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他头上让他口

文学楼手机阅读,

卜卦想什么来什么。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百宥闪身在卜卦身边,意有所指的道:

“主子,各府面前的尸体已经被处理的干干净净,好像是皇上下命令彻查此事情,他们那些人挺而走险,先一步毁尸灭迹,还好主子还留了一手,让那些线索有迹可寻,虽然算不上指名道姓,但是也算得上知根知底,这次看的就是皇上舍得还是舍不得。”

卜卦摆摆手,她本来就没有指望这一次能将他们连根拔起。

连根拔起!

那只是奢求,就算外公可以狠心绝情,她也不能。

她还得在中间调节一下。

她身上的光环,是夺了别人的,就算别人想要,只能送给别人,因为她不让位,会被天下人耻笑。

她不在意耻笑还是嘲笑,因为日子是自己在过。

别人痛苦,快乐与否,之与她来说,都是过眼云烟。

连经常与自己聊天的,君年尘也是一副高高在上到了无所谓的模样。

“君年尘,你怎么看,或者,身为帝君的你大概能说出怎样让人深思的话来。”

百宥的话,搭上君年尘那副淡然处之的神奇,果然妖孽。

君年尘了然于心,卜卦这是拿不准她外公的意思,来他这里找心理上的慰籍来了。

环视一周,君年尘将四周的风光尽收眼底,卜卦脸颊上的笑意君年尘也没能忽略。

君年尘带着卜卦跑到一处没有什么人烟的地方,彼此之间尽情享受微风中拂面,满意的放开了卜卦。

卜卦瞅着眼前的好风景微微一笑,舒服的坐在绿油油的地上,卜卦拽着君年尘坐下,瞅了又瞅,让君年尘的脚伸直,她慢幽幽的四肢舒展,头枕在君年尘展开的脚上,柔柔的笑了笑,成大字形铺开,甜甜蜜蜜的眯了眼睛吸气。

躺在君年尘身上的卜卦惬意的叹息,舒爽之感涌遍全身,就是再“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年尘,你觉得我要不要再推波助澜一番,或者是观望就好。”

卜卦的声音像一股沙漠中间缓缓流过,形成一道弯弯的溪水,乍一听,仿佛是叮咚的泉水一般滑过君年尘的心头。

那一刻,君年尘想欢呼雀跃的尖叫,只是他那冷淡的脸上看不出来喜不自禁的表情。

“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好好的,其它的自有定数。”

君年尘的手搭在卜卦头上,他不希望卜卦面对那些不干净的人。

那些人得意不了多久,恶人自有天来收,特别是那些就算听着,也会觉得可恶的人,他希望卜卦干干净净的活着,不管是将来还是以后。【文学楼】

“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作恶多端,活的比谁都好吗?”

卜卦反应很激烈,生气的看着君年尘,他也太冷淡了吧。

这种情况下,他难道不是应该站出来,把那些人都绳之以法,才不辜负有个神的名头。

现在他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点气概都没有,太让她失望了。

果然不能对任何人抱有幻想,特别对象是君年尘这样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君年尘不解释,将来她自己都会明白,他动不动手,都没有区别。

理了理卜卦被风吹乱的头发,轻声道: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

卜卦攥紧拳头,防止自己一不留神拳头就招呼上那张鬼斧神工,切心比石坚的君年尘。

她明白什么呀明白,她不知道将来如果。

她现在是明白君年尘没有一颗柔软的心。

忍来忍去,没有忍住,君年尘一巴掌打在君年尘停留在她发丝上的手,瘪嘴道:

“年尘,你的意思是,什么都不管,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着他们自己遭殃?”扫了扫额头上飘下来的头发,她又道:

“你知道凤都死了多少人吗?你知道那些人有多无辜吗?你知道那些人死的有多惨吗?你知道那些人做的那些事情有多让人受不了吗?你知道你那些人都是我的子民吗?你知道不知道,我很心痛,偏偏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吗?你知道我现在恨不得现在就去干掉那些人,偏偏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吗?”

君年尘放了一根食指在卜卦的嘴巴上,他认为卜卦太情绪化,人也太过激,他不想卜卦如此,因为卜卦太过容易被人影响,如此会导致很多事情,与之后的发展不一样。

“卜卦,冷静,你别这么盲目的下定论,人生本来就苦,不然怎么会有七情六欲,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苦尽甘来一说,往往你认为的错的事情,也有他好的一面,你不能以偏概全,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有些词叫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君年尘停顿了一下,又说道:

“世界上的东西本来就没有公平性,你认为你厉害,你想帮他们,让他们摆脱困境,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也仅仅是好的而已,因为人生就是循环再循环,你阻止不了,也摆脱不了,唯有接受,你现在看的还不够多,不够全面,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能明白,有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也只能如此。”

卜卦听得头晕目眩,她明明知道眼底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但是仍然把那些当成都是一场虚幻,置之不理,这样她连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看过一场又一场的悲剧,每天都视而不见,那她的心要停留在何处,能停留在什么的地方?

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日夜期盼有个人能够帮助他们,她怎么能像君年尘说的那样。

卜卦在阳光下研究君年尘的眼睛,看他目光里风平浪静,像是别人是死是活与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他这样性子,要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养成?

又要经历什么,才能这么无所谓。

不知道他的人生里,会不会有让他挥之不去的一段遗憾,或者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遗憾,她疑惑,但是也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随即卜卦又想,君年尘这么强大的人,就算有伤也被他渐渐掩盖了,也在那一瞬间被他释怀。

“所以,你从来没有帮助过弱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帮吗?因为那一切都是浪费时间吗?”

卜卦的声音很尖,话也很锋利。

君年尘回忆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卜卦,他帮过的,帮过卜卦。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