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后面塞二十四颗珠子

文学楼手机阅读,

凌亦雪一觉醒来,还是没有吃早饭,但是今天格外不同的是她穿起了套装,干练,整洁。

陆辰斯看着她有些担心。陆安琪首先开口问“嫂子,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凌亦雪画着淡淡的妆遮掩了她脸上的红色和黑眼圈。

“我去上班,离开自己的岗位很久了。”凌亦雪转身向大家告别。

“儿子,亦雪她……”陆母支支吾吾的对着陆辰斯说着。

“妈,你别担心,我也要去公司的,我会好好照看亦雪。”说完陆辰斯就起身拿上外套就追赶凌亦雪。

刚到门口陆辰斯就让亦雪上车他送她去上班,可凌亦雪非常固执,坚持以前的原则自己最地铁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乞求凌亦雪都没有松口答应他的要求,径直走了。

陆辰斯看着凌亦雪的背影在明明阳光灿烂的今天却是那么的单薄,伤感。

一路上陆辰斯都开着车尾随着凌亦雪生怕她出事情。

一直跟到了地铁站,确认凌亦雪上车,自己再上车,陪她到达公司门口。在确认她不会做傻事之后陆辰斯就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凌亦雪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公司,可眼前还是一片乱哄哄,但是井然有序,没有人知道她的女儿失踪了。

没有人给她同情,似乎这一切都和设计部的人都不相关,并没有因为少了凌亦雪生活就停止了转动,工作没办法继续。【文学楼】

“这个哪去复印。一会儿用。”

熟悉的命令在次听到,凌亦雪还是有些欣慰。

“好的。”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本来已经走了的人退了回来看了一眼说“大伙看呀,是亦雪,她回来了。”

群众们都围了上来,你一句我一句的问“亦雪,你去哪啦?”

“你知不知道没有你在我们被展眉这么死了,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亦雪,你去哪里了?”

“我们都很担心你。”

听着这些话,凌亦雪眼泪汪汪在眼眶里打转。

“你们……不是……”

“不是讨厌你?而是喜欢你?”

“恩。”

“其实一开始我们是很讨厌你,可是你来到设计部两个多星期我们也看到了你的努力还有人品,你的想法有时候很不错哟。

从前我们的设计都会被遭到展眉的无情反对,经过你说的去修改,她还接受了。

亦雪以前小美在我们做错了事情,或者伤害了你,还请你见谅喲。我们既是同事也是朋友,对吧。”

同事们的话感动了凌亦雪的心,她思念女儿的思绪在这时候得到了缓冲。

展眉站在办公室看着这一切微微一笑。安心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问了一句“接受他们的作品就是为了凌亦雪吧。”

“不,安心,你错了,我接受是因为它们真的不错,不信你看看这些图。”展眉把办公桌上的图纸给了安心。

安心一幕幕看着,这些图纸都变了一个样子,每个珠宝似乎都活了,如若制作出来绝对的无人能敌。

“这,这,……”安心有些膛目结舌。

“连你都惊讶,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能接受,这是她修改过的珠宝图,没张图都有她对珠宝的热爱和激情。”展眉有看了看外面,感慨的对安心说着。

“我认同你的决定。”安心也变得自信满满相信了展眉。

回到工作岗位,凌亦雪的精神劲儿并没完全回来。

俗话说,人在这里心却不在这里都是一场空。现在凌亦雪就是这样的情况。

同事交给凌亦雪的事情,她总会出些差错,只能一遍遍的重新做。

安心看着心不在焉的凌亦雪很是担心,这样下去会不会辜负了展眉的重用。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

午餐时间,大家伙儿都坐在办公室的小小咖啡角落,讨论着身边发生的事情。

凌亦雪也不想自己的大脑空闲下来,因为一空闲就会胡思乱想些不好的东西。

她加入了他们的讨论。大家都十分欢迎亦雪的参加。

在这里都聊着八卦,聊着家里的老公,聊着孩子。

“孩子。”多么忌讳的两个词,又在凌亦雪的心里勾起暖暖的可爱模样。

可大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只好沉陷在沉痛中。

突然有人提起一个人小美。

“你们还记得小美吗?”

“当然了,她好像是因为陆总才进来的。”

“我还听说她就是袁氏集团的千金呢。”

“那她来我们公司干嘛。”

凌亦雪听着这些,有些犯困。

“当然是为了陆总呗,陆总那么帅又多金谁不喜欢,你敢说你不喜欢吗?你呢?”

所有女孩都相视而笑,男孩子在一边说这不屑的话,“有什么了不起的。”

女孩们也是眼界很高,在调侃着办公室男同志,“那是因为你没有嘛。”哄堂大笑在这个咖啡角落似乎很不协调,但又不觉得怪异。

“我好像记得在小美的耳后有一颗痣,很小。”一个男同事回忆的说着。

其他人都在说“你那是喜欢她吧,观察这么仔细,我们咋没看见过呢。”

这位男同事说的有些脸红低垂着头没有说话,一直在转动手里的咖啡杯。

凌亦雪从犯困里惊醒过来抓住这个男同事就问“真的吗?真的吗?”

所有人都感到震惊,凌亦雪为什么有这样的举动。

被摇晃的有些头晕,男同事频频的说着是是是。

得到确认后的凌亦雪不管大家的反应如何就跑了出去。

原来是你,是你,是你。

酷●匠网ho永\久免●费看y,小●}说

凌亦雪来到陆辰斯的办公室还没等古秘书进去说一声她就推开了古秘书冲了进去。

“辰斯,是她,是她,暖暖在她的手里。”凌亦雪焦急的神态让陆辰斯不安。

他抓着凌亦雪的肩膀想让她平复心情慢慢说。

“是谁?暖暖在谁的手里?”陆辰斯很平静,这好似是暴风雨来的前奏。

凌亦雪的喘匀了说“小美,她带了走暖暖。”

陆辰斯的心又是重重一击,他的放过又来一次伤害,是他太仁慈还是别人太爱伤害他。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