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公乱妇

要说在天路学院里,学员们最不愿意来的地方,那非执法堂莫属了。这里一直是压抑、阴森、冷酷的代名词。

此时执法堂大殿上沧月无悔面色平静的注视着坐在高台上的中年执事。

“你就是在修炼室里动手打人的那个少年?”坐在案前的孙鹏淡淡的问道。

孙鹏一个四十多岁长得微胖的中年人是,他是执法堂里三个执事中的一个,气魄境中期的修为。今天正好是他值班,所以在接到执法队报告说有人在修炼室里动手时就立刻感到执法堂来审理此事。

“是的。”沧月无悔语气平静的回答道。

“为什么动手?你不知道学院里禁止私自动手的吗?”听到沧月无悔的回答,中年执事也就是孙鹏勃然大怒的大喝道。

面对着孙鹏的怒喝声,沧月无悔语气依旧淡漠的回答道;“先动手的不是我,我只是在生命受到威胁时的正当防卫。”说道这里微微顿了顿继续道“我所说的这些在场的许多同学都可以为我作证。”

听到沧月无悔的回答,孙鹏抬起头看了看站在大殿外围观的学员。

看到孙鹏的目光看来,殿外那些早就看不惯王浩平时的嚣张跋扈的学员们立刻就你一言我一语的为沧月无悔证明起来。

“是的,这位同学说的是事实,我们当时给现场看的清清楚楚,确实是王浩先动的手。”

“是啊,就因为王浩想抢这位同学的修炼室,这位同学没答应,王浩就动手朝着这位同学的身上射去。”

“没错,没错,是王浩先动的手。”

“我们都可以证明的。”

……

“好了,都安静。”孙鹏大喝一声,周围的议论声立刻就安静了许多。

“即使不是你先动的手,但都是一个学院里的同学,你下手也太狠了点吧,”孙鹏看殿外安静了下来才转过身来有些无奈的看着沧月无悔淡淡的问道。

“对不起当时比较愤怒,一时没有收住手,以后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沧月无悔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看到孙鹏的语气有缓和的意思,立刻就坡下驴的承认错误。

王浩什么德行身为执法堂执事的孙鹏那能不清楚,刚刚的询问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现在见沧月无悔这么快就承认错误,而且认错态度也不错,满意的点点头,面色威严的说道;“嗯,念你是初犯,且行为也是事出有因就不予以追究了。”说到这里孙鹏顿了顿继续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违反校规,该受的惩罚还是要受的。”。

孙鹏说道这里特意看了看沧月无悔,只见对方脸色还是那么平静,心中啧啧称奇,这个年纪能有这般心境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收好自己的感叹,孙鹏继续说道“就罚你去武技阁打扫一周的卫生,明日开始执行。如有再犯,数罪并罚绝不容情,你可有疑义?”。

“没有。”沧月无悔继续用着平淡的语气回答道。

看到沧月无悔那波澜不惊的脸,孙鹏就郁闷不已,以前谁看到自己不是满脸紧张。可这小子倒好,看到自己别说紧张了,从头到尾连语气都没变过,这让看惯了别人满脸忐忑孙鹏微微有点不习惯。

暗自摇了摇头,摆摆手,淡淡的开口道;“好了,就到这里吧,都散了”。

随着孙鹏的话音落下,殿外看热闹的众学员,看到没什么热闹可看也就慢慢的散去。

殿外只留下一个一身白色衣裙的绝美少女站在夕阳下,嘴角挂着如百合花般甜美微笑,注视着那傲然挺立在大殿里的少年。先前的忧虑焦急,都随着孙鹏那句不予追究而融化在少女那如花的笑容里。

沧月无悔向着还坐在大殿之上的孙鹏和站在旁边的厉平躬身施礼道“告辞。”不等两人回答就转身向着殿外的少女走去。

看到少女那如花般的笑容,沧月无悔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株温柔的弧度,抬起手揉了揉少女那如丝般光滑的长发,声音温和的说道;“没事了,咱们走吧。”。

林月雅见沧月无悔当着外人的面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心里即是欢喜又是羞涩,注意到少年那温柔的目光,如玉的双颊爬上了一株诱人的粉红,微微低下头声若虫鸣般“嗯”了一声,转过身飞也似地跑开了。跑了几步回过头挥舞着双手高声说道;“无悔哥哥,你来抓我啊!”。说完像是一只欢快的蝴蝶一般飘然而去。

沧月无悔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恍然间回到了童年里与妹妹沧月飘雪在皇宫里追逐打闹时那无忧无虑的时光。嘴角那株温柔的弧度不知不觉间扩大了不少并下意识的回答道;“你慢点,别摔着。”。

夕阳下,回荡着少女那清脆欢快的笑声。犹如雨后的彩虹般明媚清新,正如少年心底那正在发芽的一株阳光。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林月雅可以说是第一个走进沧月无悔那冰冷黑暗的内心深处给他带来一株温暖光明的人,也许将来有一天会破开沧月无悔心中的那层坚冰。

孙鹏默默注视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淡淡的说道;“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厉平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闻言低头沉思了会儿说道;“此子只要不夭折,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哦?”闻言孙鹏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

“此子无论心性、修为、出手时的果决很辣都是上上之选。”顿了顿厉平继续到;“但是缺点也很明显,性格过于强硬,不懂得变通。将来一定会在这上面吃亏。”。

“哦?是吗”。孙鹏对此没有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王浩的哥哥王强应该不会放过此时的吧?”。

“是的,王浩是王强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只是当时执法队就在现场借王强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跟执法队对着干,但是他应该不会就此罢休的。”。

“呵呵,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孙鹏闻言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同时心里暗道,看来天路学院要变天咯……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