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式性插图

防御罩被李晋等人,和匆匆赶来的李闻洛与火岚的两路大军迅速击破,但他们为此付出的,是原本苦苦隐匿好的行踪,以及良好的机动能力。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当他们再次齐聚圣魂帝都城下时,灭世宫一方早已严阵以待。而李晋也收到了后方传来的消息,天骥城守备空虚,已被灭世宫大军一举拿下,李家族人在李府展开了最后的血战,最终还是被潮水般的灭世宫徒给淹没了。

至此,整个大陆上,再也找不到多少安宁之地。

而最让李晋心神不宁的是,他再次回到圣魂帝都后,却再也没有见过李琴琴,就此彻彻底底地失去了她的消息。

李闻洛望着空中,正在进行连接的传送阵,下令发起了最后一战。硕果仅存的龙骑军将士悍不畏死地开始了攻城,火岚率领着千秋岭魂宠大军铺天盖地地向灭世宫徒涌了过去。

力犇领着剩下的三位灭世七子大开大阖,斩杀攻城将士无数。高若汐和百里姐妹对视了一眼,手中掐诀,一股磅礴的灵力自问天鹤与白岩巨人身上爆发出来。魂宠们发出了凄厉的尖叫,齐齐攻向了力犇四人。

李闻洛看见此景,只得闭眼叹息了一声。他知道,无论此战结果如何,她们的魂宠都将不复存在了。

“小琴呢?”李晋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姬芸,怒喝道。

“果然……”姬芸冷笑了一声,这才说道,“她背叛圣宫,自当受到邪魂大人的惩罚。”

李晋气急:“她根本不是你的女儿!”

“不,她是本宫的女儿,本宫也确实是她的生母。”姬芸尖声笑道,“只不过,她未免太不听话了一些……没关系,邪魂大人会将她复活,让她成为真正独一无二的圣女,为圣宫效力!”

李晋点点头,他总算明白了姬芸为何会还存活于世间,原来只不过是个被邪魂天灾复活的傀儡!他不再多言,挺身持剑斩向了姬芸。

四处战局胶着,但李晋等人却发现,他们无力再去阻止传送阵与中转空间的连接。李闻洛通观战局,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惨笑了几声,喃喃道:“罢了,李家已不复存在,此役后龙骑军也将成为历史,老夫留此残躯又有何用?众将士,随本帅一往无前,有死无生!”

“一往无前,有死无生!”

“一往无前,有死无生!”

“一往无前,有死无生!”

自李闻洛以下,龙骑军所属所有人,都拿出了一颗散发着剧烈而诡异气息的魂珠。魂珠迅速被天龙马炼化,很快,龙骑军将士们连人带马,身上皆迸发出暗红色的火焰。

这是李晋利用完整版的万象凝珠,批量炼制出的一种特制魂珠,不朽级,被命名为,有死无生。

李闻洛拔剑指天,怒喝一声:“只要将这些歪门邪道逐出家园,我们今日的所作所为,自有青史留著!”

随后,他高扬马鞭,天龙马纵身一跃,直直冲向了城门内的祭坛。

无数龙骑军将士倒在了这条冲锋的路上,但他们的鲜血也都随他们的意志,流向了祭坛。最终只有李闻洛在内的寥寥数人冲到了祭坛边,而将他们包围的,是密密麻麻的灭世宫徒。

“哈哈哈……来得好!”李闻洛见状,仰天长啸了一声,随即一手举剑指天,一手骈指抵地,口中念念有词。随他冲进来的龙骑军将士将其围在中间,死死地护住,哪怕身上插满了刀剑,最终也没有倒下。

半空中正疲于应付甘谷雨的姬芸见到此情此景,神色大变:“不好!”这便要试图摆脱李晋的纠缠。

“现在才想走?晚了!”

李晋怒喝一声,死死地缠住姬芸。终于,李闻洛停止了口诀,满地的鲜血瞬间燃起了蓝色的火焰,地表皲裂,城墙坍塌,祭坛受到震动,传送阵正在进行的连接也开始晃动了起来。

同时,李闻洛却如被从内部点燃的皮球一般,迅速地干瘪了下去,最终只剩下了一副干枯的皮肤包裹住的骨架。

至此,龙骑军全军覆没。但是,原本气势汹汹围攻李闻洛而来的灭世宫徒众,也成为了龙骑军的陪葬。

火岚哀鸣了一声,随后一声叹息响彻战场:“罢了,本尊也该随主上而去了。千秋岭所属,为主上与本尊报仇!”

随后,他化作火狐原型,再次团成一个火轮,狠狠地撞向了姬芸,口中大喝了一声:“李晋!”

于此同时,李晋借着与姬芸的一记对轰,飞身而上,高举得自魂珠神殿的宝剑,狠狠地劈向了空中的传送阵。

无数魂珠随着他的双手挥舞,一一浮现。小葫芦虚影一闪,将这些魂珠全都卷走,再次随着李晋冲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李晋的前方突然闪现出一人,赫然便是被禁锢在传送阵之上的李琴琴!

“呵呵……哈哈……”被火岚燃烧魂宠本源的一击击中的姬芸,口吐鲜血,却是大笑道,“李晋!你砍吧!砍下去吧!没有人可以再阻挡你……只要你愿意让她陪葬,哪怕是令邪魂大人永堕空间裂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哈哈……噗——”

喷出了最后一口心血的姬芸,怨毒地看了一眼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巨大狐身,就此倒下了。

“砍下去。不要留手。”李琴琴淡淡道。

“不。”李晋摇摇头。

“砍下去啊晋哥!”小葫芦急道,“为了琴小妞一个人,你要让大家都白白牺牲么?”

“我怎么可能下的去手。”李晋苦笑,“小葫芦,你应该最明白的。”

小葫芦沉默了一阵,说道:“所以,你决定了?”

“还有其他办法么?”李晋摇了摇头,“只是对不起你了。”

“别这么说,晋哥。”小葫芦哈哈大笑,“小爷欣赏你啊,真不愧是小爷的御宠师……那还等什么?来吧!”

李晋最后充满柔情地看了徒自大叫的李琴琴一眼,随即闭上了眼睛。

随后李晋与小葫芦两个声音,齐齐响彻整个圣魂帝都的上空。那是一段晦涩的古老语言,在场所有人都听不懂,但却都自心底对此发出了灵魂的战栗。

这是万年前的古语,正是万魂老祖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段话!

李琴琴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她想张嘴制止,却发现就连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叫喊声了。与小葫芦融合的李晋,全身都发出了一种独特的音节,震得传送阵都是剧烈震荡。可是深陷阵中的李琴琴,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包裹住,没有受到一丝影响。

李晋与小葫芦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洪亮,节奏越来越紧密,半空中的传送阵也震荡得越剧烈,似乎立马就要崩溃了一般。

可是,就在这时,整个传送阵迅速变成了乌黑色,剧烈的震荡中,一个黑影钻了半个身形出来,并不住地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个震荡的传送阵。

一招逼退高若汐三女的力犇等人见状,不由得狂喜道:“邪魂大人终将降临,尔等必死无疑!”

“未必!”力犇话音刚落,一个沧桑的声音立马出现。

祭坛瞬间崩溃。一个青紫色的宫殿破土而出。冰蟾寒溯与日月狐劳伦联袂而来,带着魂珠神殿冲向了传送阵。一道厚重的灵力喷涌而至,将那道黑影死死地禁锢在了传送阵中。

李晋与小葫芦的声音戛然而止。

“晋哥,有缘再会。”李晋的脑海里,小葫芦虚弱地轻笑了一声,自此没了声音。一瞬间,因小葫芦附体带给李晋身体的改变全部消失,李晋也如一个昏迷不醒的普通人,直直地跌落了下去。

传送阵带着里面的黑影崩溃消散了,天空中无故出现了无数刺耳的惨叫。堆挤在中转空间中的邪魂一族,自此迷失在空间乱流中。

随着传送阵的崩溃,禁锢住李琴琴的力量也随之消失。她立马飞奔而下,冲到了李晋身旁,哭喊道:“小晋,小晋!”

“没事,我只是想休息会儿……”李晋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笑道,“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对不起,对不起……”李琴琴泪如雨下。她自然感知得到,李晋如今已经散去了修为,如同废人。而他的胸口处,也没有了小葫芦的灵力波动。

战争很快就结束了。邪魂天灾和灭世宫首脑尽数伏诛后,大陆上残余的灭世宫势力就如无根之萍,被掌控着魂珠神殿的日月狐一族和千秋岭的魂宠们迅速清理掉了。

瀚云女皇徐荔在悲痛之余,开始聚集大陆上所剩无几的势力,开始了漫长的重建工作。从此以后,大陆上只剩下一个瀚云帝国,没有世家门阀的瀚云帝国。

一个月后。

青冈山脉山脚处,徐荔神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对男女,久久不语。李晋的面色依旧苍白,惨然一笑:“好了,你身上担子还很重,就此别过吧!”

李琴琴小心搀扶着李晋,怯怯地看了徐荔一眼:“阿荔……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徐荔苦涩地摇了摇头,过了好久才说道,“我亲自去了一趟天骥城,令尊的遗体到最后都立在城头,十几个将士一起使劲,才把他扶下来入殓……好在蓉姨和六叔早一步离开天骥城,如今我已经将他们接入了皇宫。”

李晋抬起手,捏了捏李琴琴颤抖而冰冷的手,冲着徐荔微微一笑:“麻烦了……”

他艰难地回头,望了一眼物是人非的青冈山脉,淡淡道:“小琴,我们走吧……得去把小葫芦找回来……”

李琴琴默默地点了点头,搀扶着李晋转身,缓缓消失在了山间小道的尽头。

徐荔独立站在原地良久,突然一把抓住了自己的长发。一道风刃之后,青丝随风翻飞,飘散在空中。有的落在了草地上,有的落在了山间,有的,飘进了断魂峡谷。

而她,年轻且唯一的大陆统治者,就此毅然转身,迎向初升的朝阳,迈出了新的一步。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