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3d无覆盖漫画

极乐和liberta一左一右背着nova的父亲母亲回去接nova。路上极乐不止一万次暗骂mondo就算想要设置一个给nova的试炼也不必把他的父母都牵涉进去,这要是出个什么意外,看他怎么向nova交代。

真是好沉啊。

有点心疼不仅背着nova父亲还帮她分摊了一部分nova母亲的liberta,他看上去还游刃有余的样子。难道这就是男女之间无法克服的力量差距,极乐心想。

好在虽然nova体力与精神皆不支,搀扶着也能踉跄地行走。nova见到父母时,精神也重新抖擞了些许,硬撑着也算是能够勉强。只是他和极乐都隐隐担忧着这并没那么简单就结束。

极乐是知道这应该又是mondo的一次激励计划,或者说“撮合”,并没有特别忧心自己这一行人的安危。nova却是勉强着提高了警惕,精神紧绷,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好事多磨这句话的了。自从在那个走廊里看到的一幕,他愈发沉默约束自己。

果不其然,上到甲板上,离成功撤离还有几步之遥。甲板上等候着一位蒙面披风,装扮得像是一个海盗船长的男人。面具上的花纹使liberta为之一振,极乐也认出那就是之前liberta让她去问关于他小时候的事情时的那个面具。极乐忍不住暗地里吐槽怎么也跟着mondo瞎胡闹的计划乱跑。但liberta早就按耐不住自告奋勇要上去作战,极乐看了眼勉力支撑的nova,以及昏迷中的nova父母,暂且没有跟上去。妥善安置nova他们呆在一个不会被战斗波及到的船舱边缘后,liberta已经和戴了面具的战斗若干回合了。

很显然的,liberta处于劣势。这点就算极乐上去配合战斗了也没有改善,当然和她花式不作为也有关。不过似乎也完全没有认真拿出他的实力来,反倒是玩闹似的给liberta送助攻,戏耍他。比如说,在灵活闪过liberta的一劈后,狠狠地给他屁股踢了一记,正巧脸埋在没反应过来的极乐胸前。类似于此的行为还不止一两次,以至于liberta是一边脸红分心一边强制自己专心于战斗中。说真的,极乐倒不是很在乎这些,毕竟liberta也不算是有心的,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目的才更让她思虑。

因为一直分心打岔,极乐在liberta和战斗中不小心弄倒桅杆时,没来得及从它倒下的路线中躲闪开。废话,谁会想到他们玩这么一大票的,根本没考虑到桅杆倒下的方向正是船舱,而在那边上除了不能移动的nova和他父母,还有一大票家族里的部员呢!哪怕船停泊在岸边,桅杆倒了也不算是个小事件了吧。

“大小姐!”看到瞳孔收缩却完全没有反应的极乐时,liberta紧张地叫了出来,脑子在一瞬间短路。他只记得自己下意识地用最快的速度念出一段咒语,发动了圣灵力量。“pensierorealizare!粉碎吧!”

笃定着这力量一定会生效的liberta也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如愿以偿,而发动这样力量的代价也随之而来。一段并非无关紧要的记忆伴随着全身被抽去的力量浮现出,记忆里,小小的他也曾在几乎被海浪颠簸下来的几个巨大木箱砸到的时候发动了同样的力量。视线渐渐模糊,他看到了冲他冲过来的大小姐想要安抚一笑,却随即意识断片昏迷过去。

极乐也停下脚步,对想要趁她分心而打晕她的轻松反击,然后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同时烦心地揉揉太阳穴对他说:“忽悠小孩子的戏码也就到此结束了,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果然还是如jolly所说瞒不了你啊。”并没有左顾而言它,坦然去下面具,开门见山地跟极乐聊起了天。“你觉得你们几人的实力如何?大杀特杀厉害超神吗。哈哈哈,大小姐不要这么瞪我,只是开玩笑的啦。但mondo所设计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更加强大,克服自己的缺陷。”

“如果是使用圣灵力量的话,确实对nova和liberta有帮助,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牵连nova的双亲”极乐皱眉,没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那句话若是从以前的她口里说出来有多么奇怪。“这对nova太残忍了。”

“为了家族的发展,有些牺牲是必须得做出的。”倒是在心底稍微有些欣慰和宽松,面上却故意做出一副冷酷无情的态度。“你太追求完美,有时候这是一个缺点。”

“你说话的语气倒是挺像jolly的,不过本来你是不用告诉我的。”她皱眉,可爱的笑脸露出一丝苦恼。

“因为你是大小姐啊。”无所谓地轻笑,说出的话却意有所指。

“我太傲慢了。”极乐沉思一会儿,回答。“我总是想要知道一切,但是知道本身就是一种逾越,超过我现在在家中中所处的自身身份。如果不是身为papa的女儿,我这么做一定很不讨当权者喜欢。我明白了,谢谢你。”

一个合格的组织不需要自作主张的下层。想要创造规矩,必须等自己能够达到凌驾于规则之上才行。极乐的野心也过于迫切,这在mondo的眼中既是可爱也很好笑。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有着足够的才华和能力,但是又担心她那仿佛不知天高地厚的个性会让她处理事物时更加急功近利。能否很好的操控圣灵力量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相信自己的女儿肯定会有一天慢慢掌握这股力量,只是必须要让她意识到自己思想上的偏差才行。因此,这场看似蹩脚的戏不仅仅是为了liberta和nova的心结,更是希望能够点醒他走偏了的女儿felicita所设下的。

现在目的差不多达到了。

“对不住了,大小姐。”现在不仅钦佩mondo对极乐的内心把握如此准确,同时也欣慰极乐能够敏锐觉察出自己的错误。当然看到家族下一代亦或多或少地从中成长,他十分放心。不过……他还是想给自己一手带大的liberta送个助攻呢。他说着话,同时一个手刀打晕了目光坦然看着他不曾反抗的极乐。

“到时候就留给jolly那家伙头疼吧。”他笑着抱起了liberta和极乐。“反正他似乎也有些不纯心思,我倒是蛮期待以后看到的画面呢。”

从船舱中走出来的一群海匪打扮的人取下面具对打了招呼,和他有着同样轻松愉快的情绪。一群人甚至打起赌来说nova还是liberta更有希望泡到大小姐。在场的的属下更倾向于自家人liberta,部分理智的人觉得极乐为了nova的父母不惜违抗mondo肯定是对nova更有情意。而来自“剑”的小哥们更是语出惊人,他们一致觉得不论是谁,只有可能是被自家大小姐攻克的份,毕竟比套路谁也没她强,还记得她刚进家族那会儿雷厉风行的下马威呢。这群人聊天归聊天,手下也没闲着,几个人抱起nova和他的父母,接过liberta和极乐,往家族根据地的方向走去。接下来就轮到jolly处置了。

“大小姐,你没事吧?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吗?”liberta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是他的声音叫醒了极乐。

“废话,睡在这样的地方能不难受吗?”nova白了liberta一眼。

“你那是什么说话方式啊!”

眼见着水火不容的两人又要开始吵起来,极乐摇摇头整理了一下思绪赶紧从石床上爬起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这里是?别馆的地下?”

“呃,是啊。”被打断的liberta回答道。

nova除了一开始呛了liberta后,就一直忧心忡忡地思考些什么。极乐猜他肯定在想父母的事情,废话,醒来发现父母不见了自己在家族地牢里不担心还能干啥。

不过敬业如系统npc的jolly姗姗来迟向他们解释了一番为何醒来处在现在的场景,以及得到了妥善照顾的nova父母也不需要nova操心了。总之作为违背家族命令的惩罚,他们三人要在这个地牢里呆上两天一夜。又摆出一副反派boss的姿态,jolly刺激了一下nova和liberta后,神神叨叨地走了。大概可以归类于吃醋?

“真是很对不起连累你们两个了。”极乐在他们两人说话前率先打破沉默。

“不,并不是大小姐你的错啊。”“feli,不必自责。”liberta和nova连忙异口同声地反驳。

“是我考虑不周,没能及时跟jolly说清是我强行拉着你们加入这次探索。”极乐咬唇,碧绿的眸子波光粼粼,显得十分可怜,任谁看到了也不会忍心再去指责她。更何况两位少年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

“怎么可能怪你呢,本来就是我父母的事情,倒是因为feli你才让我下定决心。”nova眼神坚定地微微笑了一下,清秀的脸庞因为这笑容更添一丝动人。他摸摸极乐的头顶,继续说道。“虽然根据jolly所说,这件事情还有疑点。可毕竟我的父母救了出来,三人也都无事回来了。”

“是啊,虽然没有获得更多关于面具人的消息,可我很高兴当时那不靠谱的能力能够成功发作,还好大小姐你没事呢。”liberta补充道。

“等等,那jolly是怎么知道船上的事情的。”nova神经一紧。

极乐倒是有点为难了,她知道,但是她不能说。见nova和liberta开始细细思索细节,更揣测jolly也许就是幕后黑手的时候,她只有转移话题了。

“与其猜测jolly的目的,不如来想想我们这两天该怎么办吧……”极乐叹了口气,是真的不明白jolly为什么会安排他们三个人在一个房间,尤其是只有一张石床的情况下。虽说这个季节还不算很冷,可是睡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会着凉的呀。

“大、大小姐……两男一女……”liberta脸红的像是要喷血,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这笨蛋到底在想什么呀!”nova脑门上爆出青筋,狠狠地替极乐打了liberta的头一下。“liberta你脑子里不会全塞得和一样的黄色废料吧。”

“开什么玩笑!我就不信你没有幻想些什么,你装得那么一副正经的样子,其实早就在脑中演出了全套吧!”liberta急吼吼地辩驳,然后转过头对极乐说。“大小姐,你可别被nova的外表骗了,我可曾经见过他在房间里对着你的照片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莫名其妙听到奇怪内容的极乐表示说非常震惊以至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feli,你别听他胡说!我从来没做过那些事情!”nova本就白皙的脸一下子变得无比惨白,手指攥紧成拳。“liberta你自己才要好好反省呢,总是热血沸腾地做些可悲的幻想。”

“那你偷偷摸摸亲吻大小姐的照片不是更可悲吗?”liberta被他一激热血上头,把本来不准备说出口的话也脱口而出了。他也在那个瞬间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你这个强吻feli的登徒子更不可信任。”nova被说破时,脸上露出一丝难堪,雪白的皮肤仿佛都要透过去,眼中的愤怒和隐隐的嫉妒若是能具现化那一定会烧死liberta。“竟然那样对我的feli,不可原谅。”

十分后悔自己失败的转移话题的极乐,听着两人的吵架,不止一次呜呼翻车。心知如果不及时阻止,这火肯定也会烧死她。就不该乱撩的。

于是,她从石床上跳下来走到nova身边,捧住他的脸,抬头吻了上去。nova的唇也如同他的人一样清冷柔软呢,她想。然后笑意盈盈地在nova瞪大的蔚蓝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公平了吗?”她问。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