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对于凤凝练而言,今夜的洞房花烛是她期盼已久的,所以充满了喜悦和期待。可是另一方面,她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看到东陵辰醉宛如饿狼一般扑来,她居然本能地跳了起来,嗖的缩到墙角双眼一瞪喝道:“站住!不许过来!”

经历了那么久的风雨磨难,今日才终于将**娶到手,本以为立刻就能搂过来吃干抹净,东陵辰醉只是想想便心花怒放,口水滴滴。谁知这势在必得的一扑居然落了空,他立刻满头黑线,抓着纱帐狠狠咬牙:“爱妃,你有没有搞错?今日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居然让我不许过去,那还怎么洞房?乖乖过来让为夫好好疼你,否则……哼哼!”

自然明白所谓好好疼你是什么意思,凤凝练本能地红了脸,烛光下越发明艳不可方物:“我才不要……忙了……忙了一天,你也累了,还是早点歇着吧!我……我还不累,我出去逛逛!”

扔下一句话,她转身就跑,可惜刚刚跑到门口,却突然感到腰上一紧,不等她惊呼出声,整个身体便腾云驾雾般嗖的飞起,瞬间落在了东陵辰醉的怀中,耳边已经传来他低低的笑声:“爱妃,进了为夫的洞房你还想逃?觉悟吧,至少这一辈子你是逃不开我了!”

凤凝练越发不知所措,居然用力挣扎起来:“不要!放开我啦!我……哎呀!”

洞房花烛夜大好时光,所谓**一刻值千金,哪有功夫跟她啰里八嗦?东陵辰醉挑唇一笑,跟着突然用力,二人便双双倒在了铺满锦缎的**上,他更是将凤凝练娇小的身躯完全覆在了自己的身下,仿佛在无声地宣布着他对这个女人的所有权。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的容颜,他笑得越发温柔:“放开你?你可知道我是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将你抓在了手中?所以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我想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能拒绝,知道吗……”

说着他慢慢低下了头,火热的双唇已经贴上了凤凝练柔软的唇瓣。本能的羞涩之下,凤凝练顿时红了一张俏脸,猛地扭头躲开了他:“不!我……”

东陵辰醉抿了抿唇,居然没有继续进攻,片刻后更是乖乖起身,叹了口气说道:“丫头,我还以为这么久以来,你一定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意,知道我对你的心了,可是你居然还在拒绝我,这就说明你还是不肯完全相信我,我……”

说到这里,他突然住了口,仿佛伤心得说不下去了。

见他如此,凤凝练自然着了慌,立刻起身抓住他的胳膊连连摇晃:“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相信你,相信你对我的心意,我……我……”

东陵辰醉轻轻甩开她,将脸埋在了臂弯之中,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不用否认,我知道你的确还没有完全相信我。如果情到深处,你应该喜欢我抱抱你,亲亲你,可是你……算了算了,你是我今生来世最爱的人,我不想有丝毫勉强。你好好休息,我……我出去逛逛吧。”

说着他身体一动就要下**,被他的表白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凤凝练哪里容他离开,早已更紧地抓住了他,一叠声地嚷嚷着:“不要走!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其实我很喜欢你抱我亲我,很喜欢!”

“我不信。”某人继续把脸藏在臂弯里,仿佛怨妇一般轻轻摇着头,“我知道,你是哄我的……”

“我没有!对天发誓我没有!”凤凝练举起手做发誓状,一心一意地安慰着这尊神,“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你抱我亲我的时候,我很舒服很舒服,想让你永远抱着我,永远不要放手!我……我只是……只是有些不好意思,你……你别伤心了好不好?”

某妖孽王爷的双肩突然轻轻地颤抖起来,似乎哭得正伤心:“真的吗?那……那我现在想抱你,亲你,你为什么不肯?所以你一定是在哄我……”

“我没有!”凤凝练几乎抓狂,哪里还顾得上考虑其他,“我没有骗你呀!不信你来抱我亲我,怎么样我都可以,只要别再这样了,好不好?”

某王爷的双肩抖得更厉害:“真……真的?我想怎样你都可以?”

“当然是真的!”凤凝练不假思索地点头,却终于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不由立刻双手抱住他的脑袋用力一抬,“你在干什么……你、你敢骗我?可恶!”

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一招,东陵辰醉脸上的笑容完全来不及收敛,这才被爱妃发现他哪里是在伤心地哭泣,根本早已笑得眉眼弯弯,嘴都咧到耳朵根了!

意识到上了他的恶当,再想想自己方才说的那些话,凤凝练又是气恼又是羞不可抑,一张俏脸越发红得宛如天边的晚霞,咬牙大叫:“你骗我!我走了!”

唇角一挑,勾出一抹傲然天下的微笑,东陵辰醉轻轻巧巧一个用力,已再度将**压在了身下:“走?你方才已经说了,任我予取予求,所以除了我心里,你哪里也去不了。”

这句话显然比什么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都动听,凤凝练只觉一阵甜蜜在心底弥漫开来,几乎绷不住一张俏脸了。为免破功,她故意一扭头:“不用说这些好听的!我……”

“好,那我不说,用做的。”

东陵辰醉柔声打断她,跟着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回来,火热的双唇随即落下,攻占了她唇齿间的芳香!第一步获得成功,他万分得意,随手一挥令纱帐落下,好遮住一室**!

不多时,纱帐内便传出了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啊!你……你脱我衣服……”

“是啊,不然怎么洞房?乖,不要乱动,我保证会很小心,不会弄痛你……”

“不要……放手……”

“不是说过不可能了吗?你是我的人,这一生都是……”

“啊!好痛……”

“乖,会好的!丫头,你是我的人,这痛我也只会给你,旁人替代不了,知道吗?因为对我而言,你一直都是无可替代的……”

……

“嗯……你也是无可替代的……可是我好累,休息好不好?”

“好,再一次,再来一次就休息,乖……”

……

“不要啦,我真的好累,我们休息一下……”

“好,快了快了,就一次……”

……

“东陵辰醉!你给我下去!”

“通!”

一声闷响,正沉醉在温柔乡中的东陵辰醉居然被**一脚踢下了**,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屁股墩!狼狈不堪地爬起身,他一边揉着摔痛的屁股一边满脸黑线地哼哼唧唧:“爱妃,你……你好狠……”

“出去!”很想疾声厉色地命令这条**滚蛋,然而此时的凤凝练已经浑身酸软无力,所以这声呵斥也透着令人遐思的沙哑,“东陵辰醉,一个月之内不要上本王妃的**,否则杀无赦!”

一个月?爱妃,你也太小看本王的热情了!一个月不上你的**本王做不到,但让你一个月下不了**还是小菜一碟的,你尽管期待着吧!

揉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屁股,某王爷“阴测测”地笑着……

清早,龙在天等人坐在大厅的桌旁,一边吃着香喷喷的早餐,一边不住往洞房的方向看着。片刻后,慕容夜云突然开口:“对了,昨天我似乎听到洞房那边传来通的一声巨响,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舒飞扬兴致勃勃,“我有点怀疑,是辰被新娘子踢下了**了。”

“同意。”东方宁玉立刻举手,“凭辰那体力,估计新娘子被折腾得够呛,终于忍无可忍了。”

不愧是死党,猜得奇准。

想起已经落在狼窝中的妹妹,龙在天忍不住皱眉:自家妹子那小身板儿,不怎么经折腾的样子,行不行啊?

便在此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响,东陵辰醉已潇潇洒洒地走了过来,满脸神清气爽:“各位,早啊!”

折腾了**,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气色?厉害。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各自咂舌不已,接着转头看向了跟在后面的凤凝练:嗯,还好,起码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大不妥,看来辰还是挺有数的,当然,脖子上的“小草莓”忽略不计。

二人各自落座,凤凝练突然一把抓住了龙在天,眼神热切得不得了:“大哥,我们回皓月门吧!你不是说等我成亲之后就带我回皓月门与咱爹相认吗?现在就走!”

“噗!咳咳咳!”正在喝汤的龙在天结结实实地呛了一口,继而满脸惊奇,“咱爹?你不是一直不肯叫、更不肯跟他相认的吗?怎么突然转性了?”

凤凝练暗中咬牙,脸上却笑得若无其事:“怎么是突然?这些天我……我那个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也觉得咱爹其实很不容易,我不应该再怪他了,所以我们现在就出发!”

缓过一口气,龙在天已经明白她这反常的表现是因为什么,不由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东陵辰醉,接着将目光转了回来:“你确定不怪他了,愿意跟我回去与他相认?”

“确定确定!我确定!”凤凝练点头如捣蒜,跟着饭也顾不得吃便跳了起来,“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我们马上就走!”

“喂你……”一个没抓住,她已旋风一般飞入了内室,收回手挠挠头,龙在天早已板起了脸,“安陵王,你究竟如何虐待我家丫头的?怎么人家新婚燕尔的夫妻甜甜蜜蜜恩爱不够,她却跑也跑不及?”

东陵辰醉满脸无辜:“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我疼她爱她都来不及,怎么舍得动她一根指头?”

“舍不得动她一根指头?”舒飞扬贼眉鼠眼地嘿嘿怪笑,“你确定?”

东陵辰醉摸摸鼻子,突然笑得阴森森:“放心吧大舅子,只要我去跟她说句话,她便舍不得离开我了!”

看着他随后追入内室,众人各自满脸好奇:什么话有那么神奇的魔力?

刚把包袱扑在**上,凤凝练便突然一阵腰膝酸软,忍不住咬牙切齿:该死的东陵辰醉!昨夜居然片刻都不曾放过她,硬是颠倒鸾凤了整整**!再这样下去,就算他受得了,她这几两肉也会被他折腾得一干二净!

为免纵欲过度而翘了辫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门响,凤凝练来不及回头,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衣物:“大哥别急,我马上就好,你不再多吃一些?”

身后没有任何回应,她陡然意识到了不对劲,霍然回头才发现来人居然是东陵辰醉,不由吓了一跳:“你……”

“我。”东陵辰醉微笑点头,“怎么,很失望?”

“……没什么。”凤凝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头继续收拾,“我要跟大哥回家一趟,用不了多久便回来了,你放心……”

东陵辰醉依然笑得若无其事:“我会陪你一起去,有什么不放心的?”

“不用了!”凤凝练吓了一跳,立刻大摇其头,“这一路有大哥陪着我,很安全,不用你辛苦这一趟了!何况我是回家,又不是……”

“这并非安全不安全的问题。”东陵辰醉郑重其事,“你的父亲就是我的老丈人,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前往拜见,不能失了礼数。”

凤凝练瞬间很哀怨:跑回去拜见那个其实不太想认的爹就是为了躲开这条**,这一路他若是跟着,危险岂不依然存在?

看到爱妃满脸纠结,东陵辰醉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爱妃,为夫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昨夜为夫热情太过,累坏了你吗?放心,我保证从此之后再也不会了!”

尽管他的保证一毛钱的信誉都没有,凤凝练还是惊喜地反问:“真的?你确定?”

东陵辰醉微笑,拉着她的手在**前落座,柔声说道:“当然确定,我知道昨天晚上是累坏了你,可是丫头,为我想想,那么久以来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早就想把你变成我的人了,可是在给你一个正式的名分之前,我却必须尽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碰你,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痛苦?昨夜好不容易把你娶进了门,我成了普天之下唯一有资格接近你的人,你又知道我有多么开心?所以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才会……丫头,不要怪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原本是为了爱你疼你,却让你如此避之如蛇蝎,我……我这心里……”

听着他这柔声的诉说,凤凝练渐渐放松自己轻轻靠到了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喃喃着:“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对我的好,可是你那样,我、我真的吃不消嘛……”

东陵辰醉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早已不动声色地将她搂入了怀中,口气却依然委屈的要命:“我也不是故意的呀,我就是……就是想这样紧紧搂着你,再也不要放开。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真真切切地相信你是属于我的,再也不会离开我。”

凤凝练叹口气,反手搂住了他:“傻瓜,人都已经是你的了,我还能上哪儿去?你以为离开了你,我还能活吗?”

“丫头,谢谢你。”东陵辰醉轻轻抬起她的脸,在她唇上温柔地吻了吻,笑的越发勾魂夺魄,“虽然这话我很爱听,不过你给我听好了,即便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地活下去,因为我会在天上看着你,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来找你算账的,知道吗?”

“不许胡说!”凤凝练瞪他一眼,更紧地搂住了他,扬起脸看着他俊美无双的容颜,“你要给我好好活下去,要长命百岁,不许走在我前面知道吗?要不然我一定跟你一起去!”

“丫头!”

东陵辰醉感动万分,早已动情地再次狠狠吻住了她,仿佛想要借此表达他那满腔诉不尽的爱意。一向对他的吻没有任何抵抗力,凤凝练很快便浑身瘫软地缩在他的怀中,任他予取予求。东陵辰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一亲芳泽的大好机会,在他的努力之下,凤凝练很快便觉得脑中昏昏沉沉,只能不由自主地任他摆布。

所以当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倒在了**上,而他们身上的衣衫更是一滴不剩!刹那间明白过来这又是东陵辰醉的诡计,她不由怒火冲天,咬牙厉叱:“东陵辰醉!你……”

“我在呢,不用那么大声。”东陵辰醉柔柔地笑着,“而且这也不能怪我,原本我只是想亲亲你就好,可是你却硬拽着我往**上倒,我有什么办法?”

见他如此颠倒黑白,凤凝练越发气得眼前阵阵发黑:“你……你……啊!嗯……”

原本的厉声呵斥突然变了味,雪白的纱帐也随即落下。只不过在这一瞬间,凤凝练还来得及悲愤地想到:我要去找我亲爹,我一定要去找我亲爹来给我做主!你这个混蛋……

大厅中的众人左等不见动静,右等不见动静,都不禁有些怀疑这小两口是不是在洞房内自相残杀,结果两败俱伤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凤凝练已经背着包袱窜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龙在天的胳膊,咬牙切齿地说着:“大哥,我收拾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走走走!马上就走!”

龙在天猝不及防,居然被他拖着向前跑了好几步才勉强定住身形:“凝练,你这是怎么啦?逃命啊?”

差不多。凤凝练咬了咬牙,突然放开他转身就走:“你不走,我自己走!再见!”

龙在天愣了一下,只得随后追了出去,临走还留下了几句话:“安陵王到现在都没有出来,恐怕有些不对劲,你们快进去看看吧!”

彼此对视一眼,慕容夜云等人嗖嗖地跳了起来,争先恐后地奔往内室,各自的脸上居然带着一丝迫不及待。王妃的身手比王爷好了太多,不知道她把王爷修理成什么样子了?这样的画面可是千载难逢,不好好欣赏一番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内室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看到东陵辰醉安安静静地躺在**上,众人便心中有数,立刻通的推开房门闯了进去,奔到**前齐声开口:“辰!你怎么样?”

东陵辰醉转动眼珠看他们一眼,心下早已把亲亲爱妃咬成了渣,并且默默诅咒一百遍啊一百遍!

这个小丫头,居然趁他在最后浑身无力的瞬间一指封了他的穴道,然后卷起包袱逃之夭夭了!

早已看出他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被封了穴道才动弹不得,众人顿时嘿嘿哈哈地大笑起来,一个个半点同情心都没有,甚至还七嘴八舌地取笑着……

“想不到啊想不到,所向披靡的安陵王居然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

“瞧瞧瞧瞧,被人剥的跟小白羊似的,这皮肤嫩的,一掐能掐出水来!”

“真的吗?我掐掐我掐掐!哎哟还真是,****呀!”

“我也试试!我也试试!哎呀,真的耶……”

东陵辰醉无法动弹,只能任由这帮小子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不由越发咬紧了牙关,心中默默地说着:爱妃,我把这笔账都算到你的头上了,若是被我捉住,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嚏!”

正甩开步子飞奔的凤凝练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龙在天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了?”

“没事。”凤凝练揉揉鼻子,“我们快走吧!”

想起从昨夜到现在东陵辰醉毫无节制的索取,她不由狠狠咬牙,不过想起他赤条条被自己点了穴道的样子,她又忍不住暗中偷笑:看来今后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经过一番日夜兼程,二人终于顺利赶到了皓月门。

可是看着那两扇紧闭而陌生的大门,本就是为了“逃难”才飞奔而至的凤凝练却本能地退缩了:“我……我想……”

“别怕。”能够体会她的心情,龙在天微笑开口,“我保证咱爹一定非常高兴看到你,而且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筵席在等你了!”

凤凝练抿唇,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听身后一个声音传来:“那么我想,老丈人一定很高兴看到我这女婿上门拜见吧?这丰盛的筵席也有我一份对不对?”

凤凝练瞬间如临大敌,脚步一动就要逃之夭夭!

只可惜下一刻,她已落入了某王爷温暖宽厚的怀中,耳边更是传来他磨着牙说出来的甜言蜜语:“爱妃,我来找你算账了,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连本带利一起算好不好?”

“当然不好!”某王妃顿时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救命啊!”

(本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