳,威力绝大。是李星云所学甚至是所见中最厉害的。其意境超然,招式洒脱自然。挑,刺,劈一气而成,并无花哨,威力绝伦。

“前辈将这么厉害的剑法传授与我,却也没告诉我它叫什么名字!索性就以前辈之名,就叫‘无名剑法’吧。”想起无名前辈种种,李星云感激涕零,若不是遇到他,估计早就下去见父母了。

竹简握在手中,阵阵温热传来,沁入了肺腑,抚慰了伤痕。

‘天衍神篆’这究竟是怎么样神奇的一件法宝?第一根竹片能化为仙剑,其他的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李星云至此也没弄明白。看着最边上放着淡淡金光的那根竹片,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向往,心中暗暗决定:“日后就叫‘天衍神剑’吧!”

“喂,李星云,你昨日是怎么和那帮人打起来的?看他们的架势是要将你置于死地才肯罢休。空穴不来风,你究竟与魔教有什么关系,说说你的故事吧。”许是芃芃无聊,无意间看了一眼沉思中的李星云,心中多少有些好奇这才问道,却不曾想,竟戳中了李星云的痛处。

每每有人提起魔教二字,李星云便会浑身颤栗,童年的阴影挥之不去的缠绕着他,令他痛苦不堪。

“魔教,我与魔教不共戴天!”李星云的脸色渐渐冰冷,带着一抹从未有过的肃杀之气,尤其是眼眸深处的冰冷寒气,似乎要冰封万物般的存在。

场面一片寂静。

芃芃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无形中握紧了金蝶,一抹萧杀之气从眼角划过,一闪而逝。

片刻后,芃芃许是在李星云身上看到了什么,率先放松了下来,又道:“你与魔教之间究竟是什么恩怨?让你有这么大的怨恨!”

《酷p匠v网%a唯一正m版n,其◇他(}都jz是盗版!)

李星云深吸一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些,渐渐回想起往事种种,冷声道:“八年前,正魔两道在赤漓江开战,魔教护法百里炼率领魔教弟子偷袭星云剑派,却被星云护山大阵‘诛仙剑阵’阻在山门之外。百里炼久攻难破,气急之下,迁怒于人平民百姓,将方圆百里屠杀殆尽!我青山村上下百口人,也只有我一人侥幸活了下来,那一年我才五岁!”当初的一幕幕渐渐浮上心头,即使时隔多年,每每想起依旧胆战心惊。

云开日出,雾散风止。

芃芃的青涩的脸蛋在骄阳下熠熠生辉,静静聆听着少年的诉说。

“这些年来,我日夜都想着斩妖除魔,为我青山村百口人报仇雪恨。直到前些日子听说星云剑派招人,这才有了投入其门下的打算。”李星云顿了一下,复杂的神色中多了一丝怨恨,又道:“一场场战斗下来,我终于打败了所有对手,拿下了第十个名额,当时我真是欣喜若狂。但是好梦不长,正在我欣喜之际,不料那无崖子仅凭一句‘偷奸耍滑,实非正道所为’就将我撵下了山,而后就有了昨日的一幕!”说到最后,李星云发出了自嘲般的冷笑,笑自己命运多舛。

“所谓正道,无非就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天下之大,门派之多,林林总总,俱不相同,总有适合你的去处!”芃芃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这个不远不近的少年,轻声劝说着。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与男子近距离接触:“原来,男人生气时候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李星云叹息一声接着道:“青山村座落在星云山脚下,村民常见星云弟子高来高去,以为得道仙家,崇拜不已,向来以能加入星云剑派为荣耀而努力。我要加入星云剑派,也是为了去父母生前的遗愿,却不料落了个这样的结果,反倒成了邪魔妖人!”有些话说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好受,一番话下来,李星云神色渐渐缓和,只是心中的那股怨气一时难消。

芃芃贝齿深深咬入朱唇,再看少年的眼神中多了些同情,似乎也想到了自己,安慰道:“条条大路通南北,也许你的路并不在星云剑派。”

“或许吧!”李星云叹息一声,梳理一下情绪,又道:“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豁然起身,兀自向前方路口走去。

“哎?”正在兴头上的芃芃看着李星云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怒道:“算你狠!”

“你不让我跟着你,你跟着我又是为了什么?”

“路又不是你家的,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何来跟着你一说?”

“呃……”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