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下不了床的技巧

医生走了出来,李小敏冲上去第一个问她爸爸怎么样了,医生摘下口罩说了一句没事,只是需要住几天院就好了。

接着她的父亲就被送到了住院处。然而住院的钱是李小敏自己交的,她不好意思再让我交了。便自己跑去交了钱,接着李小敏说要在这里看着爸爸过夜,于是我们将李小敏送到了她父亲的病房,一共四个人,有一个小美女和一两个老人。然而韩梦薇要和李小敏留下来,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去了。因为我的师姐来了,我必须要找她喝一杯。

接着安顿好了她们,我便和伊霜走了出去,师姐是开车来的,我也是开车来的,索性她直接上了我的车,然后做到了副驾驶脱掉了自己的鞋,露出了白嫩的小脚丫,接着放到了我的腿上。我斜了她一眼后边开车。她一路上静静地闭着眼睛斜躺着。而我时不时看向她,她穿的裙子因为这个角度正好我可以看见一抹红色的东西,我便有些脸红的不再看她,专心开车。开到了一家酒吧后,她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来她真的很累啊。

她变穿上了鞋,和我一起下了车走进酒吧。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时不时有美女和帅哥看向我们这里。师姐喝了一点龙舌兰之后看着我说“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侗术有白结的人要找你麻烦。”

侗术是一种私下没有传开的格斗技。如果练得好全世界第一都可以是你的。分为五种银结、金结、白结、狮虎结合侗结。五种里面各个包括好几结。而白结里面包括银白结、铜白结和金百结。

我慢悠悠的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冰水后,抿了一小口眯着眼睛对着师姐说“一个小小的白结就要找我麻烦,师姐等他来找我的时候你可以看他是怎么死的了。”

然后师姐确实紧绷着脸说“这在地榜上排名120名。”

我听完一惊立刻问道“一个白结的垃圾也就配在人榜上,怎么可能排名在地榜上?!”

师姐说这个人叫白木,他可能打不过你,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狮虎结的。但是只有几个人知道。其他人都认为他是白结的。但是结果你无论怎么打都是你赢,但问题是他是想让你出丑!

我皱着眉头问师姐她怎么让我出丑?打不过我还让我出丑?师姐乐了一下说“你想啊,你一个侗结树侗级别的人,而他是狮虎蛮结的。你再怎么打他他也会防下你好多招不是么?而别人还不知道他是狮虎蛮结的,别人会认为你一个侗结二段的打不过一个白结的人,就会有很多人瞧不起你了!”狮虎蛮是狮虎结的二段分别是狮虎鹰、狮虎蛮和狮虎变。和侗结也是如此。黑侗结、白侗结合断侗结。我也是二段的白侗结。师姐接着说“她的真实身份是天榜的,地榜和你这个在天榜的是没法比,可是你一个天榜的打他一个名义上是地榜的如果用了太多格斗技巧,只怕有些侗结的人会不服你,把伱压倒狮虎结去了。到时候就没有那么多人尊重你了。”

我和师姐聊了一会后便打算给师姐找一个地方住。其中我和师姐聊天的时候有不少帅哥和美女来搭讪我们。师姐脸有些红了,大概喝了有些多了。我便扶着她做到了车里。接着我便想把她送到哪里去。师姐还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说“师弟别怕,你师姐我好歹断侗的阶段,我会保护你。”说完她还抱着我的胳膊。胳膊碰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我急忙用整个手掌推到了她的脸上,当然是轻轻地,然后微微往后一推,她便靠到了椅子上睡着了。她到底是有多困啊!

接着我实在想不出来,无奈之下能好把她送到了我的别墅。进去的时候只有一个女仆在了,正在打扫卫生。“主人回来咯~哎?她是谁呢?”女仆叫蝶蝶,我习惯叫她蝶蝶,矮矮的她有着深黑的头发。水灵灵的大眼睛和一个樱桃的小嘴。穿着女仆的服饰,有着超短的下裙,仿佛一弯腰你就可以看到她的春光。穿着黑色反光的丝袜,脸上有着呆萌的表情,还有会撒娇的声音。显得十分的可爱仿佛是男人都要将她推到一样。“蝶蝶把她附近我的卧室,让她睡一觉,明早给她做早餐记得不要太油腻,最好是清粥,还有给她准备一套红色睡衣服饰,她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如果她半夜难受一定要喂她吃药。”我说了一大堆。蝶蝶有些不情愿的“哦”了一声,可能是我没有告诉她这个人是谁吧。我苦笑一下上去摸了一下蝶蝶的头发,然后轻轻地抱了一下说“你个可爱的矮冬瓜。她是我师姐。”说完她还推开了我跑开去扶师姐了。我便回到另一件卧室换了一套衣服,接着开车来到了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我静悄悄的走进病房,看到了李小敏和韩梦薇趴在床边睡觉看着李小敏睡熟的样子有些可爱。我便跑出去敲醒了正在熟睡的护士,租了两个临时床,便抱着回到了病房,悄悄地放好了两个床位,旁边的一位小美女醒了,接着愣愣的看着我脸有些微红。我便冲她阳光一笑,接着她一颤脸更加的红了。我便没有再去管她,而是轻轻地抱着韩梦薇把她放到了临时床上,然后我又轻轻地抱着李小敏,李小敏仿佛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般。我刚把她放到临时床上,她便搂住了我的脖子,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闻着她的法香,沉迷在了着味道之中,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睁开了迷糊的眼睛,然而看到了离她很近的我以后,眼睛突然睁大,脸红的不像话。还注意到了她的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她便静悄悄的看着我,我对她一笑,捏了一把她红红的小脸蛋以后,便直起身来坐到了床边,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床,我和她解释了一番后,她便又有些困了,之后便睡着了。我便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后,走出了住院处,开车来到了小河边。三点多早已经没有人了。幸运的是那家烧烤还在开,我便过去要了两听啤酒喝少量的烧烤,拿着两听啤酒坐到了小河边,看着这美好的城市,可是人却不是美好的,喝了两听酒后,吃了一些东西便打算回去了,可一个声音叫住了我“苏瞑?”

我回头看到了一个黑影,他缓缓的走过来,一个那男人,脸上有着刀疤显得十分可怕。健壮的身材和我差不多一边高。我有些疑惑的问他“你是谁?”

他笑了一下说“白木”

我听完并没有震惊,因为刚才我看见他的时候就感觉他来者不善。白木笑着对我说“我相信伊霜已经和你说了吧?我的目的是什么你应该清楚。可实际我只是喜欢伊霜而已,可是她总是和你在一起,上次我让她做我女朋友的时候,她还说让我过了你这一关再说。而我知道过不了,所以让你出丑一下我也是很开心的。”

听白木说完我捏了一把冷汗,这该死的伊霜居然把我卖了!

接着白木一个健步冲上来要打我。我怎么能让他碰到我,接着我便闪踢踹到了他的脑袋上。他直接倒在了地上,鼻血不停地往下流。眼睛里的泪水也在往下流。他瞪着我说“好啊,苏瞑你等着,过几天我一等会再来找你的。”说完他便跑了。值得我怀疑的是,一个狮虎蛮的阶段怎么可能这么弱,我恍然大悟。他不是白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