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乱奷34

?随着前方密集的靶子倒地,人群之中也跟着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纷纷称赞,此乃神迹,一时之间军心大振,对于和突厥的这一场战争没有人再怀疑究竟能不能取胜!

“陛下!”第一轮试射完毕,传令官赶忙向李世民禀报道:“320个靶子,除了13个漏掉,其余全部倒地,请陛下示下!”

“继续!”对于这样的结果,李世民虽然高兴,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下着命令!

“就这样继续?”接到命令的李思源顿时头疼不已,现在的火炮对于大规模的打击目标或许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在如此大的范围里,击打着13个小小的人形靶无异于难上加难!

越想越是着急,可是军令一下,自己就必须完成任务,于是他就学着程咬金的样子大喊道:“所有炮手听令,目标正前方的13个人形靶,自由射击,轰他娘的!”

从没有见李思源如此粗鲁过,炮手们听到命令之后,都是微微一怔,然后便按照命令开始自由射击!

火炮的哄鸣声,一阵接着一阵,一声强过一声,直到把对面打得尘土飞扬,灰尘完全掩盖了己方的视线,李思源这才下令停止射击。

微风轻拂,很快成就越来越淡,人们的视线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等尘土完全散去,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最远处的一个把子还在顽强的屹立在那!

李世民皱着眉头看向李思源,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询问为什么还有一个靶子站在哪,这简直就是对他这个帝王最大的挑衅!

刚想解释现在的火炮是用来大规模作战的,还没有办法精确打击,谁知他还没有开口,便平地刮起一阵微风,靶子应风而断,躺倒在地!

“哈哈哈.......”李世民狂笑不已:“真是天助我也,看来是上天有意庇佑我大唐,此战必胜,诸卿可以安心了!”

“大唐必胜!”李思源第一个反应过来,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跪地高声呐喊!他手下的一百多火炮手也急忙跟风跪地高喊!

在场的文武百官和周围站岗的士兵看见此情此景无不跟风,一时之间皇家训练场里大唐必胜的呼喊声久久不息,一浪盖过一浪!

“回宫,哈哈哈.....”面对如此情形,李世民自然高兴无比,下完命令便龙行虎步的朝着皇宫走去!

火炮的第一次亮相,取得了完满的成绩,李思源高兴他手底下的人同样如此,一阵欢呼雀跃之后,李思源示意大家静一静,然后开口说道:“这一次的试射,陛下很满意,大家也都辛苦了!想必你们也都知道,后天我们便要开拔奔赴前线,一会回去咱们先庆祝一下,然后给大家放一晚上假,大家可以回家跟家人告别一声,明日一早必须回营咱们再演练一番,练好了本事,咱们才能在战场上多获军工!”

说完这些,他用目光扫视了一下这些火炮兵,见他们一个个的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心里也就踏实了不少,,紧接着他便宣布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晚上的庆功宴很简单,无非就是喝酒吃娱乐节目也就是有那么几个士兵和伍长什长之类的出来表演了一下摔跤!

不得不提的是,在宴会的过程当中,李世民发来一道圣旨,直接任命李思源为云麾将军,赐绯色将军袍,另外李世民还将自己的一套黑色铠甲交给了李思源,同时圣旨中明确的指出,此次作战李思源的火炮营由他一人做主,只需向李世民一人汇报便可!

一个从三品上的将军暂且不提,这个只需向李世民一人汇报的命令,就给了李思源极大的权力!

李世民不是不想约束李思源,只是火炮这个玩意儿是个新兴事物,除了他李思源,整个大唐没有一个人能够玩转!

想要约束李思源也很简单,只需给他派几个监军便可,但是这样让外行监视内行一来落个多疑的名声,二来也不利于己方作战,于是乎李世民所性并不给李思源太多的约束,让他自由化发挥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快便到了出征的日期,这期间李思源没能够回一趟家里,他实在是太忙了,又要检查火炮的保养,炮弹的数量,的数量还去李世民那里申请了5000玄甲兵,用来保护火炮兵能够安心作战!

10万人的战争,所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自然很多,但是这10万兵力不可能全部聚集在长安,要想凑够10万人还需要边行军边从周边的驻军当中汇集过来更多的兵力!

从长安城出发的士兵仅仅只有3万余人,这其中还包括不少附近驻扎部队的兵力!

虽然说3万人对于这场20余万人参加的战争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长安城的百姓来说,这种场面可谓是难得一见,一大早便有许多的百姓聚集在城门口,准备欢送将士们出征!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李思源的妻子以及父母,李思源坐在马上,身披着黑色的铠甲,身后是他那最为显眼的火炮部队,看上去威风凛凛!

没有和家人多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冲着他们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行,,更是第一次上阵杀敌,他知道家人们放心不下,可是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已经长大!

浩浩荡荡的队伍行驶在颠簸的路途之中,除了马蹄声和车轮声无其他异响,由此可见唐狮军纪何等严明!

向来喜欢调侃李思源的程咬金,这一次一反常态,在经过李思源身旁的时候,只是严肃的说道:“小子,这是你第一次上战场,一切都要小心,你程伯伯我要去报仇,就顾不得护你周全了,一定要记住,不可急功近利!”

李思源知道程咬金老年丧子,心情肯定很差,能在这个时候还不忘了提醒自己,他的心里已经很是感激:“多谢程伯伯金玉良言,小侄一定谨记在心!”

没有多余的言语,程咬金点了点头就催马直奔前军!

望着漫长的队伍和程咬金孤单的背影,李思源触景生情,开始高声吟诗: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长安程家在,不教突厥度太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