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侍卫轮公主

【1】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樂@文@小@说|只是有些人能够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坚定不移,而对于某些人来说,梦想终究只是梦想罢了。

对夏亦真来说,他已经实现了他年幼时的梦想,成为一名厉害的大将军,守护这个国家,保护小太子殿下。他已经早早的实现了它,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大大的超过了……

但是现在,他又有了个新的梦想。为此他预先做了充足的准备——搜集了苏梓先生名下的所有作品。

他想在有生之年里,把苏梓先生作品中提到的地点还有姿势什么的,与谢承宸一起,都体验一遍。这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孙太医语重心长的教导过之后,就算夏亦真自己充满意愿,谢承宸也不一定肯配合他。在这种事上,当然还是要你情我愿的,才比较得趣。

不过进度迟缓其实并没有什么妨碍,夏亦真一脸的深情款款:“不能早早做完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来。”

好好一句情话,在实践苏梓先生的作品这个前提下,谢承宸连短暂的害羞都没有,直接一巴掌糊到夏亦真肩膀上:“你离远一点,热死了。”夏亦真稍微往后退了退,但两只胳膊还是牢牢把谢承宸束缚在自己怀中。

这大概也就是老夫老夫的生活了吧?

【2】

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这大将军在宫中几乎都要常住下来了,被徐太后知道也是应有之义。

谢承宸在执政的那么些年了,主动在他自己身上花的最大一笔钱,就是不顾大臣们的反对与疑惑,一力主张把自己的寝宫翻修了一遍,尤其是寝殿的格局,更是被他几乎全改了一遍。

当初何达就死在他的寝宫里,虽说不在同一个房间,谢承宸也不是畏惧可能的鬼神之属,但每每思及此事,看到那个房间,他总是觉得心里不大舒坦。

哪怕之后寝宫翻修好了,谢承宸也不肯再去住,反正后宫这么多宫殿,也没有妃子居住,空着也是空着,他干脆换着一个个都住一遍。当然,这里面也有想要完成自己梦想的夏亦真的功劳。

徐太后一开始知道夏亦真住进宫里来时,还问过谢承宸两句,谢承宸当时露出了点淡淡委屈,说是自己受叛党惊吓,这些夜里睡不好觉,这才把大将军召进宫来,想要镇压邪气。徐太后一点怀疑也没有的接受了谢承宸的解释。

但久而久之,这事情还是瞒不下去了。徐太后是希望自家儿子能够有个贴心的伴侣,也希望长子能够维持与夏亦真的良好关系,但她也没想过这两件事最终会混在一起啊?!她还想抱自家的小孙女跟小孙子呢!

虽说谢承宸在子嗣上会有些艰难,但也不是没有那么点可能的。至少徐太后还怀揣着这样的期待。

但谢承宸早已把子嗣的事情抛到了一边,他看起来像是温和的性子,却比旁人还要倔强许多。徐太后苦口婆心的每日劝说他,谢承宸就是不为所动,他甚至还特意嘱咐徐太后身边的王义,若是徐太后想要宣召夏亦真,就派人来通知他。

徐太后到底不是那种会自断一臂的人,她也没想过去问夏亦真的态度。徐太后的性子也没比谢承宸软和多少,谢承宸只是不答应,徐太后也一直不肯放弃的劝。

最后谢承宸实在忍不下去了,一反之前只是嗯嗯唔唔的听着的态度,而是反过来劝说徐太后——这个效果倒是十分显著。徐太后毕竟还是心疼儿子,她又不愿意为此伤害到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谢承宸,到底还是承认了谢承宸与夏亦真的恋情。

等夏亦真能光明正大的参与到这宫中的三位主子们的中秋赏月会时,已经是第二年的时候了。

【3】

作为朝堂中最为奇葩的一员,户部尚书袁尚泉的名声,在他那位长袖善舞的兄长进京之后,一下子显得好了许多,虽说原本的规矩不变,做起事来得罪的人却要少上许多。

这京城里知道这两兄弟之间的真正关系,预料到他们可能会有些什么动作的人并不多,谢承宸也是其中一个。

这天谢承宸又在批阅奏折,《朝闻速报》上这两天的内容都不怎么新奇,他自己看着看着,也觉得无味。总说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如今大约也就是这么个状况。谢承宸看了这么多天《朝闻速报》,都能写出个总结来了,无非也就是为了两个字,一个是“利”,一个是“情”罢了。

这日谢承宸翻出的折子,却是袁尚泉写的。这位户部尚书最不耐烦斟字酌句写些奏折什么的,每每都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等着谢承宸决策。

打开奏折一看,谢承宸就有些迟疑,这字体,看起来并不像是袁尚泉的亲笔。一般而言,给皇帝看的奏折都是这臣子亲自动手写的,让旁人代笔的时候可不多。因着切题就掻到了谢承宸的痒处,谢承宸也就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再细看这奏折的内容,隔不了两三行,笔触就会稍稍的颤动一下,虽然几乎可以忽略掉,但谢承宸看得认真,还是发现了这丁点的瑕疵。

通读了一遍袁尚泉的上书,谢承宸倒是对他指出的事件有了点想法,但紧随其后,他心头忽然划过一点明光,这本奏折让他似乎想到了些别的什么。

比如袁家兄弟两人,袁尚清执笔书写,袁尚泉就站在他身后,紧紧贴着袁尚清的后背,时不时捣乱一下,害得袁尚清执笔不稳……至于更多的,谢承宸就不愿再深想下去了。

他一个后辈,要知道这么多干什么呢?让夏亦真知道了,就更不好了。

总之,袁尚泉的x生活,是越发滋润了。

【4】

时光如流水般匆匆,从不为任何人停留。当年的小豆丁,也渐渐长大了。或许是因着当年何达留下的药物的缘故,谢承远的身体却比谢承宸要好上许多了。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谢承远比他的兄长,更像那位雄才大略的元朔帝。

因着元朔帝过世的时候,谢承远还小,他对于父亲的印象已经没有了。只是多年以来,一直耳濡目染着父亲的英才大略,他自己也越发严格,这个小时候显得萌萌哒小少年,从某种意义上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

他天生的高于常人的自尊心,让他一直以极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越长大越寡言少语,却是个超乎年龄限制,让人觉得相当可靠的年轻人。

外加一张集合了徐太后与元朔帝几乎所有优点的脸。

也叫人不得不感慨谢承宸的运气,在他之前是雄才大略的父亲,在他之后又是被誉为“史上第一美皇帝”而且功绩确实不少的弟弟,夹在这之间,明明也能被称上一句明君的他,光辉却总是被掩盖住,并不显眼。

不过也正因为谢承宸的存在,承前启后,积蓄实力,与民休息,才会有之后的盛世繁华,这也是必经的一个步骤。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谢承远成长的这十几年里,坚持不懈的一定要说服谢承宸立后的人当然有,如今还活跃在朝堂上的人却不多了,谢承宸用他的坚定不移,熬死了一批,熬致休了一批,又不知道从哪里发掘出了那么多活,派给了那些嘴上不消停的人,又累瘫了一批人,这还没法说谢承宸是要打压言官,给派活干,这是皇帝的重视,在这个年代,朝臣们是要感恩戴德的,也确实有那么几个差事办得好升迁的例子。

更有不少人看清了他的坚持,自己选择了放弃。如今还揪着这件事不放的,几乎没有人了。而大部分人已经看清楚了谢承宸的倾向——实在是太过明晃晃了,一个弟弟养在宫中十几年,还选拔各种名师教导,谁看不出来谢承宸打着什么主意呢?

随着谢承远年纪渐长,谢承宸却还没给他定下名分,有那一等想要给新君示好的,主动游说旁人,想要联名提议,推荐谢承远为皇太弟。还没等这些人摩拳擦掌的想要大干一场呢,谢承宸一纸令下,谢承远就去双溪寺种地了。

可出人意料的是,十六岁的谢承远没被册立为皇太弟,他在双溪寺的种植行为还一直持续了三年,一直在双溪寺里深居简出。不少人暗自揣测,是不是谢承远失了帝心,被罚到双溪寺思过了。与皇室血脉比较近的宗室人家,在众人投机举动之下,很是过了段混乱却滋润的好日子。

不过让那些人白费心思了,等到谢承远十九岁,正式从双溪寺出关。他不仅给天下人带来了一种只能由皇室培育的高产粮食种子,推广开来后,在两年后的大旱时,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谢承远还受封为皇太弟,于第二年开始了他作为皇室继承人在双溪寺的种植。

最终在宗谱上,谢承远留下了一个几乎亮瞎人眼的数字——几乎是其他太子们收获的六倍。而他之后的太子们,平均水平也是先辈们的四倍左右,都是使用了谢承远所培育的高产种子,可以说是流芳后世,造福后人了。

不仅在粮食作物的种植上,药物的培育与制作,珍惜花木的种植与培育,谢承远都相当拿手,在一众爱好美人财富的皇帝中,谢承远的爱好显得别具一格,种田属性实在是太过清新质朴。偏偏与他在政事上还颇有建树,还长着一张极好看的脸——也难怪后世古装偶像剧把他的故事拍了又拍了。

【5】

电视里传出了女主持人激动的声音:“这次整修大衍朝留下来的宫殿,我们的工作人员,在这座被命名为云翔宫的宫殿里,发现了大衍朝留下来精密机关设置,这些设置因为材质特殊,基本仍然能够使用。大家看到我身后的金莲花了吗?据考古人员所说,机关的运作,可以使这朵含苞的金莲花盛放,实在是叫人十分期待……”

“啪”的一声,关掉了正显示着女主持人激动面容的电视。像是没骨头似的青年,赖在了他恋人的身上:“阿晨,你有时间看电视,我们不如来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吧!像是上回我买来的那套古籍,里头那位苏梓先生设计的动作姿势,就有好些很有趣的样子呢!”

又是“啪”的一声响,青年的头挨了一下,恋人红彤彤的脸上满是怒意:“把!你!的!手!拿!出!来!”

d.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