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strong>此为防盗章

之前胡锁薇一直抗拒和他做,他也不能用强,他已经憋了很久了。?乐?文?

现在知道她愁什么,他也说了他不在乎这些,她的心结到此应该也算是解开了。

他现在只想解解自己的火气。

“那……”

胡锁薇还想再说些什么,陈致锦便低声打断她,

“不介意,不要紧,只要你和我在一起。”

他手指一勾便解开了她胸衣的扣子,手伸进她衣服里揉搓。

他咬住她的唇,舌在她口中扫荡,吻的急切又热烈。

胡锁薇还是抬手推他,他吻地不肯放,只稍稍松开了些,问,

“怎么了?”

“没洗澡,也没吃饭……”

陈致锦这才放过她的唇,舔着她的耳垂问,

“你饿了么?”

“不饿……”

她话一出口陈致锦便又要来吻她,她赶紧接着说,

“但是……做多了会不会有影响……”

这也是她这段时间没怎么和他做的原因。

“没影响的。不做哪会有孩子。”

陈致锦对着她一通亲咬,既是因为憋了太久又是因为自己的猜忌没有成真。

他第一次这么疯狂急切地想要她。

胡锁薇双手抵着他的胸口,喘息着说,

“我还没洗澡呢……”

陈致锦闻言,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在她的颈间磨蹭了两下,用满含笑意的声音说,

“我帮你洗。”

胡锁薇愣住,眨巴眨巴眼睛,待反应过来便止不住地挣扎,

“不不不,我自己洗。”

陈致锦的手悄悄松了松,挣扎着的胡锁薇大叫一声,差点摔到地上,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脖子,陈致锦这才收收手抱紧她,说,

“别乱动,小心摔下去。”

胡锁薇无奈,不敢在乱动了。

可陈致锦哪里是真想给她洗澡,手一直不安分地在不该碰的地方摸来摸去,亲这儿亲那儿的。

就听见浴室里充满了水声,还有胡锁薇的,

“不要……”

“别……”

“你别这样,洗完了再……”

一场澡洗了一个多小时,两人的衣服都洗没了,浴室里除了氤氲的水雾,还有欢爱过后的气息。

胡锁薇是被陈致锦抱着进去的,如今又被抱着出来。

她已经觉得很累了,想休息了,可陈致锦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衣服也没给她穿上便将她丢在床上,欺身压上她,手指故意抚着她的腰,痒得她一直缩着身子,说话声音都是颤的,

“不要了……我明天要上班。”

“请假好么,你很久没陪我了。”

陈致锦头埋在她胸前亲舔着,语气听上去是在商量,却是肯定句。

“不能总请假。明天再……”

“明天还要做明天的事,今日事今日毕。”

话刚出口,陈致锦坐起来,挺身进入。胡锁薇无奈地拿被子蒙着头,催眠自己就这样睡吧,可陈致锦不愿放过她,细细地磨着她,让她难受得不行。

“你……”

“什么?”

陈致锦伏在她耳边说话,声音低沉略带沙哑,…简直是在诱惑人。

“快点……唔…我明天要上班呢…”

胡锁薇的声音细如蚊吟,甚至带了哭腔。

总是上班上班,搞得连上个床都不踏实。

陈致锦加快动作,思考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让公司把胡锁薇给开除算了。

想法在脑海里溜了一圈,他还是放弃了。

介绍工作的时候说了是他爸朋友的公司,她也还算本分勤恳,实在没理由开除她。

他只能想想要怎么劝她不工作了。

在她身体里释放后,陈致锦睡到胡锁薇旁边,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说,

“你是不是很想要个孩子?”

胡锁薇半睡半醒之间点点头。

据说生孩子很痛,年纪越大风险越高,如果可以,她想尽早生。况且她自己也很喜欢小孩子。

“那你要不要辞职算了,我请人专门帮你调理身体?”

胡锁薇虚着眼睛看陈致锦,声音无力,

“再说吧,专门请人费事又麻烦。医生跟我说急不来的。”

“哦。”

陈致锦有些失落。

但他并没有放弃说服胡锁薇不上班,整个九月份他时不时会提上那么一两句,胡锁薇有时都怀疑他是不是魔障了。

十一小长假很快到了。

胡锁薇接到了爸爸胡航的电话,说她表姐结婚了,让她回老家参加婚礼。赶集的时候也快到了,正好让她玩一玩。

陈致锦想和她一起去,但是之前已经和学校说好,有几个讲座要参加。

他想不去参加讲座跟胡锁薇回老家,可胡锁薇大概是上班上出了规矩,不许他不去。

她在九月三十号的晚上就坐车回了老家,到家时已是半夜。

她家在农村,是那种两层楼的小房子,并不大。

家里没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只是胡航的腿脚不好了,从楼上搬到了楼下住,楼上整层楼便只有胡锁薇一个人住。

因为赶车,她觉得累。给陈致锦打电话报了平安后,倒头睡得沉沉的。

胡锁薇家和表姐家关系比较复杂。

在她身体不好的那段时间。她的舅舅不仅不帮忙,更是默认舅母在外边到处说她的病,落井下石地说些她没做过的坏话给别人谈笑。

现在她已经不记恨了,可她自认也不会和舅舅家关系有多好。就没有起早去参加婚礼。

而且她们这儿结婚第一天,新娘整个白天都只能在房间里坐着,晚上才出来敬酒。如果她去早了,没准儿会被人叫去陪新娘子。

直到十点,她才不急不忙地走去表姐家,给了礼钱后落座,玩手机等着吃午饭。

“哎哟,这是胡老三家的丫头吧?都长这么大了?”

胡锁薇突然听见一阵尖细刺耳的声音。抬眼,一位穿着黑丝,脸上涂抹劣质粉底,画着浓重眼影口红的中年妇女直冲她笑。

这人谁啊?

胡锁薇想皱眉,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冲她讪讪地笑了笑。

那中年妇女尖细的声音就又响起来了,

“哎哟,不认识我了?我是蔡阿姨啊,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哎呀,我还记得你刚上高中的时候呢,一转眼都成大姑娘了,结婚了没啊?”

“结了。”

虽说蔡阿姨还没有问什么,可是语气莫名让胡锁薇感到不舒服,想要走人。便没有心思去应她的话,尽量不怎么开口。

“你结婚好像没回来?我还没看过你老公呢,他今天来了没啊?”

话音刚落,蔡阿姨一双眼睛便在宾客间扫来扫去,胡锁薇还没开口,她手突然一抬,指着一个方向问,

“是不是那个人啊?”

胡锁薇下意识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个有些啤酒肚的男子坐在凳子上抽着烟,呲着一口黄黄的牙和周围的人说话。

不是她瞧不起人,可是这类……实在不对她的口味啊。

她赶紧说道,

“不是!他工作忙,没跟我一起回来。”

“啊,我还以为是他呢?他也是今天刚回来,我记得你们初中时关系可好了,那现在你们还有联系么?”

胡锁薇摇头,想了想半天也想不出这个人是谁,蹙着眉怀疑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她记性确实很差……

可是蔡阿姨却又叫喊起来了,

“王鹏,过来!你看这是谁!”

王鹏听到有人叫自己,转头看见胡锁薇,眼睛顿时一亮,

“锁薇啊,你也回来啦!”

看到他正脸,胡锁薇才稍微有了点印象。

王鹏初中时候就是个小混混。她成绩还不错,老师让她辅导过他,他那时候总惹得她被老师找,她还一巴掌把他脸给抽肿过。

她自觉无比尴尬,只能点头。心中烦躁起来。

王鹏和周围的人说了什么,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起身走到胡锁薇身边。

他大概一米七五的样子,站起来后啤酒肚并没有那么突出,穿了一身西装,但总体形象仍然不是很好。

他一点也不自觉地贴到她身边坐,一张口便是一股烟味。

胡锁薇很讨厌烟味,陈致锦和她爸爸都是从不抽烟的,这弄重的烟味让她感到不舒服,忍不住身子向后仰想要避开。

却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怕落了人家的面子,心中愈加不高兴了。

王鹏丝毫察觉不到她的不悦似的,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夹着烟。正面对胡锁薇,双腿岔开,坐姿很有耍流氓的意味。让胡锁薇看向别处借此转移注意力,忍了好久才没发火。

“都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好像更漂亮了。”

说出的话也很轻佻。

胡锁薇不想和他多说,他说什么她都打算先应下来。

她干笑两声,

“谢谢。”

“哈哈哈,你一点也不谦虚啊。”

王鹏张嘴大笑,胡锁薇看见他外面牙黄里面牙黑,赶紧挪开了视线。

王鹏不知是故意还是如何,脸更加贴近她,说话时烟直接喷到她脸上了!

“你结婚了没啊?”

她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离王鹏更远些。

还没顾得上回答,蔡阿姨抢先开口道,

“她啊,早结婚啦!结婚都没回来!唉,姑娘长大喽。”

“结婚啦,我还没结婚呢。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王鹏这才把身子摆正,但一双眼睛还是对胡锁薇浑身上下瞄个不停。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