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毕建愣了一下,知道王明善这只是借口,但为了能得到领导的宠幸和重视,在明知自己老婆被领导上了的情况下还对领导热情无比的说:“王主任您快坐,老婆,怎么不给王主沏茶呢。(www.wenxue6.com)”说着就过去将家里最好的茶崔从柜子里拿出来,给王明善沏了杯茶端过去递了上去,“王主任您喝水。”

王明善真还有点蒙了,一时对毕建的智商真有点怀疑起来了,这家伙倒像是什么也没察觉一样,对自己还这么敬畏和热情,搞的王明善呆若木鸡的愣了起来。

“王主任,茶水。”在毕建老婆的提醒下王明善才回过神来神铯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毕建,沉着冷静的呵呵笑着一边接住茶水一边说:“好。”

“王主任您说来找我谈点工作上的事情,您说吧。”毕建笑呵呵的坐下来说。

明善刚抿了一口水,还不等他说话,毕建老婆就抢着说:“人家王主任说准备叫你去党校培训呢。”

“王主任,真的啊?”毕建喜出望外的问道。

毕建老婆这样一说,王明善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想不让他去党校培训都不行了,一时昏了头脑已经答应了她安排毕建去党校培训,这样以来如果要反悔的话脸上就挂不住了,于是就硬着头皮点点头嗯了一声,放下茶杯说:“毕建,你在单位也工作了好几年了,虽然这次去党校培训的机会私底下竞争的很激烈,但是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无论是从工作经验还是资历上来说,派你去是最合适的,你觉得呢?”

毕建等这个机会等的太久了,工作了五年还从来没参加过这种对仕途特别重要的学习机会。喜出望外,内心的喜悦全写在了脸上,心里激动极了,嘴上却谦虚的说:“王主任您觉得行就行,一切听领导您的安排。”

王明善再次抿了一口水,笑呵呵的说:“小毕,你这态度可不对啊,不光对工作要有热情,像这种机会该争取的时候就要争取啊,这次这个机会就给你,去党校了好好学习,给自己充点电,多学点东西,你还年轻,为自己的前途做准备嘛。”

“是是是。”毕建虚心的点头接受着王明善的教诲,偷偷看了她老婆一眼,她有些得意洋洋的冲毕建笑了笑,暗示毕建能去党校培训全靠她的“努力”。

既然毕建已经回来了,王明善觉得呆在这里也不太好,喝了口茶水就一边起身一边说:“好啦,这个事给你说了,我也该走了。”

“王主任再坐会,吃了饭再走吧?”毕建挽留道。

“不了,晚上还有点事,你妻子怀着,你可得勤快一点哦。”王明善笑呵呵地对毕建说道,有意看了一眼和自己保持着肉?体关系的毕建的妻子,毕建的妻子也冲他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说:“王主任,要不吃了饭再走吧?好不容易来一趟家里,正好毕建也在,吃了饭再走吧?”

正说着王明善的手机就在皮包里奏起了音乐,王明善从皮包里拿出手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着“王院长”的名字,“你看,我想留下来吃饭也不行啦,咱们建委一墙之隔的医院的王院长打电话来了。”说着一边朝门口走一边按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了耳旁笑呵呵的“喂”了一声。

“王主任啊,现在下班了吧?”电话里王院长笑的和亲近。

“是啊,下了,王院长打电话有事吗?”王明善也呵呵的笑着一边往出走一边问,走出了毕建的家门,回头朝里面给毕建和他老婆挥了挥手,就朝电梯走了过去。

????“王主任,你今晚没什么应酬吧?要是一会在家里的话我想去你家里做客,不知道王主任您欢不不欢迎啊?”王院长在电话里半开玩笑的朗爽笑道。

王明善一听王院长想来家里做客,联想到自己帮他买房节市了五六十万,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一边走进电梯一边笑呵呵的所答非所问说:“王院长,房子手续都拿到了吧?”

“拿到了拿到了,那天下午去办了,多亏王主任您帮这个忙啦。”王院长陪笑说。

“王院长,你看你房子买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招呼呢。”王明善故意佯装有些生气地说。

“我今天是想专门登门拜访一下王主任您,想当面感谢一下您帮我这个忙呢。”王院长讪笑说。

王明善感觉心里很受用,呵呵地笑了笑说:“那行,我半个小时后就回去了,你到时候直接过来就行啦,知道地方吧?”

“知道在哪里,但是……但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栋哪一户。”王院长讪笑说。

于是王明善给他说了具体的楼牌号,寒暄了几句,挂了电话就开车回家了。

王明善一走,毕建在家里就高兴地手舞足蹈,将老婆直抱起来爱的死去活来的说:“老婆,你太厉害了,这次只要我去党校参加培训,等以后有提干的机会领导肯定最先考虑我的,老婆你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该怎么感谢你才是啊?”

“快放下来,肚子里还有宝宝呢。”毕建老婆被他抱着转圈,笑的花枝招展的挣脱着要下来。

毕建这才将她小心翼翼的放下来,喜不自禁地问:“老婆,说,你要我怎么感谢你呀?”

毕建的老婆凝眉想了想,笑嘻嘻说:“做一个礼拜饭。”

“好,没问题。”毕建说着就将外套脱掉挽起袖子去厨房做饭了。老婆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半个多小时后毕建就做好了晚饭过来扶着她去坐下来吃饭。

吃了几口菜,毕建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她说:“老婆,你说王主任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咱们是不是得给王主任意思意思啊?”

毕建老婆想了想说:“你还没回来的时候我求人家你的事,人家有言在先,说一他不要什么东西,二也不要钱财。再说就凭你这点经济实力,太寒酸的东西给人家反而不太好的。”

“既不要什么东西,也不要钱财?”毕建重复着老婆的话,有点为难起来了,“这要是不意思一下的话也不太合情理啊,老婆,你说怎么办才好?”

“我看请人家王主任来家里吃顿饭,你好好陪人家喝两杯,这反倒还会拉近你和他的关系,要比送什么东西来的实在呢。”毕建老婆想了想浅浅笑着说。

“在家里吃饭有点太薄皮了吧?再说家里咱们也做不出什么好吃的菜来啊?”考虑到王明善经常参加各种应酬,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的生活已经习惯了,来家里吃饭的话未免有点太寒碜了?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王主任什么没吃过,经常在外面参加各种应酬,去外面吃才显得不好。咱们把他请到家里来,正好现在是秋天,你到时候让你妈从乡下挖点野菜回来,咱们他做一顿地道的野味,我相信王主任肯定会喜欢的。到时候你再陪人家王主任好好喝喝,这样的话王主任肯定会加深对你的印象,以后有什么机会的话肯定会最先考虑到你的。”毕建老婆说道。

毕建一听老婆的话,顿时就面露喜铯,觉得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老婆,你真厉害,什么都给你想到了,好,就这么办,等我从党校培训回来了咱们就请王主任来家里吃饭。”毕建兴冲冲说。

“嗯,你提前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来的时候多挖点野菜,咱们自己也留着吃,顺便看你们乡下老家有土鸡的话也带上几只,你老婆我现在有孕在身,得补补身子才行。”毕建老婆骚?情地浅笑着说。

“行,我这就打。”毕建很听老婆的话,立刻就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给他乡下的老妈打通了电话高亢地说:“妈,你最近有时间的话去地里挖点野菜,顺便在咱们老家带上几只土地来,婉儿怀孕着,得补补身子。”

王明善已经回到了家里,老婆和女儿都在客厅里坐着已经开吃吃饭了,她们已经习惯了王明善每晚去应付那繁多的应酬时不打电话回家。见他打开门进来,老婆就立刻站起来,温柔地浅笑着说:“回来啦?今晚……今晚没饭局么?”

“今天有人要来家里做客啊,所以我赶回来了。”王明善将外套脱下来,连同公文包一起交给老婆,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婆噢了一声转过身去把他的外套抚平,挂在了衣架上,公文包帮他拿进了卧室放在了床头柜上,走上前来浅笑着问他:“今晚谁要来家里做客啊?”

“建委一墙之隔的王院长,上次他要买房,资金上倒不开,求我帮忙,我给张总打了个招呼,落实了这个事,他说今晚来家里做客当面感谢一下我。”王明善说。老婆拿了双筷子给递给他,又盛了一碗饭递过去,才坐下来一家人一起吃饭。

王艳问他:“爸,单位定了派谁去党校培训了没?”

王明善停下筷子斜过脸微微挑着粗眉问:“怎么?你又改变主意了?”

王艳说:“我改变什么注意,我说了我不去的。我这都不去,单位新来的那些同事私底下都个个跟我有仇一样,我这一去成见岂不是更大了,到时候你一退休,我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王明善哎了一声说:“你这个傻丫头,你觉得你不去别人就不会对你有成见了?只要你是我的女儿,单位的人就会有看法。算了,反正你也是个姑娘家,既然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了,这个机会让给其他更需要的人算了。”

“那意思是人已经定了啊?是谁?”王艳吃了一口菜转过脸来看着王明善挠有兴致地问。她知道为了这次能去党校培训,私底下今年刚来建委工作的七八个人一直在争这个机会,加上其他工作了几年的老同志,这唯一一个名额私底下已经争得他们头破血流了,所以对单位定的人选很有兴趣知道。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