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儿女息小玲第九章

能把春假旅行计划推迟十五年再执行,这绝对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能为了点大五棱山楂,照顾一个人十五年,这也绝对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而能够将这两个人摆平的,绝对是神人!

飞机抵达中国云南时,迹部景吾就觉得答应竹本和他们一起旅行是个错误决定。

“表妹,板垣表妹。我帮你们去宾馆放行李,你快去找大五棱山楂。”

当他们在宾馆休整过,出来搭车,迹部景吾也是难得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

“表妹,这里堵车,我们走着去都比坐车快。”

“表妹,拿出你训练时的劲头来,我们比赛谁走的快!”

“表妹……迹部走不动就让他坐车,我们先过去吧?”

实在忍不住,敲回竹本鼹鼠出洞般的脑袋,“给本大爷下车。”

竹本不听迹部景吾的话,他抱着座椅,“表妹下不下?”

板垣默语嘴角抽动两下,唇无奈地弯着似有似无的弧度,“表哥,你别添乱。我给你出个主意。”

竹本竖起耳朵,一脸期待。

板垣默语唇角的弧度上扬:“现在下车,去机场,订一张回国机票,立刻回国,在家里等一周。”

竹本的手已经搭在车门把上,指尖都弯着,要扣下,硬被最后那句话给激得跳起。

“嘭——”巨响一声,脑袋撞在车顶。

“表妹!你这样就太不够意思了!”他转面朝迹部景世道:“小猫咪,你说,舅舅平时有没有好好罩你?”

迹部景世阖着眼,小憩。

“你们欺负我这个孤家寡人!等我有女朋友了,就一定有吃不尽的山楂!”竹本原本还愤愤,想着想着,又龇起那口白牙,傻兮兮地笑。

大家不再理会间歇性抽风的竹本,尽量把他是杀手这个身份抛到脑后。

否则,反差感太强,让人难以接受!

云南的茶生长在最适宜的环境中,无论是土壤、温度、还是空气质量,都极好。

绿葱葱一片,上面是翠色,下面渐深。

“表妹……怎么来茶庄,不是说好去大五棱的庄园吗?”竹本下车就哀嚎。

迹部景吾额角又突出一个十字架,深呼吸几口才将不华丽的情绪平复。

一手牵着迹部景世,一手牵着板垣默语,直接无视竹本,朝茶庄走去。

茶庄只有一小块地方开放给旅客体验,板垣默语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妈妈,你也喜欢玩土吗?”迹部景世好奇地看着半蹲在地上用手指捻泥土的板垣默语。

“泥土要玩出花样也很厉害呐,不要小看任何事。”板垣默语笑着继续检查泥土。

她这一举动可把别的旅客给惊到,一个个弯腰俯首,盯着地上猛瞧。

瞧了半天也没瞧出天来,耐不住性子,去问:“这种茶叶长在地底下?”

这种奇怪的问题在板垣默语脑子里转了好几圈,她才理解对方是误解了什么。

旋即拍拍手,站起身,解释道:“您说的那种茶叶,恐怕还需要靠您来培育。我不过是想看看这里的泥土为什么适合茶叶生长。”

“你是北京人?普通话真标准。”游客注意力转移。

板垣默语嘴角一抽,这次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笑笑。

她学的是标准普通话,当然不会带地方口音。

迹部景世也在一边玩了会儿土,兴趣怏怏后,开始自行采摘茶叶。

他去过板垣默语的茶庄,对于采摘茶叶很熟悉,虽然手法没有板垣默语那样老道,却也不会采摘到多余部分。

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兴许是这边的山更连绵壮观,比国内的空气更加沁人。

而且,云南四季如春,气候宜人,也是国内无法比拟的。

迹部景吾看出板垣默语的向往,勾起唇,自信地带她去见庄主。

至于迹部景世,暂时交给竹本也不会出问题。

茶庄种植茶叶主要用于销售,这样一来,有对外贸易就不会少掉迹部财团。

迹部景吾很早就与庄园主人见过,日本的进口云南茶叶是被迹部财团垄断的。

庄园主人是位年过五旬的老人,佝偻着腰,瞧身形竟恍若八旬。

他呷了口茶,眼皮抬起,瞅了板垣默语一眼,重重放下茶碗,皱着皮的手敲两下桌面。

桌面上有整套煮茶用具,有些用具与日本茶道所用的不同,板垣默语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

她虽然精于日本茶道,但对于别国的茶道也略有研究,走一遍流程不成问题,但要老道地煮出好茶,还是有点难度。

“献丑了。”板垣默语稳稳上前,噙着一抹笑,行云流水地开始。

与别人不同,老人并未盯着板垣默语,去关注她每个动作,而是闭目养神,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在板垣默语最后一个动作落下时,老人恰巧睁开眼睛,端起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碗,轻轻一嗅,便品起来。

不似细细品尝,他喝的极快,待他放下茶碗时,才发现他只抿了一口,茶叶还在碧色茶汤中打旋,热气袅袅升起,将老人的面容隔得虚幻缥缈。

“尚可。”

老人这句话相当于给了板垣默语一颗定心丸,她舒出一口气,笑意更浓。

迹部景吾摆到她面前的机会,她若是抓不住,未免太丢某位大爷的面子。

只不过,老人并没有看她沏茶时的动作,又怎么得出“尚可”这样的答案?

都说人老成精,老人似有读心术一般,从板垣默语那满脸的笑容中看出她的疑惑,且异常亲切地告诉她:“我种茶,卖茶,只求买茶的人能对得起这些茶叶,泡出好喝的茶,其它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人*而设的虚像。”

一语中的,板垣默语却只是继续笑。

她不否认老人所说有道理,可她仍旧喜欢茶道,喜欢那艺术般的文化传承。

收购庄园很顺利,板垣默语几乎没费什么力。

饭间,她摇了摇迹部景吾的胳膊,“你该不是早就和庄主商定好,我只是走个形式吧?”

迹部景吾抚着泪痣,没有出声。

板垣默语又问一会儿,见迹部景吾还是不回答,也失了兴趣。

庄园到手就是最好的结果,她犯不着纠结过程给自己添堵。

“想知道答案,难道不该有所表现,啊嗯?”迹部景吾端起高脚杯,喝下一口葡萄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舌尖卷掉唇上的酒汁。

板垣默语咽了咽口水,轻咳一声,故作镇定,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葡萄酒。

这男人,真是三十一枝花,成熟起来风韵更甚。

“表哥和景世怎么还没来?”忍受不了这种旖旎的气氛,板垣默语站起身,朝门口探了探。

迹部景吾闷笑起来,一把拽住板垣默语,“你真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板垣默语原本真不清楚,现在被这句话一点,七窍全通,她继续用无敌笑容掩饰心中的慌张。

“景吾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都说问人要有问人的样子。对于不长记性的人,只有惩罚。”迹部景吾扣住板垣默语的后脑勺,带着红酒香的唇覆上,长指轻轻一挑,解开她的发带,金发如阳光泻下。

面红耳赤,被酒香熏得微醉,板垣默语喘息着,那双蒙上水雾的眸子对上迹部景吾:“惩罚过后,可以告诉我了吗?”

迹部景吾捏住她一边脸颊,勾起唇:“还是不长记性,刚才的是惩罚。”

板垣默语顿悟,推开迹部景吾的手,坐正,戳了一块果脯,递到他嘴边。

“啊,张嘴。”像喂孩子一样,板垣默语一手张着,防止果脯掉落。

“调皮。”迹部景吾挑眉,却把果脯咬下,几下就咽入喉中。

喉结滚动,板垣默语灿灿移开眼。

“不用担心,景世今天会和竹本一起睡。”迹部景吾很贴心,却证实了板垣默语内心的猜测,惹得板垣默语双颊更红。

大抵是春季,天气还不够热的缘故,板垣默语很快冷静下来。

她又不是初晓人事的孩子,她已经是孕育了一个孩子的母亲,怎么也不该表现得如此生疏,平白惹某位大爷笑话。

同样端起杯子,喝一口,学着迹部景吾的样子舔舔唇,她笑:“既然是我们两人的夜晚,那么不做些什么独特的事,倒是辜负此番美景。”

迹部景吾还记得板垣默语之前这般听话时,让他上了一次大当,这回,他不会那么掉以轻心。

东西吃到嘴里才是自己的。

板垣默语的确想要耍小手段逗迹部景吾,可看到迹部景吾眼中看透一切的精光时,她蔫了。

故作平和,闷头继续喝东西。

“本大爷特意点了你喜欢吃的中菜,糖醋排骨、松鼠桂鱼、银耳红枣粥……多吃点待会儿才有力气,啊嗯。”

板垣默语的筷子停住,她没听错吧,这种不正经的话,竟然是从迹部景吾口中说出来的!

这回该轮到她注意,某位大爷是不是在盘算什么捉弄她!

就先顺着他,以不变应万变!

“听说江浙地带有很多出名的点心、小吃,像荷花酥、玫瑰酥糖、藕粉圆子,凤尾烧麦……还有那边的莲子银耳羹听说特别正宗。”板垣默语说着,笑意更深。

这些名字都很文雅,极具美感,该符合迹部景吾的美学。

虽说多年前她欲来云南只为茶,可现在,既然有时间,就该多逛一逛这个地大物博的国家。

“啊嗯,想去就直说,本大爷带你去吃。”迹部景吾果然对这些名字很感兴趣,只不过,这些话并没让他忘记自己的初衷,为防止板垣默语越坐越远,迹部景吾不停给她布菜。

一直到板垣默语吃得半饱,才停下筷,打横将她抱起。

“景吾,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预谋的?”板垣默语可不信迹部景吾是临时起意。

“本大爷若说从十五年前就开始预谋,你信吗?”

灯光打在他脸上,乍一看,竟隔了一层白雾。

虚影一般,让人骤然心律失常。

急忙抚上他的脸,阵阵暖意从掌心涌进才渐渐让她放下心来。

迹部景吾瞳孔一紧,腾出一只手,握住那只微颤的手。

指尖很凉,让他蹙眉。

“本大爷在,你还在害怕什么?”

“什么都不怕,只怕你不在,景世不在。”

板垣默语无力弯着唇,随后又自嘲一笑。

她最爱的人都在身边,她竟然还怕这一切都是黄粱一梦,这大概就是太幸福,便容易患得患失。

将那些无用的幻影晃掉,板垣默语自信地笑:“不过,这一世,你们想要从我身边逃开,我都不会放你们走。”

剑眉刚舒开,又皱起,把与她同频率皱眉舒眉的迹部景吾一惊,“啊嗯?本大爷不会做逃兵,本大爷的儿子也不会。”

板垣默语笑出声,唇凑到迹部景吾耳边:“我在想,景世成家立业时,我恐怕不得不放手让他走。”

“到那时候,我们也年过半百了啊嗯?”迹部景吾呢喃一声,“庸人自扰可不是你的风格。”

“难道我不是庸人是仙人不成?”

说话间,已然走入卧房,房间内空气清新,湿度正好。

窗帘还未拉上,夜空中繁星如目,一闪一闪,倒用不着开灯了。

迹部景吾没有开灯的打算,用脚带起门,便倾身上前,吻住板垣默语。

板垣默语挣扎一下,“我们先泡个澡,一整天风尘仆仆,身上都是灰。”

毁气氛当属板垣默语第一,这句话一出,爱干净的某位大爷立刻嘴角抽了一下,松开手,将板垣默语推进浴室。

他不介意在浴室。

这次,板垣默语没有逃过,她也没想逃。

对着自己爱的人,怎么看都不够。况且从前的冰帝之王,现在的商场之王,脸实在俊,皮肤实在嫩,身材实在结实!

两个都不想逃开的人,携手一生到白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们现在唯一担心的,恐怕就是迹部景世这个孩子。

谁让这个孩子喜欢上幸若妹妹就认准不回头了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