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

么么哒,此章为防盗章带着疑惑的他回到宿舍,决定等女友下周回来的时候问问她,居然学坏了。

晚上的时候,权妈妈来到自家儿子宿舍,发现他很是高兴,想到他每次打电话的时候,语气里透露出的愉悦之意,便问,“至龙啊,最近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权至龙听到自家的话,想起自己也许可以问一下见家长的时候应该注意的问题。于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果说见女朋友的家长应该注意什么呢?”

权妈妈在听到自家儿子问题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她将目光移向他,仔细的看了看,“至龙,有女朋友了?”

权至龙闻言,不禁笑了起来,“内,已经交往了三年多了。”

交往了三年?权妈妈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听到这样的话,“啊,居然有秘密了啊!不过,你说见家长是怎么回事?”

权至龙伸出手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静说,她哥哥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所以要见我。而且,她还说,哥哥要求见我就意味着全家人都要见我。所以,我想,有什么需要注意一下的”

权妈妈听见儿子提的名字,有点疑惑,“静?”

权至龙点点头,“嗯,她现在在韩国釜山国际高中读书。”

权妈妈点点头,之后又通过自家儿子了解了一些安静的事情。当知道安静是中国人的时候,再看看自家儿子愉悦的表情没有多说什么,而且通过自家儿子的描述她也很满意的。

等她从思绪中出来,就看到自家儿子看着自己,不禁笑道,“交往了这么久,怎么都不说出来呢?”

对于自家的话,权至龙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了起来。

权妈妈再想起儿子说的见家长的事情,抿了抿唇,既然女方那边都见面的话,自己这边也不好落了下乘。也是,怎么交往就交往,还隐瞒这么久呢?她抿了抿唇,“至龙,你也找个机会让见见你女朋友吧!”

本来低头的权至龙在听到这句话后突然看向自家,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很高兴的点点头。

其实,权妈妈也是看出自家儿子的意思了,交往了三年现在知道要去见家长这么高兴,那么那女朋友跑不了,最后也会变成权家的儿媳妇了。是该好好的看一下,只有在当面看过,才会知道好坏,不是吗?

看着自家的神情,权至龙很是高兴,“不过,要等到静周末的时候才能见面”

权妈妈知道自家儿子的意思,她是那种要立刻就见面的人吗?学生以学业为重有什么不好呢?她笑瞪着他,“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权至龙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笑了起来。

之后,她等几个孩子吃了饭后,又和自家儿子谈了一会儿话后就回去了。

权妈妈回到家后叹了一口气,就坐在沙发上。

权爸爸在听见自家妻子叹气的声音后,将目光移向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还是至龙出了什么事情吗?”

权妈妈点头,“确实出事了。”想到自家女儿比至龙大四岁,都没有男朋友,而儿子呢?居然和女朋友交往了三年多,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看着妻子再次叹了一口气,权爸爸觉得事态有点严重,“到底怎么了?”他想不明白,只不过是去儿子宿舍那里一次,能发生什么事情呢?

权妈妈看着权爸爸疑惑的样子,便说出了自己从儿子那里得来的消息,“至龙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交往了三年多”

三年多?这是在初中的时候就交往的吗?权爸爸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怎么一直没听至龙说过呢?”

权妈妈闻言,抿唇道,“我也是今天从至龙那里知道的。我想,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他可能还不会说。”

这一点让权爸爸有些好奇,“什么事情啊?”

权妈妈便说出了自己知道的话,“今天至龙问我见父母需要注意什么。我猜想他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不过就算交女朋友也不该这么快见家长,不是吗?之后从那里得到了说交往三年的事情。”

走进门的权达美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门,否则怎么会听到这样的事情。不过家还是那个家,一点样子都没有变,“,b,至龙交女朋友了?”

权妈妈看了一眼自家女儿,点头道,“是啊,三年了,要见家长了。你弟弟都这样了,你什么时候带男朋友回来啊?”

看自家追着自己问男朋友的事情,权达美吐了吐舌,“啊这个还早”

一听女儿这样的话,权妈妈凉凉的说,“我真担心你弟弟结婚了,你还没有男朋友。”

权达美没有想到自家居然这样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没找到男朋友,是因为缘分还没有到。”

之后,权家人就这件事情探讨了起来。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说的话弟弟比你小都要见父母你却没有男朋友引发的战争

而穿好衣服的几个人也来到了客厅,同样的没有看到权至龙。李昇贤眨了眨眼睛,戳了戳离自己最近的东勇裴,做口势,“至龙哥没有回来吗?”而后又指了指在厨房做饭的李宝型。

东勇裴感觉到有人戳自己,回头一看,发现是忙内李昇贤。再看看他的口语,摇了摇头,手中做着无声的动作。

连蒙带猜的,李昇贤终于明白了自家勇裴哥要说的意思,他再次看了一眼厨房的人,顿时感觉到头痛。为了进一步确认,他悄悄的挪到权至龙的房间,打开门看到一切东西都是那么整洁,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而后,他又悄悄的挪回东勇裴的身边坐下,让自己不要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小昇贤的动作,大家都没有出声,直到他回到座椅上,才悄声的讨论了起来,最后得出一致的结论如果宝型姐问起的话,就说至龙出去吃早饭了。

虽然说这一条理由很合理,但是,难道他们忘记了权至龙一直在宿舍里面吃的早饭吗?难道他们忘记了权至龙一般情况下起的都不会太早吗?好吧,他们确实是忘记这回事情了。

李宝型将早饭弄好之后,看到桌子上只有五个人,她环视了一下,发现权至龙并不在这里,有些疑惑。而后,她抿了抿唇,想到也许是他还在休息。可是,在等桌上的几个人吃完饭之后权至龙依旧没有出现,这不由得让人诧异。

她来到权至龙卧室的门前,敲了敲门,“至龙,吃饭了。”

可是里面传来的却是静谧的声音。虽然说至龙对自己的领域有着强烈的独占性,可是害怕他出了什么事情的李宝型下定决心将门打开,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房间,没有被动过的被子的痕迹。这样的现象让她的眼睛闪了闪。

她若无其实的回到餐桌前,沉默了良久突然问道,“至龙呢?”

听到询问,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李昇贤咬了咬牙说“至龙哥他出去吃早饭了。”

一直站着的李宝型将他们的表情看在眼里,她知道事情不会像他们说的那么简单。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那么屋子里怎么可能会是一尘不染的样子,就像是没有在上面睡过觉一样呢?

而后,李宝型觉得不太可能,昨天至龙是和勇裴他们一起离开的,怎么可能会不回宿舍呢?这样也太说不过去了。再说,有必要出去买早饭吗?他们不是知道自己会每天过来带饭的吗?

东勇裴和李昇贤看到李宝型怀疑的眼神只能低下头装作吃饭,可是在看到空空的盒子之后,记起了自己已经吃完了,而且现在肚子有种饱胀的感觉。

面对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李宝型可以肯定他们都知道权至龙去了哪里,却又不说出来。她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在微弱的阳光照射下,安静慢慢的睁开眼睛,已经清醒的她还记得昨晚自己留宿男友的事情。她从床上走下来,打开窗户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推开门走出去。在看到隔壁还紧闭的门,她知道男友还在休息,也就没有去打扰他。

她动作轻缓的洗漱过后,准备走到厨房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当做早饭的物品。突然之间,她记起自己昨天来到首尔还没有买办食物之类的,不禁抬手扶额。看来,还是要去超市一趟。

换好衣服她拿起单肩包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走出去。她相信男友一个人在家也出不了什么事情。

走到离家最近的超市花了半个小时多,当看到还紧闭的门时,安静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才630。这个时间点确实有点早,超市没开门情有可原。既然在这里买不到东西,只能去菜市场了。

菜市场安静去过,应该说从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去。每天早上跟着爷爷或者奶奶去买菜,直到13岁来了韩国。不过,韩国的菜市场,安静还没有去过。

她在地图上搜寻了几分钟之后,终于看到目的地。

于是,菜市场的那些大婶们看到一个和自家一样大的孩子熟练的砍价买菜,尤其那个孩子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像贫困的样子,看着那孩子手上提满了东西才走。不禁感叹真是人和人不能相比啊!

离开的安静并不知道人们的议论,她高高兴兴的回家准备做一些好吃的东西。她庆幸自家男友没有看到自己的那副样子,不过就算看见了,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站在厨房,安静将自己要做的食材拿出来,其余的放进冰箱以及下面的柜子里。

她先熬了一点粥,简单的煎了几张鸡蛋饼。又担心男友吃不饱,又煮了几颗鸡蛋。原谅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做什么好,要知道早上不能吃太多油腻的东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