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在校园h

远远的一个人跑过来。77dus.com

“姑娘,姑娘。”

原来是苏入梦的贴身丫鬟白白。

她看见了面前的这副场景,顿时惊呆了。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家的姑娘竟然紧紧地抱着树上被捆缚的那个贱人!

白白:“姑娘,你在干什么?!”

姑娘没有理会她,继续抱着被捆在树上的这个男人,哭泣着。

是那样的伤心,紧紧地抱着他,

好像无论什么,都无法把她从他身上分开。

被抱着的那个贱人也没有说话,任由她在他的身上哭泣。

白白愤怒地:“黑心蛇,你对姑娘做了什么事?”

施玥看看她,紧抿着嘴,不说一语。

白白上前拉自家的姑娘,“姑娘,你在做什么?”

“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她愤怒地看施玥,抬手打了他一耳光。

“黑心蛇,你这个下贱的东西!你对姑娘做了什么?!”

苏入梦:“你不要打他!”

白白:“姑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在哭什么?”

“你抱着他干嘛?他那么下贱,那么脏!”

“你不怕脏了你的手吗?”

苏入梦:“住嘴!你不要乱说!”

白白一怔:“姑娘,你怎么了?”

苏入梦泪眼婆娑,看着施玥,

“他不脏!他更不下贱!”

“他是最干净的人!他是最高贵的人!”

白白:“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她强行把苏入梦从施玥身上给拖走。

苏入梦流泪:“不,不!”

白白:“姑娘,咱们还是走吧,不要让别人看见你这个样子。”

苏入梦回头看施玥,还是舍不得走。

白白:“如果让大公子看见你这样,那可不得了!”

想到苏入琦,苏入梦眼神黯淡下来,只好被白白拉着走了。

但是还是边走边回头,

泪光盈盈,留恋不舍。

施玥看着她被拉着越走越远,目光平静而温和。

冷冷清清的眸中,隐隐约约,一抹潮湿的柔和微微地闪烁着。

天上的乌云堆积得越来越多。

阴沉沉的,

向这个大地沉沉地压下去。

似乎要把大地上的一切都给压扁,压平,

压得窒息。

隐隐约约的,听见了雷声。

…………

风越来越大,雷声间隙地响起,

看来要下大雨了。

然而雨说来就来,“刷刷”地越下越急。

越来越猛!

轰隆隆的雷声震彻大地,夹杂着闪电,撕心裂肺般,让人心生恐惧。

苏入梦在房间里坐卧不宁,来回焦虑地走着。

不时地看着着窗外的疾风暴雨。

白白在旁边看着她,心里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唉,这个姑娘怎么了?

她跟那个黑心蛇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又一个闪电疾驰而过,

一声响雷,把大地都震得摇晃!

苏入梦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

她苍白着脸,满脸的惊恐和焦虑。

“不,不!”

不由分说,她冲进了大雨。

很快便被密急的雨帘给吞没。

白白:“姑娘,姑娘,你去哪里!”

她急忙追出去,想了一下又转回身,把姑娘的披风给拿起,举了把伞,追进雨里。

滂沱的大雨里,苏入梦快速地奔跑着。

在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狂风,也没有什么雨水,没有恐惧。

有的只是担忧,牵挂。

被捆缚在枯木上的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样大的雨,这样恐怖的雷电交加,

无情而又残酷。

他被捆在那个枯木上,半点儿不能动弹,

任雨打,任风吹,

雷电闪鸣,如此的危险……

自己必须得去把他解救下来!

她疯狂地奔跑着,全身已经被淋得透湿。

雨帘密集的山坡上,终于看见了那棵枯木,

枯木上,依然被缚着的那个男人。

苏入梦踉跄奔跑,终于到了他的跟前。

施玥的头无力地垂在胸前,在狂风暴雨的摧残里,已经昏迷过去多时了。

苏入梦抓住他的双手,使劲地摇晃他,“你怎么了?你还好吗?快醒醒!”

施玥缓缓睁开眼睛,他茫然四顾,看见了大雨滂沱里,面前的这个女子。

苏入梦泪水涌出:“你还好吗?”

施玥震惊地看她,她到这里干什么?

又一个响雷震下来。

苏入梦惊叫一声,吓得扑在施玥身上,

紧紧地抱住他,手中的指甲几乎都要嵌进他的肉里,籁籁地发着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惊恐中恢复过来。

苏入梦:“我把绳子给你解下来!”

她用力去解绑施玥的绳子,无奈绳结太紧,力气太弱,弄了半天都打不开。

苏入梦急得泪水流下来。

“啊,怎么办!怎么办啦!”

又一个闪电凄厉闪过,接着雷声“轰轰”劈下来。

似乎要把这个大地,以及上面的生物全部劈得粉碎。

苏入梦:“啊!”

她猛地扑在他的身上,紧紧地把他抱住。

施玥低头看她,“你快走,这里很危险!”

苏入梦泪流满面,反而越发地把他抱得紧了。

“不,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在这里!”

施玥:“……”

“你还是走吧,这里太危险了。”

苏入梦:“那你呢?你怎么办?”

施玥看着她,自己是什么人?如此的卑贱,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任意地贱踏自己,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却这样的关心自己!

施玥:“你不要管我,我这样的人,是不重要的。”

大雨劈劈啪啪地倾倒下来,把这两个紧紧依偎的人,打得透湿,生痛。

苏入梦看着他,不停地流泪,“你不要这样说!你怎么会不重要?”

“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也是不会活的!”

施玥听了这番话,整个人都已经呆住了。

他的心中真是百感交集,青肿的嘴颤抖着,说不出话。

看着风雨中这样紧紧地抱住自己这个女子,

她本身是那样的娇弱,

可是却在这样的狂风暴雨里,用她的弱躯来挡住打向自己的危险!

他枯裂而饱经伤痛的心湿润了,

他的眼睛也慢慢地变得潮湿……

大雨越发的疯狂,伴着大风肆虐着大地。

风雨中的两个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又一个闪电疾驰而过。

闪电的亮光,照亮了树下这两个紧紧依偎的男女。

照亮了伤痕斑驳的脸上,那耻辱而伤怀的两个字,

贱人……

苏入梦已经吓得不敢睁开眼睛,越发紧紧地抱着身边的这个男人。

施玥看着面前这个不畏风险,紧紧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饱经风霜的脸上不知何时,泪水已悄然滑下。

大雨肆意地倾倒着,

打在他们脸上,身上……

这颗备受悲苦命运凌虐,倍尝孤寂的心,终于感受到了生命里,

凄厉的风吹雨打中,

相依相偎的温暖……

他的眼泪在自己伤痛干枯多年的眼眶里, ……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center>

控制不住地涌出……

大雨“哗哗”地倾泄着,打在这暴风雨中紧紧依偎的两个人的脸上,

已经分不出什么是雨水,什么是泪水……

…………

“姑娘,姑娘!”

白白追了过来。

她看着眼前的这副场景,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这样危险的景况,必须得把姑娘赶快带离这里。

白白:“姑娘,姑娘,你在干什么?这么危险,快回去!”

苏入梦紧紧地抱着施玥一动不动。

白白伸手拉她。

苏入梦:“哦,白白,帮我把绑他的绳子给解开!”

白白:“你管他干什么?”

“姑娘,这里很危险,快走吧!”

苏入梦紧紧地抱着施玥:“不,我不走!他不走,我也是不会走的!

白白:“你……”

白白见她很坚决,叹口气,只好无奈地去解绳结。她的力气要大得多,把绳结费力地解开了。

施玥颤颤巍巍,颤颤巍巍,站也站不稳,只有紧紧地靠在苏入梦的肩上。

白白也只好无奈地帮自家姑娘,把这个所厌弃的贱人搀扶着走离枯树,离开山坡。

大雨滂沱中,看见前面有一间残破的小屋,两人便把施玥搀扶进了那个小屋里。

施玥伤痛难忍,又饥又乏,已是精疲力弱。

他由苏入梦搀扶着,抖抖索索地躺在地上。

苏入梦把他抱着,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怀里,就这样让他躺着。

施玥:“哦,姑娘,把我放在地上,不要弄脏了你的衣服!”

苏入梦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

苏入梦:“不,你不要说话,好好地休息吧!”

施玥冷得发着抖,他无力地靠着身边这个女子,心里真是各种情怀俱有,千言万语唯是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苏入梦:“白白,把你手中的披风盖在他身上!”

白白很是不情愿,但是碍于主人的命令,还是把披风甩在这个肮脏的下贱人的身上。

施玥看见她对自己极其厌憎的目光,心里很是痛楚,

他下意识自卑地把身子蜷缩起来。

眼睛卑微地躲避着,站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的这个人嫌恶的眼神。

苏入梦用披风一角把施玥的身子擦干,再把披风干的部分盖在了他身上。

渐渐地,渐渐地,

在抱着自己的女子温暖的胸怀和披风的裹覆下,这个饱受厌弃和摧残的男子闭上疲倦的眼睛,沉沉睡着了过去。

现实中的痛苦,孤独,绝望,还有疼痛,以及自卑……

随着睡了过去,一切暂时渐渐地远去了……

苏入梦紧紧地抱着这个苦难而又挚爱的男子,身子一动不动,生害怕惊动了他。

她久久地注视着怀中这个男子沉睡的面孔,

久久地注视着。

她轻轻地,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脸上,

默默地,默默地感受着他的体温,

感受着他均匀的呼吸,

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特有的男人气息……

那样的温暖,

魅力无穷……

让人沉醉……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

浓郁的痴迷着,

浓郁的陶醉着……

一行清泪在她的脸上悄悄地滑下,

滴落在怀里这个沉睡着的男人清瘦的脸上。

男人微微动了动,

“哦,哦。”

睡梦中不知梦见了什么,痛苦地呻&039;吟着,

慢慢地,

慢慢地,

又沉沉地睡着了过去……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