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帽对比回应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曾经允诺过尽快完本,不料一拖再拖,实在很抱歉!现在,兑现最后一个诺言,保证完本,虽然是烂尾了谢谢书友们的支持,谢谢大家!*

冬季的草原,每当夕阳西斜后,凛冽的北风仿佛无孔不入的锋利小刀一样,不仅可以侵入人的身体,似乎还能冰封人们的灵魂。★ 新 思 路  中文网 Sl.cOm会员手打★//. 欢迎来到//午后阳光的温暖随着时间的推移迅速减退,酷寒在冰风的肆虐下又夺回了大地的统治权。就算最强壮的勇士,安全帽对比回应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这个时侯也不想离开宿营地长途跋涉。然而,凡事都有例外!

在辽阔的东蒙兀草原上,如果从万丈高空往下看,只见苍黄的大地上有一块黑黢黢的丑陋疤痕,疤痕内外聚集了人畜上百万。这些可怜的人们分作两个团伙,就像蚁群一样展开惨烈的厮杀,地面上血流成河,伏尸遍野。

“首领,篾儿乞和达怛人退去了!终于结束啦,我们又熬过去一天,这日子过得真慢呐!”巴里岱和博尔忽拖着疲惫的身体挪到周虎赫身旁,两人满脸苦笑道。

周虎赫只觉两条手臂完全麻木了,或者说全身上下都没了知觉。战斗一整天,作为部落首领,他不但没有享受什么特权,反倒时时刻刻都厮杀在第一线。为了鼓舞士气,嗓子喊哑了,手臂挥舞兵器累得麻木了,巡视各处城墙一圈又一圈,两条腿跑得胀痛到失去知觉。可是,作为万众瞩目的领头人,他不得不担起责任,让每个部落士兵看到首领最英武、最乐观的一面!

“博尔忽,去安排一下,让后备队上来,儿郎们奋战一天,都下去吃点东西,好好休息吧,日子还长着呢。”小口喝了一点冷水润润喉咙,秦政哑声道。篾儿乞和达怛联军的影子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今天的战斗确实结束了。既然不虞敌军偷袭,就抓紧时间让大家休整吧

…………

宽阔的族帐里,暖洋洋一片,橘色的火焰把整座大帐映得金碧辉煌,每个人的脸上也似涂了金漆,煞是好看。周虎赫叹息一声,放下手里热乎乎的汤碗,扫视大家一圈沉声道:“既然都没意见,这事就定下来了。阿拉坦叔叔,你现在反悔还不晚,要是出了城,就得一条路走到黑啊!”

阿拉坦一直微微闭着眼睛,此时淡然一笑答道:“老夫年老体衰,还有几年岁月好活?既然早晚都要向长生天处去,早点晚点都一样。如果事成,当然皆大欢喜,我部人民免除了被奴役之苦;要是事败,蒙兀诸部尽皆覆灭,我活着还不如死了!首领,我已经漠视生死,心无挂念。”

闻言,众人皆戚戚焉,心中各有所思,一时间帐内竟然沉寂无声。

夜色中,几骑悄无声息地离开城堡,向着茫茫未知的远方奔驰而去。

篾儿乞人和达怛人的营帐并没有合在一起,两部终究难以完全互信,虽然口头上甜蜜亲热,背地里却都小心提防着对方。夜色下的达怛人古列延,迎来了几道神秘的陌生身影。

“你们就是忽必烈的使者?回去告诉他,现在出城投降还来得及,达怛人愿意为他担保,让他活命!不然,城破之日,就是蒙兀儿合剌赤惕部族灭之时!”达怛人的青年头领者卜客倨傲地坐在毛垫上,趾高气扬地说道。

阿拉坦面带微笑,并没有被者卜客的无礼激起怒火,做出过激的反应,而是轻声问道:“尊敬的达怛贵人,草原的霸主,英雄的把阿秃儿!小人阿拉坦虽然只是蒙兀的一个小部落头人,但也知道篾儿乞人铁木真的勃勃野心。贵族脱阿脱邻汗是整个草原的君主,蒙兀人也服从他的命令,向来恭谨驯服可是篾儿乞人却像荒原上的野狼,桀骜不驯,更与西方的辖嘎斯汗国勾连沆瀣。我的智慧见识短浅无比,远不如两位贵人,然而我都知道扶住蒙兀人,压制篾儿乞符合达怛部的利益,何况两位呢?现在蒙兀人已经展示出自己的力量,证明我们难以征服,为什么尊贵的达怛贵人还不改变主张,顺势打击篾儿乞部,匡扶草原上的正义呢?”

者卜客和扯儿必久久都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打量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蒙兀人使者。

“蒙兀人,你说得很不错!可是,你知道篾儿乞人有多少兵力吗?凭着你们城里那支疲惫之师,还安全帽对比回应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能向篾儿乞人发动反攻吗?你是在让达怛人为合剌赤惕部冒险,让我们流血,却还不能保证一定会有所收获!你回去吧,告诉忽必烈,达怛人不会用心攻城,让他专注对付篾儿乞人吧!”扯儿必嘴角浮出一丝微笑,扔了一个承诺。

阿拉坦心中一喜,觉得情况一如己方所议的那样,顿时信心大增,哈哈笑着摇头道:“扯儿必头领,篾儿乞虽然号称雄兵四万,其实现在可战之士恐怕不足三万人,而且士气低迷。激战两个月,转战数千里,人人掠获丰厚,战斗**早已不强,而大兵顿于城下,久攻不下,人人思家而不恋战,此军何惧之有?反观我军锐士尚有七千,贵部精兵两万,完全足以覆灭铁木真!数万蒙兀俘虏,人人怀恨在心,一旦事变,他们立即就可以加入战斗,与仇敌血战到底!此等良机,实在是天亡篾儿乞!”

扯儿必丝毫不为之动摇,非常坚定地拒绝了阿拉坦的游说,示意他们离开。眼见任务就要失败,阿拉坦一咬牙,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说道:“既然扯儿必首领坚持己见,我若还隐瞒关键消息,只怕难以糊弄你啊!也罢也罢,反正过了明天就不再是秘密了,在下现在就告诉两位头领吧。我们的援军,大室韦茶赤剌部的一万五千精骑已经到了望归山外围,帖木儿首领遣人送信,只要达怛人愿意合作,我们三方联手灭了铁木真;贵部若是不愿意,茶赤剌人则将进城协助守城,保卫合剌赤惕部。两位首领,形势如此,还请做出决断吧!”

“你说什么?!大室韦人来了!”

“怎么可能,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们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者卜客和扯儿必惊骇地从座位上骤然站起,失声叫道,满脸都是惊讶和难以置信之色。让敌方一万多人的大队伍悄无声息的摸到了自己身侧,这是致命的失误啊!要是一个不小心,恐怕立即就有灭顶之灾!

扯儿必脸色变幻不定,良久突然叫道:“给阿拉坦贵人端上最好的马奶酒,请坐,忽必烈的使者!来人,带这几位蒙兀人去周围的小帐休息,好生款待,不得怠慢了!”

“阿拉坦头领请坐,哈哈哈,蒙兀人真是了不起,在篾儿乞数倍兵力猛攻下,还能屹然不动,让人不能不心生钦佩。”者卜客笑呵呵地奉承道,全然没了方才的倨傲和盛气凌人。

扯儿必鹰隼一样的目光紧盯着阿拉坦,仿佛要刺穿他的灵魂一样,沉声问道:“阿拉坦阁下,大室韦人的军队到了哪里?你们蒙兀人究竟怎么想得,告诉我,你们有几分把握?”

阿拉坦面不变色,呵呵一笑道:“尊贵的扯儿必首领,我们的想法并不重要,主要在于贵部的决定!你们愿意扶持蒙兀人,那么篾儿乞部就一定会完蛋,你们希望铁木真统一诸部,成为东方十万儿郎的汗,那合剌赤惕部今日不亡,早晚也难逃覆灭!决定蒙兀诸部命运的,是两位贵人!就算加上大室韦人,我们也不过两万余兵马,能有什么用?”

扯儿必和者卜客的脸上无法抑制的升起一抹自豪之色,达怛人终究还是草原的霸主,可以决定弱小部落的命运。阿拉坦的这个马屁拍到了他们的痒点上,让这两个达怛贵族飘飘然起来!

“哈哈哈,阿拉坦头领过谦了,你们蒙兀人也不错,尤其是合剌赤惕部,丝毫不逊于我们达怛诸部里的一些中等部落。”扯儿必的客套里蕴藏着几分优越感,他把话题转移到所关心的正事上。“贵部的忽必烈首领究竟打算怎么干,有几分把握?”

阿拉坦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按照来之前想好的说辞答道:“我部计划对篾儿乞人发动一次全面袭击,抓住铁木真的军队疲惫、警惕放松的大好机会,会同茶赤剌援军,支持豁罗剌斯、乞颜等残部贵族头人策动蒙兀俘虏暴¥动,形成多点开花的局面,一举重创篾儿乞匪徒!当然,在我们的计划里,贵军不在袭击范围内。”

闻言,者卜客和扯儿必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了震惊和恐惧。大战数日,篾儿乞人早就疲惫不堪,加上合剌赤惕部龟缩城内,从铁木真到一般士兵,所有人都丢掉了警惕和戒备,懈怠了太多太多,如果一旦遭遇袭击,后果几乎不堪设想。四万篾儿乞人,被两万蒙兀联军袭击,还要面对两三万男性俘虏暴¥动,篾儿乞部的败局几乎是注定的!乱军要是波及了达怛人,就算他们不是主要目标,肯定也得蜕下一层皮!两人均感庆幸,能从阿拉坦处得到这个宝贵消息。

“阿拉坦阁下,和战攻伐关系着一个部落的兴衰,是了不得的大事。你稍作休息,容我与者卜客好好商量商量,一顿饭的功夫后就给你答复。”扯儿必笑吟吟地送出阿拉坦,留下两人在帐内研究该如何抉择,争取达怛人的利益最大化。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