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宝贝别叫了不疼的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等我到了再说吧,你等着我,这段时间不管有什么动静,一定要小心应对!”我叮嘱一声之后,也不等白洁多说,挂断电话就直奔她家而去。

这个小鬼真的按照我所想的来了,看来真的是跟姚震一家人有着大仇啊,把他们全家都给杀死之后,竟然还要把白洁这个负责案子的警察也给杀死,背后的凶手也确实是够胆大妄为的。

“跟我说说刚才怎么个情况?”我进屋之后,就追问道。

白洁看着我这么快就赶过来了,心里高兴,可是面上却是严肃的回答:“我好像是中了它的道,有点像是老人所说的鬼打墙,在一个地方总是兜圈子,最后它出现之后,跟我搏斗了两个回合之后,就被你的那道符给打伤逃跑了,估计是受伤不轻,临走的时候,那声惨叫很吓人。”

“你看清楚那个东西的眼睛了吗?什么颜色的?身体多大,一米还是半米?”我听到白洁的回答之后,又是问出来了我比较关心的问题。

因为小鬼初始刚养成具备害人的条件就是眼色为绿,身高半米,每增加一层修为,眼睛的眼色就会发生一次变化,身高也会相应的增高,直到眼神为煞白,身高为十米的时候,基本上那样的小鬼就可以说是在世间成为无敌的存在,神仙都无可奈何,可是据有史记载以来,还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把小鬼养成这样的,这个只是存在于传说。

“绿色,大约半米左右。”

“呼……”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才彻底的放心说道:“看来我所料不错,这个小鬼确实只是一个刚刚养成的,也就只会简单的几招攻击,仗着速度比较快点,所以对付你们来说,是比较容易的,而且最擅长的就是迷惑人的心智。一会我给你一张静心咒和护身符的道符,你随身携带,日后就算是在遇到它,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再说了,今天被我的道符打伤,估计小鬼也不好受。”

“小犊子,你说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多东西的存在吗?”白洁最近因为遇到这些事情,心中对于以前的无神论坚持越来越弱,甚至此刻竟然需要从我这里寻找一个可以相信的答案。

我眯着眼睛,笑眯眯的说道:“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但是你应该看看你手上的血印,这个可别我给说一千道一万强得多。”

说完之后,我又把从供奉三清祖师收集起来的香炉灰拿了出来,递给白洁说道:“回头你把这个涂在伤口上,防止万一中毒。”

白洁看着双手手腕处的血印,打开我给她的香炉灰,有点不相信的问道:“这是香灰吧?好使吗?你别给我整感染了?”

“爱用不用,不用给我。要不是你受伤,我才舍不得拿出来。”我说着假装就要抢回来。

白洁看我的做派就知道是好东西,急忙一把藏在背后,杏眼一挑,冲我风情万种的一笑道:“哪有送出去的还往回要的,我才不给你呢!”

说着就往厨房走,同时嘴里说道:“今天别走了,跟我们一起吃吧,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眨眼间就到了李琼的儿子头七那天,我和白洁进入到了停尸房里面,等待着小孩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可是我们等了一夜,也是啥也没有看到,最后只好是在公鸡啼鸣的时候,回去睡觉了,只好到晚上再来等着李琼的头七了。

“昨天晚上怎么样,感觉还很刺激吧?”我半开玩笑的对着白洁说道。

因为一般人还真不敢跟我一起在停尸房里面过夜,我倒是比较佩服白洁的胆量,昨天一晚上就那么静静的陪着我,度过了一夜。

“这有什么,早就习以为常了,我现在对死人和活人没有什么区别,都一样,肉体凡胎而已。”白洁淡淡的说道。做了警察,对于生死之事早就是看的比常人更开一些。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我估计今天晚上会有一场好戏,所以你最好是提前通知好你们的同事,随时等你电话。”我昨天看着李琼的儿子鬼魂呆萌的表情,就知道他是死的不明不白,啥也不知道,来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体会红尘,就已经重入轮回了。

“真的能抓到凶手吗?”白洁问道。

“不敢保证,只是有可能!”我说话做事从来不说满,因为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如果我说肯定能抓到人,到最后一根毛也没有捞到,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嘛。

“好,那我先通知一声他们,随时待命。”说着白洁就开始打电话通知刑警队的同事。

而我们也再次进入到了昨夜待过一宿的停尸房,坐在那里,等待着子时的到来,守门的依然是那个昨天见过的大爷。

知道我们的身份,所以也就是点个头,打个招呼,就进来了。

坐在那里,我闭目养神,等待着李琼的魂魄回来。

“吱……”

停尸房的门,突然自动的打开了,没有一个人进来,反而是在李琼那个苍白发青的尸体面前站着一个身影,低声的哭泣着。

我一看这不就是我等待着的正主来了嘛,于是我突然站起来对着她开口说道:“大姐,为何哭得如此伤心呢?”

听到我的声音,李琼突然猛的一下子转身看向我,颇为惊讶的开口问道:“你能看见我?”

“呵呵,你哭的这么大声音,我本来已经睡着了,都被你给吵醒了。可以跟我说说嘛,为何哭得这么伤心?”我摇头苦笑的说着,跟鬼魂说话就是累,还不能直接询问,本来我知道她的一切事情,可是万一要是说不对一句话,就会导致她怨气丛生,后果不堪设想。

“看来小兄弟不是一般人,既然你能在这里,或许你等的就是我吧。”李琼也不是什么傻子,虽然死去了,但是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于是直接挑明的说道。

“没错,我等的就是你,只是想知道,这一切的幕后凶手到底是谁,你或许还不知道,你的丈夫和女儿也已经被他给杀死了,所以,我想让你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谁?”我见到她直接了当的说,我也没有客气。

听到我说她的丈夫和女儿已经死了,顿时在李琼的身上就是产生了一丝丝的黑色怨气,缭绕在她身体周围。

“好个狠心的,竟然杀死我还不算,竟然让我家破人亡,要了我一双儿女的性命。”李琼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我看到事要不好,急忙开口安慰道。

“李琼,你放心,我既然今天过来了,就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你既然已经死去,那就要遵守阴间的法律,不可鲁莽行事,否则,你不仅再也见不到你的一双儿女和丈夫,甚至自己还可能魂飞魄散。”

听到我的话,李琼身上的怨气终于是止住了,半响才听到她叹息一声说道:“多谢小兄弟,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你想听吗?”

听到李琼如此说,我心里放下了大半,知道事情已经完成了一半,只要听完她的故事,就可以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做的了。

白洁此时只是见到我自言自语,颇为奇怪,但是一想到我那天说的要找李琼聊天,她顿时就是头皮发麻,非常识相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的看着我。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停尸房的再次被打开了,从外面窜进来一道黑影,扑倒我们的面前,趴在地上,呲牙咧嘴的发出一声声婴儿哭声!

见到小鬼已经来了,我知道那个害死李琼一家人的凶手也来了。

对着外面我喊道:“阁下既然已经来了,那就现身吧!”

“哼,小道士,你也不要听她讲故事了,还是听我讲吧。这个狠心的女人是死有余辜!”声落人现,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迈步走了进来,看着李琼恶狠狠的瞪着。

“李琼,你可认得他吗?”中年男人指着趴在地上的小鬼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