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

命残子屹立当空,举手投足间,星云悸动,神威大显。【无弹窗小说网】一颗在星空中划动的陨石在其神力的操控下脱离了运动轨迹朝着张逸仙砸来。

流光一闪,其温如昼。只听呲啦的火光如当头烈日将万里山河引动,汹涌的江河席卷着巨浪从远处奔涌而来。

张逸仙双掌合十,业火催出。凡江河所过之处,一片蒸腾。一条青龙窜游其中,以神威之力带动着大自然无穷威严压制着滔天洪水倾盆而下。

奈何命残子手段毒辣,即使天残剑幻化出的青龙不停的吞噬漫天洪流也难平大浪四起,生灵涂炭。

在张逸仙分神之际,陨石悄然到来,轰隆一声巨响,死死的砸向张逸仙的身躯。如此庞大的神异之力,即使张逸仙的身躯比之竖石还要强硬也难免力不丛心,巨响之后被轰炸的支离破碎。

元神在一瞬间脱离躯体的掌控,同时引动天地灵气为自己重塑身躯。

天残剑搅动天边残云带到万千气象,鬼哭神嚎般冲向命残子。命残子双手撑天不知口中念了什么咒语,煞风陡起将这一股凝结的气云吹散。

由于身躯被灭,重新凝聚需要时间,在这眨眼之际,命残子又是发出猛然攻击,导致张逸仙刚刚凝聚的肉身又一次被爆破。

“看你还死不死”命残子狂笑一声,一柄长剑化为万千剑雨,如梨花般从天而降。

张逸仙大惊,当即施展通神三步带动天际残云将这股密集的剑雨绞碎。巨大的旋风加持了天残剑幻化的青龙,朝着命残子碾压过去。

所到之处,无不尽毁。

身躯终于凝结完毕,口中大喝一声。破。逆天神毫引动天地神力,洞开眼前虚空,一件以洪荒神力凝结出的龙威战甲将张逸仙紧紧包裹起为。

如果肉身再毁一次,张逸仙很可能身死道消,被命残子给斩杀。

所以他不得不调动所有力量抵御此人连番攻击。龙威战甲虽然只是一道影子,却含有无穷无尽的神威之力,尽管张逸仙调动的十分有限,却依旧能抵御眼前这尊狂妄的怪物。

在张逸仙眼里,命残子就是个怪物,没有人可以在三件神兵的连番攻击下还能完好无损。

此人修为至少达到浮屠九天第五重,而张逸仙只有第四重,在战力上凭借三件神兵的力量以及各位手段才能勉强与他战平,要是杀他几乎不太可能。

“坏人,敢欺负我爹爹。嫣儿要杀了你。”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破开云空,陡然出现在命残子面前。

命残子正欲施展大绝杀,想要一招将张逸仙斩杀,可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个女娃娃,长的粉嫩嫩的,梳着两条马尾辫,看上去甚是可爱。

张逸仙也看到了,他本打算施展刚学会的天残剑剩下的三剑式与命残子死拼一击,没想到嫣儿会突然出现。“嫣儿,小心!”张逸仙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嫣儿怎么出现了?

可是嫣儿却是浑然不知,就在命残子脑袋还没转过弯来的时候,嫣儿抬起一只小手指向星云,只见一道雷电透过厚厚的云层劈向了命残子的眉心。白光一闪,可悲的命残子在柳儿与方月的合击下没有被斩杀,居然死在了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娃手里,真够悲哀的。从此他将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张逸仙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可是拼了全力才勉强与命残子战平,没想到这个小女娃只用了一只手便将这个大魔头给斩杀了,这修为也太逆天了。

“爹爹,给”嫣儿的小手里抓着命残子留下的灵识残片,嗲嗲的叫了一声。

张逸仙这心里刚受的打击还没得到缓冲,又见嫣儿小手里拿着的灵识残片递到自己眼前,让他这张俏脸顿时滚烫,都有些不好意思暴露在空气中。

“嫣儿,你不是和漂亮姐姐去了仙魔域吗?怎么又回来了!”张逸仙无耻的伸出大手接过那块灵识残片,将嫣儿抱了起来。嫣儿看上去有七八岁,但实际的身高却只有三四岁大小。

要不是嫣儿出手将命残子斩杀,张逸仙真不知道要和此人打斗到什么时候。

“漂亮姐姐说,爹爹遇到坏人了,让嫣儿回来帮助爹爹。”

“爹爹,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啊,是不是那个坏人打伤爹爹了。”嫣儿用她那粉嫩的小手在张逸仙的脸揉了一揉。“爹爹不怕,有嫣儿在,没有人再敢欺负爹爹了。”

张逸仙的脸更红了,一个大男人既然要一个小女娃保护,这要是说出去,还不被人给笑死。

“呃,嫣儿乖!爹爹带你回家好不好,那里有个和你一样大的小姐姐,你以后就陪她一起玩,要是有人欺负你们,就找漂亮姐姐。”想起在临走时,飘飘腹中的孩子,也不知道他修炼的这一百年中凡土过去了多久。

但张逸仙知道,时间绝不会过去太久。外界的一百年,对于凡土子民来说或许只有一天。

抱着嫣儿踏着彩云自星云中破开一道口子,时空在这一刻好像是一面镜子,浮现在嫣儿眼前,她还小只是个孩子,哪里见过这等神异的身法。

只是一炷香的时间,就从云中天来到了凡土天山。

六月,满山累果,各色野果散发出诱人的香甜,但凡路过的无有不回头张望的。

大老远,张逸仙就看到一个胖子手里牵着个小女孩在一片桃园里采摘蟠桃。

“爹爹,这个姐姐怎么和你长的那么像啊,会不会与嫣儿一样都是你的孩子啊!”嫣儿指着下方桃园里被一个长的跟猪一样的胖子牵着小手正指着蟠桃说话的小女孩叫嚷道。

张逸仙低头看去,果然这小女孩不仅有自己一样的神韵还有飘飘那对美丽的大眼睛,该是自己的小闺女无疑。

胖子似乎察觉到了空气中有异常波动,忙是将小女孩护在怀中。大手一挥,一把七齿钉耙显现出来。“何人竟敢鬼鬼祟祟到老猪的蟠桃园来撒野。”

“呦,我说猪三,你何时成了这桃园主人了?不错,这蟠桃挺大,与我当年吃过的仙桃有的一比。”张逸仙放下嫣儿,朗声一笑。

“二,,,二少爷”猪三以为自己年老眼花看错了,定睛一看不是二少爷是谁。

“艾玛啊!二少爷回来了!老猪都快想死你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三子从小伙变成了小老头,而二少爷你依旧玉树临风。”猪三一脸憨笑,蹲下身子对一旁的小女孩叫道:“馨儿,这就是你爹爹了,是不是比猪叔叔年轻啊,想当年你猪叔叔也是一表人才,身后的漂亮姐姐那是一排又一排的。”

“爹爹!”馨儿似乎经常听到猪三吹牛,所以见怪不怪。甜甜的叫了一声,朝着张逸仙跑去。

猪三在一旁擦着眼泪,老猪我容易嘛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带大,今儿个你爹爹一回来,连个招呼都不跟你猪叔叔打,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张逸仙摇头苦笑,抱起三岁大的馨儿走到猪三面前。“把手伸出来。”张逸仙脸上带着微笑,淡淡的说了一句。

猪三不明其意,犹豫了一下这才伸出胖嘟嘟的老手。“二少爷,你这是要干嘛。”见张逸仙没有说话,而是脸上带着微笑,猪三这心里是一阵忐忑。

“我观你面色,阳寿将尽,要是本少爷再晚回来几天,你的这条老命可就不保了。方才为你继了一万年阳寿,是不是感觉精气神又回来了?”张逸仙缩回大手,轻轻的在猪三肩头拍打了几下,脸上带着一丝伤感。像猪三与张洛二人终有一天会离自己而去,逆天继命不可过三,若是强行,必遭天谴。

只有修为达到浮屠九天那样的境界,才能与星月同寿。自己的女人因为吸食了大量精气,故而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逸仙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仙儿好想你。”张逸仙回头一看,不是驴仙儿是谁?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