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安蓉要退婚?”秦浩明听到,立即从翡翠的喜悦中沉默下来。

自破产后,马安蓉已经有十天没跟他们任何一个人联系过了。

“可没那么简单。”秦城淡淡说道:“爸,这件事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这三块翡翠,你把它换成钱后,先把以前的赎子买下来,咱们搬回去住。”

马安蓉这样的女人,等他做出成就来,要多少有多少。

“太好了,有这三块翡翠,我又可以东山再起了!”一提起翡翠,秦浩明眸中精光闪烁。

这绝对是绝处逢生!

多亏了秦城,这个儿子,他越来越觉得有出息了!

“什么事那么开心啊?”周嘉玲回来了,看到秦浩明那么高兴,不禁疑惑。

秦浩明拿出翡翠:“你看,这是什么!”

周嘉玲立即惊呼:“啊!”

看到父母很多天都没出现过的笑容,秦城也笑起来,心情变好,可是当他看到母亲脸上的一块红印时,脸色猛地一沉。

“妈,你的脸怎么回事?”

周嘉玲慌忙道:“我,我没事。”

秦浩明也注意到了,语气严肃的道:“嘉玲,是不是他们动手打你了?”

周嘉玲沉默。

秦浩明气愤道:“太过分了,当初咱们有钱的时候,这些人一天到晚来窜门,不是借钱就是求办事,现在一个人影都不见,连钱都不想还,实在太过分了,这种亲戚,不要也罢!”

秦城没有说话,但他心里并不好受。

别人也就算了,连这些亲戚知道他们破产欠债后都不待见他们,这就真的是太过分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想到他们居然动手打母亲。

“你们现实,我秦城就比你们更现实,以后,你们别再来抱我秦家大腿!”秦城低语,他相信,很快秦家会重新崛起,到时候现在冷眼对待他们的亲戚,又会络绎不绝的往家里跑。

想到那个画面,秦城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待我如狗,我待你如屎!

秦浩明认识达官显贵多,立即联系人去了,这三块翡翠要出手,还得靠这些有钱人。

秦城交代了一下,随后出了门,徒步走了半天,来到一座山上,找到一个山洞,为避免打扰,他又找来许多石头把山洞堵住,盘腿坐在山洞之中,把从储物戒指中的物件全部拿了出来。

物品不多,在筑基期修士的眼中价值也不大,都是秦城在修仙世界修行时炼气期和筑基初期时用的物品,他一直留着。

还有七天,便是马安蓉结婚的日子,到时候免不了会大动干戈。他要在七天之内修炼到炼气境界,为将来的崛起做好准备。

他查看了一下这些旧物,最后目光停留在一个蓝色瓶子上。

打开瓶子,顿时一股奇特的香味散出来,弥漫在洞中。

秦城将瓶子中的丹药倒在手心,数了数还剩十枚。

他现在毫无修为,若是依靠丹药进入炼气期的话,至少需要六枚,剩下的三枚,顶多可以让他到达炼气期第四层。

数量还是太少,早知道当初多存点这种丹药,现在就可以一举修炼到筑基期了。

秦城叹息一声,先服下两枚丹药,开始了修炼。

修炼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想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丹药之中,有着无比浓郁的精气,即使凡人服下,十天半个月之内不进食,也不会肚子饿。

这一次打坐,便是一天一夜。

秦城再服下两枚丹药,继续冲击炼气境的门槛。

第三天,当六枚丹药服下全部被炼化之后,他的四周散发出一道道无形的灵气。

他张口一吸,这些灵气,尽数被他吸进口鼻之中。

灵气经过他身体的五脏六腑,穴位经脉,滋养,洗髓,强化着他的身体。

最后,灵气进入丹田,为他所炼化。

炼气期!

秦城睁开眼,一口将剩下的丹药全部吞进肚子。

……

“帅气的新郎,你愿意取美丽的马安蓉为妻,一生一世爱她,呵护她,疼她么?”

露天的婚礼现场,站满了宾客,一个个穿的体面讲究,外面停满了豪车,许多路人在远处观望,女孩子们露出羡慕嫉妒的眼神,心里希望自己的婚礼也能有这般的豪华,嫁一个有钱又帅气的老公。

剪着短发神采奕奕的帅气新郎笑着点头,回答的很干脆:“我愿意!”

婚礼支持人微笑着看着新娘:“美丽的新娘,你愿意嫁给帅气的新郎么,不管他贫穷富有,为他洗衣做饭端茶倒水,为他生孩子,不离不弃。”

“我……”

新娘正要点头回答说愿意,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他不能愿意。”

众人纷纷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来,只见一个衣衫不整,看起来像好几天没洗漱的的青年,正缓缓走来,刚才的话,显然出自他口。

立即就有维持秩序的人走了过来。

“你是谁,新娘愿不愿意,轮得到你来说,赶紧给我滚出去,这里是结婚现场,不欢迎你!”几人堵在秦城面前,其中一个恶狠狠的说道。

他能看出秦城是来闹事的。

马安蓉和新郎看到秦城,脸色巨变。

“我没同意,她休想嫁给任何人。”秦城冷笑。

“靠,来闹事是吧?”几人一愣,而后怒道。

“是又怎样?”秦城一脸无畏。

“把他轰出去!”几人立即动手。

“就凭你们?”秦城一脸鄙夷,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劲气汹涌而出,这几人好似到了十二级大风中,站立不稳,纷纷摔倒。

秦城大步向前,走到了呆若木鸡的马安蓉面前。

“马安蓉,我还没有同意你的退婚,你就急着嫁人了?”秦城目光冰冷的看着她问道。

“我已经跟你说了,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不管想不想,我都不可能嫁给你,秦城,你别闹事,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马安蓉皱眉道。

“我富有时,你如牛皮糖一般粘着我,我穷困时,你就一脚踢开我?马安蓉,你美丽的外表下,藏着这么丑陋的面目么?”秦城继续冷笑。

“哼!”马安蓉冷哼。

“若你征得我同意,再把从我这里拿走的一切还给我,你嫁鸡嫁狗,都跟我没关系,但我没同意,你就还是我未婚妻,谁都不能嫁!”秦城声音突然提高。

“东西?我在你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马安蓉反问。

“马安蓉,你什么意思?”秦城一愣。

“我从来没从你这拿过任何东西,请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你再不走,休怪我不顾以往的情面。”马安蓉冷声道。

“这么说,你既不想把东西还给我,还想不顾我的同意就嫁人了?”秦城脸色突然阴沉起来。

前世他没敢来婚礼现场,还不知道马安蓉会说这样的话。

当初,马安蓉明明知道嫁给秦城就可以住别墅,可她偏偏纠缠着秦浩明要买房,买数十上百万的首饰好几套,现在看来,她是把自己当成提款机冤大头了啊。

新郎这时候开口道:“你谁啊,安蓉所有的都是我给你,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安蓉现在已经是我老婆了,请你别再来纠缠他,否则我让你好看!”

这是打算不承认,合起来欺负我了?

秦城看着新郎,这家伙看起来一表人才,没想到跟马安蓉是一丘之貉,难怪这么快就走到一起,还真是物以类聚。

“哈哈!”秦城不怒反笑:“我没同意退婚,她马安蓉,就是我秦城的人,你又算哪根葱?”

秦城突然抓住马安蓉的手,马安蓉反抗,秦城用力一拽,马安蓉差点摔倒,跌跌撞撞的被秦城拉走。

“你干什么?”新郎见秦城来强,顿时暴跳如雷。

“滚开!”秦城一推,新郎顿时一屁股摔倒。

新郎恼羞成怒,爬起来大叫:“这王八蛋抢我新娘,给我打他,狠狠地打!”

新郎的那些亲友们,顿时杀气腾腾的将他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要动手吗?”秦城冷笑,毫无畏惧!(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