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

“你、这”

灵兽宗老者一身灰尘、从地上勉强的爬起来,脸上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能言语。

“我去、这灵兽宗长老可是天阶后期的修为、难道这妖狼的修为更高”

“真是太惨了、堂堂灵兽宗长老天阶后期高手、竟然被一只狼爪拍断了胳膊”

“不过、我怎么觉得灵兽宗老者拜的有点突然呢?”

广场上,一众吃瓜群众的唏嘘、嘲讽声瞬间蜂拥而至,顷刻间将灵兽宗老者给淹没了。

“我竟然败了”

灵兽宗老者双目木讷紧紧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耳中响彻着吃瓜群众的嘲讽。

“不对、这是他们早就埋伏下的”

灵兽宗老者贵为灵兽宗长老、脑袋可不是缺根弦的傻瓜,当下便发觉了这场比武中的猫腻。

“先假装不敌、隐藏真实修为,然后突然出手、将自己重伤”

灵兽宗老者越想心中越是愤怒、之前木讷的眼神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喷发着怒火的目光。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灵兽宗老者盯着啸月狼、露出凶狠冷厉的目光,似下定了决心。

萧玄见啸月狼轻松击败灵兽宗老者、暗道心中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玄盟商行如今对外界所有的威势、说到底都是借助了楚天舒的威名。

而此刻啸月狼轻松击败灵兽宗老者的消息、肯定会如同风暴一般传遍北玄城。

“咦、这是,不好”

突然、就在萧玄的神识扫过灵兽宗老者的时候,萧玄顿时发现了灵兽宗老者身上的异常、老者手上的那一朵黑色莲花。

“啸月狼、快躲开”

萧玄急切的声音、顿时在啸月狼的脑海中响起,同时在这一刻萧玄的身形也瞬间急速掠而出。

“想跑、晚了”

灵兽宗老者狰狞着面孔、冷笑的说道。

说罢、灵兽宗老者惋惜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莲,然后陡然扔向啸月狼的方向。

而啸月狼在接收到萧玄的神识传音时、已经晚了一刻,那一朵黑色的莲花已经来到了啸月狼不足十米的地方。

“这是”

啸月狼脑海中一个疑惑的问号升起、望着这黑莲暗想、难道这老杂毛竟想贿赂自己。

“嗡”

“嗡”

“嗡”

突然、啸月狼的身躯和面容陡然怔住了,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片刻之后、啸月狼的眼神望向黑色莲花露出痴迷向往的神色、身躯竟然不自觉的想着飞来的莲花靠近。

“哈哈、咳”

灵兽宗老者见状、狰狞着面孔疯狂的大笑出声,也许是牵引了体内的伤势、一口鲜血没有忍住再次喷出。

“哼”

老者皱着眉心中冷哼一声、然后从怀中摸出一粒血红的丹药、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嘴里。

血红丹药一入口、顿时老者的脸庞的身躯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身躯不断的扩大起来,片刻之间身上所有的衣服尽皆被撕碎。

而老者的脸上、身躯上尽皆长满了毛发,更令人心颤的是、老者的面庞竟然变得仿佛一只狗熊一般。

“化妖丹、那是化妖丹、灵兽宗特有丹药”

“难道是那可以化身妖兽的妖丹、可以大幅提升服用者的实力”

“不是说这种丹药已经全部被销毁了吗、难道灵兽宗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吗?”

灵兽宗老者的所有动作、尽皆是在电光火石间完成的,知道此刻广场上的吃瓜群众才反应过来、惊叫不已。

“你这畜生、给我死来”

灵兽宗老者化为异类以后、身上的伤势仿佛痊愈了一般,并且灵智也似乎所剩无几,竟然撕咬着扑向怔住的啸月狼。

“不行、赶不上了”

萧玄尽管速度极快、不过之前却是待在广场的外围,而灵兽宗老者却是与啸月狼近在咫尺,并且此刻啸月狼已经暂时失去了自主意思,眼看灵兽宗老者的攻击就要落在啸月狼的身上了。

“斗转星移,给我转”

萧玄面色凝重、紧咬着牙齿低喝一声,全力运转玄天帝尊诀,两手各掐一个奇异印法、体内的灵力瞬间涌来,两手上的印法瞬间光芒大盛。

“嗡”

“嗡”

“嗡”

突然、以萧玄为中心,一种奇异的波动瞬间扩散开来、将灵兽宗老者和啸月狼尽皆覆盖起来。

“刷”

一瞬间、萧玄和啸月狼的身形互相交换了位置,啸月狼的身躯顿时远离了那朵黑莲、而灵兽宗老者的攻击目标也换成了萧玄。

此刻、萧玄面色苍白、因为这斗转星移秘法只有金丹期才可以施展而出,而萧玄依仗着神魂之力强横、危急时刻勉强施展了出来,不过因此体内出现了不轻的伤势。

“哼,既然你找死、那么这次玄盟商行的立威就做的更彻底一点”

此刻萧玄脸上冰冷如霜,虽然脸色苍白、却是更多了一丝上位者的威严,冷哼一声后心中暗暗想到。

萧玄抬手一挥手、那朵迎面而来的黑色莲花、顿时被收进了储物戒指之内。

萧玄这一瞬间的举动、顿时让广场上的吃光群众一阵惊讶,不过他们不知道、这黑莲只对妖兽有作用而已。

“吼”

灵兽宗老者此刻已经彻底失去了神智、如同狗熊一般嘶吼着,露出尖锐的獠牙流淌着涎水撕咬向萧玄、并且举起粗壮硕大的熊掌排向萧玄。

“厚土之体、起”

面对没有丝毫灵智的灵兽宗老者、萧玄低喝一声,身上土色灵光瞬间闪烁而出、一套土黄色的纱衣覆盖全身。

“仙武九式、踏日月”

萧玄低喝一声、双手成全聚于胸前,陡然间仿佛灵光大盛、仿佛又一轮日月从萧玄脚底慢慢升起,然后融于萧玄的双拳之中。

“轰”

双拳落在灵兽宗老者胸膛、光芒之后、一阵血雾爆开,灵兽宗老者的身形已经彻底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