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做些羞羞的事吧

这问题倒是让冷明珠一愣,爱?爱是什么?她只知道这辈子就会嫁给伟祥哥哥,也看不惯他和其他女孩在一起,他只能属于自个。(文学楼)

冷明珠迷茫的神情让欧阳世凌升起了一丝希望,她似乎压根就不懂?被保护的太好了,将腰间的一块玉佩取下来,放到她手中。“日后有事,那这个去所有带有莲花标记的地方,都能得到帮助。”然后就快速消失了,再呆下去,他一定会忍不住想要更多。

握着手中还略微带着温度的玉佩,冷明珠恍惚了一会,真是个奇怪的人,然后又睡着了。此后两年她都不曾见过这个奇怪的男人,直到出嫁。

因为张家老太太的身体不好,所以本来约定冷明珠十七岁再出嫁的他们,只好让冷明珠过完十五岁生日之后,就出嫁。这最欢喜的人莫过于张伟祥了,这让冷家人有些怀疑,这老太太的病是真的吗?但是此刻也容不得再怀疑了,所有的一切都办好了。

冷睿和冷智两个为了谁背妹妹出门子,那可是打了不下三十场,每个人都互不相让,这让冷明珠每天的生活都充满了刺激。

“冷睿,我可是你们所有人的哥哥,这自然由我背!”冷睿上午去找张伟祥揍一顿,当然没有对着脸打,谁让他这么早就将妹妹拐出门子了,

“凭什么,我也是哥哥,再说了,你不就比我们大个一刻钟吗?”冷智显然不服气,摆开了架势,大不了就再来一场,反正他绝对不会认输的。

说话间,两个人又在院子里开打了,这几日王府的花卉和各种瓦片废弃是最多的,可是没有人敢抱怨。否则这两个爱妹如命的人,肯定会大肆发泄一番。

“打什么打?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连妹妹都看不住,真的丢人!”冷玉清看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刻,这两个臭小子还知道打架。

“父王,我们出去学武,都是你看着妹妹的。应该我们问你,怎么将妹妹看丢了。现在怎么办?妹妹明日一定要出嫁了。”冷睿看着父王也是一直不爽,从小就和他们抢母妃,抢妹妹,真是丢人。

冷玉清一个扫堂腿,将这小子搞翻在地,“臭小子,居然和你父王如此说话,是不是想找揍。要不然就由你代替妹妹嫁好了,反正你们是四胞胎,装装,应该也难不到哪里去!”

冷玉清的一句气话,那可是让这两位眼睛一亮,然后彼此看了一眼,真是个好主意。“父王,您还是去陪陪母妃,听说皇上又准备下旨让母妃进宫参加什么晚宴了。”

所有人都知道母妃魅力无限,这前后两皇帝那对母妃都是一个钟情,看看现在皇帝的后宫就知道了,几乎每个人都和母妃有些个相似。而且皇上那么宠爱明珠,完全是当自个女儿宠爱的。这不,这婚前赏赐的东西,都快比父王准备的嫁妆还要多了。

冷玉清听到这话,立刻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还是先抓住娘子要紧,至于孩子慢慢教就好了。该死的冷纪仟,居然还不死心,看来必须要找机会,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皇叔的怒气。

张伟祥安慰了一下失落的哥哥,就带着人去迎亲了,兄弟间什么都可以让,唯独这女人不可以想让。她可是世界上唯一的一颗明珠,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娘子,想着就非常激动,热血沸腾。

冷明珠四更天就被拉起来打扮,现在累得早就睡着了。虽然心疼女儿,但是文静好还是坚持用这样的方式让女儿出嫁,这礼还是要遵守。

“你们两个臭小子,今天可不准再出什么幺蛾子,否则老娘打爆你们的头!”文静好是打心里觉得今天有事发生,谁让这三个人太安静,安静得有点不符合常规了。

“母妃,我们又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这出嫁很重要,您就放心吧!我们都长大了,现在妹妹都要嫁人,难道我们还要胡闹吗?”冷睿此刻绝对一副大人的样子,非常的老成。

文静好点点头,也许她是该放宽心思,孩子们都是听话的,只是平时顽劣了一些,这样的大事断断不会胡闹的。

然而这文静好前脚出门,这两兄弟就对着点头,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冷明珠的鼻尖,让她睡得更加熟了。于是带着心腹,冷智赶紧打扮,至于为什么是他,那么只能怨技不如人。为了妹妹,他也算豁出去了。

“二少爷,这能行吗?要是王妃知道,我们可就都没命了。”几个丫鬟可是非常的害怕,虽然说王妃不怎么体罚下人,但是这种大事,她们也不敢的。

“罗嗦什么,难道你就不怕我们两位少爷了吗?”冷睿直接命令,时间等会要来不及了,还啰嗦啥,冷智已经缩骨了,和冷明珠差不多高就停止了。

就这样,冷智被画成了冷明珠的样子,而冷明珠被他们偷偷藏到了后院,派两个丫鬟伺候着。一切搞定,冷睿嘿嘿地笑着,看那个张伟祥还如何洞房?

就这样,张伟祥欢欢喜喜地看着冷睿将冷明珠送进了轿子里面,然后打心眼里对两位大舅子非常感激,今日没有让他太为难。冷玉清是咬牙切齿地看着冷睿,这小子就如此将妹妹嫁出去了吗?而文静好则欣慰,儿子终于大了。

而后院里,欧阳世凌一直跟随,看着冷明珠那张美轮美奂的脸,轻轻地摸了一下,然仅此一下。她已经要嫁人,他不能再掀起事端,然后给她解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该出嫁吗?”冷明珠看自个在后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事绝对不是欧阳世凌干的,虽然很长时间没见他。

看着她如此的信任,他心头一热,“我送你去张家吧,否则你二哥就要代替你拜堂了。”

什么,这两个混蛋,冷明珠提起裙摆,恨不得一脚一个踢死他们,在她大婚的日子,居然也敢胡来。真是过分,一定要让父王母妃好好地教训他们两个。

来不及多说,冷明珠就在欧阳世凌的帮助下,从天上飞过去。

张家那是一个喜气洋洋,老太太此刻坐在高位上,那是一个红光满面,冷玉清则是一脸哀怨,姨母居然使出这一招。

“夫妻对拜!”司仪官高喊着。

张伟祥那个激动,他终于娶到一生中最爱的女子了。可是一声暴喝打破了这一切,“不准拜堂!”

众人看见来人,那是一个激动,怎么又有一个冷明珠,那新娘子是谁,张伟祥吓得赶紧掀开喜帕,里面也是冷明珠,这是怎么回事?很显然这两个都没有一个人是风芸儿。

“冷智,你个混蛋,还不快变回来。居然弄晕我,你好大的胆子!”冷明珠一把揪住冷智的耳朵,此番暴力行为,也让大伙心中一颤抖。早就听说这郡主脾气暴躁,这一看,真是!

“冷智,是不是你,快些变回来,否则小心老娘现在就扒了你的皮。”文静好那个生气呀,怪不得那时候没有看见他,还以为他是舍不得明珠,没有出来送,原来这两个臭小子,干的是这一出。

冷玉清也没有想到,这两个臭小子居然真的这样做了,大堂中的人也被这惊奇的一刻,捧腹大笑。

老太太难得没有生气,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家人,虽然这xing子火辣了一点,但是没关系,她娘能生呀,如果和文静好一样,一胎四个那张家的子孙可就旺盛了。

张伟祥更是一脸愤怒地看着两个大舅子,他们就这样回报他的吗?众人终于协调好,重新拜堂,握住真正的冷明珠的手,这才觉得心安。

“怎么回事?不是说那药能让她睡一天的吗?”冷智这会还没有挨揍,但是回去肯定少不了,不得不埋怨冷睿,这药他可是从光爷爷那里要的吧!

“肯定是老家伙又耍我们,下次我们去岛上,将他的胡子全部剪掉!”冷睿也是生气,今日好好的计划都被破坏了。妹妹呀妹妹,还是嫁给这个混蛋了。

随着一声“入洞房!”张伟祥几乎拖着冷明珠就跑,生怕这冷家父子又出什么幺蛾子,他娶个媳妇,容易吗?

“娘子,我终于娶到你了。”张伟祥解开喜帕,将冷明珠的手放在胸口,今日他受到的惊吓太多太多了。

“傻瓜!不过那两小子,我一定要暴揍他们!”冷明珠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揍人。

张伟祥非常同意这个观点,“娘子这个是必须的,但现在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你看不是,那啥?”

“不就是洞房吗?谁怕谁呀?”冷明珠永远是这么彪悍,洞房即便是第一次也毫不示弱。但是很快她就为这句话付出代价了。当然张伟祥也是一身伤,但却乐此不疲。

另一边,文静好拿着鞭子,冷玉清拿着棍子,“臭小子,跪下!”冷月鑫完全是在一边看热闹,没办法,这样的场面总是让人神往。

“母妃,这真的不是我们的错,是父王说,你们谁有本事就替妹妹嫁,我们这才想出来的。”冷睿在那刑具下来之前,立刻将父王出卖,谁让他总是欺负他两。

文静好的眼光立刻就投向了冷玉清,某人立刻一脸无辜的样子。

“娘子,我没有,都是臭小子们干的事情,真的不管我的事!”可是冷玉清的哀嚎声还是想起来了。

冷睿和冷智立刻捂着嘴笑,终于逃过一劫了。但是很快暴怒声传来,“你们两个臭小子在那里扎马步三个时辰,等老娘收拾完老的,再来收拾你们几个小的。”

冷月鑫一脸贼笑地走到两个人身边,“大哥哥,二哥哥,我会帮助你们的。日后我晚点嫁!”

“嗯嗯嗯,你可不能学你大姐姐,这才乖!”冷睿和冷智立刻欣慰了,总算还有一个有良心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