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那衣服虽然好看,但明显是穿旧了的,料子也是现在已经不流行的鸳鸯绮。首饰也有些褪色。”

沈沉秋只是说明了几点,聪明的长孙景姝就陷入了沉思,又联想起宴会上长孙景璃的百般刁难,今日又是长孙景和回宫的日子,两人私底下没少用眼神交流。

把这几个疑点连起来,就不难找出幕后凶手。可要如何证明这些事情是他们做的呢?

沈沉秋似是感受到长孙景姝的疑问,淡淡说道:“要请动月影教的杀手可没那么容易,必须花重金才行,更别说是十个杀手了,这段时间他们一定花了不少银子,调查一下他们最近的用度,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何况你的太子哥哥不是说过要给我一个交代么,这件事不用我们劳心。”说罢,便端起摆在桌上的茶水,动作优雅轻缓地喝了一口。

长孙景姝本来很认真地听着沈沉秋的解释,可听到最后见沈沉秋竟然调侃她,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好哇!你现在都有胆子调戏本宫了!”长孙景姝顿时露出张牙舞爪的模样,像是下一刻就会将沈沉秋一口吃下去。

可在沈沉秋眼里,长孙景姝这副故意凶狠的模样才是最可爱的,轻笑着向她道歉。

说实话,初见长孙景姝的时候,沈沉秋总对她提心吊胆的,接触后才发现她没有传言中那样可怕。只不过是用冷硬的外表将自己保护起来的女子而已。若她真的那么狠心,即便当初沈沉秋开启了楚楚可怜模式,也不会有半分怜悯之情。

恐怕长孙景姝是整个皇室中,唯一愿意将自己的感情坦率地表达出来的人,才会令她如此地活色生香,充满了暖意。

两人又嬉笑了会儿,眼看天色不早了,长孙景姝就下了逐客令,反复叮嘱沈沉秋要好好休息。

她没有问沈沉秋为什么会武功,在长孙景姝的认知里,只要她认定了的人,无论那个人是什么身份,是好是坏,都将是她一生袒护的人。

沈沉秋从主殿出去后,青葵与璎珞就迎了上去,瞧见满身都是伤口的沈沉秋,璎珞首先红了眼:“郡主,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您啊……”

沈沉秋也特别想知道啊。

青葵也担忧地说道:“我们都听说了,您没事吧?我们还是赶快去找御医瞧瞧吧?”

沈沉秋摇摇头,微微笑道:“都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一切先回府再说。”眉宇间流露出一种温柔又坚毅的笑意。

两人懂事地不再说话,护着沈沉秋一路上了马车。之前还热闹的宫门口,现在只听着寥寥几辆马车。

等沈沉秋的马车出宫门,一个白衣老人忽然出现在宫外墙角,仙风道骨的模样让人不由驻足侧目,他蹙眉抚了把胡子,不解地喃喃道:“老夫的确感受到真人的真气出现在这里了啊……莫非是真人的弟子?可真人不是几十年前就不收弟子了吗?”

白衣老人伸出手算了算,然后眼前一亮,向着沈沉秋离开的方向看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了原地。

沈沉秋本端坐在马车中,忽然感受到一种极为熟悉的内力往这边赶来,正警惕起来,马车猛地一停,青葵与璎珞猝不及防地摔到了外面去,差点滚到了地上。等她们将小厮斥责一番再回到马车里时,沈沉秋就不见了踪影。

京城郊外的一处林子中,沈沉秋正警惕地看着把她捉来的白衣老人。

白衣老人同时也在打量着沈沉秋,身着华服的稚龄少女身上有不少带血的伤口,想必是经过一番大战。狼狈的样子偏偏生出一种凌乱的美感,即便被抓了过来,眼中也没有一丝怯意。

白衣老人颇为赞赏地点点头,沈沉秋却对白衣老人这样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冷冷说道:“这位老前辈看上去仙风道骨的,没想到竟会绑架一个小姑娘。”沈沉秋从他不动声色就能将自己暗无声息地带走中,感受到了他强大的内力,所以语气并没有很强硬,而且看上去他似乎并没有恶意的样子。

“小友,老夫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非比寻常的真气,你能告诉老夫,你是从哪学来的吗?”白衣老人和善地问道。

沈沉秋愣了愣,她的武艺自然是在空间里与太虚真人学的,她总不能实话实话吧?

“这是我师父教给我的。”沈沉秋只是淡淡回答道,没想到白衣老人把她带到这荒郊野岭,就只是为了问她这个问题。

“你师父?敢问小友的师父尊姓大名?”白衣老人显然不相信沈沉秋的话,继续追问道。

奈何白衣老人武艺高强,否则沈沉秋早就转身走人了,她忽然消失在马车里,璎珞与青葵非得急死。

沈沉秋处变不惊地回答道:“我的师父只是一个山野莽夫罢了,不值一提。如果老前辈没什么事的话,我可否离开这里了?”

白衣老人见沈沉秋没有告诉他实话,又见她转身欲走的模样,迫不得已地在掌心凝聚内力向沈沉秋攻去,沈沉秋早就察觉到白衣老人的动作,反身不甘示弱地迎上。

两股内力相撞在一起,无形的飓风以掌心散开,吹得周围树叶飒飒作响。

沈沉秋虽有几十年的深厚内力,但在与白衣老人对弈上的那瞬间,沈沉秋就知道自己是输定了。

白衣老人一直以为沈沉秋的功法是偷学来的,谁知当他感受到那股熟悉的真气时,眉头不由紧蹙了起来,这小姑娘的内力中却是夹杂着真人的真气,说她是偷学的,不如说是得了真人的真传。

两人同时收回掌力,沈沉秋从白衣老人的掌力中感受到了他的手下留情,态度便温和下来,作揖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白衣老人不在意地摆摆手,神情忽然恭敬起来,问道:“小友可知道太虚真人?”

白衣老人的话让沈沉秋不由一惊,空间里出现的人物一般都是虚拟人物,可为什么眼前的老人却知道太虚真人?难道这个大陆上真有这一号人物?白衣老人刚刚的试探与现在转变的态度可能不是空穴来风。

白衣老人见沈沉秋没有说话,但他已经心知肚明。刚刚的试探中,他还感觉到了这个小女娃身体中深厚的内力,若无人指点还能达到如此地步,那她绝对属于世间罕有的天才!若为他们的剑派拉拢这样的天才的话……

“不瞒小友,太虚真人正是我们昆仑剑派的开山祖师,乃是我们剑派最不可撼动的存在,几十年前就不再收新弟子了,刚刚是老夫唐突了。不过小友,老夫见你骨骼惊奇,必是练武奇才,不知你是否愿意与老夫一起回昆仑山,与众多弟子们学习古武,将来必能成为匡扶正义,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大侠。”白衣老人对着沈沉秋微微一笑。

可沈沉秋偏偏是闻出了阴谋的味道,尤其是听到白衣老人说的最后一句话,若是摆在现代沈沉秋一定会吐槽白衣老人是电视剧看多了的。

没想到这看上去正义凛然的老者竟这么会忽悠人。

“不愿意。”沈沉秋很干脆决绝地拒绝了白衣老人,真当她是十二岁小姑娘这么好骗啊?摆着这么好的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她干嘛去昆仑山学武?在系统空间里就够了。

白衣老人显然也没想到沈沉秋居然这么干脆,微微愣了愣,再次挽留道:“小友,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昆仑剑派灵气充沛,是个习武圣地啊,太虚真人一定会很乐意见到你的。老夫见小友从皇宫出来,又穿得如此贵气,必是身份不凡的人物。可老夫见小友气质脱俗,并不像是生在世俗凡尘中的人,难道小友就不想跟着老夫回昆仑山看看,权当是游历都不行吗?”

沈沉秋真是没想到白衣老人居然这么啰嗦,就这样离开的话,一定会纠缠不清,沈沉秋只好无奈地说道:“让我考虑考虑。”

这位大爷在现代不去当推销员真是太浪费人才了啊,可怜他一把年纪了还要这样挽留自己。

白衣老人见沈沉秋做出了让步,眼睛亮了亮,惊喜地说道:“好,老夫姓叶,小友叫我一声叶老就好。”

叶老似是笃定沈沉秋一定会随他去昆仑山一样,直接将自己的称呼报上。

在叶老期待万分的目光之下,沈沉秋只好报上自己的名字:“沈沉秋。”

“原来你就是那个才华横溢的永安郡主。”

叶老夸赞了沈沉秋几句话,就提议护送沈沉秋回去,叶老自知没经过同意就将沈沉秋带走是他太唐突,与刚开始的态度实在相差太远,现在多了几分真诚。

一路上,叶老不断地在沈沉秋耳边讲着他们昆仑剑派的好处。

离郡主府不远处停下,叶老笑眯眯地对沈沉秋说道:“老夫三日后就接你去昆仑山。”

就在叶老转身要走的时候,沈沉秋小声嘟哝了一句:“谁说要去昆仑山了。”

“命矣——”

沈沉秋还未反应过来,已经回到郡主府焦急等待的璎珞发现了沈沉秋,便小跑着过来,将沈沉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郡主!您没事吧?您这段时间到底去哪了?害得奴婢们好生着急。”

沈沉秋淡笑着从容回答璎珞的问题,转眸去看叶老时,发现他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仿佛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奇遇而已。

.<a href="http://www..">(www..)</a>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