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做人爱C级

小岛基地。

认真地听任伟豪讲述完之后,苏望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样做的把握有多大?”

“理论上已经成熟,”任伟豪斟酌着字句,“不过这样的事情谁也保证不了。”

任伟豪的大脑得知特斯拉,特斯拉有个传奇的本事,那就是可以空想建模,他可以通过冥想的方式构建自己所做实验的步骤,并确定实验的成功性。这就是他被称之为“最接近于神的男人”的原因,因为他可以把自己的任何想法变成现实,并百分百的保证成功。

苏望也深知这一点,不过这次的事情确实重要,而且其中的危险就连这么强大的大脑都无法预测。

任伟豪低垂眼睑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道,“三哥,这样的实验实在太过危险,要不……”

苏望坚定地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再说了,我自有主张……”

从小到基地出来,苏望仰天长叹,回到过去不说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也不说救泰哥一命,只为了川都那在地震中死去的三万一千多人,他也必须得回去。

回到木木努,苏望直接把言溪和韩沫儿叫到一起,然后左手拉着言溪,右手拉着韩沫儿,两边都看了看,说道,“有件事情我想和你们说一下……”说着就沉默了。

言溪和韩沫儿相视一眼,最后言溪开口问,“这件事情很让你为难?”

两人有种莫名的心灵感应,其实就连韩沫儿也看得出他的为难。

苏望点点头,“伟豪那里发现了时空穿越的方法,可以让人穿越过去。”说着,把任伟豪和他说的说了一遍,最后他自责地说道,“我必须得把泰哥带回来,要不是我让他离开河阳的话,也就不会发生后来这么多的事情。”

韩沫儿静静地依偎在他的身边,“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数,你也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泰哥和宋菲菲的结局早在两人当初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言溪却问道,“预见未来呢?”

苏望苦恼地摇摇头,“灰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苏望再次开口,“对不起……”

这一晚,言溪和韩沫儿第一次一起留在了苏望的房间……

早上起来,苏望就一个人出门了。

魔都,腾龙大道的滨江花园。

从木木努回来之后,左心水就再提不起一丝工作的兴致,这两天她整天都是在懒洋洋地窝在床上,看看电视上上网,什么都不想,权当给自己放假了。

天色刚亮,当她还在犹豫着该不该起来给自己做顿早餐的时候,突然发现床头前多了一个人,她惊吓得差一点叫出声来,不过随即就想起,能悄无声息地进来的人,除了他再没有别人。

来人正是苏望,他微微一笑,“就这么懒洋洋地睡着,不怕长肉啊。”

左心水没想到他会过来,“呀”地一下叫出声,“你怎么过来了?”

苏望在床沿边坐下,“想你了就过来了。”又问,“最近还缺钱吗?”

“钱谁不缺啊,”左心水大咧咧地说了一句,随后又觉得不对劲,“是不是木木努建设缺钱了,我这儿还有两个多亿,《father》的票房分成得等到年底才能……”

“我再给你投五亿吧,美元。”

左心水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这是分手费吗?我保证不会干扰你的正常生活,三哥,只要我想你的时候你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苏望搂着她光滑的脊背轻轻拍了拍,“你别误会,你想我的时候我随时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说吧,要不要?”

“只要你别让我离开你,我就要……”

从滨江花园出来,苏望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张妹儿那儿去看看。

严格来说,苏望对张妹儿没有一点感情,却不得不佩服她在拜金的道路上所下的苦功,这是一个拿生命来拜金的女人。

苏望打过电话的时候,张妹儿正带着萱萱一起血拼,得知苏望就在魔都,张妹儿直接扔下了萱萱就跑到最近的酒店开了房,虽然川都地震的时候相关现场救援的消息被封锁着,但张妹儿还是知道了,而且就算他没有异能,以飞行器的快捷,想到什么地方还不是轻而易举?

张妹儿甚至都没来得及给自己洗个澡,苏望就过来了,面对她充满诱惑的轻熟风情,苏望并没有表现出以往的那样急色,而是直接开口问,“手里还有钱吗?”

张妹儿心里一喜,随即就觉得不对,问出了和左心水同样的话,“这是分手费吗?”

苏望点点头,“算是吧,你说个数,只要不是太过分,我就答应你。”

张妹儿眼圈红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五亿美元,怎么样?”

苏望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是答道,“可以!”

。。。

法兰西,戛纳。

郝美丽坐在卡东先生送给她的海边别墅天台的沙发上,看着海鸥滑翔过天际,不时地停留在海边几座独立小屋的屋顶上栖息,她的思绪渐飘渐远,一个日夜萦怀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吹海风不凉吗?”

郝美丽开心地回头,“三哥,你来啦!”

苏望紧挨着她坐下,搂着她的肩膀,“这里很不错,宁静而淡泊,和你的性格很像。”

郝美丽顺势枕到了他的手臂上,“门朝大海春暖花开是每一个爱做梦的女孩的梦想,我也不例外。”说着看向他,“不过我会贪心一些,在我的梦里,有你的存在,才是完美的。”

“走吧,我陪你出去走走……”

与西部的北大西洋相比,位于地中海的戛纳更要风情万种得多,一如郝美丽的娴静与热情,暖阳照耀着的白色沙滩上,郝美丽安静地抱着苏望的手臂,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她知道,苏望同样喜欢和自己在一起的那样。

刚刚结束的国际移民及高端物业博览会让驻留在这里的人都显得非富即贵,两人只是并行了一段距离之后,郝美丽就受不了路人纷纷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对苏望说道,“三哥,回去吧。”

苏望霸道地揽着她的腰继续前行,“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我帮你实现。”

郝美丽停下了脚步,看着他问,“是不是很危险?”

苏望摇摇头,“你想多了。”顿了顿又道,“就是和任伟豪一起做个实验,不方便和外界联系。”

郝美丽担忧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不用了,卡东先生把他的所有财产全部留给了我,我现在什么都不缺。”

苏望定定地看着她,“好吧……”

。。。

小岛基地。

这一次,苏望却坐在一个房间里,在他对面的是谷雨。

谷雨率先开口道,“望哥,你真的决定进行这项实验?”

苏望点点头,“这是最好的机会,有伟豪的大胆设想加上我的空间异能,我觉得成功的几率非常大。”

谷雨摇摇头,“这不是几率大不大的为题,哪怕有一丝变故,你都会被虫洞强大的引力撕碎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说到这里,苏望抬眼看着她,“我走之前,会把我手中布鲁生物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你,这是木木努的经济命脉,不容有失。”

谷雨认真地看着他,用力地点点头。

虽然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其实苏望才是布鲁生物科技的最大股东,拜思投资完全就是他的百分百控股的,布鲁生物三个股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拜思投资46%,谷雨45%,苏望本人持有剩余的9%。如果谷雨接受了他手中9%的股份的话,持股比例就达到了54%,也就是有了绝对控股权,她知道,苏望其实相当于在安排后事了,以防万一,木木努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绝对不容有失。

虽然速达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盈利能力也不小,包括正在筹建的速达飞行器研发中心都是未来的盈利大户,但就目前来说,布鲁生物科技的地位却是无可替代的。

谷雨是苏望最信任的人,也是能量最大的一个人,她曾经毫不犹豫地决定以付出自己生命为代价而帮助苏望回复能力,签署了股权转让书后,苏望脸色冷厉地说道,“我离开的消息不要向外透露,同时注意监控网上的风向,要是真有不开眼的想试试红线的话,就让他们回到工业革命前。”

谷雨点头。

过了一会儿,房间门被人敲响,然后鲁易天进来,“老板……”

苏望想了想,说道,“我把机甲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你,要是有敌国来犯的话,不用考虑后果,直接战斗。”

鲁易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敬礼,“是!”

“要是……”苏望沉吟着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挥挥手,“算了,你先回去吧。”

木木努初创,各自还没有绝对的利益关系,也就不存在拉帮结派的事情,不过却并不能说明就没有隐患,韩沫儿有着父亲做后盾,速达机械制造虽然在盈利能力上不及布鲁生物科技,但却是未来的国之重器,在决定迎娶韩沫儿的时候,苏望就偷偷找了苏达,并把速达40%的股权转给了苏达。这样做一是为了抬升韩沫儿的地位,更主要的,是为了压制言家。

但是言溪却不一样,木木努四座岛屿有两座是言溪陪嫁过来的,虽然眼前言家四兄弟离心离德,但毕竟是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更主要的是罗羽裳,这个野心极大的女人一直让苏望觉得害怕而无法亲近。

本来他还想着叫鲁易天多加防范原斯图皮恩成员的,但是最后想想还是决定不说,他相信言溪能够很好地处理这件事情的。(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