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乱婬

交战中,葫芦娃身体一颤,周身光华迅速暗淡下去,红红的眼中浮现出疲惫之色。显然连续的硬拼已经消耗了它大量的能量,使得它出现了疲惫之色。

而对面,神秘魔虎周身那诡异的魔芒也全部消失,三只眼睛里都是光华暗淡,隐隐露出惊恐不安之色。看着对面的葫芦娃,神秘魔虎眼珠不停的转动,偷偷的窥视着上方那偶尔出现在时空裂缝。

此时,突然一道亮光闪过,天空又一次的出现了一道时空裂缝。神秘魔虎口中怒吼一声,一道三色魔芒汹涌而出,对准葫芦娃攻去。

看着敌人强劲的攻势,葫芦娃不闪不避,小嘴中七彩光芒闪现,一道细小的光柱迎风见长,迅速的化为一道直径超过三尺的璀璨光焰,迎上了魔虎这强可怕的进攻。流光飞舞,破碎的霞光遍布于整个天空。这一击葫芦娃很轻易的就击了魔虎的进攻,七彩光柱顺势而去朝着敌人袭去。

然而进攻中,葫芦娃突然一愣,随即就察觉到了某些细小的变化,身体猛然弹起,朝天空飞射而去,同时口中一声怒啸,撕天毁地之气贯穿天宇,化为一股七彩的风暴,朝着正向那时空裂缝飞去的魔虎击去。至强的一击射中了魔虎,然而也就在同一时刻,它的身体飞入了那关闭的裂缝,随着那消失的光芒化为了虚无。

空中,传來葫芦娃不甘的怒吼,似乎魔虎这样的遁去,令它大为恼怒。远处,姬无命月言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的惊讶,因为他们虽然事先就猜到了魔虎会遁走,但却想不到它会选择这种方式來摆脱葫芦娃。

心中发出一道意念,姬无命带着月言朝葫芦娃飞去。看着落在肩头闷闷不乐的它,姬无命安慰的道:“好了,你的威猛厉害我们都看见了,这一次被那魔虎逃走,也沒有什么关系,以后要是再遇上,你就把它收拾掉好了。这一次我们的目的是穿过这里,现在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就继续前进吧。”低吼两声,葫芦娃看了他一会随即闭目不动,似乎真的疲倦了。

淡淡的,月言道:“它恐怕累了,刚才那灭天一战,想必它一定消耗了不少能量,以它现在幼小的身体状况,恐怕是透支了。”

沉重的点了点头,姬无命道:“你说的这个我已经想到了,我现在突然在担心,将來它要是长大,力量达到了极盛时期,那时候它会是如何的厉害,而我又还能不能控制住它,如果控制不住,它对这个世界会带來些什么呢,”

一边说,一边御剑凌空,天邪刃发出一道赤霞,带着两人的身体快速的穿越这片天空。

暗绿色的天空下,一道红云闪过,寂静的南莽中,月言的声音在风中飘荡。“一切自有因果,那时候的事情,这时候何必去猜测呢,”

穿过岩兽岭,姬无命与月言进入了深处,这里明显与刚才有所不同,首先那暗绿色的天空中,就飘舞着黑色的云朵,整个天空阴暗低沉,阵阵黑雾弥漫四周,将光秃的山头笼罩,若隐若现中闪烁着诡异的黑芒。

停身半空,姬无命看着前方,眼神微疑神色严肃,沉声道:“这里应该就是了,只不过四周的这些黑雾有些古怪,似乎并非一开始就有的,而像是一座阵法所形成,阴森中透露着诡异。”

同样看着前方,月言轻声道:“这一点我看不出來,只是我隐约中有些不妙的感觉,不知道是预示着什么。”

看了她一眼,秀眉微锁,绝美的容颜上那淡淡的担忧就像清晨枝头的露珠,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姬无命安慰的道:“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我们一起即使艰难险阻也能一起度过,何况还有葫芦娃在,就算兽人高手全在,我们也决不会输。好了,我们走吧。”意念一动,天邪刃自动飞出,托着两人的身体,化为一道红云飘射在黑暗的天空。

一路上,姬无命的意念高速运转,分析着四周的一切,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在状况。

在飞行了大约半个时辰后,两人前进的势头突然一顿,姬无命低声道:“小心,有股强大的魔气正在迅速靠近,其修为之强劲应该很油的实力。”

月言一惊,问道:“还有多远,我们要不要暂避,等他过去后再前进,尽力减少麻烦,”

“不用,目前我们虽然处身南莽,但要找的地方还不知道具体位置,就让这位兽人高手为我们解答疑难问題吧。注意,他已经察觉到我们來,就在正前方。”

姬无命话刚落,一团黑色的魔云就出现在两人三丈外,轻轻的盘旋并闪烁着诡异的魔芒。“妖族,你们是从人间來的,尔等何人,敢入我南莽,难道是不想活了,”

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黑色魔云,姬无命肃然道:“在下姬无命,看你的修为,恐怕在南莽身份不低,应该属于尊者级别的高手了,不知道你又是谁呢,”

惊呼一声,眼前的兽人高手诧异的道:“你是姬无命,想不到你來得还真快啊。看來你是真的不怕死,竟然敢追來南莽,你当这里无人吗,我们首领还沒跟你算天邪刃的账了,今天就让我夜魅你们葬身此地。”

警惕的看着夜魅,姬无命沉声道:“原來是四将之一,不知道与那破玉相比怎么样,”

黑云中,夜魅冷傲的道:“本座乃兽人第一将,破玉位列第二,想试试吗。”

明白的点点头,姬无命道:“原來是黑暗界第一将,真是失敬了。这一次我们來这里的目的,想必你应该清楚,不知道我们要找的人现在何处,大人可敢赐告,”

冷笑一声,夜魅道:“來了这里就不要想活,你们又何必问那么多呢,如果你真有大石说的那么厉害,那就打败我,我自然会告诉你想要的一切。现在,你就受死吧,幻梦流光,”

姬无命脸色一沉,低声对月言道:“你先后退,记得守住心神就行了,这人我來对付。”身体嫉射而出,脚下如天邪刃刹那间幻化龙龙,一道滚滚龙炎朝那黑色魔云喷射而去。

眼看就将击中夜魅,可一声阴沉的笑声传來,整个黑色的魔云就完全消失了。广阔无边的天空下,阵阵阴笑从四面八方传來,那得意中带着恐怖的声音,就像是梦里的恶魔在微笑。

姬无命停身半空,全身运起佛门无上金光护体,层层佛咒从他身体上散发出來,迅速的朝外蔓延,渐渐形成一座金刚降魔阵,三十六尊金色的佛陀分部四方,各自闪烁着威严的气势,整个阴暗的天空都泛起层层金芒。

四周,黑雾滚滚,先是出现一些体形细小,形状恐怖的恶魔头颅,张着血口像是在示威一般,围绕着姬无命旋转。随着姬无命身外金刚降魔阵的出现,那些恶魔渐渐消失,随即在魔神夜魅的厉啸声中,化为了九尊巨形的魔影,十八只眼睛闪烁着一红一黑的恐怖光芒,发出震耳欲聋的怪啸。

这一刻,阴暗的天空下闪烁着诡异的暗黑、暗红与金色光芒,数不清的阴风阵阵咆哮,挡不住的魔气裂天撕地,掩不住的金光冲上云霄。三色奇光交织如梭,密集的霹雳声如黑暗中的炸雷惊动四方,整个南莽一阵动荡,那耀眼的光芒摇晃摆动,最终化为云彩,飘散、飘舞、渐渐消逝了。

身体腾空十丈,姬无命避开那聚集四方魔气,融会贯通的强劲一击,眼睛不停的扫射着四周,找寻着夜魅的行藏。一片空无,丝毫沒有半点影子,这让姬无命意识到这夜魅不简单,竟然施展黑暗法诀隐身攻击。

冷笑一声,姬无命右手一招,数丈外的天邪刃飞驰而來,出现在他一丈外,自动的盘旋。双手扣诀,姬无命全身青光流动迅速的朝头部汇聚,只一会整个上半身就闪烁出无比耀眼的青光。一声轻喝,姬无命全身光华爆涨,双眼间一阵青芒闪动,一只竖立的眼睛猛然出现,急速射出一道青光,正好就击中那天邪刃,顿时青光散射,整个天空弥漫着淡青色余辉,一切掩藏在黑暗中的万物,都清晰的出现在四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