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下药被男子脱了

“姐姐,我总觉得浅蕊姐姐今天有些不对劲。”

将浅蕊送回房间,小浅便有些疑惑的说道。

虽然若水也这样觉得,但这些都是她们局外人多想无益的事,便道,“想那么干嘛?我们又帮不上忙。”

小浅嘿嘿一笑,“那也是的,姐姐我们现在去吃好吃的吗?”

若水撇了她一眼,见她两眼放光,这才想起自己答应她的事,不免抿嘴一笑,这丫头也太心急了点吧,无奈一叹大方问道,“想吃什么?”

小浅一听便笑得更开心了,“我们去吃桂花鱼吧?顺便出去转转。”

见小浅渴望的目光,若水却眉头微皱,出去转转?出府?

虽然她也很想出府去玩,但这几天她运气实在太衰,每次出去都倒霉,更何况,现在莫言正怀疑她呢,于是便犹豫了。

“姐姐,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见她犹豫,小浅便心里打鼓,生怕她反悔了。

若水闻言笑着打趣她道,“上次才被人迷晕了,还不长教训啊,胆肥了?”

小浅却毫不在意道,“那不是王爷的手笔吗,有什么好怕的。”

若水直摇头,上次是王爷,这次万一遇到歹徒呢?再说,小浅一直以为莫言是在追求自己,却不知道这中间的纷纷扰扰有多复杂,她也不好跟她多说,因为小浅实在是太单纯了。

只得无奈道“现在出府不太方便,你也知道姐姐我刚刚才被罚了,王爷这些天不喜欢我出去,你不想看着我再次被罚吧?”

见小浅扁起了小嘴,才又忍不住笑道,“这样吧,我让莺莺帮忙出去买好吗?乖啦。”

她想了想,先不说她运气不好,就是现在她这处境,说不定莫言会暗地派人监视她,她还是老老实实待府里算了,免得惹祸上身。

小钱一听不能出府,心里虽说有些失望,但为了若水不被罚,她想想也就算了,好歹桂花鱼还是能吃上的嘛,这样想着便答应了。

若水便带着小浅去找莺莺了,一听原因,莺莺咯咯直笑,“不用出买了,这桂花鱼我会做啊。”

“真的”

若水跟小浅都很欣喜,看不出来,这莺莺既然会做菜。

莺莺被她们看得头皮发麻,心道会做桂花鱼很奇怪吗?这本就是比较平常的菜式,做下人的有几个不会做啊。

其实这也怪不得若水跟小浅,先不说在云州没有桂花鱼这菜式,就算有,那也是小如的事,想着小如那唯唯诺诺任劳任怨的小模样,不免觉得有些惭愧。

就这样,三人高高兴兴的开始杀鱼忙活了。

鱼下锅后,小浅自告奋勇守着柴火,莺莺跟若水无事便靠在门边闲聊开了。

“对了莺莺,我听说九王府是以前的萧府?”

“对呀,若水姑娘不会现在才知道吧?”

突然想起若水刚从云州来不久,便又觉得正常了,接着道,“这萧府本来就是王爷的外租家,萧家几代都是忠良,萧将军更是英勇神武,乃是国之栋梁,只是可惜了,哎。”

萧府一夜之间被灭门,且凶手毫无踪迹可寻,久而久之,竟然成了一宗悬案,实在是让人叹息。

“萧夫人当时还身怀六甲呢,也都葬身火海了,听说火灭了之后,整个萧府都化成了灰烬,连一具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了,一百多条人命就这样死无全尸,太惨了。”

若水当初对萧家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一些,但也知之甚少,只知道被一夜之间灭门了,还被火烧了个精光,如果真像莺莺说的萧夫人当时怀着身孕,那也确实太惨了些,凶手实在太残忍了。

但又觉得哪里不对,不由问道,“你也说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那怎么证明都死了呢?说不定会有逃出去的呢?”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想法也没错啊,说不定真有逃脱的。

莺莺愣了一愣摇头叹道,“当时那大火异常凶猛,怎么可能逃得掉。”

见她如此说,若水不免打趣道,“看你,说得跟你亲眼所见似的。”

莺莺也摸摸鼻子讪笑道,“呵呵,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当然了,要是有人逃脱那当然是好事了。”

若水暗自想着,成了悬案,那就是还没找到凶手,那佛堂又是萧家留下来了,佛像右眼掉出来的锦帛,看莫言见了内容那严肃的表情,难道跟凶手有关?

“想什么若水姑娘。”

看她想得出神,莺莺不免好奇的碰了碰她。

“呃~没什么,就是在为死者惋惜而已,希望有朝一日能将那凶手找出来绳之以法。”

莺莺叹道,“谁说不是呢?”

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对若水道,“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毕竟是事关王爷,虽然王爷没有禁止,但还是少议论的好。”

若水点了点头,心想那莫言的事她还是少参合,并且这又不是小事。

“两位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呢?快来看看,是不是快好了,我都闻到香味了呢。”

小浅此刻的心里眼里都只有桂花鱼,忙不迭地招呼她们过去看。

两人相视一笑,皆无奈摇头。

别说,莺莺的手艺还真不错,这桂花鱼做得不比外面的差,小浅便打定主意要跟着莺莺学做菜,理由是,男主外女主内,要是不会做菜,以后成家了如何做个贤妻良母?

若水不由得再次怀疑这丫头是思春了,看来她得提醒老夫人一句,好好帮这丫头找个婆家,想着不由偷偷乐起来。

小浅本来要拉着她一起学,她找个借口推脱了,她还没有要找婆家的打算呢,再说了,学着烧饭做菜伺候丈夫?得了吧,恕她没那个闲心,也不喜欢,不过嘛.....................

不过她倒是觉得她可以学些防身的功夫之类的,想着那日被莫言跟云逸不费吹飞之力的掳走,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果然太弱了,什么第一淑女的名号,有屁用,遇到危险还不是只有任人宰割,于是若水决定,她要习武。

不过跟谁学呢?想了半天,她一阵气馁,除了莫言她还能找谁,在别人眼里她可是淑女,跟大家闺秀一样一样的,她要是说要习武,别人还不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她家老夫人不许她学啊,不然哪用等到现在啊,想来想来,也只有找莫言了,一想到要求教与他,若水就觉得十分的憋屈,哎!(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