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人术艺术露私

下的菜草草掉,需要凉拌的就拿芝麻油应付下。不过这倒是很合章泽恩的胃口,“我就说嘛,芝麻油可比橄榄油好吃一百倍。”

符闵嵊斜眼看她,一副教训人的口气,“你知道橄榄油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油脂中最适合人体营养的油吗它的健康价值和美容价值可是其他油不能比的。”

“难怪你每个月都要喝两勺油。”章泽恩小声嘀咕着,随即又问小烈,“小烈,你觉得是橄榄油还吃还是芝麻油好吃啊”

小烈忙着游戏根本无暇说话,章泽恩又问了一遍他才回道:“油是什么东西”

没过一会儿章泽恺和尹唯榕双双从客房里出来了,尹唯榕一见到章泽恩竟然拔腿就往房间里跑。

“嫂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见我就跑”

其他两个大人面面相觑,小烈在一旁漫不经心的回她,“肯定是想起来给你带了什么东西呗。”

果不其然,尹唯榕从里面拿了两个盒子出来,“这是手表,这是巧克力。”二十三岁的尹唯榕声音甜甜的,一幅少女模样,章泽恺搂着她站在一起,简直就是真人版癞蛤蟆吃天鹅肉。

“我妈自己偷吃了一盒巧克力。”小烈在一旁爆料,尹唯榕立马过去捂住他的嘴,“你没吃吗你说吃了就不说的。”

其他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尹唯榕脸都红了,苍白的辩解道:“酒心巧克力太美味了,一吃就根本停不下来。”

“你给小烈吃酒心巧克力”章泽恺听她说完简直无语。

吃饭的时候章泽恩问起尹唯榕这次离家出走的原因。章泽恺瞪了她一眼,“多吃饭,少说话。”符闵嵊却在一旁帮腔:“我倒是也蛮好奇的。”

尹唯榕涨红了脸,望了望章泽恺,“我可以说吗”

章泽恺叹了口气,小烈则龇牙咧嘴的笑。

“就,我跟泽恺商量说给你们买栋房子。我说四百坪挺好的,以后生两个孩子家里也不会太挤,但是他不肯,说只买两百多坪的。”

章泽恩和符闵嵊互相望了一眼,一脸错愕。

“你就因为这事离家出走”

“他只肯买两百多坪,到时候你们不会说是我这个嫂子小气吗”尹唯榕说得像是自己受了很大委屈似的,“我是真心的想给你们买四百坪的。”

“嫂子你因为这事离家出走就也太”章泽恩话说了一般看到章泽恺朝她使眼色,“太让我喜欢你了。不过你要是为了我的事离家出走,好歹来我家啊,干嘛大老远跑去欧洲”

“我问小烈想去哪儿,他说想去欧洲。”尹唯榕转向一旁专心吃饭的小烈,“小烈是不是啊”

小烈点点头,也不管别人跟他说的是什么。对他来说,能打发他妈就行了。

章泽恩现在同情起章泽恺来了,带俩孩子过日子可真不容易。

不过就算章泽恺是她亲哥哥,也不能让他给自己买房子。她对尹唯榕说:“嫂子你以后可千万别因为这种事跟我哥闹不愉快,因为我根本就不要你们给我买房子啊,不管是四百坪还是两百坪,我跟符闵嵊都希望是我们自己买,而不是让你们给我们买。况且我们也没打算要换房子,现在这个家多温馨。”

“不是小恩,”章泽恺解释说:“给你们买房子也是想以后我们过来住方便点,说白了还是为我们自己考虑。”

“那你自己去买一栋不就好了嘛。”对于买房问题章泽恩是绝对不会松口的,纵然章泽恺现在挣了不少钱,但那也都是他辛辛苦苦赚来的,要她开开心心拿别人的血汗钱她做不到。

那边章泽恺和尹唯榕还想说点什么,良久没有开口的符闵嵊说话了,“大哥,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房子我们是不会要的。一是我们还没有换房子的打算,二来,就算将来我们需要更大的房子,那也得是我们俩去买。现在我没有能力买大房子方便你们过来住,是我的责任,但我保证以后你们来了我尽量让你们住的舒适点。”

符闵嵊话说的有点严重,章泽恩知道是因为伤着他的自尊心了,对面的章泽恺和尹唯榕脸色也有些不好。四个大人都默不作声,只有小烈在叫:“小姑夫,再给我个鸡腿。”

符闵嵊把鸡腿夹给小烈,章泽恺对他说:“妹夫,我没别的意思,真的只是想让你们住得更舒服点。”

“哥,别解释了,我们懂你们的意思。但是对我们来说,有多大的能力就过多好的日子,心安理得的日子最舒服。”章泽恩用胳膊肘撞了撞符闵嵊,“对不对”

符闵嵊垂着眼看她,笑着点点头。

午夜时分大家都睡了,家里静的跟没有人似的,符闵嵊却在剧痛中醒来,他按着左腹,跌跌撞撞的去了卫生间。

马桶冲水的声音把章泽恩吵醒了,她坐起身来看着在黑暗中蹑手蹑脚的符闵嵊,问道:“怎么了”

“闹肚子。”符闵嵊心想就是那芝麻油害的,平时他只吃橄榄油,这下一不小心就把肚子吃坏了。

连续去了几趟厕所符闵嵊觉得整个人都虚了,左腹剧痛不止,浑身冒虚汗。章泽恩走过来跟他说话,他也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什么,只觉得脑子闷闷的,神志也在迷糊和清晰中交替。

见符闵嵊不回话,章泽恩觉得事有不妙,她伸手摸了摸符闵嵊的额头,发现烫得简直可以直接在上面做煎蛋了。

章泽恩只能把章泽恺叫醒,送符闵嵊去医院。急诊室里就他们三个人,符闵嵊蜷缩在座椅上一声不吭,就连呼吸也是微弱的。章泽恩让章泽恺回家,不然尹唯榕和小烈一睁眼发现家里一个人没有还不得吓死。

章泽恺看了眼符闵嵊,轻拍了下他的背,“你还撑得住吗”

符闵嵊点点头,艰难的转过身跟他说话,让他回家去。

诊断出来是急性肠胃炎引起的发烧,符闵嵊脱水得有点严重,嘴唇都皱起来了。

医生开了三瓶药水,章泽恩就跟符闵嵊在输液室里吊点滴。符闵嵊羸弱的靠在座椅上,面色发白,像张纸。

“符闵嵊。”章泽恩叫他。

“嗯”他眼睛都没睁开。

“想喝水吗”

“不想。”

“那喝包冲剂吧,你脱水太严重了。”

“章泽恩,”符闵嵊移了移身子,挪出半个座椅,“你坐过来。”

、尴尬图5

很多男人会在醉酒之后打电话给心爱的女人。其实男人也很不容易,想做很多事,却也只能仗着酒醉那会儿装疯卖傻,或者可怜到生病了才敢做一些不那么爷们儿的举动。人在脆弱的时候会变成小孩子,如果一个男人在你面前回到孩童时期,那他必定是爱你的。

章泽恩看着空出来的半个位子,犹豫了下才坐了过去。她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符闵嵊了,当然之前的脑门不算。

符闵嵊闭着眼睛,双手环抱住章泽恩,头搭在她的肩膀上,舒舒服服的睡了起来。可这就苦了章泽恩了,怕他吊点滴的手会肿起来她只能托住他的手。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符闵嵊忽然抬起头,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对着章泽恩的方向轻声问了句:“我们不要离婚了好吗”说完他又靠在她的肩头上睡了过去。

偌大的输液室里只有他们俩,吊瓶里药水一滴滴的落下,吊完一瓶章泽恩叫护士换了,吊偏黄色药水的时候符闵嵊的脸明显抽搐了几下,手上的青筋也更凸出了。章泽恩吓得赶忙叫护士,护士解释说这是专门消炎的药水,吊的时候是会有点不舒服,这才打消了章泽恩的担忧。

最后一瓶水快吊完了符闵嵊才醒过来,外面天色已大白。有鸟在医院外叽叽喳喳的叫,还有陆续出现的车鸣声。

“怎么吊了这么久”符闵嵊还保持着抱章泽恩的动作,“你一夜没睡”

“我睡了谁帮你叫护士。”章泽恩从他的怀抱中钻出来坐到隔壁的位子上,“马上就快吊完了。”

从医院出来,两旁都是小贩的移动早餐店,章泽恩要了个油条蒸饭,符闵嵊摇摇头什么也不肯吃。

“你回家煮粥喝吧,医生交代说这几天要吃清淡点。”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煮”符闵嵊生了个病竟然开始无理取闹起来,换做以前的话他甚至不用章泽恩说,自己回家就会煮粥。

听他这么说章泽恩差点噎到,“我们现在也不是我必须煮粥给你吃的关系了吧”

符闵嵊本就脸色惨白,这下被她堵得无话可说,气色更加不好了。

半路章泽恩接到章泽恺的电话,说是带着尹唯榕和小烈去吃老东门的小吃了。还是小烈有良心,听说符闵嵊病了特意问候下,“小姑夫,你病好了吗”

“好了。”

“那就好,我现在去吃好吃的,会帮你多吃一份的。”

这孩子说话让人哭笑不得,符闵嵊把电话挂了递给章泽恩,问道:“你哥他们什么时候回去”

“不清楚。”章泽恩望着窗外,心里有点堵,自己帮符闵嵊应对奶奶的时候,也没问奶奶什么时候回去啊,怎么现在他就这么怕麻烦。

其实符闵嵊是希望他们多呆几天,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跟章泽恩讨论下离婚的事情。

现在他偏向于不离婚了。

中午的时候符闵嵊自己煮了粥,一锅清粥,其他什么也没有。他一口口慢慢的吃,用舌头去品味米粒特有的香气。章泽恩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却一脸鄙夷,这一点味道都没有的白粥哪里是人吃的。如果换做章泽恩,她是一定要配上小叠泡菜的。

符闵嵊跟公司请了病假,下午的时候就在家里看章泽恩给他买的那本毛姆短篇小说精选集,他老是忍不住去看前面那行歪歪扭扭的字:

“这一辈子,这一生,就是我对你最郑重的承诺。”

看的时候不过瘾,他还要读出来,每读一遍他都要笑一次。究竟章泽恩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了这行情话呢符闵嵊也不好意思问她,总觉得老夫老妻还肉麻的话,自己都受不了。其实他们也才结婚一年多而已。

章泽恩下午去店里了,反正哥哥他们不用自己管,跟符闵嵊待在一室也尴尬。坐定了之后她才想起来前天去艾晶晶家拿衣服的时候只是草草的解释了下,她给艾晶晶打电话却发现她关机了。

“难不成是生我气了”

想想好久没有跟麦粒联络了,章泽恩又打电话给麦粒,谁知道她也关机了。

“她们是说好的吗”

晚上还得回家跟符闵嵊演戏,章泽恩都有点疲惫了,好在她跟符闵嵊本来就不是热情似火的夫妻,不然骨头都能累散架。

今天章泽恺带着尹唯榕和小烈去了著名的陵园,看到一望无际的台阶他差点吓傻,这老婆孩子还不都得自己背着上去

但是就是这么的出人意料,尹唯榕和小烈玩得不亦乐乎,一个劲的往上爬,他还没到顶呢他们就先到了。

回来之后他笑哈哈的跟章泽恩说:“现在都叫腿酸呢。”

“那你还不去给他们捏捏腿。”章泽恩跟符闵嵊在厨房准备晚餐,多个人站进来就觉得他太占地方。

章泽恺心情好,没赏章泽恩一巴掌,他对符闵嵊说:“妹夫你这么会做菜真是便宜小恩了。”

符闵嵊笑笑,手上还拿着白菜在水下冲洗,“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

“什么”

“最怕你妹妹当白眼儿狼把我吃干抹尽就走了。”

章泽恩朝他翻了个白眼,心里不乐,“不知道谁是白眼儿狼。”

吃饭的时候章泽恺说明天就回去了,章泽恩说:“干嘛不多住几天,还有好些地方你们没有玩儿呢。”

“你真觉得我的生意不用做了”

“那你把嫂子和小烈留下来嘛。”章泽恩拉着小烈的手,问他:“你愿意在姑姑家再住几天吗”

小烈看了看尹唯榕,回答道:“不要。”

“干嘛不要姑姑可以分你酒心巧克力吃哦。”

“才不要,”小烈丢开章泽恩的手,抓起尹唯榕的手,说“我妈妈比较好看。”他故意把“妈妈”两个字念的很台范儿,章泽恩听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轻轻拍了下他,“姑姑也很好看的好吧。”

睡觉前符闵嵊躺在床上看章泽恩拆头发,梳到下半段的时候明显打结了,章泽恩毛手毛脚的也不管,就拿梳子使劲梳,符闵嵊看着都嫌疼。他起身去卫生间拿了免洗护发素给她,“涂点这个,就好梳了。”

“你怎么有这个的”章泽恩很惊讶符闵嵊会有这种东西,第一反应就是於童留下的。符闵嵊像看出了她的心思般,笑着说:“你把所有东西拿走那回,我还以为你百密而无遗漏呢,最后在沙发底下找到了它。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落下。”

章泽恩从镜子里看他,随意的发型,棉质睡衣,左边锁骨露了出来,给人一种浪荡不羁的感觉,她赶紧低下头,把护发素倒在手上,在头发上搓揉。

“你能不能考虑下我说的话。”

“什么”

“我们不要离婚了。”

章泽恩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符闵嵊走到她身后,抱住她,在她耳畔轻声说:“再给我次机会吧。”

、最终回

一直想把离婚范例写完,又从头到尾看了三遍,忽然觉得现在的全部,就是离婚范例了。

大概以前还想写章泽恩怀孕了,而符闵嵊仍旧不想当爸爸,管倪宽挡在章泽恩面前,说把责任都交给他。当然最后符闵嵊还是会选择当孩子的爸爸,虽然对他来说有些艰难。

不过我决定故事就到此为止。章泽恩是否会怀孕,跟符闵嵊会不会有孩子,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了。起码我不想章泽恩怀孕了还伤心,也不想符闵嵊失去了一切才真的知道珍惜。我相信他们会好好的。

关于艾晶晶和管倪宽他们各自的故事,就等我心血来潮想做交代的时候写吧。

真心感谢每一位看文的看官,谢谢你们。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