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

木雅歌木然临窗,眼神空洞的扫过内室的每一犄角,面如死灰。为何从前从未想过这间内室这般空旷,这般死静,这般寂寥?

是那闹腾不休的家伙不在之故吗?

不在···了。

春风柔柔佛过脸颊,携带青丝缠绵飘扬,汹涌澎湃的刺痛绵绵不绝的铺天盖地袭上心头,浓浓酸涩呜咽在喉咙,木雅歌扬起螓,倔强的不让滚烫热泪的溢出眼眶。

不许哭!不能哭!

吴越,江凌燕不身败名裂,不拿他们的时血祭她,她决不会哭!

“小姐。”果姨在外小心翼翼的扣了扣门,手持一封密信而进。

“谁送来?”木雅歌连忙敛了神色,沙哑问着,从果姨手中接过信。

“吴姜。”见木雅歌哀痛却始终不肯狠狠哭出来宣泄,果姨心疼万分。

木雅歌一目十行,片刻,凄然面容上缓缓浮现出一股淡淡笑意,冰寒彻骨的笑意。

“吴越回北方了。”木雅歌微红的笑眸凉凉无情,叫人止不住冷颤:“他比我预期还要死的早!”

成阳往北的管道上,两匹骏马飞驰,扬起呛人尘埃。

车内,吴越因马车疾驰飞奔身摇晃不定,只见他仍急急催促,恨不得眨眼就到了吴家堡。

“老爷,越是这一刻,你越要稳住,到了堡中,才能有理不紊的处理所有账目。”江凌燕将手按在他瑟瑟抖然的手背,与之相比,她较为冷静,可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惊慌的厉害。

她还未来得及思出为何吴姜与刘芒为何同会说出朝廷查灾之事,今早吴府不请自来个奇怪的算命先生,算出骇人一挂。

朝廷当真在朝查灾粮去向!吴家当其冲!

原来*海迟迟不来信通知,皆因被朝中与他敌对权贵盯防,前几日才伺机叫人乔装打扮到成阳报信!

朝廷派下的特使官员在几日前,前往北方查探!

江凌燕看了看脸上惨白一片的吴越,眯眼暗忖,若吴越在劫难逃,那她须早作准备逃此灾劫。

一路上连夜奔波数日,累死四匹骏马,吴越忐忑不安的终于回到吴家堡。

一下马车,吴越匆遽冲进书房,房内书架上刻意堆满大大小小的书籍,一时叫吴越眼花缭乱头疼欲裂。

为以防万一,他将吴家本家账目与记录其他不义之财的账目,伪装成书册,混淆视听,此刻,火烧眉毛,哪能一本本精确的找出来。

江凌燕随即跟进书房,见吴越手忙脚乱的一阵乱抱,急中生智:“老爷,藏之不如毁之,一把火将书房化为灰烬,即使朝廷查,也查无可查。”

“烧毁?”吴越抱着账目喃喃复述,迟疑不决。

“唯有走水,后顾无忧!”

“不可!”吴姜急促的否决,惊然出现在房外:“毁不得!”

江凌燕诧异的看着本应在成阳却累的气喘吁吁出现在眼前的吴姜,只见吴越三步并两步的迈到吴越眼前:“堂叔父,烧不得。一则,账目是你北方吴家记录至今的详细,里面其他商贾赊账按印记录俱在里面,一旦毁之,等同欠债购销,损失多大,堂叔父你心中比我更加有数!二则,吴家堡在此刻走水,更令朝廷生疑,恐日后有心之人盯的更紧,让你难以喘息。”

“吴姜,你为何会出现在此?”江凌燕此刻更关心这一点,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得不让她心生疑惑。

“为了我自己。”吴姜看了吴越,如实道:“唇亡齿寒,堂叔父深陷囫囵,我也不能全身而退,我成阳吴家倚靠北方小麦经商至今,北方一旦没落,成阳势必受到牵连,我想坐视不管,亦是痴人说梦话。”

说的无情无义,却是情理之中。

“姜儿,你可有何良策?”吴越此刻哪能管的这些,吴姜说的对,账目一旦烧毁,就平白送出好几年的盈利,今年为了皇商一位,他已费了大把银两,若再毁了赊账,北方财力也会大大受挫。

“朝廷盯着堂叔父,却未盯着我,今夜幕一临,无人防范,我就带着这些账目悄然去往隐秘之地,世人皆知我是恣睢浪子,我游走他处,也不会惹人疑。”

“好!”吴越忍不住拍手叫妙,双手扶在他双肩上:“躲过此劫,我必会重谢。”

江凌燕知晓在说也什么无用,沉默看着眼前继续商榷后续之事的两人,尤其是异常的吴姜,心中隐隐腾起不安。

风雨比想象中来的急,白日吴越到府邸,夜未降临,身着官服的朝廷命官就突如其来大肆搜查,打的吴越一个措手不及。

眼睁睁见京城侍卫如抄家般,乱翻一通,叫集于大堂的吴府上下众人如惊弓之鸟,人人自危。

京城官吏个个气势汹汹,肃冷可怕,叫人看一眼都心惊肉跳,尤其是带头的魁梧络腮胡京城特命官员。

而这个官员偏偏就是垫了层层棉布,强装了身形的段小楼!

段小楼将吴府翻了个底朝天,书房被她抄的乱七八糟,可最终一无所获。

不由眉头一蹙,暗道,不可能!

今日收到吴越回北的不仅是木雅歌一人,还有紧盯着吴越不放的她。

明明白日有人暗通她吴越受惊回了府,急急忙忙藏匿所有账目,她紧随而来,就是抓个现行,可眼下,一般大宅会设有的房内暗格,她都悄悄查看,都不见一物,难不成这个老家伙设有别的机关?

段小楼深沉黑眸扫过吴府众人,寻探的眸光如一把利剑明晃晃的架在吴府家眷身上,骇的众人瑟瑟抖。

眸光来回寻索一遍,段小楼惊觉江凌燕不在此中。

此刻,从外急冲冲跑进一侍卫,在段小楼耳旁窃窃几句,段小楼眸带惊色,低声问了几句,走到吴越面前,抱拳道:“吴老板,朝廷下命,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今夜叨扰了。”

吴越强装镇定,拱手道:“大人哪里的话,你们不过是职责所在。今夜,多有劳累,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摸出随身携带钱袋,带着示好的意味双手递给段小楼,段小楼冷撇一眼,果决将他的手凉在半空中:“不用,兄弟们,我们走!”

见段小楼终于出府,吴越不削耻哼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暗自庆幸,吴姜趁着方才混乱偷摸出了府邸,叫这群狗腿子恰好扑个空!

你确定是江凌燕?”段小楼大步出府,急然出声

同样伪装而来的刘芒急忙拉着马匹跑到她面前:“适才你进府搜查之时,有两可疑身影从后门策马而离,其中一人身形似女子,仿若江凌燕。”抬臂指东:“方才我叫人紧跟,一路上会有标记,你去追,看看是否是她。”

“定是她!”段小楼翻身上马,一夹马肚,疾驰追去。

方才在堡中不见江凌燕,肯定趁着混乱先逃了,在吴家堡找不出半张账簿,那定是江凌燕将其悄然带走!

段小楼如是推断,扬起一鞭,狠心抽打马,马儿一嘶长鸣,扬尘而去。

“你们还不跟上!”刘芒焦急的命令被她一道带来的成阳衙役,衙役飞身上马,朝东飞驰。

刘忙望着滚滚尘埃,心虚的擦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这段小楼忒大胆了,居然冒充朝廷命官来抄家,若今夜不能一举成功,将来朝廷追查下来,她恐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朝东逃亡的马车上,江凌燕惊魂未定的舒了口气,想起方才一大波京城侍卫气势汹汹的闯进吴家堡,一颗紧张剧烈跳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尤其是带头的凶神恶煞的络腮胡子男,叫人忍不住看了心惊!

看来,就算吴府逃了今夜一劫,恐以后也麻烦不休了。

江凌燕抿了抿嘴,果然,是时候离开吴府了!

吴姜四平八稳的坐在她对面,看着脸色抿嘴的江凌燕,轻扇着手中折扇,勾唇一笑:“你面色瞧起来不怎么好,怎的,想另寻安宁之处?”

江凌燕抬头看他,眸光移落在他脚旁的红木箱上,蹙紧了眉心:“吴姜,你究竟有何目的?你的说辞唬得住吴越唬不住我。商事,你从未放在心上,为何这次偏偏这般上心?”

“所以,你才不放心的跟了出来?”吴姜唰的一声收回了折扇,摇头叹道:“可惜,终究是别人的瓮中鳖。”

江凌燕闻言警然大起,忽地起身,悬起车帘,窗外月色朦胧,恬静安宁,江凌燕却背心一寒,惊觉这是直通成阳的一条大道。

账簿,成阳,木雅歌。

江凌燕陡然明白,吴姜为何事出反常!

“你何时与她结为一党?”江凌燕问的惊慌,一遍喝令马夫继续前往,一边愤懑质问吴姜。

马夫充耳不闻,江凌燕情急之下,试图江他推下马车,奈何,吴姜直起身子,一把将她拽进车内,推坐在地。

“念在往日情分下,劝你安分点,那样少吃点苦头。”吴姜拧眉喝道。

江凌燕怔了怔,蓦然哈哈大笑:“吴姜啊吴姜,妄你自认潇洒无据,结果还不成了木雅歌的狗腿子,想来,你也消受美人恩了吧。”

吴越任由她嘲讽,无所谓的耸耸肩:“当初你也不是投我所好?”

江凌燕紧紧盯着他,脑中飞快旋转,眸光不留痕迹的扫着车帘,冥思着如何逃出。

马车蓦然一个颠簸,惊闻外面一声惨呼,马车倏然停下,两人脚下不稳的一个前方倾扑过去,顷刻,车帘被掀起,络腮胡子男按剑冷面走进。

段小楼眯眼冷扫此刻正狼狈的两人,眸光锁定在吴姜身旁的红木箱上,拔出利剑,狠厉一劈,将扣上的锁劈断,不出所料,段小楼欣喜现里面正井然有序的叠放了一箱的账簿。

吴姜见她正翻阅一本本账簿,又惊又急,惊的是着朝廷官员竟追到此处,急的是若是将账簿交给朝廷,纵使吴越也会因此定罪,可不是木雅歌亲手葬送吴越,天知晓,这个心狠手辣的女子会不会残忍的粉碎他一丝希望?

“大人,这些账簿···”

“怎么?想携带而逃?”段小楼冰冷的剑尖架在吴姜的脖子上:“还是妄想我会听你半个字。”

剑间逼近吴越的静动脉,再次冰凉的寒意让吴越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江凌燕见他们一旁对峙,起身用余光偷瞟着出口,不落痕迹的朝外挪了挪,只要一步,只要一步,她就可以冲出马车,伺机隐没在黑夜中,消声蹑迹。

“若你再敢动一步,小心我剑刃染血。”

段小楼未转头,狠戾的放话亦令江凌燕心间一颤,不敢在动半分。

段小楼冷笑一声,脚尖勾起红木盖子,啪的脆响,盖了起来,锐利的眸子警惕着眼前两个心怀鬼胎之人。

暗忖,算时辰,刘芒带来的衙役差不多也该到了,眼下她只须在车内守住着这两人谨防他们破车逃出便可。

“哒哒哒”

段小楼竖耳一听,急促有力的马蹄声响渐渐逼近,片刻后,忽听外面耳熟女声悠悠一问:“吴姜可在里面?”

诶?

段小楼愣愣的眨眨眼,这不是她家娘子的声音吗?

她家娘子也杀来了!?

马车四周晃动着灼灼的火把焰火,突如其来的女子之声,江凌燕岂又不知是谁,灰败的瘫坐在地···

木雅歌高坐良驹,眸光凛冽的看着车内走出为身着官袍的络腮胡子男,只见络腮男子对她咧嘴一笑,眉宇间陌生却熟悉的笑意让她有些恍惚。

“那个,娘子,你也来做贼拿赃了?”

“······”

阴晴不定时,祸福旦夕间。

数月前,米麦依然南北割据,各是一霸,可两日京城皇榜却宣告从今而后成阳柳家独占鳌头,不禁从新被封为皇商,且还掌管盐权一事,令人啧啧叫叹!

吴越与户部左侍郎昧心贪了朝廷灾粮,致多数金陵难民易子而食,饥饿至死,罪不可赦,处以极刑。

江凌燕因多次陷害柳家,害人殒命,本难逃罪责,也难逃罪责。

天光明媚,柳絮随风摇曳。

近来因吴越一案,木雅歌与段小楼几乎每日逗留京城告御状呈证物,还和皇帝商酌今后粮盐之事,今日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回成阳,段小楼惊然现她还没和她家娘子好好说上一句话。

等回神后,大小姐已经果决的扔下她坐上马车独自回成阳!

段小楼苦笑的扰扰头,知晓她家娘子定是暗暗生她的气,恼着不搭理她,段小楼灰溜溜的重新雇了一马车,紧随大小姐。

可惜,大小姐就是看她不顺眼,一路上打尖住店,不同吃,不同住,厢房一间东,一间西尾,离店也不相告,解释之遥犹如迢迢星河,望尘莫及。

幸而,回了成阳,看在便宜岳父的面子上,她家大小姐终于肯与她同席了。

“雅儿,多吃点,你瞧你瘦的一阵风就能把你吹到似的。”木爹爹一个劲的为木雅歌布菜,她关切之言亦深深令段小楼愧疚。

最恨伊人悴,段小楼咬牙默默夹起菜肴,忐忑的放着木雅歌碗中,愧然道:“我知你气我,恼我,可身子是咱们都好好顾着,有是何事·。”

“段郎这般关怀妾身,妾身定会好好养着身子。”段小楼话还未完,就被木雅歌抢了先,盈盈笑意如久旱甘露,叫人看了忍不住欢喜万分,段小楼身子却蓦然一抖,丝丝寒意沁入背脊,阵阵凉,她家娘子有些····异样!?

“喏,你也别饿着。”木雅歌笑吟吟的为她添上一菜,温婉贤淑的待段小楼,更令段小楼提心吊胆。

“夫人啊~我总觉得雅儿笑的好可怕~”木爹爹窃窃的道。

“夫君,待会定有一出好戏的。”木夫人淡淡笑道。

段小楼一边小心翼翼的用膳,一边用余光偷偷打量着木雅歌,只见她从头到尾,嘴角含笑,用餐举止优雅,与往常无异,偶尔与大小姐四目相交,大小姐柔柔眸光也能轻而易举柔化她心中不安。

段小楼心道,许是她家娘子真的大度,不计较了。

如斯想着,段小楼放心的用完晚膳,与木雅歌双双回了房。

今夜是至分开来,次单独相处,段小楼不可避免有着三分惊恐,别开大小姐直勾勾的笑眸,段小楼紧了紧拳头,深呼一口气,紧张道:“娘子,我要解释··”

“嘘···”木雅歌欺身上前,纤葱细指压住在她张合的嘴,在段小楼的错愕圆眸下,盈盈笑问:“方才用膳吃饱了没?”

“饱,饱了。”段小楼愕了愕,娘子这笑似乎···别有深意?

木雅歌一手慢慢的探下,游弋在段小楼鼓鼓的肚腹上,直叫段小楼觉得凉飕飕,木雅歌满意的笑了笑:“果真用好了,这样,总不是个饿死鬼了。”

啥?段小楼呆呆的眨了眨眼,还为还得及问出此话深意,就见大小姐蓦然一退,脸色惊,变,冷冽的从柳腰中抽出软剑,直刺段小楼面门。

“段小楼,你去死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