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切底征服

然而我本就没什么力气,好不容易超度完小鬼,整个人几乎昏死过去。(m.wenxue6.com)

没有办法,又好生修养了大半天才跟着龙泽天出发了。

龙泽天大致跟我讲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他昨晚送我回酒店之后,就直奔滇市的一个名叫安达的小镇——这几次灵异事件的发生地。

那个小镇民风大概还很淳朴,他去的时候不过九点的样子,家家户户都已经闭门不出了,很多甚至都已经熄灯了。

他在那里绕了几圈,大概圈定了几个可疑的范围,就打道回府了。

而我和他现在,就是要赶往安达。

在车上,我用手机搜了一下这个小镇,发现这地方大多是少数民族的人在居住,文化种类多种多样,算得上是滇市的一个比较有名的旅游胜地了。

但国内这样的所谓的旅游胜地一抓一大把,根本没有什么特色,但是这个安达小镇,却在最近一段时间火爆起来。

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小镇,最近频繁出现离奇失踪案!

消失的人,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前来旅游的游客,针对这种特殊性,警方最先怀疑的就是这里的长驻居民,据说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排查,却一无所获。

那些旅游的人,就像是忽然被谁抹去了存在,几乎找不到一点踪迹,这让安达这个依靠旅游业发展的小镇一下子落败下来。

自然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档口,去冒这个风险,而那些人已经失踪的人,至今没有被找到,更无法确定是生是死,外界的传言则被偏向于他们已经死了。

当地政府自然也不会无视这个事,相反的,他们几乎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寻找那些消失的游客,想借此来挽回游客量。

然而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月了,仍旧毫无进展,政府那边也几乎要选择放弃了。

这一两个月内,还是有一些不怕死的青年结伴来安达镇,想看看传说中“吃人的安达”究竟是什么样子。

但是却像是来送食物一样,总有一两个人会忽然失踪,并且再也没有找回来,而就同行的人的话来说就是:

“忽然就不见了,一点异常都没有,也没有听见任何挣扎声。”

再后来,就没有人再肯来了,网上各种乱七八糟的言论也开始肆意蔓延,而备受推崇的则是闹鬼,变态杀人之类的恐怖字眼。

我关了手机,长叹一声,也幸亏有网络这样便捷的东西,不然就这样贸然的去到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方,对我们绝没有半点好处。

可是网上众说纷纭的,各个看起来都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各个都是乱猜一通,没有一点证据。

我选择直接问龙泽天的想法。

“这事你怎么看?”

他却向我默默摇了摇头,暗示我看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车上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但是都不像外地来的人,而坐这趟车,很可能是回安达镇的,那么就意味着,这一车只有我和龙泽天两个人是以游客的身份来到安达镇的。

车上的人自然也看出来的,总有一两双眼睛时不时偷偷看我们两眼,再低头窃窃私语。

这时候问龙泽天这样的问题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提前暴露了来得目的,会让对方有所准备。

所以之后一路上我和龙泽天几本都没再提这个事,只是偶尔说说关于安达镇这个地方的事。

让我感觉到稍微不适的,是这一车的气氛很诡异,一车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我们俩身上,让我觉得有如锋芒在背,整个人都不太自然。

而龙泽天显然就没有这样的顾虑,周身自然而然带了生人勿近的气场,也不会被周围异样的眼光所影响。

好在路途算不上太远,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到达了这个被称为“吃人的安达”的小镇。

作为一个小镇,安达算得上是比较繁荣的了,可能是因为之前这里旅游业办的还不错,各种设施都有,特别是农家乐这种住宿点的存在,几乎比比皆是。

龙泽天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带着我去了一家叫欢乐镇的农家乐,一路上碰到的人少的可怜,即便碰到几个,也是低着头装作没有看到我们的样子。

看这情况,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许多。

到了农家乐,一个妇女很殷勤的迎了上来,虽然这里镇上气氛不太好,但生意总归是要做的,况且这里估计已经很久没有开张了,那妇女看见我们来,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现在还是下午,龙泽天订了房间之后,我们没有忙着离开,反倒是跟那妇人一起坐在楼下聊天,这妇人约摸四十岁上下,微胖,但是说话很随和,亲切,开口就让我们叫她姚姨。

“姚姨,听说你们这儿挺玄乎的。”

我开口就直切重点,这种时候,要说我们不是因为这档子怪事来得,而是来旅游的,估计也没人会信,还不如直白一点。

姚姨估计也没想到我开口就来这么一下,倒是愣了愣,很快就苦笑着对我们说:

“年轻人,在外面多留点心眼,别这么直接,谁都看得出你俩为了啥来的,但是你不应该主动说出来,也亏得是我,要是我家那口子,不得把你们赶出去。”

我倒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我以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摆到明面上更好谈,她叹了叹气,给我说了几件网上没有的事。

“其实啊,最先开始受难的是外来的人嘛,说的不好听点,我们这些当地人是没有什么顾忌的,但是后来基本没有人了,我们当地人也开始遭殃了。

在你们来之前,我们镇已经失踪三个人了,政府肯定不敢再把这事放出去,所以这消息没人来的话,是根本不会传出去的”

“也是造孽,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在捣鬼,姚姨我可不信什么神神鬼鬼的,我给你们说这些,是看这位帅哥不像是平常人,我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大来头,反正能抓到那混蛋最好,但是千万别把小命搭进去了。”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原来失踪的并不是特定的外来人,一旦供应不足,本地人也是难逃魔爪的。

龙泽天若有所思的,我也不好打扰他,只好和那妇人又东拉西扯的讲了一些,总之就是劝诫我们有些地方不要去,那些都是之前那些人失踪的地方,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有什么特征性,就像是随手抓了一个就走了一样10;149950614724738。

这事麻烦。

我们正聊着呢,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差不多也是四十多,瘦高瘦高的,眼窝深陷,整个人没有多少精神,给人一种很孤傲冷漠的感觉。

一见他,姚姨立马站起身来,给我们介绍:

“这就我家那口子,刚才有事出去了,才回来。”

那男人冷冷扫了我们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妇人见他不太友善,忙扯了扯他的袖子,陪笑道:

“这两天事情比较多,他火气比较大,两位别介意。”

我忙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却忍不住多打量了那男人两眼,除了不太好交流之外,也并没有特别大的问题。

“哎呀,都这个点了,我去做饭。”

姚姨一看气氛不对,忙转移了话题拉着那男人就进了里屋。

我本想问龙泽天有什么看法,但是这夫妻俩这样子倒让我觉得不太对劲,因此不敢贸然在这里讨论事情,只能老老实实的和龙泽天回了房间。

然而龙泽天今天特别的安静,即便我问他事情,他也只是说还不确定,或者干脆就不回答,看见他这样淡定,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淡定了下来,干脆玩起了手机。

等到姚姨来敲门的时候,我已经困的快要睡着了,忽然响起的敲门声让我下意识神经紧绷。

昨晚的事对我的影响确实太大了,总是害怕又有鬼找上门来。

在我从床上弹起来的时候,龙泽已经天十分淡定的起身去开门拿晚饭了。

像这样的农家乐,家常菜就是极好的招牌了,姚姨手艺不差,我吃下来竟然撑得不行,为了以防万一,我强行让龙泽天也吃了几口饭,虽然他告诉我这饭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

我却用一句“也没什么坏处啊”堵得他哑口无言。

我不禁有些高兴。

他动作生硬的扒了几口饭草草了事,我和他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忍不住打趣道:

“老板娘肯定觉得你那碗才是我吃的。”

被他瞪了一眼以示警告,我立马噤声,生怕他又收拾我,逞一时口舌之快可是大忌。

吃饱喝足之后,我很快就睡着了。

然而半梦半醒之间总感觉远处传来很诡异的歌声,说不清什么感觉,就是忍不住想去听这声音,却又听不清究竟唱的是什么。

迷迷糊糊之间,我醒了过来。

却发现龙泽天就坐在旁边,对我的醒来毫不意外。

“怎么回事啊?”

我忍不住问,他像是在等什么,又显然是听到了这歌声的,这样从容,只能说明他心里已经有底了。

果不其然,他笑着问我:

“要不要和我出去看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