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都是肉的总攻

楼道里的灯昏暗,与其它地方截然不同。

付国生似是得到了一丝丝安全感,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不在是刚才的样子。

他的肩膀松垮着,身子也弯曲着,眉眼也下垂着。总之,所有的一切都往下走。

唐恩站在那,习惯性地把重量放在左脚,显得有些不羁与敷衍。

付国生一直都看着地面,没说话。

唐恩觉得有些尴尬。的确,二人之间无话可说,但如果一直没人开头,总不是个办法,也浪费时间。加之,二人都不会舒服。

“你找我,什么事?”唐恩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自说自话,于是抬头看着他。

付国生抬起头来,眼神闪烁。

“你妈妈,你妈妈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有些哽咽,手也情不自禁地抹了把脸。

唐恩静静地听着,内心毫无波澜,只是觉得有些可笑,不止是他,也包括自己。

付国生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声音也带了几分冷静,只是,面部表情有点难看。

“你可以回家住段时间吗?”

“为什么?”

“你回去就知道了。”

“我想想。”

付国生有些急,却又努力克制住自己,“嗯,你想想,越早越好。”

“知道了。”唐恩透过窗看向远方,“还有事吗?没事我回去了。”

“没。”

唐恩毫不犹豫地往走廊走去,只是不知为何,又停下来看了付国生几眼。

。。。。。。

“谁找你啊!怎么谈了这么久。”商陆停下笔,低声问道。

“你不认识!”唐恩显得漫不经心,还对商陆笑了笑。可是,不知为何,商陆觉得唐恩的笑容里带了几分苦涩。

“没事。”

“什么没事?”唐恩本来在整理桌上乱成一团的书,突然听到这一句话,有些不解,于是只好看向说话人,渴望从他的表情,眼神中探出那么一丁点儿想法。可是,在看到商陆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默默地做题后,恍然大悟。

下晚自习回寝室的路上,唐恩习惯性抬头,想从那广阔的空中看到闪烁的星光。可惜,今夜天公不作美,只有一些乌云慢悠悠地飘荡。

就像唐恩。可是,唐恩比天上的云幸运,至少还有一个家。

唐恩想到这些,突然有几分辛酸。为了自己,也为唐爸。

这些日子唐爸总是接不到她的电话,偶尔几次的接通,时间也极短。一方面,她总是感觉唐爸很累,想让他好好休息,另一方面,唐爸自己有意识地缩短时间。

因此,唐恩这段时间内心总是烦躁不安,又苦于唐爸拒绝自己回去的请求,只能每天在空闲时间打电话给他。

。。。。。。

第二日正好是星期天。

下课后,唐恩一个人坐在教室,看着同学一个个幸奋地背起书包回家。

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

耳边也只有挂在墙上的老钟嘀嗒嘀嗒走动的声音。

外面突然射进来一束亮光。唐恩往外看去,发现乌云向远方飘去时,正好太阳露出来。不过片刻,乌云又遮住了阳光,整个世界又重回了阴暗。

一切都会好的。唐恩默默想着,同时起身,背着书包,向外走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