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与家公第7章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妈的比,哭个叼,你他妈就说小孩你打不打?”那纹身大汉就是个垃圾,人家护士都说了小孩已经打不掉了他还是坚持要那女的打掉小孩。

啪!

在那大汉又打了那女的一巴掌之后,那女的的头发被打到了一边,这一下我看到了那女的的模样,这一看到,我立刻就冲了上去,冲上去后,我一把就把那纹身大汉给拉住了,我现在对那纹身大汉吼道,你妈的比,你是不是人?你个狗日的,人家都怀孕7个月了,你竟然还让人家打胎。

那纹身大汉丝毫不买我的账,他吼道,哪里来的叼毛,竟然敢管老子的闲事,给老子滚。

这次我说了,老子叫叶开,你敢叫老子滚?

那纹身大汉听到我的话后,他回答,叶你妈,开你娘。

说完,那狗日的一大脚就向我开了过来。

我一把接住那大汉的腿猛的一搬后,那大汉直接被我搬飞了6,7米远,那大汉咚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我接着上去对准那大汉的脸就是一阵巴掌,在我巴掌停了之后,那大汉的脸直接就被打肿了,他的鼻子内那是鼻血狂喷。

“操你妈,你自己有老婆,你还出去瞎搞,我直接废了你的命根子。”这时我吼道,我直接站了起来,我就要去跺那大汉的裤裆。

那大汉直接吓尿了,他急急用手去挡,但是他哪里能挡得住我叶开的铁脚。

我两脚后,那大汉的手都被我踢骨折了,他脸上的冷汗那是哗哗的下落。

“大哥,别踢了,再踢以后女人就该与我无关了。”那纹身大汉现在在求饶。

我怒道,老子就是要女人从此与你无关。

你道我为何会如此的愤怒,那是因为这个女的乃是我的一个熟人。

这女人竟然是我在北城1中的同学张瑶瑶,在我打倒这纹身大汉后,张瑶瑶走了上来,她看着我,她的眼内充满了惊讶,她结巴道,叶,叶开你怎么来了?

我回答张瑶瑶,我的老婆也在这里生小孩。

张瑶瑶惨然一笑说,真巧。

那一天我请张瑶瑶吃了一个饭,我们聊了很久的天。

张瑶瑶告诉我,那纹身大汉叫雷龙,她和他认识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有老婆的人,后来她怀孕了那雷龙就坚持要张瑶瑶打掉腹中的胎儿,张瑶瑶不肯,她躲了起来,没想到现在还是让那雷龙给找到了。

张瑶瑶告诉我,她并不是想用孩子找雷龙索要什么,她只是想让那个生命来到这个世上,然后让他慢慢的长大,自己则慢慢的老去。

看着张瑶瑶,我的心中是百感交集的,和这女人我曾经也有过千丝万缕,当日要不是我感觉我女人找得太多了对不起这个世界的缘故,这个女人也会成为我身边的女人。

“叶开,错过了你,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张瑶瑶突然抬头对我说出了这么一句。

我苦笑,张瑶瑶说的貌似是实情,我叶开虽然女人众多,但是紧紧跟随着我脚步的女人都有了一个好的归宿,我放开了的却过的如此的凄凉。

张瑶瑶既然遇到了我,我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我给她安排了房子,给了她一大笔的钱。

我为张瑶瑶做那些的时候,张瑶瑶是拒绝的,我很认真的对她说,不要拒绝,因为我们是朋友,以后无论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帮忙,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我之所以要帮张瑶瑶,是因为她是我的故人,当然在我的心里她永远只是我的朋友,我们的人生错过了点,永远都不会再有当年的交集。

这是3年后,在省城的江东有一座叶家庄园正式竣工完毕。

那庄园由15幢别墅组成,其内超市,游乐场,游泳馆等等那是样样都不缺的。

为了兴建这叶家庄园,我耗费了整整100多个亿。

今天在这庄园的门口,那是鞭炮齐鸣,我站在这庄园的门口那是满面春风。

今天是我们搬入这庄园的大日子,搬入这庄园的人有我母亲,妹妹,左玲玲等等人,总之我的家人除了我父亲之外,其余的那是全部都搬了进来。

这里面的房子是按需分配的,总之家家有份。

对我父亲我另有安置,我在那个县城给他和余晴兴建了新的别墅,他无法和我们住在一起,因为当年他虽然有难言之隐,但是他对我母亲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我们可以原谅他,但是我的母亲却不可能和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当然他也不肯。

我的妹妹蓓蓓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我在省城给她开了一家服装公司,我妈和我的继父现在安心的在安度晚年。

这3年中,我的所有的老婆都给我开枝散叶了,离奇的是她们每个人给我生的都是儿子,对此我是很高兴的,我有这么多的儿子,我叶家可谓人丁兴旺,血脉旺盛。

北城和省城的一切都很稳定,现在我把北城全部交给了左震腾和左飞了,至于省城我交给了刚子和涛子,对,也就是说,现在我已经退出了江湖。

人在江湖漂,为的无非就是钱,这些年我挣的钱就是我几辈子都花不完了,在这样的时刻,我选择了金盆洗手。

江湖终是风风雨雨的,如今的我只想孝顺自己的父母,养育自己的儿子,一个人的江湖路终有尽时,天下就留给那些有志于天下的人吧,当然那样的人有很多都是后起之秀。

这是一天的中午,阳光温柔,我躺在一别墅之前的大躺椅上那是惬意的眯着眼睛

突然有人在我的背后拍打我的肩膀,我回头,我看到了刚子和涛子。

看到这2货,我问,你们2货现在是省城的扛把子,这大中午的你们俩跑回来干什么?

刚子和涛子当然也住在我这庄园之内,我叶开有好事他俩那是必须有份的。

听到我的话,刚子回答我,老子和涛子辞职了,那扛把子我们不干了。

听到刚子的话,我猛的一下子蹿了起来,我问刚子,你说什么?你们辞职了,扛把子你们不干了?

刚子回答,是的,我和涛子决定也退出江湖,来陪你每天喝喝酒,吹吹牛。

我听到刚子的话后,我直接踹了刚子和涛子一脚,我骂他们,你们两个败家子啊,好好的省城扛把子你们竟然不干了。

涛子嬉皮笑脸的回答我,开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个精灵鬼,你想每天抱着老婆在家悠闲,我和刚子也是这么想的,什么老大不老大的,快乐,开心才是福,现在我们有用不完的钱,这怎么玩,怎么开心,怎么玩,怎么快乐,我们干嘛还要提着刀去搞那些血雨腥风的事了?当然我和刚子主要还是为了陪你。

涛子这次话完,我叹了口气,我说,好吧,不干了就不干了,你们把位子让给谁了?那人可靠吗?

涛子回答我,我们把位置让给逸森和阿飞了,你说可不可靠?

逸森和阿飞现在本来就在省城身居要职,刚子和涛子把位子让给了他们,我当然是可以放心的了。

这时黄昏之时,残阳如血的洒在了叶家庄园之内。

此刻我和刚子,涛子正在喝酒聊天。

我的身旁有我的大儿子叶浩宇正在带着他的弟弟们玩甩着,看着孩子们天真的笑脸,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来,兄弟们干,如果来生再从头,我们还是兄弟。”

我端起酒杯,心中突然感慨万千,和刚子,涛子一起走过的路仿佛就在昨天,今天我们功成身退能坐在这庄园内喝酒,我们也算不枉此生了。

“好,喝!”

刚子和涛子和我一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我们看着残阳如血,我们都笑了。

这是在40年后,还是在这庄园之内,有3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依然有事没事的时候就会在这里喝酒吹牛皮,他们常常都会说一句话————那些年我们是兄弟,下辈子我们还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