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乱莲花村

第三十章

此时,纪和光站在窗台上,看着医院楼底下浪漫的告白场景,急躁的皱了皱眉。他打了个好几个顾知尘的电话,顾知尘的电话竟然显示无法接通。这个顾知尘,是不是早就料到这一幕,竟然把他的门给锁了起来。

【顾知尘,我要把你皮扒了。】

纪和光恶狠狠的发下这条短信,把手机丢到床上,此时,楼底下已经响起了彼起彼伏的欢呼声:

“在一起,在一起。”

纪和光站在阳台上焦躁不安,他想起那时候,何诗意穿着婚纱和许向哲站在夕阳余晖落尽下巴厘岛的美丽景色里,她朝许向哲扬了扬嘴角,说道:

“我愿意。”

这次,她的诗诗,是不是准备再一次选择放弃他?他这么多天来,殷勤至极,唯一的一次吵架还是在昨晚,不行,他现在就想去找何诗意解释清楚,不管他是真的失忆,还是记性被狗吃了,他都会跟她解释清楚的。

纪和光向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急躁和不安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的耐心,敲得他再也无法安心下去,他衡量了一下高度,二楼,如果能从这个病房的窗外爬到对面的走廊,似乎很容易就能出了病房,纪和光索性把手里的针管一拔。想当年他也是翻过围墙逃过课打过架的,这么点距离,也难不倒他。

可纪和光万万没想到,他刚刚爬出窗外,就听到了楼上何诗意惊讶的叫声:

“纪和光?”

纪和光抬起头去,正看到从窗边探出半个头来的何诗意,周瑜显然也被突然出现在楼下的纪和光吓到了:

“纪和光,你干嘛?不要轻易寻死啊?”

何念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吵着要看,周瑜只好把何念念抱了起来。

“纪叔叔,纪叔叔你在擦玻璃窗么?”

我擦个毛线——

纪和光看着何念念,又看着脸上带着害怕的何诗意:“纪和光,你干什么?快点爬回去。”

一时间,医院楼底下的护士都惊呆了:

“有人跳楼了,救命啊,有病人跳楼了。”

我擦,有人跳楼选择在二楼跳的么?

纪和光皱了皱眉,伸出一只手掏出脖子上的戒指:“诗诗,我不想你在离开我了。”狗急也有跳墙的时候,更何况是纪和光这只没什么耐心的……忠犬。既然何诗意误会了他要跳楼,纪和光就索性将计就计了:

“诗诗,如果我曾经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情,请你原谅我,我是真的不记得了,肯定是我忘记了,我会努力想起来的,无论用什么方法。你离开的这四年,我从没有忘记你,你是我心里无法忘记的那个人,都说时间是最好的治愈师,我也想把这些年的执念交给时间,等时间治愈我的伤痕,可是这话就是哄小孩子的,我从来没有觉得这四年我对你的喜欢会少掉那么一点。如果爱是百分之百,这四年,我的爱是百分之两百,有增无减。”

何诗意趴在窗台上,看着下方纪和光的告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细听纪和光话里的意思,只是着急的扶着窗台:“纪和光,你先上去。”

此时,正站在树下看热闹的顾知尘看到纪和光揪着窗帘,双脚已经悬空,他马上往楼上赶,他没算计到纪和光会这么拼命,周瑜正展开的浪漫告白,又被纪和光给搅黄了。

“何诗意,你喜不喜欢我。”他没问爱不爱,是因为爱这个词语,似乎比喜欢更要浓烈一些。他不奢求何诗意对她是爱,只要是喜欢,他就已经心满意足:

“纪和光……”

何诗意话还没有说完,纪和光手里握着的窗帘刺啦一声,纪和光整个人就掉了下去……

“和光——”

昏迷的时候,纪和光似乎听到了何诗意喊他的名字。

不是纪和光,是和光。

她还这么喊着他,她还是喜欢他的吧?

“和光,和光。”

何诗意行动不便,她着急的想要跑下楼去,刚走出两步就恨恨的摔到了地上。此时,她才发现她脸上控制不住流出来的眼泪,她动不了,可纪和光,现在还躺在楼下,她一时间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没用的人,当所有的一切都面对着生离死别的这个选项,她才知道,原来在这千钧一发之中,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用思考,什么讨厌怨恨都可以放下,她昨晚不听他的解释直接把他轰出了病房,现在,报应来了,他对她再一次坦白了心意,可是,是不是一切都晚了?

※※※

在病床上坐立不安的何诗意在等了十多分钟之后,下楼去看情况的周瑜才抱着何念念姗姗来迟:

“他没事的,二楼不高,又是掉在树上才摔下去的。没什么大问题,对不起,小意,我不知道纪和光在楼底下,要是知道,我绝不刺激他,我不知道他喜欢你喜欢的这么疯狂。”

何诗意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这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谢谢你,小瑜,我自己的心里我很清楚,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怎样的,医院是用来看病的,不是用来浪漫的。”

何诗意不知道周瑜是什么身份,可既然能动用医院那么多员工,肯定是非富即贵的,她不想去猜忌,也不想去猜忌。周瑜在她的心里,大概就是人生里一晃而过的过客,就算此时周瑜开了直升机,她也不会觉得有多浪漫。

“你在怪我?对不起,是我安排不周,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那些护士,都是医学院过来实习的学生,还没正式实习。”

“我没有怪你,小瑜,有的感情强求不来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因为什么举动而有所改变。”

“是你不想改变,你的心里不想改变,你不想接受我。”周瑜打断了何诗意的话:“小意,你心里有纪和光。”

“是,我是有纪和光。”

至此,这段对话,终于有了**的时候,何诗意把头埋进被子里:“对不起,请让我冷静冷静。可能,我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

“没有,小意,我只是有点不甘心。”不甘心,我喜欢的那个人,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不甘心,我喜欢的你却不喜欢我,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这样的爱情,周瑜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也会让他遇到,他在情场上从来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唯有何诗意,他的关心,他的浪漫,在她的眼里不过像是一场闹剧,一场戏。

何念念站在地上,手扶着病床的栏杆,她看着何诗意把头埋进被子里,抿了抿嘴,她听不懂周瑜和何诗意的对话,只是她能感觉到,因为纪叔叔刚刚的意外,她的妈妈很伤心,很不知所措,她走过去,拉了拉何诗意的衣服袖子:

“妈妈。”

“我没事,念念。我没事。”

何诗意没抬头看何念念,只是摇了摇头,周瑜抱起何念念:“让你妈妈一个人待一会儿。”

说完,周瑜抱着何念念走出了病房,他站在门口,或许是因为此时悲伤的气氛,何念念没有哭泣,只是抿了抿嘴唇,眼睛水汪汪的,她不想她妈妈难过,可是她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何诗意。

过了一会儿,周瑜听到病房里传来呜呜咽咽的哭泣。

何诗意是个坚强的人,大概,也只有此时,她才会像个贝壳一样,打开自己内心柔软的地方好好的痛哭一场。她这样的人,要承担太多的流言蜚语,承担太多她这个年纪不属于她的责任,她无怨无悔的承担了,默默的忍受着,直到纪和光掉下去那一刻,她才知道,有的东西,真的不能纠结太多,人生里,没有多少事情会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她错过了纪和光,纪和光却抓住了他们错过的那条线,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他问她,喜不喜欢,其实,不是喜不喜欢,是爱与不爱。

“周叔叔……”

何念念小声叫着周瑜,她趴在他的肩膀上,悄无声息的抹了抹眼泪,她知道的,她不能哭出声,她妈妈听到了会更难过,周瑜带着何念念下了楼,等到了楼下,何念念才趴在他的肩膀上哭的呜呜咽咽的。

“我不要我妈妈那么伤心。”

小丫头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周瑜在楼梯口哄了好一会儿也没哄乖。

“带小孩子的感受怎么样?”

一个有些清冽的嗓音在医院的拐角处响起。周瑜抬头看去,正看到顾知尘从二楼的楼梯口下来,纪和光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不然他也不会找到周瑜。

“顾知尘,你阴我。”

“我怎么可能阴你,我今早就是和你说了一下纪和光和何诗意吵架了,难道不是你自己狗急跳墙赶着告白的吗?”停顿了片刻,顾知尘无奈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算了,你和纪和光都是喜欢狗急跳墙的蠢货!”

“这么说你好像很聪明似的。”周瑜知道斗嘴斗不过顾知尘,有些底气不足的抱怨。

“蠢货是什么意思?”何念念这个一百问一开口,顾知尘就无语了,他从周瑜手里接过何念念,敷衍的说道:“蠢货就是纪和光那样的男人。”

周瑜:……

※※※

夜晚安静的病房里,何诗意坐在轮椅上,看着病床上紧闭双眼的纪和光,纪和光脸上有好几处擦伤,手上也缠着绷带,原本秀气的脸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此时,点滴已经打完了,他却还没有要醒的迹象,刚刚顾知尘来她的病房问她要不要去看一下纪和光,说纪和光还没有要醒的迹象,不知道是不是摔到了脑子。

何诗意扶着纪和光的床站起来坐到了床边,他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被树枝刮伤的俊秀的脸让何诗意皱紧了眉头,一时间,无数的回忆涌进眼眶里,她顿了顿,抬手默默的擦了擦手背上的眼泪,她哭起来的时候,向来不会大哭大闹,只是安静的擦着眼泪,像个被人丢掉的小布偶一样,看起来格外心疼。

“哭什么?”

何诗意还在一个人伤感的时候,被纪和光突然睁开的眼睛吓到了,她顿了顿,慌乱的抹掉眼泪:“你醒了?”

“你在我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再不睁开眼睛,你是不是要给我烧纸钱了?”

何诗意脸上还挂着些眼泪,因为纪和光的这句回答,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纪和光趴在床上咳嗽几声,这才支起身子从床上坐起来,他看何诗意还一脸泪眼汪汪的样子,皱了皱眉,抬手抹掉她还挂在眼角的眼泪:

“鼻涕虫。有什么好哭的,我又没死。”低沉的嗓音落到何诗意的耳朵里,耐心又温柔,他的嗓音还是像曾经那样,不过是句安稳,已经让何诗意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何诗意默默的吸了吸鼻子,她哭起来的样子肯定丑死了:

“我没哭,也没为你哭。”何诗意抬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

别扭脾气!

纪和光在心里腹诽一句,看着因为他的猜测她有些闪躲的目光,学生时代她就是这样,被猜中心事就喜欢死不认账,可脸上的表情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呢。

“我也不想你为我哭,如果我是个让你伤心的人,那我也不愿意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纪和光把何诗意的头拥进怀里,何诗意挣扎了几下,发现腿动不了,只能以这样别扭的姿势被他抱着,她沉默着,慢慢的又红了眼眶,纪和光醒过来,他看上去好像真的没什么大碍。一时间,病房安静的只能听到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纪和光在何诗意耳边说:

“我答应你。”

何诗意抬起头来,一头水雾的看着他:“答应什么?”

我昏迷的时候听到你说:“‘和光,如果你醒过来我就做你女朋友。’”纪和光学着何诗意的声音,脸上闪过些不好意思:“现在我醒过来了,咳咳,所以,我答应你的表白。”

何诗意:……

纪和光这是准备赖皮到底?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